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先切VS户萌切
万顷宏波棹舟远,千声丝竹入梦来。

无妄(十)

10.

    

刘志宏在网上看到了组合因为通告飞韩国的消息,这个行程貌似是未公开的。

此时已经是从垂钓园回来的第二周了。

    

那天回来之后易烊千玺也没给他发过任何消息。刘志宏倒是无所谓,日子还是照样过,这么多年都过来了,能跟易烊千玺扯上这种关系已经觉得是莫大运气——非要说的话,刘志宏还觉得是自己捡了大便宜。

虽说易烊千玺这些年一直零绯闻,但是刘志宏不傻,也从没指望过易烊千玺真的对于这种事的经历一片空白。刘志宏大三那年实习的公司,带着自己的上司工作勤恳,人也是出了名的顾家,直到有一天晚上刘志宏回公司取资料,撞见上司同一位公司女前辈偷情。普通人尚且如此,更何况艺人。娱乐圈的事真真假假,报道里能看出来的往往只是需要被看出来的。

对于易烊千玺过程中明显表现出的生涩和毫无经验,刘志宏一面欣喜,一面叫苦不迭。对于两个毫无实战经验的童子军来说,这种事即便事先了解得再多,临到上阵还是难免无措。好几次他都疼得忍不住想要喊停,最后都生生咬牙忍了下来。两人当时说过什么刘志宏已经忘得差不多,现在回想起来,除了一直重复的“放松”,刘志宏只记得易烊千玺在自己耳朵边上说的那句“啧,不要浪。”

刘志宏当时简直快要被气笑了。

谁在浪?我快疼死了哪来的劲和你浪?但是他已经只剩喘气的劲儿了。漫长的情事里,刘志宏除了疼还是疼,直到最后才终于从酸涨里得了一些分不清是舒服还是麻木的感觉来。

之后好几天刘志宏深刻体会到了什么叫坐立难安,吃饭也只敢吃些清粥小菜。沈姐问他是不是身体不舒服,他笑笑说一周五天坐着不动,最近脊椎有些吃不消,心里想着总不能说是得了痔疮。

    

刘志宏坐在凳子上动了动,身体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

刘志宏一边撑着下巴刷新闻一边想,什么时候自己才会比这些狗仔或者私生更快知道三人的行程,那自个儿就真是人生赢家了。

    

其实易烊千玺去韩国前一天是打算去找刘志宏的。那天下午三人就在LD练巡演的舞,休息间隙易烊千玺去找迪哥,说自己晚上有事,能不能第二天直接去机场跟他们会合。

迪哥没有直接回答,反而问他。

“你那个朋友?叫什么……刘……”

“刘志宏。”

“啊对。你上次去钓鱼也是和他一起?”

“对。”

“……千玺,我希望你没有忘记当初第一次接手组合经纪人时我对你们说的话。”

“我不希望看到你们出现除我跟公司同意情况外的绯闻。”

“也许是我想多。但是既然身为你们的经纪人,我就要做好我的工作,保证你们的曝光率,为你们拿到最好的资源,想办法帮你们在这条路上走得更远。你们从一出道开始就被定义为一个阳光正面的形象,这是一个优势,同时也是一个非常大的局限——因为你们这么多年就必须按着阳光正面这个套路走,哪怕装得想吐了也得这么走下去。现在的你们可以说是站在圈子顶层,产生的,只能是积极正面的影响。我希望无论任何事情任何情况,你都要及时告诉我。不要出现在我能力范围以外的状况。”

    

迪哥最后问他,今晚的事情是不是重要到非去不可。

    

易烊千玺顿了一下。

“不重要。”

    

  迪哥拍了拍易烊千玺的肩膀。

“那今晚就早点休息吧。接下来的行程会非常紧张。”

    

三月天一到,天就默不作声地开始暖和了起来。风仍旧吹,却不再是冰刀子刮在脸上的那种杀气腾腾的烈了。刘志宏从公司大楼往窗外看,头顶汪着一片水洗一样的蓝。今天上班,小区楼下的那簇迎春还是金钟花开了,零零碎碎的明黄挺耀眼。上次易烊千玺送自己回来的时候还是枯干一丛,花没开之前刘志宏都不知道那是什么。一转眼都开花了。

 组合早就从韩国回来,前两天刘志宏刚看见报道,说三人正紧锣密鼓地筹备巡演。巡演第一站定的四月份,就在北京。

易烊千玺一直没消息,刘志宏也不急,该做什么做什么。下班路过花店,还买了瓶风信子带回去养。蓝紫色的一株,还没开,养在水里像颗洋葱顶着一头青蒜。他喜欢活物,猫猫狗狗没空养,就只好养些简单不费事的植物,眼看着它们一年一年生生死死,觉得很有意思,看得久了,很多事也就能简单着过。

    

风信子的那串花苞终于绽开第一朵时,易烊千玺来电话了。

    

“喂?”

“嗯。”

“最近忙不忙?”

“还成,无非朝九晚五。”

“明晚有空的话一起出来吃个饭吧。”

    

刘志宏拿着手机站在桌前,另一只手垂下来,绕过已经开放的那一朵,慢慢地摸着风信子那些鼓得硬硬的花苞,感受着它蓄势怒放的静默生命力。

 

“要不明晚来我家吧。”

易烊千玺还从没来过自己住处。

顿了顿又赶紧追加了一句:“不方便的话也没关系。”

公众人物出入平民小区可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

 

那头突然笑了:“你都这么迫不及待地邀请了,盛情难却啊。”

 

刘志宏也笑,问易烊千玺喜欢吃什么。易烊千玺没想到他真会做,有些惊讶,只让他挑拿手的做。

 

刘志宏:“其实我也就这么一问。你回答了我也不会做。我只会做番茄炒蛋。”

易烊千玺:“……”

 

易烊千玺原本想让助理去买菜,自己带着直接去的,结果刘志宏让易烊千玺先忙,晚上六七点再来,自己下班先去了趟超市。只会做番茄炒蛋倒不至于,一些简单的家常菜刘志宏还勉强都能做做。但是因为就自己一个人,做多了吃不完,做少了没必要,所以也不是天天做。

易烊千玺来敲门的时候刘志宏还在忙活,穿着围裙给他开门,一看那人裹得严严实实跟要去抢银行的贼似的,举着锅铲就笑了。

“上来没碰着人吧?”

“没。”

“幸好,别把邻居吓着了,以为我们搞什么非法勾当呢。”

 

  明明好一阵没见,两人就好像昨天刚见过一样,坐在一张桌上面对面地吃饭。刘志宏看得出那人眉眼间显而易见的疲惫神色。

 

“怎么样,挺久没进过这种小地方了吧,挪得开脚吗还?”易烊千玺的住处一个客厅估摸着就抵得上他这一屋大。

易烊千玺夹了一筷子醋溜土豆丝:“挺好,一个人够住就行。这房子布置得挺满当。”

其实不是刘志宏屋子布置得满当,是地方本来就小,好在他打小是个爱干净的人,一个人住不能指望别人,就只有自个儿收拾得勤快些。家里的东西摆放井井有条了,就显得充实不压仄。易烊千玺呢,房子大了,人又一年到头不常住,就难免冷清空旷。明明是自己家,住着就像是个下榻的地方而已。哪怕粉丝送的礼物堆满了屋,一套又一套只穿过一两次的衣服塞满了衣柜,仍旧是觉得空。

易烊千玺又夹了一筷子花菜炖肉,点点头说味道不错。

 

“今天超市的花菜正好打折,带了两颗回来。”

“我都已经许多年没逛过超市了。”易烊千玺笑笑。

刘志宏也夹了根花菜,觉得盐好像有点放多了,味道重了些。

 

吃完饭刘志宏去刷碗,易烊千玺坐在桌边突然闻见些若有若无的花香味。转头看卧室门开着,起身走过去。卧室也是巴掌大,一张床,左边是推拉门式的衣柜。床对角摆了一张书桌。桌上的笔记本合着,边上是一瓶花。

那花养在水里,他不确定是不是叫风信子。蓝紫色的一大串,好几个花骨朵都开了,整个屋子都缓缓浮动着一股幽馥的香气。

易烊千玺把玻璃瓶拿起来凑近闻了闻,觉得有点太香,熏得头晕,重新放下时,瞥见书桌下边儿一个虚掩着的纸箱。

纸箱挺旧的,盖子往里微微塌陷,就露出一张很眼熟的专辑边角来。

 

刘志宏端着茶走进来的时候易烊千玺已经站在桌前翻了好一会儿了。

刘志宏在门口停了一下,然后像是没看见一样走过去把白色马克杯递给他:“没什么好茶,将就着喝。”

“买了不少。”易烊千玺笑了笑,放下手里那期前两年出的,登着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回答过的专访的杂志,接过茶抿了一口。

“…….偶然看见就顺手买了。好歹相识一场,了解一下近况,顺便给你们增加一点销量人气。举手之劳不必客气。”

“感谢粉丝的支持,要不要签名?”

刘志宏慢慢眨了眨眼睛,说没有笔,要不抱一下吧。

 

易烊千玺的心脏就那么毫无征兆地轻轻被撞了一下。

 

易烊千玺看到刘志宏端进来的盘子里除了茶,居然还有几根珍宝珠。

“吃不吃糖?”刘志宏递了一根橙子味的过去。

易烊千玺接过来捏在手里,看了一会儿忍不住笑话他。“你怎么跟王源儿一样。这么大人了还喜欢吃这种东西。”

“小时候养出来的习惯。”刘志宏没觉得不好意思,心想你当年给老子递波板糖的时候不是还跟我一起掰碎了吃的。

易烊千玺半天没说话,突然抬眼问他:“我以前有没有给过你棒棒糖?”

刘志宏一愣,笑着说都多少年过去了,谁还记得你是不是给过我一根棒棒糖?

 

易烊千玺没说话,把糖纸剥了塞进嘴里,若有所思。

刚吃完饭喝完茶就吃糖,总觉得怪怪的。他想。

 

“今晚回去吗?”

“懒得开车。”

“我这儿没轻松熊啊。”刘志宏打趣。

他记得易烊千玺当年有个轻松熊玩偶,把它当宝,走哪都带着,睡觉也一定得抱着。

易烊千玺闻言又抬头看着他。

 

“怎么了?”刘志宏问他。

“没什么。”易烊千玺笑了笑。“你记得倒清楚。”

 

没什么。

只是突然意识到自己这么多年以来,得到的越多,得到的越少。即便有兄弟情深,有时也难免深觉形单影只,不知前路,自以为无人惦顾,却一直这样被爱着。

以此种深情。

 

难免诚惶诚恐。

 

易烊千玺不知道刘志宏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对自己有这种意思的。是少年相识就开始隐隐意动,还是中间断隔了那么多日子里,一点一滴不知所起慢慢积累出的情感。

大概是前者。

这些年粉丝给自己送过数不清的东西,他也有过不少放在心头喜欢的物什。但是只有当年那只轻松熊,陪自己度过了无数个难熬的夜晚,听自己讲了无数年少的忧愁心绪和茫然。可惜那只曾经爱不释手的轻松熊早就破旧不堪,多年以前就不知道被收在了储藏室还是被扔了。就连自己也都已经快忘记,居然有人还记得。

你居然还记得。

 

“你知不知道那个时候网上还有一个轻松熊和熊本熊的cp?”易烊千玺转着棒棒糖,突然问。

“知道。”刘志宏顿了一下,笑着补了一句,“矮子攻。”

易烊千玺身子一滞,随即似笑非笑地勾着嘴角打量了他一眼。

 

“矮子攻?”

 

下一秒逼近身前,把人拉进怀里贴紧。咫尺之遥两人嘴唇高度相差无几,几乎不需要歪头就能准确地亲上去。

 

“你确定?”

……

 

五六点的光景易烊千玺就醒了。

风信子的花香温柔地飘散在早春静谧无声的清晨。日光通透地照进来,眼前的灰格纹被套让他有一瞬间没反应过来自己身处何处。

刘志宏躺在身边面朝自己睡得很熟,睫毛又长又软轻轻覆着,呼吸起落间鼻翼一动一动。

易烊千玺低头看了一会儿,突然伸出手捏住了刘志宏的鼻子。刘志宏困得眼睛都睁不开,眯开一条缝确认是易烊千玺在捣乱,朝易烊千玺把头仰起来一个很小的弧度说啊呀……鼻音闷闷糯糯的,跟记忆里某个熟悉的声音重合起来。

 

那个小小的苹果脸的男孩儿,总是把“你”说成“里”,在一个早已记不清的老旧MV里,接过了自己递给他的一根大波板糖。在大汗淋漓的午后凑近他跟前,粉色圆领大衬衫晃荡荡,笑眯眯地叫他,千玺里一定要赢啊。

 

易烊千玺原本以为这个人除了能够激发自己难得出现的某种欲望以外,对自己而言并没有什么特别。

现在看来自己似乎低估了他。

刘志宏这个人,对他易烊千玺而言,其吸引力是莫名其妙,且致命的。

 

 

 

 

--------------------------------------------------------------

真是抱歉。。。让俩孩子在床上躺了十多天。。。

原本以为今天能双更补偿的。但是事情真是一波一波的来啊......

 

评论(54)
热度(258)
©浮沙丘陵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