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先切VS户萌切
万顷宏波棹舟远,千声丝竹入梦来。

无妄(十五)

借用了几个朋友的ID 。

电脑网页打开应该是有哔哔哔的。手机可能加载不出来。《Bloom》。

15.

 

私事归私事,工作还是要做。

刘志宏从小就有一个特点——越是扛着压力心里闷着事儿,干活就越卖力效率也越高。像是跟谁赌着一口气似的,偏不让人有机会看笑话。这次和对方谈合作,刘志宏也拿出了十二万分的精神去对待,居然比原计划提前半天就把各项合作的内容都谈拢了。出差的地方离黄山市很近。项目谈完之后一起来的同事打了招呼直接回了北京,刘志宏拿出手机翻了翻,定了张去黄山的火车票。

晚上才到。下了车住在离火车站不远的一个快捷酒店。分店叫青皮树店,火车上用手机订好的。刘志宏心想青皮树这名字真是好,听着就让人觉得一咬能噗地溅出酸酸甜甜的苹果汁。

酒店前台小姐态度温柔热情,刘志宏接了房卡,顺便问了些游黄山的注意事项。刘志宏生得好看,言语温柔举止又风度翩翩,前台两个姑娘红着脸你一言我一语认真介绍了好一会儿才放他去房间。刘志宏有些认床,晚上翻来覆去没怎么睡着,就戴着耳机听音乐,不小心点了单曲循环,他也不介意。听着听着也迷迷糊糊睡过去了。梦里头也有个温柔低哑的男声,反反复复地问,“Can I be close to you”。

第二天跟着一个临时旅游团一起进的景区。山上下雨,且低温。刘志宏买了件一次性雨衣穿在身上,既挡雨又挡风。下了盘山公路去买上山的索道票,坐在索道车里看着山间云雾,突然习惯性地想拍张照回去给那人看,一摸口袋,心里瞬间一凉。

 

手机不知什么时候不见了。

 

刘志宏赶忙把随身包打开翻了一遍。

钱包身份证什么的都还在。就是原本放在口袋里的手机没了。

 

有那么一瞬间刘志宏有些慌——这年头没了手机,谁也没办法联系上,甚至连最基本的出行都面临问题。即便一直以来都不是一个非常依赖网络的人,刘志宏也觉得自己现在几乎等同于一个“失踪人口”了。

但是转念一想,谁会联系他呢?

家里人没事的话很少打电话,自己在这样的情况下请了假,应该也不会有什么工作上的事。易烊千玺……最近应该也在为巡演第二站加紧排练了,再加上前阵子闹得有些不愉快,他应该也不会找自己。

除了订票什么的不方便,也不能听歌消遣了,其他倒也没什么特别要紧的。

算了。那就这样吧。

乱七八糟地想着,刘志宏一个人恍恍惚惚地往上爬。一路听着自己的呼吸声,渐渐不知道为什么,心里一点儿也不急不慌了。反倒觉得有种把一切抛在了身外的轻松。

 

就是别爬到一半从山上掉下去摔死才好,到时连个人都联系不上,那才真是崩溃。刘志宏好笑地心想。

 

夜里就在山上的宾馆过了夜。身边的游客都在说明天仍旧下雨的事,想来日出什么的也没指望了。对床男人看着是个好说话的,刘志宏没戴手表,向他问了时间,又请他明早起床时以防万一顺便叫醒自己,便早早上了床。谁知竟半点没有睡意,倒是凌晨光景肚子饿了起来,索性从床上坐起来拿过背包,翻出一罐八宝粥,有滋有味地吃起来。

 

记得易烊千玺也是喜欢爬山的。十几岁那会儿,大概是每周末都跟嘉禾的哥哥姐姐们在一起训练的缘故,易烊千玺小小年纪就有些超出同龄人的早熟和冷静,也同比自己年长些的人玩得开。节假日得了空,易烊千玺会跟嘉禾的朋友去爬山或者露营,还往群里丢一些搞怪的照片——在微博上放的还已经算正常的了。刘志宏每次看到那人一会儿挂在树上一会儿躺在草里一会儿一脚踏着老树根摆出biubiubiu发射造型的照片,都会无语地在群里回一句: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

 

吐槽归吐槽,刘志宏看着那些照片,心底居然涌上一股莫名的情绪。

为什么重庆没有嘉禾呢?

那个时候的刘志宏,居然还曾经非常认真地遗憾过这件事。

现在想想,觉得那个时候天真的自己居然还挺可爱。

 

山中的夜晚潮湿而安静。寒气从四面八方侵袭。没有灯。不知什么地方有水滴溅落,隔一秒,啪嗒。隔一秒,啪嗒。时间的计算也仿佛被无意间不紧不慢地拉长。迷蒙昏暗中,只有或远或近此起彼伏沉重如雷的鼾声,和刘志宏一个人一口一口吃八宝粥的声响。

 

 

刘志宏走的第二天,组合也飞了外地参加一个音乐颁奖典礼。

这会儿后台休息室里,王俊凯戴着耳机,把一双大长腿跷在面前的桌上眯着眼叽里呱啦一脸陶醉地哼歌,听着不像中文倒像印度或者泰国神曲。王源隔着一个位子正一声不吭地低头玩手机。化妆师正在给易烊千玺补妆。易烊千玺全程老爷似的撑着胳膊坐在椅子上,浑身散发着低气压,一脸“我在思考阿基米德为什么追不上龟谁他妈来烦我对着脑门我卡擦就是一刀”的表情。化妆师是老熟人了,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惹到这位平日里还算和气的大明星,抖着小手全程战战兢兢大气不敢出,一不小心手一抖粉给扑多了,脑内天人交战究竟该如何不动神色地补救,心想我的命真苦。之前给Roy化妆夸了句皮肤真好化完妆好帅气盐人一脸。Roy像是很高兴的样子,那边那位小队长不乐意了,眼神嗖嗖嗖刀子似的戳了一整天,之后自己就再没有机会在三米范围内接触过Roy的脸。

 

刚把三人的造型都弄好,迪哥推门进来告诉三人等会儿要有个简单的后台采访,又匆匆忙忙地出去接电话了。这会儿屋里其他几个工作人员都低头各忙各的,没人注意,易烊千玺就叫了一声:“源儿。”

“缩——”

王源头也不抬拖长了音,官儿一样摆谱。

易烊千玺自动忽略他的态度,皱着眉问:“我是不是很聪明。”

王源终于把脸抬起来,诧异而同情地看了他一眼,随后施舍般甩了个“嗯”,重新低下头去。

易烊千玺得到了和期待中一致的满意答案,还是皱着眉头。一个人又想了一会儿,转过头盯着摇头晃脑的王俊凯看了一会儿,身子猛地往前一探,抓住王俊凯胸前的一截耳机线向后一拉。

“……多隆弄个个纳西哟……诶诶诶!”王俊凯被掉出来的耳机带得整个人往前一倾,“干嘛你。”

易烊千玺原本想问他身为一个聪明人该怎么向另一个人表达自己对一段感情的认真,后来转念一想王俊凯这么多年以来在感情这种事上的表现,根本不能算是个聪明人。

易烊千玺张张嘴,最后还是摇摇头。

 

“没什么。看你唱这么嗨叫你一下。”

“……Jackson易你是不是有病。”王俊凯气哼哼地一把拽回自己的耳机,把音乐进度条重新拉回刚刚断开的地方继续听。

 

易烊千玺只好继续一个人默默地皱着眉头低气压。

 

那人离开前决绝的背影和多年前如出一辙,叫他没来由地心慌。相处之初那些在心底暗暗下的决心,那些胸有成竹的自持与刻意维持的淡定,此刻就如同初冬的枯叶,飘摇无凭,一踩就碎。

 

十三岁的易烊千玺鬼使神差觉得一副明黄色的搞怪心形眼镜和一个圆脸蛋的少年出奇相配。

十七岁的易烊千玺决定把刘志宏这个名字从此在自己的世界里驱逐出去。

而此时此刻,二十六岁的易烊千玺,在纠结那人临走前一番话的同时,深深感到了一种兜兜转转被套牢的无力和挫败。

 

“诶诶诶千玺千玺!快上微博!!”王源抱着手机突然咋咋呼呼地叫出来,把还在发呆的易烊千玺吓了一跳。

“你俩又上热门了!看我小号圈你那条!……卧槽这个梗我都不晓得呢……”

王俊凯闻声立刻摘下耳机,兴致勃勃地凑上去看:“诶我看看我看看,又挖出什么坟了……卧槽?!”

 

易烊千玺倒是没什么太大兴致,估摸着这两人又是被什么编出来的“猛料”雷了一下,随手点开微博,看到顶端热门第一条那个半红半黄的微博头像时,也愣了一下。

 

那居然是一个千文的站子。

如果点进站子的主页,就会发现这个号建于2014年5月。微博的上一条更新,停留在2017年。而这条暌违九年的更新虽然是昨天刚发的,竟然已经转发过万,评论近十万。

微博原文很简单,圈了两个人,一颗心,一张图,再没有更多。

 

“@TFBOYS-易烊千玺  @刘志宏  ❤  【图片】”

 

热评热转却非常奇怪。内容似乎风马牛不相及,几乎教所有人都没法看懂。

 

“@ QuietAndshy:518小黄人//@自然卷:番茄炒蛋//@川一:熊本熊&轻松熊//@双人字月:小恐龙睡衣//@慢七:蒙着眼打西瓜,“就特别......特别,傻。”//@哈纳:千纸鹤&幸运星//@EATNUDO:“我最讨厌你们七年级的”//@ 黎九清:fly pig cow & 雨伞//@居里腐人:抹奶油...... ”

 

“噗,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啊。千玺?喂千玺?”

王俊凯接连叫了两声没听见回应,一转头,易烊千玺正一动不动地盯住手机屏幕上那张合影。

 

黄色T恤和粉色T恤。

低着头递过去的一根波板糖。

微微抿着的嘴角显出害羞的弧度。

照片上的两个人,和过去梦中那些破碎混乱的场景逐渐重合。有人在面前摆了一部老旧的放映机,自顾自地开始将那些陈旧泛黄的画面一张一张沉默着切换播放。

 

 

 

千:我感觉有什么东西快要冲破封印顺着被打通的任督二脉流回体内了。

凯:幺儿你是不是智障。你老婆都要跑没影了啊。

宏:我怎么这么倒霉。这手机好几千呢。烦。

源:轻摸楼上狗头。乖,源哥有钱,源哥给你买新的。

 

 

 

评论(46)
热度(234)
©浮沙丘陵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