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先切VS户萌切
万顷宏波棹舟远,千声丝竹入梦来。

无妄(十七)

17.

 

第二日刘志宏依旧穿着没什么卵用的雨衣鞋套,在一千八百米高的海拔附近上爬下窜。

刘志宏久不锻炼,还觉得腿脚有些酸软。又想那人从小就是个喜欢上蹿下跳的性子,爬山下水哪样不会。再加上这么多年做艺人,为了保持身材少不了锻炼身体。只是不知道这黄山,他来过没有。若是来过,什么时候来的呢?是不是也下过这西海大峡谷,匍匐着爬过那百步云梯,有没有在光明顶上拍照留念呢?

山路湿滑,地势险峻陡峭,爬一段险坡时途径拐角,护栏恰在那处因地势阻碍缺了一人宽。刘志宏心思神游,没愣神,抬脚迈阶时竟脚底一滑。耳边听得身后女人一声尖叫,脑袋一片空白间凭本能伸手死死扒住旁边一棵老松,这才没跌下去。不过短短数秒,已吓出一身冷汗。

稳住身子微微探头往下一看,罡风烈烈,鬼影幢幢,深不见底,竟半日没能回过神,这才后知后觉自己竟差点掉下山崖去,丢了小命。

“没事儿吧?”方才尖叫的女人惊魂未定道。

“小伙子当心点儿啊!”身后一个劲瘦的中年男子也被吓了一大跳,大声朝他道,“这不是闹着玩儿的!人掉下去,救都没得救啦!”前后几人连连附和提醒。

“对不住对不住,雨天路滑不小心。我没事,谢谢大家了。”刘志宏面色有些发白,此时却已经差不多恢复了镇定,只手脚其实仍旧微微颤抖着,像是劫后余生的庆幸。

 

刚刚差点儿……?

生死攸关的那一刻,刘志宏脑子里居然是一片空白的。

刘志宏靠着山壁站了一会儿回了回神,一边后怕一边脑子里就胡思乱想起来。下意识地就想去摸手机给某人打个电话,又突然想起来手机昨天就丢了,而自己这会儿还跟那人处于冷战时期,心瞬间掉进了百丈冰窟里,又百味杂陈,觉得这带雨的山风吹得人透体冰凉。

 

晕乎乎坐索道转大巴下了黄山,回旅店草草收拾一下就赶去火车站买第二天的回程票,买完看了看时间,还有余。刘志宏包了辆黄包车又跑了屯溪老街和古村落看看徽派建筑。低温,还下着雨,两天里鞋没干过,连着心口那团挥之不去的湿漉漉的雾气一同把最细微的感官无限拉长。

晚上回旅店的路上已经饥肠辘辘。抱着肚子只想来一碗热腾腾的汤面。黄包车大叔说有哇,有家徽州面馆好吃我带你去。

于是便在连日的疲惫中,终于涌起一些纯粹简单的喜悦来。

 

刘志宏颤巍巍扒着车边的帘布探头看,冷冰冰的雨丝浇了一头一脸。左手边是昏沉沉的新安江,身后市政府大楼装摸做样漠然挺立。

一个穿着白T牛仔裤没打伞的男孩子顶着一蹦一跳的西瓜头打边上过。刘志宏看得一愣。

回过神来的时候,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弯了弯嘴角。

 

这是一场任性的旅行。

就像自己对易烊千玺任性的感情。

 

独处异乡的刘志宏对着窗外陌生的,下着小雨的街道沉默着吃一碗面条,心里却时不时涌起一阵惊涛骇浪。

 

这场爱情里他毫无筹码,却仍想凭着一腔孤勇孤注一掷。

 

他不想放弃。

这才走到哪里。

他还不想放弃。

他是要跟易烊千玺走一辈子的。

 

 

 

而此刻的易烊千玺正戴着口罩拎着刘志宏的外套站在那间出租房门口。

他已经站了三个小时了。

 

手机打不通。

网上发的消息也全都石沉大海毫无回应。

 

刘志宏并不是一个意气用事的人。即便两人有争执,按他有一说一的个性也绝不会闹这种矫情的别扭。

易烊千玺皱了皱眉,心内陡然再次升腾起那种不安的预感。这种想抓却抓不住,徒劳无望的惊慌感让他很不适应。

 

易烊千玺之前就让小陈来过一次,因为自己有些脱不开身。刚从外地飞回来,还要和王俊凯王源去做TO一个专场节目的特邀嘉宾。

 

“刘先生好像外出不在。大概是出差,公司和家里都没找着人。我去的时候还碰见一个人来找他,说是刘先生的大学同学,但是这两天也没联系上人。”

“联系不上?”

 

“怎么了?”王俊凯看易烊千玺似乎有些神游,凑过来问。

“不知道怎么回事,联系不上刘志宏。”

“联系不上?多久了?”

“有两天了。”

“……吵架了?”

“没。”

不算吵架吧。易烊千玺心想。

只是缺乏沟通。嗯。沟通。不管三七二十一睡一觉再搂着人面对面慢慢谈一谈就能解决的事。能算吵架吗?

“不行回去看看吧?”

“没事。房子在那儿工作在那儿,人跑不到什么地方去。”

 

王俊凯被易烊千玺的脑回路惊呆了。

这走向不对啊。

没谈过恋爱也不至于傻成这样儿啊?人没了第一反应难道不是担心会不会出什么事吗?你第一反应安慰自己人没跑路是怎么回事啊,你该不会是强迫人刘志宏的吧……

想到这王俊凯不禁用他打小就比旁人中二的思路脑补了一出情深似海纠葛不断充斥着强迫和不为人知的交易的虐爱大戏,就连看易烊千玺的眼神都有点不对了起来。

 

易烊千玺压根没注意王俊凯现在看自己是什么眼神。

易烊千玺当然也担心刘志宏是不是出什么事。

 

半年前演艺圈一个知名男艺人的婚礼上有疯狂的粉丝不知用什么手段混入了会场,甚至拿刀威胁新娘。被抓后给出的理由居然是因为男艺人在上一部收视飘红的剧中饰演了一个现代都市恐婚患者,最后受各方面压力所迫自杀。“我是在救他!”女粉丝近乎疯狂地为自己辩解。

同性恋合法化初期,娱乐圈有几位明星当众出柜,其中一位被赞为国民女神的女明星在微博上毫不避讳地爆出了自己与相恋多年的女友的亲密合影。之后不久女友在外出时便发生车祸。

作为艺人,随着社交媒体发展越来越迅速,面对一种近乎全民狗仔的现状,如果碰上不够理智的人,很多时候情感生活乃至各种隐私都会被无奈地曝光在大众眼前。有时甚至连人身安全都可能无法保证。

刘志宏不是娱乐圈的人,平时身边根本没人跟着,自己就这么把他暴露出来,的确考虑不够。

 

越想越慌,越想越不能冷静。

 

易烊千玺一直捏着手机愣神。王源看着有些急,自己也打了两通电话发现刘志宏还是没接,想过去说些什么,被王俊凯拉住了。

 

直到被通知节目录制前半个小时,易烊千玺突然站了起来。

迪哥在一边吓一跳:“怎么了?”

“迪哥,我有点事。今天这通告录不了。”

“……你逗我?”

“没逗你迪哥。我真有急事得回去一趟。今天这场子你俩撑着先。”后一句是朝那两人说的。易烊千玺一边说一边就已经在起身收拾东西走人了。

“卧槽Jackson !等一下Jackson……Jackson!”迪哥瞪大双眼却拦不住人,怒气冲天一转头就看见王源躲在王俊凯后头握着小拳头笑眯眯地给那人的背影比加油,脸都气绿了。

“我早晚被你们仨祸害死!”

没办法,只能去跟录制导演说一声。

TO的成员不明就里,有些面面相觑,只有一直关注这边的舒涵默默皱紧了眉头。

 

“师兄!”

易烊千玺下了停车场,看到舒涵追出来的身影,不得不站住,用眼神询问他。

“你这就走了?其实嘉宾录制没多长时间的,要不先紧着你们那部分录完再录别的也成啊。”舒涵微微喘匀了气,笑着问道。

易烊千玺不为所动:“没事儿。以你们现在的名气,这个嘉宾我不去也完全不会受到影响。何况还有你王俊凯跟王源师兄两个在,收视双担。今天实在抱歉,我临时有点急事,先走了。”转身又要走。

 

“……千哥。”

舒涵突然叫道。

 

舒涵很少这样叫易烊千玺。

上一次是在一年前。在LD排舞时扭了脚,易烊千玺把他送去医院的时候。

 

“真的……不行吗?”

舒涵一动不动地看着他。

 

易烊千玺有些无奈地转过身,看着这个英俊的年轻人。自己的同门师弟。

 

如今的舒涵已经长到只比自己稍微矮一些。

从进公司到现在也已经不少年,易烊千玺曾经一度惊叹这个年轻人的自持力和在娱乐圈游刃有余的为人态度。舒涵从小就非常善于克制自己的情绪,即便被疯狂的粉丝冲上前强行拥抱也能维持良好的态度和适当的微笑,而此刻,这种完美的自持明显已经被他眼神里流露出的情感打得四分五裂。

 

他不是不熟悉这种眼神。他甚至自己也在戏里流露过这种眼神。

迷恋的。祈求的。渴望被触碰。渴望被注意。为了不违背自己那一点实在无法再隐藏的心意,甚至不惜露出卑微的姿态。

 

易烊千玺在心底默默叹了一口气。

 

“我这个人这么多年,其实别的都只能算学了个皮毛,直到现在唱功可能也没你凯哥源哥好,也就跳舞是个强项。看你有这个天赋也喜欢,所以尽自己所能帮帮你。至于其他的,还是希望你不要抱有期待。”

 

易烊千玺说完这句话就转身离开了。

舒涵一个人站在原地没有动。许久之后,突然用力一拳打在墙上,在空荡阴冷的地下停车场里发出咚地一声绝望的闷响。

 

 

 

千:我老婆呢?卧槽我老婆呢?!我老婆丢了一次不能再丢了啊嘤嘤嘤!

宏:MD爬山怎么比哔哔哔还累人。导演我怎么还没买新手机我想给烊烊打电话。

源:小职员爱大明星大明星不爱小职员。大明星爱上小职员了小职员跑了。虐不虐?我就问你虐不虐?虐啊。虐死啦。

凯:……全剧组怎么就我一个正常人。

评论(68)
热度(201)
©浮沙丘陵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