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先切VS户萌切
万顷宏波棹舟远,千声丝竹入梦来。

无妄(二十二)

22.

京城日益蒸腾起暑气,组合巡演也即将迎来最后一站。易烊千玺几乎每天都在LEADER和另外两人一起忙排练的事情。这次三人还宣布邀请了两位神秘嘉宾助阵,引发了网上一阵热议,大家都在纷纷猜测即将和自己的爱豆一同站在舞台上的会是谁。

刘志宏是不好奇的,因为演出十几天前他就知道了。不光知道是谁,还顺便跟神秘嘉宾一起吃了顿饭。

那天晚上刘志宏睡得朦朦胧胧的,感觉身边床塌下去一块儿,紧接着某个刚洗完澡一身热气的人就搂上来了。刘志宏闭着眼翻了个身,把人胳膊扒拉下来塞进被窝里,拍了拍被子,继续睡。

“睡了?”易烊千玺问。

“睡着了。”

刘志宏声音嘟嘟囔囔的,易烊千玺觉得可爱得不行,又在被窝里挪挪搂上去,凑在人耳朵边上小声说话:“过十五秒再睡着。问你,周六晚上有空没有?几个朋友从外地回来了,一起吃个饭?”

“你朋友?演艺圈的?”

“嗯,不过都是私底下玩得好的,挺久没见了就吃个饭聚聚。小凯大源也去。”

“行啊……”

 

等到了周六跟易烊千玺并排坐在了车后头,刘志宏才想起来还没问跟谁吃饭。普通朋友也就算了,这三个人的好友……

前头小陈安安静静地开着车,刘志宏就伸手扯了一下易烊千玺,微微压低了声音问他:“等会儿都有哪些人?哎你别告诉我桌上会有谈之行啊?”

谈之行这个老戏骨正儿八经算是三人演艺道路上的前辈。不同于易烊千玺他们三人从偶像出发,谈之行一出道走的就是实力派的演技路线。当年凭借一部抗战剧里铁血柔情最终英勇牺牲的的首长形象家喻户晓,去年借着一部主演的电影又抱回了影帝称号,如今已经成功跻身超一线。由于几年前的一部主演的电影里邀请了三人客串,因此易烊千玺和这位前辈还真有些交情——那位前辈也喜欢书法,逢年过节两人还时常走访交流。

易烊千玺看他一眼:“要是有又怎么了?”

“……我现在去做个造型还来得及吗?如果我在桌上跟他要签名是不是不大好?”

“你喜欢他?”

刘志宏看着某人明显黑了一层的脸色,忍不住心情大好。

“影帝哎!”

“不好意思,那今晚可能你得失望了。”

刘志宏就笑了,“开个玩笑开个玩笑,那今晚究竟是你哪几个朋友?”

“不多,加起来一共八个。我们四个,还有……岑开,路三勍,还有许时,你应该知道吧。”

刘志宏当然知道。岑开是个中韩混血的殿堂级小提琴家,就连对这方面不太了解的刘志宏都时常能够在媒体上看到。路三勍则是可以称得上票房担当的优质内地男演员,最近一部正在上映的电影口碑载道。许时作为一个年轻的当红偶像歌手,虽然年纪比他们要小两岁,论资历也不远及前几人,却是三人多年的圈内好友,尤其和王俊凯关系很好,微博上也总是看到他们互动。

“岑开一开始是王源去国外学钢琴时认识的,话不多,后来你猜怎么熟起来的?”

“嗯?”

“他私底下还有一个爱好是打游戏。”

刘志宏噗嗤就笑了。敢情是组队打出来的革命友谊。

“这次他跟许时就是重庆场的嘉宾。”

“那还有一个是谁?”

“一个圈子里的朋友。叫罗征。他不在镜头前活动,你可能不知道。圈子里有一家挺有名的公关经纪公司,叫BSU。他是那家的公关经纪人。”

“公关经纪公司?”哪种……公关公司?

“对。就是你想的那种。”

刘志宏有些意外地看了易烊千玺一眼。

 

要想在娱乐圈混出名堂,不单单只是凭努力就可以的。TFBOYS算是顺风顺水,但是说到底,他们能有如此多的机会跟市场需求密不可分。正能量的少年偶像彼时正是一块短板,他们开了先河,时遇不可不说是一个巨大因素。然而绝大多数人没有他们这样的好运气。这年头帅的好看的,哪里没有?有本事有后台的更不缺。你多了一个机会,往往意味着身后有无数的人丧失了这对他们而言也许更为重要的机会。有的人在娱乐圈混了一辈子也没混出什么名堂来。也有人不服气。娱乐圈多得是十八线的小艺人。他们有长相,有才华,有野心,缺的只是一个可靠的后台,一个出镜的机会。说白了,他们缺一个金主。

而罗征就是负责给他们寻找金主的人。

不光如此,这人还是娱记常年尾随乐于报道的“行走的雄孔雀”。罗征本人对于这个外号倒是很满意,依旧取次花丛我行我素,乐得逍遥。

 

“很惊讶?”

“有一点。”刘志宏坦诚道。

他知道易烊千玺他们仨都非常讨厌圈子里一些潜规则。他们从小就被保护得很好,亲身体会到的娱乐圈的残酷竞争大抵也和这些下三滥的招数无缘,但是不代表身边不会有。尤其是易烊千玺,一直以来拒绝和这些关系打交道,对这种靠着关系往上爬的现象虽说不会投以高人一等的鄙视姿态,但到底还是敬而远之的。

“不过既然是你可以称之为朋友的人,应该也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人。”

一棋不足以见智,一弦不足以见悲。光凭耳闻口传之事,也难以看出一个人真正的品行。

 易烊千玺笑了。

“记得之前带你去过的那家茶楼么?就是他开的。这个人,挺有意思。”

 

聚餐的地方在王俊凯跟王源自己开的一家主题餐厅。王源本来是想开火锅店的,结果王俊凯没答应,怕他一趁自己不在就跑去胡吃,吃坏肚子辣坏嗓子,最后两人吵了半天一合计,王俊凯定的店内菜单,又单独列了一个“ROY钦定”,下边放了几个王源自个儿喜欢吃的单菜,不伦不类什么都有,没想到后来居然大受慕名而来的粉丝追捧。

刘志宏跟易烊千玺到得有些晚,王俊凯已经给王源烤了一盘肉了。刘志宏活了这么久也是第一次跟这么多明星同桌吃饭,一开始还有些拘束,怕自己一个圈外人会不方便,没想到几人虽然很有名气,私底下却很和气。岑开性子有些清高,话少,但也没端什么架子。路三勍年纪稍长,嗓门儿大,性格也热情周全一些,一直在跟许时王源他们说话。待刘志宏他们来了之后,也时不时主动制造一些圈外的话题,不至有人冷场。罗征中途才过来,一进包间打了招呼就坐在了许时边上。

几人明显都是老相识,谈话间也没有太多架子,都很随意一顿饭吃得很是热闹。易烊千玺事先让小陈先回去了,回来的时候是他自己开的车。

“吃饱了没?”

“你当我是猪吗,那一盘相扑饼你基本都夹我盘子里了。”刘志宏摸着肚子,感觉似乎又变软乎了一点,内心陡然升起一丝忧伤。

“你们跟许时怎么认识的啊?”刘志宏问他。

“一起参加一场活动,他主动过来打招呼认识的。之后也有过合作。”

“我猜他主动打招呼的是王俊凯吧?”

“你又知道了。”易烊千玺似乎一点也不意外。

虽然罗征在桌上频频献殷勤,但是许时并不怎么搭理,表面上和谁都笑着说两句,其实注意力一直放在王俊凯身上。

许时这人的身世一直以来都不算秘密。孤儿院出身,一个人在娱乐圈艰难打拼,最终小有成就。出道时就表示一直很敬佩王俊凯前辈,希望向他看齐,最终两人也机缘巧合成为朋友。究其原因,其实是因为许时所在的孤儿院曾有一阵子受到王俊凯粉丝自发组织的公益基金会的帮助。那些或许在别人眼里微不足道的帮助,在那个时候打着几份工只为给孤儿院减轻一些负担的许时眼里,犹如雪中送炭。就在此时许时也被星探选中,于是抱着能和这个人并肩的梦想踏进了娱乐圈。

刘志宏完全想象得到在许时的心目中,王俊凯扮演着一个怎样的角色。原本就敬如神祗,一心以对方为目标。况且一旦接触之后,以王俊凯的魅力,的确很难不让人着迷。

再一想到王源今晚上全程得体周到,堪比完美的表现,他几乎毫不怀疑,大源儿这是暗暗拿出了自己半辈子的见识经历去防着许时了。

刘志宏憋着笑:“辛苦王源儿了。难为他那个性居然没炸毛。”

“怎么没炸过,有一次网上出过断章取义的传闻,把王源儿气的。但是王俊凯也不傻,那次大概就趁机会跟许时说清楚了。”

“算他小子识相。”刘志宏毫不客气地嗤笑。王俊凯是自己兄弟,王源儿也是兄弟。他当然不能看着后者受委屈。

想了想又说:“换我我也来气。”

刘志宏见易烊千玺饶有兴致地看过来了,继续道:“有这么个人每天虎视眈眈地对自己那位图谋不轨,别无所求心甘情愿地待在身边,日长月久,终归会变成心里一根刺。指不定什么时候一扎偏就能把自己戳个对窟窿啊。”

易烊千玺用一个微笑表示了自己对此看法的认同。

刘志宏歪脑袋想了一会儿,突然又想起自己一直好奇的一件事,忍不住问出口。

“你之前……真的从来没找过别人?”

不是不相信。刘志宏这话问得纯粹出于一些不可思议。

易烊千玺看了他一眼:“拉过手,接过吻。再往上就没有了。动感情的也没有。怎样?高兴吧?”

“噗……别看我你看路。不是。为什么?”

刘志宏不知道为什么挺想笑的。要不是他自己早已亲身领教过,他也肯定会以为易烊千玺那方面有问题。

“你不知道人的感情是有额度的吗?”易烊千玺这下没看他,自顾自边开车边说话,“就算你算计着一次给一点儿,一次给一点儿,也会消耗完的。要是到时候你碰见想把自己一整颗心捧出去的人了,却发现最好的自己已经没有了,多可惜。”

易烊千玺说完,没听到边上人反应,又问了一句:“你不觉得这样很愚蠢吗。”

言下之意自己当然不会这么愚蠢。他易烊千玺这么好,要给对方的,肯定也得是最好的。

“哦吼,听得我这鸡皮疙瘩……然后你就这么干等着?”

“这不是就等到你了吗。”

刘志宏沉默了一会儿:“你其实不过是想表达那些姿色平庸的凡人怎么可能配得上我这个意思吧。”

易烊千玺笑了:“你倒会给自己杆子爬。”突然话锋一转:“那你呢?”

刘志宏没反应过来:“我什么?”

“你为什么没找别人?”

刘志宏看着那人明显调笑的表情,知道他想听什么,故意叹了一口气。

“跳坑跳早了呗。不晓得跳出来反而还往下挖,越挖越深。最后就只能这么蹲着了。”

刘志宏今天是高兴的。易烊千玺看得出来。那人眼角眉梢都带着笑,面上都是放松又自信的神态。一方面是因为自己带他认识了自己的朋友,另一方面也因为他能很好地融入自己的交际圈,打成一片。

 

“刘志宏。”前方十字路口显示红灯,易烊千玺踩下了刹车。

“嗯?”

“我是不是没说过。”

“说过什么?”

“我爱上你了。”

 

像是被什么一瞬间戳中了心脏,车窗外流动的景色都仿佛凝固了。这是一个再平常不过的场景。时间显示在晚间十点零二分,吃饱喝足,夹在车流间行驶在回家的路上。右手边是一家蛋糕店,女人一手拎着蛋糕盒,一手牵着一个穿着粉色裙子的小女孩儿,正推开门往外走。左手一边,长长的路灯在夜色里蜿蜒出一条温暖不刺眼的橙。而这一刻,身边这个男人用平淡却认真地口吻,第一次向自己承认了爱情。

不知为何,刘志宏觉得此情此景下这句轻描淡写的爱,比起鲜花烛光郑重场合下的告白更令他觉得真实。

不可否认,刘志宏心动了。

“我不相信。”刘志宏说。

下一秒又接道:“除非你让我一次。”

 

易烊千玺一愣。

刘志宏看他那表情丝毫不意外,笑了笑,问怎么,不行?

易烊千玺面色如常,眼朝前看着红灯。

绿灯闪起发车的一瞬间,易烊千玺说了一句好。

 

易烊千玺居然说好。

刘志宏又一次惊到了。

他转过头认真地看着驾驶座上的年轻男人,想从对方脸上看出一丝勉强或是玩笑的痕迹。

“这可是你说的啊。我记着了。”

易烊千玺转头笑着看了他一眼,神色温柔而认真。

 

—————————————————————————————————————

 

#小场合#

后来易烊千玺还真说到做到让刘志宏弄了一次。刘志宏那个慌啊,前面儿的时候手抖得像开了震动,小心翼翼又摸又舔半天不敢进一步。易烊千玺原本还整个人趴在床上僵硬得不行,到后来都要被他弄笑了。

“行不行啊你。”

“我……我这不是激动吗。你……你疼了叫我啊。”

“叫你你停吗?”

“不。”

“那你废话这么多。”易烊千玺在心里头叹了一口气,一只手松开抓得紧紧的床单,反手轻轻抓住了刘志宏的胳膊。

 

之后易烊千玺问他:“怎样?”

刘志宏想了想,诚实道:“心理上的优越感远大于生理上的愉悦感。”

“以后还想要吗?”

刘志宏纠结又纠结,半天之后严肃回答:“还是算了。”

又拼命出力又担心对方受伤,他觉得好累。

评论(51)
热度(185)
©浮沙丘陵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