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先切VS户萌切
万顷宏波棹舟远,千声丝竹入梦来。

无妄(十二)

12.

    

刘志宏拎着那串眼熟的钥匙颇有些好笑地心想,我当你知道什么了,还真是一点就通孺子可教,这不会就要同居了吧,口袋里的手机就响了。

 

“拿到了?” 

易烊千玺大概在忙工作,那头嘈嘈杂杂不时有工作人员的声音响起来。

“前脚刚走后脚你电话就来了。”刘志宏赞赏道:“小陈办事效率不是一般高。”

“这串钥匙除了你和我,就一个定期来打扫的阿姨有。现在直接住在一起可能还不太合适。我也怕狗仔队会给你的生活造成一定的困扰。但是如果你想的话也随时可以搬过来。”

“……你这是在跟我确立关系?”

“差不多。我想了一下。可能……我们的相处顺序比较……但是我觉得这没有什么,希望你也不要介意。既然说了默许你,那么我也会相应地做出回应。谈恋爱这种事我并不是很擅长。但是可以慢慢学习。”

刘志宏握着钥匙微微一笑。

“好的。”

    

电话那头有人在叫“千哥”,易烊千玺和刘志宏道了别,匆匆挂了电话。刘志宏一个人重新回了公司坐到位置上,把那串钥匙拿出来又看了看,才小心收好,专心忙起工作来。

    

易烊千玺上午就跟组合其他两人飞了长沙录节目,这会儿就几分钟的休息时间,下午还有别的通告要赶。到晚上回下榻酒店已经快十二点了。易烊千玺没有回自己房间,而是敲开了迪哥的门。

“你上次不是说,如果有什么事要第一个让你知道以便提前做好准备应付突发状况么?”

迪哥原本正准备冲个澡敷个面膜放松一下,此刻瞬间换上一副警惕万分的表情——自从他开始带这三个崽儿之后每天提心吊胆就没过过一天安生日子,每天吃水果用小黄瓜敷面都拯救不了自己的鱼尾纹了。王源跟王俊凯那俩小子已经算能作的了,易烊千玺平时老实,但是兴致来了想起一出是一出。

“你是又想装病跑去澳大利亚看袋鼠还是突然后悔接唯舞独尊的邀请了?”

“……被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来。那周末八点档作秀节目谁说我要去了?”

“只是当一期特邀嘉宾而已,那个节目反响挺好,导演之前也跟组合合作过,这次专程请了你好几次。上去露个脸对你而言只赚不赔。”

“啧。”易烊千玺从桌上那堆瓶瓶罐罐里拎起一瓶嫌弃地看了两眼又放下。

“这事儿回头再说。今晚找你是别的事。”

“什么事?”

“就是,如果哪天你邮箱里突然多出一张有个男人从我家里出来的照片,别太慌张。那人八成是刘志宏——你见过的。”

迪哥:“……”等等谁来告诉我这是什么情况。

易烊千玺就当没看到迪哥一副你他妈逗我的表情,一脸我继续你随意的轻松:“先跟你报个备。免得万一哪天有人拿着一信封照片甩你脸上,你手足无措伤心欲绝跑过来对着我跳脚。”

迪哥:“……”

易烊千玺凑过去在迪哥面前打了个响指:“诶。迪哥。回魂。”

“你俩在一起了?”

“差不多。”

 

迪哥半天没缓过神。

以易烊千玺现在的年纪和名气爆出恋爱并非什么大事。但是他一直不知道易烊千玺居然就这么弯了。不说易烊千玺曾经私下谈过女朋友,易烊千玺有一个圈内好友,是娱乐圈出名的公关经纪人,手底下的男明星要什么样儿的都有,也没见易烊千玺好过这口。之前看出两人关系不一般,原本以为就是玩玩暧昧,没想到这就真搞上了。这效率这行动力,让迪哥也有点儿目瞪口呆。

 

 “……所以。”迪哥觉得高速运作了一整天的脑袋隐隐疼了起来,伸手按了按太阳穴,“我先明确一下,你们现在处于私下交往阶段,且暂时没有主动公开意愿。”

易烊千玺想了一下:“对。”

还不确定两人是否能走到最后,他不想过早主动公布恋爱消息。就算保护工作做得再好,也难保刘志宏这个人不会被扒出来。“天王男友”这种莫名其妙的身份势必给刘志宏的生活带来不便——毕竟他现在是普通人,早就已经不适应这个圈子了。

“万一关系被曝你的态度?”

“那就顺其自然出柜公开。”

    

迪哥一愣。

娱乐圈里利用绯闻炒作并不是稀罕事,最常见的莫过于来往频繁一阵,在新闻爆出来时立刻甩出之前拟好的通稿表明两人只是亲密好友。互惠互利你情我愿。也有一些大牌明星假装毫不知情,故意和别有用心的十八线小明星“被”炒作一番,然后再义愤填膺地划清界限自表纯洁。现在的粉丝越来越看重明星的情感问题和态度,艺人对于自己的感情问题大部分时候是选择慎重处理,明哲保身。

这个男人既然值得易烊千玺为了他出柜,不论是不是最后真能成,在易烊千玺心里大概总是个有分量的人物。

 

“行。我知道了。总之你自己心里有数就行。”这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反正当事人态度也在这儿了,迪哥就应承下来。

“哦。”易烊千玺出房间之前回头补了一句,“记得给我留张巡演首站的票。”

迪哥一巴掌朝他头顶呼上去:“你个色迷心窍的败家小子!知道组合演唱会现在前排VIP票价多少吗?”

易烊千玺轻巧熟练地朝边上蹦了一步躲开了:“瞧您这钱迷心窍的样儿!不用最前。内场就行。”

迪哥又一愣。

好小子,把人保护得倒是周全。

 

易烊千玺哼着歌回了自己房间。刚洗完澡在用毛巾擦头发,听见有人敲门,一开门发现是王源站在门口,侧着身子让他进来:“哟。大半夜的跑我房间来干嘛。小凯呢?”

“他不知道我过来。”

易烊千玺拿了一瓶冰红茶扔给他,乐了:“你这潜台词真让人浮想联翩啊。”

“甭跟我这儿贫。”王源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开门见山。

“我就是想问问你刘志宏的事儿。”

易烊千玺嗯了一声,手底下仍然专心擦头发:“问什么。”

“你最近跟他走得挺近?我都不知道你们什么时候这么熟了。”

“少来这套。你不是都知道了么。”易烊千玺翻了个优雅的白眼。

“你这是饥渴难耐把魔爪伸向了幼时好友啊,”王源勾着嘴角盯着他,眼底却没有笑意。

“千玺,我以前都不知道你也是这路的人。直到现在我都觉得要是兄弟跟你一起看片儿选的得是av。”

易烊千玺心想这什么破联想,叹了口气看他一眼。

“就像你说的,如果没有刘志宏,现在为了解决生理问题我要去对着片子撸,我第一反应肯定还是会选择av。但是现在有了刘志宏,就不存在这个假设了。”

王源微微皱着眉,盯住眼前人不放,严肃道:“按着你这思路,你话说得再怎么漂亮,再怎么非他不可,说到底你们只是在保持一种肉体关系。”

易烊千玺终于停下动作,定定地朝王源望过来:“别人我不知道。但是在我这儿,要发展肉体关系,首先得有精神关系。”

“王源儿,我什么人,你不是第一天知道。”

王源眯着眼睛认真看他。

 

“问完了吧?问完了滚蛋。”易烊千玺毫不留情地一脚踹过去赶人。

“哎你别啊老王灵感突发闷头写谱呢我一人呆房里无聊死了。你这儿有牛肉干么?”王源突然又回复了平日里那副笑眯眯鬼机灵的模样,垮下肩膀在易烊千玺床上一颠儿一颠儿地耍起赖来。

“没有。”

“那酸酸乳或者爽歪歪有吗?”

“没有。”

“话梅总有吧?”

“没有。”易烊千玺白眼快要翻到天上,“只有榴莲糖。”

“我草老子才不吃那个!”

 

连着十来天各忙各的没碰着面,今天好不容易得了空,易烊千玺又全副武装跑来刘志宏家蹭晚饭(顺便过夜)。

 

“4月6号那天有没有空?”易烊千玺倚在床头问对面站着的人。

对面桌上那瓶风信子早就谢了,刘志宏没再买别的植物,把瓶子刷干净,瓶底铺了一层彩色石头,养了条红色的热带鱼。这会儿正游在上层一口一口地啄刘志宏刚喂的鱼食。

“那天周几?”刘志宏头也不回地问。

“周六。”

“应该没什么事,怎么了?”

易烊千玺把一个信封递过去,刘志宏拿过来打开一看,不出所料,是一张组合巡演的门票。

刘志宏笑吟吟地把票用食指和中指夹出来晃了晃:“喔吼……内场诶。不知道公司妹子愿意出到多少钱。”

易烊千玺:“……我一直不知道你副业居然是搞黄牛。”

刘志宏笑了:“怎么样,咱俩联手,一准能赚呢。知道吗?我大学那会儿,有部门的学妹为了看你们一场演唱会吃了一个多月的馒头咸菜,聚餐那天看到肉激动得眼泪汪汪跟看见救世主一样。”

“这么夸张。”

“你们什么身价,自己还不知道?”

“那你呢?”易烊千玺笑了笑问,“你有没有去过见面会演唱会什么的?”

“没有。”刘志宏干脆利落地回答。

易烊千玺扬扬眉毛:“为什么?”这么多年收集专辑专访周边海报什么的不是挺勤?居然不肯见一面真人?

刘志宏诚实道:“没钱。”

易烊千玺:“……”

刘志宏:“以前上学,没道理拿着爸妈辛苦挣的钱胡乱挥霍——一几年的时候见你们一面的黄牛票价就大几千了,你应该知道吧?”

易烊千玺说知道。但是他无能为力。有时他甚至也觉得这些人挺疯狂的——太疯狂了。

“后来工作了知道赚钱辛苦,更别想让我去犯傻砸钱买门票了——还根本什么都看不到。不如坐在电脑前边看直播。”

“……你不仅诚实而且三观很正。”易烊千玺干巴巴道。

    

“怎么?不高兴?”

第一次比较痛苦煎熬,但是这种事显然熟能生巧,且易烊千玺在这件事上显示出了极强的天赋,再加上后天勤勤恳恳的好学精神,两人逐渐得了乐趣,再加上年轻力盛,对于这种事乐此不疲。但是刘志宏发现今晚易烊千玺情绪明显有些不对。

易烊千玺说没有,专心泄愤似的拼命亲刘志宏软绵绵的肚子。

刘志宏一眼看穿这人孩子似的小心思,忍不住笑了。气喘吁吁地把人拉上来,咧出小虎牙凑上去对着嘴角亲了一口。

 

“其实我去过一次的。最重要那次。”

    

十年演唱会,我去了。

 

易烊千玺琥珀一样的眼睛一瞬间熠熠生辉,如同闪耀着星河。

 

天色微亮。

刘志宏一把摁了闹钟,胡乱捋着头发从床上爬起身的时候才看见旁边躺着的易烊千玺。

盯着瞧了一眼,不知怎么隐隐想起上次那人似乎趁自己睡觉捏着自己鼻子的事儿,忍不住小心翼翼俯下身伸出了罪恶之手。

快要碰着的时候冷不丁被那人一把抓住手顺势往下一拉,刘志宏一头砸在了易烊千玺胸膛上。

“想干嘛?”

“没干嘛……”

“再睡会儿。”

“今天周一。要起来上班呢。”刘志宏皱着眉毛撑着被子试图爬起来,这下干脆被摁住了脑袋不让他走。

    

“啧。别动。睡个觉怎么动来动去。”

 

刘志宏朝着天花板翻了个白眼。

下半身在被窝里上半身折成九十度被人摁着脑袋趴在别人胸上,这姿势换你试试。但是刘志宏还是没吭声儿。

“你刚刚是不是翻白眼了。”

“没有。”刘志宏动了动,调整了一下头的摆放位置。

易烊千玺鼻子里哼笑了一声不说话了。

刘志宏睁眼看着易烊千玺,觉得这样一个三月的早晨,自己的整个人整个心都被塞满了。

评论(130)
热度(282)
©浮沙丘陵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