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先切VS户萌切
万顷宏波棹舟远,千声丝竹入梦来。

无妄(二十)

 一条悲伤的考研狗。每天都想要码字。然而每天都恨不得把自己掰成好几半用。

 

20、

 

“你怎么不在家?”

电话那端劈头就是一句。刘志宏一愣:“你过来了?”

“你前阵子联系不上。妈非要过来找你。正好我也要找你,一起过来了。你人呢?”

 

……好嘛,连声招呼也不打,直接一起杀过来了。

 

“我后来不是跟你们说了是出差手机丢了吗。本来这阵子就打算回去了……”

“别跟我来这套,我告诉你,缓兵政策没有用!我再不过来你就不知道自己是谁了!”

刘志宏叹了口气,放弃了无力的辩白。毕竟自己的确有拖过这阵子等家里人冷静下来再好好谈谈的想法。

“小区外边几步远那不是有个肯基基吗,你带着妈先去那儿坐一会,我这就回去。”

“你等等。”

那头听着像是走远了两步,过了几秒才压低声音问道:“你现在在他家?”

“……嗯。”

“你!”刘哥猛吸了口气,“你现在就给我回来!”

 

刘志宏挂断电话愣了一会儿才转身走到厨房,倚在门边儿上看易烊千玺在水池前冲碗筷。白色的洗洁精泡沫被冲刷进下水道,骨瓷餐具隔着哗哗的水流相互碰撞。男人穿着宽松的黑T背对他,屈着一条腿站着,整个人因为放松显得有些吊儿郎当的样子,就像无数个讨厌做家务的普通居家男人。以前这些事都是保洁阿姨做,自从两人搬进这个公寓之后这些事越发自己收拾的多。刘志宏爱干净,又有领地意识,一想到有别人在自己家走来走去东拿西碰就浑身膈应,渐渐地易烊千玺也被他带得开始主动做起一些家务。

刘志宏盯着那人手腕间突出的骨节突然说道:“我得回去一趟。我妈和我哥来了。这会儿正架着大刀长剑搁我楼下等着严刑审讯呢。”

叮叮当当的碰撞声骤然停了。易烊千玺关了水龙头转过头看刘志宏。刘志宏表情没什么变化,可那双拒绝对视的眼睛却把失措暴露无遗。

“我送你回去。”

“不用了,我下楼打车……”

易烊千玺利落地擦干手去拿外套和车钥匙:“这儿离你那也有段距离。别让阿姨他们等久了。”

“……成吧。”

 

路上易烊千玺看刘志宏一直在发呆,一边开车一边开玩笑问他:“想好怎么介绍我了吗?”

“……等下把我放我家前边那个站台下吧。”

易烊千玺就不说话了。

刘志宏接着说:“这次……你让我先跟我妈我哥解释一下。”

 

易烊千玺一直没说话。刘志宏摸不准他现在是个什么心情,也没再说话,自己心里杂七杂八东想西想地乱成一团。到了站台易烊千玺停了车,刘志宏也没再说什么,打开车门走了出去。

刘志宏走了两步又突然想起什么折了回来,弯腰敲了敲车窗。易烊千玺面无表情地摇下半截车窗,刘志宏就扒着窗玻璃叮嘱了一句:“你回去再把灶台上抽油烟机上用抹布抹一圈,溅的油什么的给弄干净了啊。”

“……”

车窗果断地摇上了。

 

 

刘志宏进店里把两人接回家,转身要去倒水,突然想起这两天没在家,刚要开口说去烧个水,刘哥故意拉着脸先开口了:“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刘志宏深吸了一口气,站直了身子干脆利落地说道:“妈,哥。我知道你们过来为了什么事儿。”

“网上那是真的。我跟易烊千玺好上了,我们俩现在在一块……”“不行!” 

“……妈。”

刘志宏不是没想过刘妈不能接受,但是没想到她会有这么大反应。

“妈,我老实跟你说,我不喜欢女人,这辈子估摸着也不可能结婚了。是我追的人家,我得对自己的感情负责任。”

“你能负什么责?”

像是意识到自己太冲了,刘妈缓和了语气,满面哀伤地妥协道:“儿子。你要……要是实在喜欢男的,妈没办法。妈知道现在这个……这种的人也挺多的,社会也多少能承认了。你要真是想走这条路,妈妈……妈妈也认了。”

说着说着声音又忍不住升了起来:“你,你找个普普通通的,对你好的。找娱乐圈的,绝对不行。这个易烊千玺,你也不要想!”

“妈……”

刘哥在一边皱着眉劝道:“妈你冷静一点儿,跟宏宏好好说。”

“我已经是很冷静地在说了!”刘妈一时情绪有些失控,猛地回头大声道,“我早知道…..早知道……我当初就不该让你弟弟进那个什么鬼公司!”

“我晓得,你是打小看着王家那俩小子感情好,耳濡目染地走了歪路!但你能跟王家那俩孩子比吗?啊?你怎么跟人家比?人家从小一起长大的,又是一块当明星,大风大浪人家一起走过多少?人家现在两个人都是有身份有地位,都是大明星,你呢?你跟人家学?”

刘志宏有些急了:“我这事跟他俩压根没关系!我是自己喜欢千玺的!那会儿王俊凯王源说不定还是哥俩好呢!”

“志宏!跟咱妈说话这什么态度!”刘哥朝刘志宏吼了一句,又转身过来劝刘妈。

刘妈平复了一下心情,又压下了声音含泪恳求道:“儿子啊,爸妈跟你好好儿商量。呐,你哥也在这儿,你听我们的,不要跟那个易烊千玺来往。人家是什么人?你要是在外头受了什么委屈吃了什么苦,谁来给你出头?你连个说话的机会都没有!”

刘哥眼看着刘妈有些激动,上前轻轻扶了一下刘妈的肩膀。刘妈别过脸,刘哥这才把目光放到刘志宏脸上。

“宏宏。你也是老大不小的人了,当自己是那些光知道谈恋爱什么也不顾的愣头青吗?妈也都是为了你好,你喜欢谁不好,喜欢这么个人?”

“妈。哥。我有自己的考虑真的。我实话跟你们说。我喜欢他好久了,从小就喜欢,这么多年好不容易真在一块了,我心里这高兴的劲儿,比我前半辈子加起来都多!只要他愿意跟我处,我是一定要跟他一块儿的。”

“从小?你还敢提从小?你真当你爸妈是瞎的吗?!当年的事儿你忘啦!”

刘妈睁大了眼睛,眼眶通红汪着眼泪,死死抓着刘志宏的胳膊。

 

像是有人拿着锤子往心上咚咚猛砸了两下,刘志宏眼眶也红了。

 

他没忘。

那些被迫足不出户独自窝在卧室的日子。那些过早尝到人情冷暖梦想被如蝼蚁般毫不留情碾碎的日子。那些迷茫失望活得如同行尸走肉的日子。还有一个女人比他更痛苦,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儿子受委屈把一切往肚子里咽,却毫无办法。

 

一场谈话并没有收获任何一方想要到达的效果。刘志宏只能先劝母亲休息。租的房子地方小,刘志宏把刘妈和刘哥安置在了卧室,一个睡床一个打地铺,刘志宏自己就想办法在客凑活一宿。

刘志宏在桌前呆呆坐了一会儿,忍不住想抽烟,又觉得不妥,只能去厨房倒水喝。转身前不经意抬眼往黑咕隆咚的路边一看,愣住了。

他划拉开手机发了条消息。

 

【那是你?】

没过几秒,楼下靠路口处停的那辆车把车窗慢慢摇下来了,车内开着灯,隐隐看见一个戴墨镜的人坐在车里。

【嗯】

那头紧接着又嗡嗡地发来一条。

【能发消息,看来不用叫救护车?】

刘志宏就笑了,【能不能想我点好?】

消息界面停格了几秒,易烊千玺问道:【怎么样?】

又道:【阿姨睡了没有?方便上来一趟么】

 

易烊千玺这么多年要求提惯了,向来都是想做什么就做,私底下说话也大多是告知抑或命令的直白口吻,现下难得用这种讨论商量的语气认真询问,再加上之前自己还给了冷脸。刘志宏竟觉得心下一酸,莫名有些软——为对方自己都可能没有察觉到的这番小心翼翼。

 

【不用了。】

刘志宏一边打字一边时不时抬头往路口看一眼。车窗已经重新摇上了。大概是怕惹麻烦。

【跟他们谈过了。一时半会儿还接受不了。不过没什么大事。】

【现在都睡了。你先回去吧,有事明天再说。】

 

那头敲过来一个【嗯】字,没了下文。

 

半天过去了,车还在楼下停着,一点儿挪位开走的意思都没有。

 

天已经开始闷,夜风也带了些温度。附近有人家早早地开了空调,外机嗡嗡响。不远处单元楼的灯光亮得稀稀落落,像一大块黑色长画布上随手涂了寥寥几个橙色的方格。

有谁拿蘸着黑墨的画笔哗地一划。

橙色的方块又少了一个。

 

刘志宏叹了口气,端起杯子咕嘟咕嘟几口喝干净。

 

【我下来了。】

 

车门随着外头带进来的一阵热风砰地一声关上,刘志宏一下子仰头瘫坐在副驾驶上。

“好耻啊。这么大岁数的人了居然还要背着家里人搞偷情。”

易烊千玺还是几个小时前那张面无表情的脸,看了他一会儿问:“为什么不让我上去?”

刘志宏拖长了声音哎了一声。

“不好意思呗。”

转头朝易烊千玺挑了挑眉毛:“我刚在我妈我哥面前把你好一顿夸。然后好大一通告白。”

易烊千玺像是被噎了一下,盯着刘志宏愣了几秒,然后一声不吭迅速转过了头。

刘志宏被那人突然有些泛红的耳朵根吓了一跳——卧槽不是吧,这人居然不好意思了?

忍不住低下头弯了弯嘴角。

“喂。”

“干什么?”

“你跟这儿停着多久了。”

“没多久。回去了一趟。”不放心,换了辆不常用的车又过来了。

没等刘志宏开口就加了一句:“擦干净了!”

口气异常不佳。

刘志宏哈哈笑了起来。

 

过了一会儿,刘志宏看着窗外黑漆漆空无一人的路面说道:“给我讲讲吧。这几年。在娱乐圈的事,或者随便什么别的。”

 

楼上厨房里,苍老的女人一动不动地立在窗前,望着路口那辆隐隐透着光的车,眼眶不知不觉又红了起来。

评论(81)
热度(219)
©浮沙丘陵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