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先切VS户萌切
万顷宏波棹舟远,千声丝竹入梦来。

无妄(十四)

14.

这是出柜事件后的第三天。
此刻易烊千玺跟刘志宏正各自窝在别墅客厅里的沙发两边。易烊千玺捧着小电脑研究回顾了一会儿首演的全场视频,觉得有些渴,起身去倒了杯酸奶,问刘志宏要不要,没听见回应。易烊千玺趿拉着拖鞋端着酸奶晃回客厅,发现刘志宏正像个大型猫科动物一样长手长脚窝在沙发角落,聚精会神地刷手机,眼里全是隐隐的兴奋。
   
“你在看什么?”
“我在看他们的脑洞究竟会大到什么地步。”

刘志宏笑眯眯地把手机伸过去。易烊千玺用空着的那只手接过来划了划,原来是个讲述易烊千玺苦情史的帖子。
   
说是帖子更像是同人文。
   
大意是说易烊千玺其实爱的是王源但是双王情比金坚无法插足,于是易烊千玺一直默默守护默默等待了十几年。直到有一天晚上易烊千玺冲动之下告白,被拒绝后一个人在酒吧买醉,狼狈躲避狗仔队时遇见了出来倒垃圾的北漂小弱受——“亚麻色碎发在夜风中飞舞,林间小鹿般的眼睛清澈无辜且倒映着星光。在那个凄风楚雨的寒冷深夜,在易烊千玺以为全世界都已经背弃他而去,世界上再没有值得停留的地方时,他朝着他伸出了手,从此成为了他生命中唯一的救赎”。
   
……
   
嗯。真是合理得不能再合理。
北漂小弱受倒了趟垃圾,捡回了一个国际巨星。
易烊千玺挑了挑眉毛,继续往下刷。
   
相处过程中易烊千玺终于明白自己爱的不是王源只是羡慕王炸两人的感情,与北漂小弱受相处相知相许冲破重重阻碍牵手成功,结果发现两人幼时竟有一面之缘,果真缘分天定命运轮回三生三世真爱永远不会错过。
   
全文有头有尾有理有据,文笔虽烂但是感情充沛,不由人不服。易烊千玺自己都要信了。刘志宏观察着易烊千玺眼神中瞬息万变,简直要笑倒在沙发上。
刘志宏上次见到这么多和易烊千玺有关的固定cp文和段子已经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很久以前lofter上有几个每天产出过千的tag,就是1002和千宏/千文——没错,就是他和易烊千玺。但是显然这么多年以来群众对于八卦永远乐此不疲,就连套路和情节都没什么变化。刘志宏甚至怀疑有的段子是把王俊凯跟王源的耽美段子直接改了个名字甩上来的。
   
“有什么想法?”刘志宏上身向后把背整个倚靠在沙发上仰面问他,目光盯住那人嘴角沾上的一点酸奶。
“陈词滥调,毫无新意,意/ 淫过度。”易烊千玺无意识地舔了舔嘴唇,干脆利落总结道,顺便弯腰把一段话指给刘志宏看。
   
“撇开他们给你起的这个恶心人的名字不谈,这里的描写明显就很不符合现实。”
   
刘志宏定了定神,凑过去一看——
   
“你敢逃走?!在我爱上你之后你居然想要从我身边逃走?!我告诉你!想都不要想!”
易烊千玺的眸子像是要喷出火来!他一把将***的衬衫撕开推倒在床上,顺势压上去,按住手脚不让人有丝毫逃脱的机会。
然后他们开始疯狂地进行↑↓↑↓的运动。
   
……
刘志宏眼角抽了抽。
   
什么叫疯狂地进行↑↓↑↓的运动。
   
易烊千玺则是满脸毫不掩饰的嫌弃:“这种事情应当讲求你情我愿。我不可能做出这么粗暴且没品的事。”
   
……但是读者似乎很吃这一套。刘志宏默默腹诽,无语地拿回了手机,又刷了刷几个社交软件。
不出意外,网上对自己身份的猜测热搜始终居高不下。
   
“你看,有传言说我是北京某上市公司的ceo,年轻有为身价过亿的富二代呢。他们为什么不说我包养你?”刘志宏微微扬着眉毛饶有兴致地问道。
“大概以我现在的身价很难被包养。”
“……恬不知耻。”
“过奖过奖。”
“今天什么安排?”
“下午要去趟LD。你呢?”
“今天天气不错,回去一趟。把屋子打扫一下。春天容易生细菌。”

易烊千玺顿了一下,“要是不方便这两天可以先呆在这儿。”
“你不觉得其实我在这儿更引人注目么?没事,我带了口罩。好歹十几岁的时候也稍稍锻炼过一些反侦查能力。”
刘志宏朝易烊千玺眨了眨眼,从沙发上下来,转身去厨房给自己也倒了一杯酸奶。
纸盒装的酸奶刚从冰箱取出来,握在手上触感冰凉。倒的时候刘志宏不知怎么有些走神,一不小心手抖,在干净光滑的黑色料理台上洒了一些。白色粘稠的液体有些刺眼。

就在这时,刘志宏的眼皮突然毫无征兆地跳了跳。
他皱了皱眉,随即神色平淡地把酸奶盒放回冰箱,拿抹布把洒出来的那几滴酸奶擦干净了。

变故来的很快。

上午两人还在讨论外界对刘志宏身份猜测的事情,下午刘志宏的身份就在网上被人扒出来了。彼时易烊千玺几乎是立刻接到了消息,而刘志宏刚把干净的被套换上,坐在床边边休息边用手机刷网页。
   
同公司的早期练习生之一。组合当年首张专辑MV里的男孩。少年时期曾参演几部电视剧。于**年与公司解约退出家族练习生。现就职于北京某名企。这样一来,之前公司事先编排好的十年之隔的梗似乎也有了确切依据。网友瞬间脑补了一出横跨十年一波三折的唯美爱情故事,易烊千玺也被刻画成一个执着深情的形象。
照片,社交平台的账号,顺藤摸瓜,无一不暴露在大众的视野之下,为众人所津津乐道。

事情看上去似乎在往好的方向发展着。可谁知道呢?
   
自己被扒刘志宏并不意外。相反,这个间隔的时间已经出乎他的意料了。原本刘志宏甚至做好了第二天就被人扒出身份的准备。
生活在人群里,一举一动都会有无数双眼睛有意无意地看着。只要有心,总有迹可循。

“你看到了?”
易烊千玺第一时间给他打了电话。

“嗯。”

那头静了一下,继续说道:“如果对你的生活造成了一些影响,我很抱歉。是我的失误。我原本以为……迪哥已经在查消息来源,应该是有人针对我来的。公司会尽量把新闻压下去……其实这样也好。”

易烊千玺轻笑了一声,语气带着熟悉的安全感和令人信服的力量,像是安慰地说道。

“换个角度来想,这样反而省去很多麻烦。名正言顺,也不用遮遮掩掩。你不用担心。我身家清白无不良记录,目前看来大家似乎都对你没有恶意。”
“千玺。”刘志宏突然叫他。
“什么?”
“……没事。反正之前也已经做好了觉悟。我原本以为自己会被你的粉丝一人一口唾沫活活淹死。”
易烊千玺笑了起来:“怎么会。我家姑娘们都是很通情达理善解人意的。”

刘志宏放下手机的那一刻嘴角的笑意几乎是立刻消失了。
他突然觉得索然。一切都似乎很无聊。

热闹都是别人的。
故事也都是别人的。
我什么都没有。

刘志宏翻身把脸埋进新换的被套里,试图从那种干净熟悉的味道里汲取一丝温暖。

这两天一进公司,刘志宏就觉得自己仿佛时光倒流回到了十年前的中学生时期,走到哪里都引人注目。不远处的指指点点和窃窃私语太过明显以至于实在叫人无法忽略。旁人若有若无的目光总是落在自己身上,让刘志宏如坐针毡。转过头去看,大家却又都在各自忙着自己的事。部门同事待自己仍旧一如既往的热情,熟悉些的会开口询问,然后在得到答案后夸张地露出或支持或羡慕的真诚表情。

拙劣的演技。
刘志宏在心底哂笑。
   
中午休息时刘志宏没去吃饭,看了看左右无人,走进安全通道下了几层楼梯,难得没有顾及自己的洁癖,就那么一屁股直接坐在了台阶上。他从兜里掏出一盒烟和打火机,熟练地点了一根。

抽烟是大学学上的。有时候夜里失眠,刘志宏会轻手轻脚地偷偷翻墙出去,一个人坐在篮球架下边儿抽两根,但是没什么人知道。

在大学同学眼里,刘志宏是个挺另类的人。不打游戏不泡妞,不抽不嫖少喝酒。明明长着一张能靠着吃饭的脸,却三番两次拒绝话剧社的邀请。会弹吉他会唱歌,又不热衷舞台表演,好像纯粹为了自弹自唱自娱自乐。对谁都是一副温和亲切的笑模样,但是要问谁跟刘志宏关系最铁,居然没人看得出来。

正一个人吞云吐雾出着神,冷不丁楼梯口那里传来有人交谈的声音。
脚步声在头顶停住,昏暗的楼道和身处的角度将刘志宏完美地掩住。

“真的假的啊……我还是觉得这事儿有点不可信……”
“人家身份都扒出来了,原本还是一个公司的,网上不都说了吗?货真价实的旧情复燃!我的妈呀那才十几岁吧?这么小的男生就……”
“……我还觉得奇怪,怎么突然就空降了这么个年纪轻轻的人来当我们的上头,论资历论辈分怎么也轮不上他吧……”
“哎,沈姐那个母夜叉临走前偏偏举荐了他,你说……”
“这个不至于吧,我觉得他人还是挺好的。看着不像那种人啊……”
“我之前也没看出来他是个同啊!没想到……后台真硬……那可是易烊千玺啊!”
“哎……现在男人可比女人吃香了,我什么时候才能钓上金龟婿啊……”
“你这么漂亮,想要什么样儿的找不着?哎我看财务部那个小李不是老过来找你么?你俩什么情况?”

……

耳边嗡嗡作响,混乱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争先恐后地撞进脑海划下痕迹,不知过了多久,才回归一片失聪般的静寂。

夹在手指间的香烟一点一点地被星火燃成死气沉沉的枯灰,又悄无声息地轻轻将自己断送在了昏沉的光线里。

“哎,汤总找你。”回了办公桌前坐下没多久,有人走过来从身后拍了拍刘志宏的肩膀。
“哦,谢谢。我这就去。”
“嗯。那个……”男同事临走前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宽慰道:“别想太多,事情一阵子就过去了。没什么大不了的。”
“谢谢。”刘志宏朝他点了点头。
   
原本以为是要关起门来批一顿,刘志宏甚至都做好了卷铺盖滚蛋的最坏准备——汤总作为分公司的一把手,为人出了名的狠厉果断。结果居然是派自己去外地出差一趟。
   
“明天下午出发。今天你可以提前下班准备一下。”
“好的。……汤总。”
刘志宏在原地站了一会,最终开口道。

“对于近期因我个人的一些私事给公司带来的不良影响,我很抱歉。”

办公桌后的男人只是微微抬了一眼。

“我只关心我的员工在工作时是否专心是否尽力,是否在给公司创造自己所能创造出的最大价值。出了公司之后你跟谁谈恋爱那是你的私事。只要不涉及违法犯罪,没有在工作上给我拖后腿,跟我就没有任何关系,你不需要跟我道歉。当然,我还是希望你可以尽快解决你的私人问题。”
“……我明白了汤总。”
“这次工作顺利结束可以放你三天假。我只给你这三天的调整时间。回来之后我希望看到你饱满的精神状态。如果不能让我满意,那么很抱歉,为了公司业务着想,我也不能再继续聘用你。”
“好的。我明白。谢谢汤总。”
刘志宏深吸一口气,转身走出了办公室。

下午稍稍收拾了一下,刘志宏对着行李愣了会儿神,抬手看了眼时间,还挺早。不知道冰箱里还剩下什么能吃的。
刘志宏朝冰箱刚走两部步,电话铃声就响了起来。
刘志宏对着来电显示愣了一下,按了接听键。

“……喂?妈?”
“诶。干什么呢?晚饭吃了没有?”
“还没吃,刚把东西收拾了一下,明天得去外地出差一趟。”
“……儿子。你考虑一下,要不回来吧。”
那头像是犹豫了好久才鼓起勇气发出一声叹息般的请求。
“什么?”
一旦开了口,刘妈像是找到了宣泄的出口般一股脑说下去:“回重庆吧。我跟你爸最近想了想,北京工作再好,想买套房你得挣到哪一年?你还是回重庆。你爸托熟人给你在家附近找了个工作,待遇什么的也还不错。你也老大不小了,爸妈这些年一直没怎么催过你,这次你回来,顺便跟几个姑娘见一见……”
“等一下。妈。”
   
眼看着电话那头的母亲似乎越说越快越说越慌张,有些停不下来的意思,刘志宏立刻出声打断。
   
“……妈。你说什么呢。我这边工作做得好好的。短时间内……我没有回去的想法。您也别想太多。我知道最近有些事儿……等忙过了这阵子我回家一趟跟你们慢慢说,你看成吗?”

那头沉默了一会儿,啪嗒一声挂断了电话,耳边只剩下一片空白。

刘志宏沉默地站在原地,突然觉得眼前有什么东西晃动。抬眼一看,是桌上那两条热带鱼。上上下下游得欢腾,又突然像是被什么无形的东西定住一样在水中一动不动。

刘志宏对着那两条热带鱼看了半晌,看了眼时间,终于还是决定带上口罩拿着钥匙,去了易烊千玺家。

下车前出租车司机一边接钱一边从后视镜里多看了刘志宏两眼。刘志宏假装没注意。

易烊千玺还没回来,刘志宏直接上楼进了卧室。
这会儿光线似乎不肯莅临这个少了些人气而显得空旷冰冷的房间。
刘志宏一个人坐在屋子里,一瞬间忽然打了个哆嗦,觉得浑身冰凉,仿佛回到了多年前的那个中午。

房间里窗帘紧拉密不透光,书桌上粉丝在活动中送的大束向日葵已经枯黄萎缩,有气无力地耷拉着脑袋,可刘志宏舍不得丢掉。床上凌乱撒满了大大小小的信件。
少年的脸色苍白——一分钟前他还整个人沉浸在被爱,被期许,被支持的幸福中。而此刻他丝毫没有在意手上那道被针尖划破、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往外飞快渗着血珠的伤口,面无表情一目十行地看完了手中那封信。

你是在消费原本属于三人的人气。
你白白得了组合努力而来的资源。
少来倒贴千家。不觉得恶心吗。
也不看看自己什么玩意儿。
想红就去***啊!

恶毒的语言有时看来其实千篇一律甚至幼稚可笑。但是对那时刚刚踏足娱乐圈满腔热血年少无知的少年而言,一句刺耳的声音,足以把辛苦积累多日的热情和希冀毁于一旦。

今天易烊千玺回来得挺晚。

刘志宏一直没怎么睡熟,听到那人回来的动静才迷迷糊糊睡过去。中间断断续续听见浴室里哗啦啦的声音又醒了一次,拿过手机看了下时间,差七分钟就两点了。
等到那人带着一身刚洗完澡的热气坐到床边,刘志宏已经毫无睡意睁开眼坐起身了。

“怎么还没睡?”
“不是很困。”
“今天怎么会过来?”
“……千玺。”
“怎么了?”易烊千玺觉得刘志宏看上去有些怪怪的。

“你觉得这样真的好吗?”
“什么意思?”
易烊千玺皱了皱眉。
他今天因为这件事的后续工作其实有些累。一直在跟迪哥讨论怎样才能最大限度避免刘志宏的私生活因自己受到影响。回来时看到门口那双鞋子,易烊千玺第一反应是欣喜的。有一个人在这间房子里等他,这仿佛给这个房子赋予了某种类似于家的定义。原本以他的个性可以,也完全有能力选择避免一切麻烦,但是为了这个人,似乎应付媒体和营销号也变成了一个没那么困难的事情。

“你是不是觉得自己愿意因为我而出柜,在大众面前公开恋情,是一件非常伟大崇高的事情。”
刘志宏平静地问他,就像是在问今晚的月亮是不是很大。

“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
“因为你让我有这种想法。”刘志宏突然声音一凛。
“千玺,我对你的感情从一开始就没有试图隐瞒过。我也试着在努力争取,你知道的。”
“现在我只想知道,这么久过去了,你呢?你爱我吗?”
   
爱?
听到这个字的一瞬间易烊千玺愣了一下。
他发现自己居然不知道怎么回答。又有些莫名的恼火。
易烊千玺觉得刘志宏今晚很不对劲,也让他很不适应。为什么在两人都已经公开的这种时候要讨论这个问题?

刘志宏像是对他的沉默完全不意外,只是笑了笑。

“千玺。感情跟演戏不一样。不是用来作秀,也不是给别人看的。你看,全世界都觉得易烊千玺跟刘志宏两个人有一个惊天地泣鬼神言情小说一样个痴情美好的爱情故事,可是你其实甚至都不爱我,却总让我有种你爱我至深的错觉。如果哪一天你突然碰到哪个让你神魂颠倒恨不得把心扒给她看的人——姑娘也好男人也罢,你叫我怎么办?把自己当成一个笑话吗?”

“我……”易烊千玺微微睁大眼睛看着刘志宏,有些意外和不知所措。

这么久以来,易烊千玺很少见刘志宏说这么多话。似乎成年的刘志宏给自己地印象就是温柔的,寡言的。总是笑着,温润平和地笑着,像是能承担一切包容一切。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斤斤计较,咄咄逼人……不……并不是咄咄逼人……只是他问的问题,超出自己所能给出明确答案的范围了。

刘志宏临走前最后说道:“千玺。你总觉得自己活得随心所欲且干脆直白,其实反而最看不清自己想要什么,不明白自己内心真正的想法。你看,你自诩看得清楚明白,却连你自己都搞不清楚你自己,怎么让别人明白呢?”
   
他在说什么?
谁明白谁?

易烊千玺被一连串的清楚不清楚明白不明白搞得有些头晕。
不是都已经按着他的意思确认关系了吗?还要怎样?难道要我像那些可笑的人一样把伴侣当成秀恩爱炒热度的对象每天黏黏糊糊?可是刘志宏并不是喜欢这种事情的人才对不是吗?

直到刘志宏沉默着关上楼下的大门,易烊千玺仍旧穿着睡衣,一个人站在空荡荡的卧室里。门窗紧闭,易烊千玺却觉得身处旷野,四面来风。

刘志宏直到中午提着行李上了车才突然想起来,自己昨晚是来告诉易烊千玺今天下午出差的事情的。而且今早走得太急,还把外套落在了卧室椅背上……

但是现在大概无所谓了。他叹了一口气心想。

短时间内两人应该也不会再联系。就稍微冷静一下吧。

和风徐起,草木皆春,四月的空气已然带着勾人的燥热。可站在台前提着行李等待列车的刘志宏,突然在一阵暖风里下意识地裹了裹自己身上的薄外套。

他觉得从未有过的寒冷。

评论(58)
热度(243)
©浮沙丘陵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