此先切VS户萌切
万顷宏波棹舟远,千声丝竹入梦来。

无妄(五)

5.

    

京城下了第一场雪,断续飘飘扬扬了两三日,错综道路变成了蜿蜒雪练,林立高楼也都披上了柔情银装。雪天路滑,路边有情侣牵着手一步一个脚印慢慢走,哈着白气漫不经心地把冰天雪地踩成脚下路,一不小心就走到白头。

公司年会终于在五天前落下帷幕,刘志宏跟着沈姐之前除了要盯着自己部门还为了这事儿忙得焦头烂额,这阵子才闲下来开始做一些简单的年终收尾工作。刘志宏已经定好了机票,再过两天就能拿着年终奖回家了。

这几天仍旧走LEADER,但是一直都没再见过他。出乎意外的,刘志宏居然很平静。起初那两晚有些失眠,白天上班也会时不时地走神,但是很快又回复了正轨。原本刘志宏在心里偷偷摸摸给自己留了个箱子,预备着盛装哪天再一次看到他会遭遇的狂喜,怅惘,失控,患得患失……最后真的见到了,小心翼翼捧出那个准备好的箱子,却发现空空如也。

于是刘志宏就干脆地把那个封存多年的箱子扔掉了。

 

刘志宏心底总有一种说不清的预感。那种预感告诉自己,那绝不会是两人最后一次见面。

    

今天下了车才发现,停了一天的小雪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又轻轻缓缓地飘起来了。刘志宏下意识地转过身仰头往上看16楼,发现角度不够,仰着脖子后退了一两步,哧溜一下脚底一滑,险些一屁股坐在大马路上。

好在自己身手敏捷……

刘志宏讪讪地把压在下巴里的那圈围巾往上提了提直到遮住半边脸,若无其事地左右看了看,只有一个老爷爷从边儿上低着头嘎吱嘎吱地踩着自行车过去。

他松了口气,认命地过了马路站在公交站台边上,隔着雪幕朝对面看。

    

静默矗立的高楼,十六层灯火通明。

    

刘志宏突然有一种毫无来由的冲动。雪是冷的,一片一片飘在脸上,又悄无声息地融掉。刘志宏的呼吸却一瞬间有些急促而发烫。

还剩两天就回家了。

就这一次,他想。

    

2路车来了。

2路车走了。

 

刘志宏还站在那里。

 

刘志宏盯着面前的雪花,想起很多年前重庆的某个夜晚。

那会儿也是冬天。刘一麟罗庭信他们几个都还在。组合已经有了,但是刚成立几个月不出名,王俊凯和王源不戴口罩也能在大马路上瞎荡。大伙儿录完了节目从公司大楼出来,看见外头居然飘了鹅毛大雪,一个个兴奋得跟猴子似的吱哇乱叫不肯回去,找了个烧烤店吃宵夜。王源抓着一把羊肉串兴冲冲地给一个人在北京的易烊千玺打电话,开着外放,那头刚一声喂,几个人就一拥而上你一句我一句地撩他:“千玺!”“千玺啊我们这儿下雪咯!下大——雪!”“千玺晚上好!”“吃烤串儿哩!”

闹哄哄。

易烊千玺在那头无语死了,王俊凯哈哈哈大笑说你过两天不就过来了吗,叫大锅,大锅请你撸串儿。

说起来正儿八经相处的时间其实也没多少。但是莫名其妙你认识了就是我认识了,你熟了就是我熟了,你兄弟就是我兄弟,那大家都是兄弟。在那时的少年眼里,友情是那么简单又纯粹的东西。都还是几个半大小子。以最友好最柔软的姿态相处着。不一定做着多大多远的梦,只觉得大家都在一条路上肩并着肩往前走着,就很愉快。不知辛苦,不懂害怕。

 

刘志宏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大雪天里不回去,裹着大衣围巾站在马路边学文青追忆往昔。确切地说刘志宏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还在这里,在这里做什么。脚已经有些冻麻了,刘志宏一边跺脚一边想着家里还有没有感冒药。偏偏自己又眼睁睁地看着两辆2路车就这么过去。

刘志宏又看了一眼对面大楼的十六层,深深觉得自己快没救了。

   

不知过了多久,对面楼下忽然来了一辆黑色的车,停在那里像是等着什么人。

刘志宏那已经连着身体一齐被冻僵的一颗心,就这么毫无预兆扑通扑通地狂跳起来。

    

又过了两分钟,大楼里并肩走出来两个人。刘志宏一眼认出了那个带着黑色口罩,印花羽绒服敞着怀的是谁。

刘志宏呆呆地站着,几乎有些不敢相信。

那人在对面似有感应,抬头往这边看了一眼。刘志宏回过神,伸手把围巾往下拉了拉朝他笑了一下。那人跟身边的人说了一句什么,一人一车就在马路对面等着,只那人朝自己走过来。刘志宏也抬起快冻僵的脚朝他走过去。

四下安静。没有风。雪花绒毛似的悄无声息地飘。幽黄的路灯在冰天雪地中渲染出一抹奇特的暖意。偶有车辆打着车灯呼啸而过,只压下一路两路蜿蜒无尽的车痕。那人就隔着数米,直直地朝刘志宏走过来。

    

没想那人没走两步,突然脚底下哧溜一滑,瞬间瞪大双眼摆出了一个大鹏展翅小丑走钢丝般的扭曲造型,在马路中央定格了两秒。

    

刘志宏也惊了一下,刚下意识伸出手,一下子笑得不见眼。心想这人一定练过形体,又想自个儿刚刚是不是姿势也这么优美,幸好没人瞧见。

    

易烊千玺走过来,露在外边儿的两只眼冷嗖嗖地瞪过来:“有那么好笑吗。”

刘志宏仍是笑着,露出一个“兄弟我懂你”的表情,体谅般地拍拍他的肩膀,顺手把肩上那点儿雪粒也给拍了:“没有。就是感动,现在咱俩可是一个坑里栽过的情谊了。”

易烊千玺一动不动地站着,看刘志宏带着手套的手一下一下落在肩上。

“下班回家?”

“对。”

“这么晚了,公交指不定什么时候来,顺路送你。”

 

易烊千玺带着刘志宏走回车边。“上车吧。”

原本一直站在车边等着的年轻男人看了两人一眼,点点头,坐上了副驾驶,刘志宏跟易烊千玺坐在了后排。

刚上车男人就转过头主动打招呼:“你好,我是舒涵。”

刘志宏原本看着这人就有些眼熟,一听名字立刻想起来了。舒涵也是时代峰峻旗下的艺人,在公司前两年刚推出一个组合The Other(简称TO)里是队长兼舞担,人气也非常高。刘志宏偶然在一档节目上看过他跳易烊千玺很多年前跳过的Party in your bedroom ,说是向同门师兄致敬,实则自己也在细节上做了改动,相较原版而言毫不逊色。

刘志宏也回以微笑:“你好,我是刘志宏。我看过你跳的舞,很棒。”

前面的人一听到这个名字时,眉毛不经意地微微挑了挑,随即笑道:“我的舞蹈基本都是在重庆的LD(LEADER)学的。诶,你是艺人吗?”

刘志宏赶紧澄清:“不是,我不混娱乐圈。”

“哦……你这么帅,不去当艺人可惜了。”舒涵半开玩笑道。

“今天挺晚的。”刘志宏笑了笑刚要说话,易烊千玺突然开口道。

刘志宏一愣,想到第一次碰见易烊千玺的时候才六七点的光景。“公司这两天比较忙,今天加班,下班晚了点。”

舒涵坐在前头听着这两人的对话没吭声。安排下榻的酒店离LD就五分钟不到的车程,舒涵跟两人道别后就下了车。车上只剩下易烊千玺刘志宏跟司机,这时易烊千玺又开口。

 “钟叔,你在前面路口下车先回家吧,我自己开车回去就行。”

“哎。”被叫钟叔的司机往前开了一段,在路口下了车。易烊千玺坐到了驾驶座,顺便让刘志宏坐到了副驾驶。

 

车子缓缓发动,车窗外漫天飞雪温柔地扑面而来。

“你今天也挺晚的。”刘志宏突然说道。

易烊千玺闻言飞快地偏头瞧了他一眼。

类似的话他听过不少,从那些怀有心思人口里说出来会隐隐带些不满或埋怨的口吻,他一向是懒得搭理。易烊千玺有些意外。不仅是因为问话的人是刘志宏。意外的是自己居然对这句话没有一丝反感。

“他们组合也要参加一个晚会,工作室的人伴舞。要抠一些动作细节。”易烊千玺顿了顿,叹了口气,“况且最近的休息时间,差不多是我一整年来最规律最充分的了。”平时两三点才是常态。

刘志宏当然知道当艺人的辛苦。更何况易烊千玺现在更是今非昔比,想来要承受的工作压力是自己想也无法想象的。

 

易烊千玺一声没问,按着上次送刘志宏回家的路线走。刘志宏看着熟悉的路微微有些诧异,忍不住开口道:“你记性不错。”

“背台本背出来的。”易烊千玺耸了耸肩。

 

 “谢谢了。”车开到了老地方,刘志宏解开安全带真心实意道。

“我以为你会邀请我上去坐坐。”

刘志宏愣了一下,转头朝身边的人看去。

易烊千玺的眼神带着某种坦荡直白的暗示。

刘志宏的心里一瞬间钟鸣鼓颤,连指尖都忍不住微微颤抖起来。

 

那在这个年纪已经实在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何况眼前这个人,对他有过肖想过的人怕是多得数也数不清。他是千万人心中的神祗,多少人为了将这人的目光停留在自己身上一秒,愿意对他顶礼膜拜。

但最终刘志宏只是绷紧了自己僵硬到一动不敢动的手指,笑着开口。

“我怕自己会火。”

上次让你来你不来,这次来了兴致?不好意思,老子不奉陪。

    

易烊千玺一动不动地盯着他。刘志宏也以一种坦荡的神色不动声色地回望过去。

刘志宏以前惧怕又迷恋这种目光。明明是应当温柔如水的浅咖色眼瞳,偏偏会不经意的专注间显得深不可测,仿佛洞悉一切,就连自己那点小心思也早就被赤裸裸地看穿。

 

以前他怕。

现在却单单只剩下被自己掩饰得恰到好处的迷恋了。

 

易烊千玺转回目光,抬眼望了望不远处的小区住楼开口问:“一个人住?”

“不然呢?光棍一条……倒是想养只猫,”刘志宏笑了笑,“可是连自己都没空养活,想想还是算了。”

易烊千玺已经直起腰,目光随意地落在前头,双手搭在方向盘上,手指一下一下地在上头点着。突然说道:“我上次碰巧看过你上班,那地方到你家来回似乎可以直接坐917路直达。”

刘志宏靠在车座上心里咯噔一下,抬头看着他,也不说话。不过一会儿刘志宏就轻轻闭了下眼,再张开的时候突然笑了。他从小就是桃花眼,眼尾一挑就勾人,这会儿笑得尤其漫不经心,像是随意到不行。但是太过随意,往往反而就是刻意。

易烊千玺半晌没听到动静正掉过头要看他,刘志宏这一笑,易烊千玺突然心口像被人拿狗尾巴草撩了一下似的,就愣了一下,目光瞬间又沉了几分。他觉得刘志宏真的是变了。

 

“所以?”

 

“没什么。”易烊千玺没再往这个话题上深究,笑了笑转了话茬:“我跟他俩说了碰见你的事儿。他俩也挺想跟你叙叙旧,问你明晚有没有空一起吃个饭?”

刘志宏想了一下应了声好,然后下了车。两人隔着车窗,像普通朋友那样挥手道别。这次刘志宏没有等,转身就走进了漫天大雪里。

    

刘志宏楼上到一半,收到一条短信。

    

“还想学跳舞的话,可以有空来LEADER。”

    

卧室里开了空调,这会儿已经暖和起来。

刘志宏不知道怎么想的,大半夜给自己泡了杯咖啡端进卧室窝在沙发椅上喝,顺手开了音乐,将目光落到了一边墙角。

还剩两天回家,行李已经收拾到一半,但是不见凌乱,行李箱和杂物整整齐齐码在角落。边上还有一个纸箱,里边放的全是这些年来有关TFboys组合跟易烊千玺单人的报道,专辑,杂七杂八,从上一个城市不辞辛劳地一路带到了这个城市。

刘志宏这些年其实已经不会频繁地想起易烊千玺了。这些东西也不是存心收集,只每每路过报刊亭或是网上看到就忍不住顺手买回来。

  

明知这是一场意外,你要不要来?

明知这是一场重伤害,你会不会来?

 

多少年前的老歌在狭小的卧室里回荡。

刘志宏盯着窗外发了一会儿呆,长长地呼出了一口气,起身把手里冷掉的咖啡倒了。

 

 

 

 
 

评论(100)
热度(295)
©浮沙丘陵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