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先切VS户萌切
万顷宏波棹舟远,千声丝竹入梦来。

无妄(八)

8.

 

摄影棚里闷热无比,面前只有一台风力极小的电扇费力地转悠着。墙上的铁丝网错落挂着些吉他,玩偶熊,气球之类的装饰。脚边有一台老式的录音机,放磁带的那种,大概是卡带了,刺啦刺啦地响。

王俊凯跟王源都坐在自己对面,依稀当年十来岁的模样,低着头凑过来看自己手里的手机屏幕。

游戏正在进行时。

背上趴着一个人。这种清晰的意识让易烊千玺整个人都不敢乱动,手底的动作也有些僵硬。那人双手搭在他肩上,把头凑过来全神贯注地瞧,呼吸烫得易烊千玺右颈间一块皮肤快要灼烧起来。汗水把身上的衣服都浸透,湿漉漉地黏在身上。肩上隔着一层布料的触感尤其强烈。他一偏头就能用眼角的余光看到身后的人因为身上的粉色t恤过大而露出的大片皮肤。

自脖颈至前胸。

不算特别白。但纹理细致光滑,是少年独有的健康肤色。大概是因为刚刚闹过一阵的原因有些泛红,微微渗着些细小汗珠,将落未落一颗颗缀在胸膛。粉红色的大衫子丝毫不觉女气,反而衬得整个人乖巧又可爱。

又没有看到那人的脸,怎么就知道他乖巧可爱呢?

他屏住呼吸,强迫自己把视线转回手机游戏上,大脑却一片空白。

 

少年的声音突然毫无预兆地在耳边响起来。

 

“千玺,你一定要赢啊!”

    

易烊千玺醒来的时候坐在床上愣了半天,然后抓了抓头发下了床,把床单扔进了洗衣机。水声哗啦啦地闷声响起来,他慢吞吞地踱进洗漱间刷牙。对着镜子看见自己还微微泛着红的双眼,易烊千玺突然就想起王源有一次问过他,这么多年还没做过那档子事,平时生理有需求怎么解决的。当时易烊千玺抬眼瞥了瞥那人脖子上露出来的吻痕,心里恶狠狠地想:荒淫无度。翻了个白眼回了四个字:神之右手。

王源当时就笑趴了。

 

今天是周六,刘志宏前阵子已经从重庆回来,昨天跟他说好了在LD碰面。

易烊千玺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他向来是个随性的人,想到了就去做。对刘志宏有意的接近他并不反对。虽然旧时相识再次见面就往这个方向发展,实在有些微妙,但是尚在易烊千玺能够接受的范围之内。

这个梦带来的反应倒是让自己有些意外。

易烊千玺有些自嘲地对着镜子嗤笑了一声,低头把牙膏沫漱干净。

 

刘志宏被易烊千玺的生活助理接来LEADER时,迪哥也在,正给易烊千玺讲组合近期的行程安排。

组合近期最大的活动是上半年的一场四城巡回演唱会,首场地点就在北京。另外同公司的TO也要在春季推出一张新专,几首mv里的舞蹈动作设计较以往风格上有些突破,公司有意让TO组合来北京的LD,由易烊千玺亲自负责。

其实LD的教学编舞老师都是易烊千玺亲自选拔甚至从别的工作室挖来的,论水准不比易烊千玺差,本没必要到北京的总工作室来。但是公司有意以同门师兄的名气炒个噱头,顺便营造公司前辈提携后辈,上下艺人团结一致友爱互助的氛围来,也便于以后签下新人。原本甚至想让王俊凯给TO写首歌,但是因为他那儿工作太多给推了。易烊千玺原本觉得没必要接,但是上次舒涵来北京时提过一次,自己跟他论私交也算不错,易烊千玺挺欣赏舒涵这人,就答应了。

迪哥有些诧异地看了刘志宏一眼:“这是……”

“这是刘志宏。我朋友。这是迪哥,我们组合的经纪人。”

“哦,你好。”

刘志宏微微点头笑着打了招呼当作回应。

“行了,你有朋友过来我就先走了,公司还有点事。那……刘志宏?”

易烊千玺没有多说,迪哥就没多问。这人跟这名字他有些印象,上次在车上隔着窗户没看清楚,这下人站在眼前了,迪哥才发现这人长了张好模样,干净温和的气质更是圈中少有,不免神色不明地多看了两眼,微微一笑。

“……我就先走了。”

“迪哥再见。”刘志宏微微颔首,礼貌道别。

    

“行了,去练舞房吧。” 

易烊千玺带头走了出去。

迪哥临走前看刘志宏那眼神让他有些不舒服。像一个商人,两眼放光地盯着生财奇货。

    

说是学舞,其实刘志宏都一把骨头了,两人又醉翁之意不在酒,谁也没真把教舞这事儿当真,只能意思意思从最基本的一些动作开始教。后来就变成了易烊千玺在前头继续琢磨自己最近给组合设计的舞蹈动作,刘志宏在后头看。

易烊千玺今天套了件黑色卫衣,袖口上拉露出劲瘦的一截小臂。眼神凌厉,,动作迅疾干脆随着音乐的鼓点挥洒自如,整个人如同一道霹雳。明知是雷霆万钧,一旦触碰就是万劫不复,偏偏这道光太过耀眼,让人情愿粉身碎骨也要追逐一次靠近的机会。

刘志宏看易烊千玺已经跳得有些喘了,起身去外边儿自动贩卖机买饮料。习惯性地想点可乐,突然想起来小时候那会儿公司提醒为了嗓子要少喝碳酸饮料,就转过手去买了两罐软饮料。

重新走进练舞房的时候音乐刚停,刘志宏给易烊千玺递过去一罐,两人就背靠着镜子并排坐在地板上休息。

 

“无聊了吧。”

“没。挺帅的。”

 

刘志宏说的是实话。能亲眼看这人跳舞的机会百年难得一遇。这些年过去,易烊千玺的舞蹈已经愈发精进,这么多年里一直是三人里最出色的一个。刘志宏从小就迷恋这人跳舞的样子。这么多年看下来,仍旧是喜欢。

 

“心里有事儿?”

刘志宏拿右手拇指和食指捏住饮料,不急着打开,突然问了一句。

 

“呵。没什么。无非圈子里那点儿事。”易烊千玺无所谓地甩了一下头,喀拉一声拉开盖子喝了一口,喉结上下一滚。

    

其实也说不上什么大事儿。

当初跟卜珂那顿饭易烊千玺到底去吃了,还是易烊千玺做的东。但是不是他一个人去的。是跟迪哥一起。顺便还邀了剧组其他几个主要成员。一场抛球探意私下会愣是变成了收视飘红庆功宴。卜珂没说什么,毕竟易烊千玺对此类事情一向态度,这局饭已经给足了自己面子,可是心下却仍是难免忿忿。她自幼家境优越,由疼她的亲叔叔带进娱乐圈,身后有光娱为她铺路,前面有无数粉丝争着献花,前前后后追着跑的人不知有多少,可偏偏一眼相中了因为那部剧一起合作的易烊千玺。卜珂虽是明白事理,晓得这块石头是不会为自己移的了,可也难免会到叔叔跟前抱怨几句。光娱在圈子里屹立多年,影响力当然不是时代峰峻一众公司能比得上,易烊千玺也早早做好了受些打压的准备。年前一直压着没动静,这阵子那边的行动就开始显山露水了。组合一些活动倒是没怎么受阻,但是工作室这头明里暗里遇到了不少麻烦。之前说好的一场演出伴舞也给取消了。

易烊千玺其实无所谓。这些小事对现在的他而言其实已经造不成太大的影响。但是一次两次的来,年年反复地来,任谁都难免心生倦怠。要想在这个瞬息万变的圈子里混,谁都得披着一层皮,谁都得处处留个心眼儿,明里一套背后一套。自己也不例外。有时易烊千玺甚至觉得自己舞台上舞台下,戏里戏外,都没什么分别——都不是他自个儿。

易烊千玺这个人呢?

找不到了。不知道该到哪里去找。

 

刘志宏对娱乐圈的了解已经仅仅止步于少年了,而那个时期他所经历过的东西同易烊千玺这些年的经历而言实在微不足道。一行有一行的难。他不知道该怎么接话合适,只好笑了笑把话题转到刚刚易烊千玺跳的舞上。

 

“刚刚那段solo 挺眼熟的。是去年组合在星灿之夜上跳的那段吧?”

“对。”易烊千玺有些诧异地看了他一眼,微微一笑,“我记得你以前……就小时候,好像也挺喜欢跳舞的。”

易烊千玺想起很久以前的少年狗,自己在简陋到可笑的房间里对着镜头跳《marry you》,那会儿这人跟王俊凯他们窝在一堆坐在对面兴冲冲地盯着看,大气也不出,小眼神儿羡慕得不得了。

 “对。有一阵子我还找过你的舞蹈视频自己跟着练。”

“我知道,那会儿看公司视频就看出来了。”易烊千玺笑笑。

刘志宏就笑了,有些不好意思地摸了下鼻子。

“看着挺好笑的吧?怎么说来着……画虎不成反类犬。我后来自己都看不下去了。但是离了公司之后就没再练了。”

 

LD的这间练舞房是易烊千玺专用的,布局跟当年公司那间很像,一面是玻璃墙,能够清楚地看到对面大楼和楼下的车水马龙。这会儿窗帘半拉着,冬天的太阳暖洋洋地照进来洒在地板上。易烊千玺直着眼盯着地面上切割出的明暗光斑,有一口没一口地喝饮料,刘志宏就也坐在边上假装放松,拿易拉罐拉环在手上套来套去,强忍住不去看他。

一时无话,却又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恰到好处。。

 

易烊千玺把最后一口饮料灌进嘴里,站起身抬手做了个投篮的动作,易拉罐嗙啷一声正正被投进门边的垃圾桶里。

 

“合个影吧。”

“嗯?”

 

易烊千玺笑了笑把刘志宏拉起来,一手揽过刘志宏的肩膀,另一手掏出手机打开了照相机功能。

刘志宏没办法,只好把头微微往后仰,拿抓着易拉罐拉环的手挡住上半边脸,习惯性地露出微笑。

“挡着脸做什么。”易烊千玺拍完一张把他的手拉下来,愣是又拍了一张两人的全脸。

    

后来易烊千玺用第一张合照发了一条状态,下边评论分分钟就破了一万。

 

“今天在LD见老朋友,果然见识到了什么叫童心未泯了,见过买了饮料不喝光玩拉环的人吗?就是他——”

 

刘志宏回到家才发现这条状态。他有些惊讶。

易烊千玺有意调整了拍照角度,自己大半个人都在框外,露出来的脸还被自己拿着拉环的手严严实实挡了大半,其实完全看不出是谁。

下边评论一溜儿都是在求真相。

易烊千玺虽然人脉算得上广,圈子里玩的不错的也不少,但状态里百年难得一现双王以外的人,更何况还笑得这么开心。就连遮面男子手上随意套着的铁皮拉环在有心人眼里都被脑补出了一系列含义。

 

刘志宏有些愣神,转念一想又觉得没什么。即便是知名艺人,私下有朋友,状态里发一些生活照合影什么的也是常事。何况自己并没有露脸,现在易烊千玺的粉丝很少有知道刘志宏这么个人的,不至于联想到自己身上。

 

殊不知此刻却有一小部分的人默默炸开了花。

 

“在不在?!在不在在不在在不在在不在在不在……”

 

刘志宏的手机疯狂震动起来。打开一看,原来是浮沙发来的微信。

 

“看千玺那条最新状态没有?!!”

“刘志宏啊!这是刘志宏啊!”

 

刘志宏:“……你怎么知道?”

 

“我知道啊!我的妈化成灰都认得出那张脸!!!那个嘴那个牙!!!”

 

刘志宏默默地无语了一下,回复道:“不能够吧,都这么多年了,人都变样了。说不定只是哪个圈外的朋友。”

“一定是刘志宏!”浮沙无比笃定,“这条状态,这段话,跟很多年前两人第一次微博合影时一模一样!不会是第二个人。”

被浮沙这么一说,刘志宏下意识回想了一下,无奈他已经不记得了浮沙在说的是什么了。

 

“易烊千玺这么多年一直是公众人物,怎么可能还有机会去认识圈外的朋友!他也说了这是老朋友!除了当年公司的练习生还能有谁?!再加上这半张脸!一定是刘志宏啊!!!”

 

浮沙在那头消息敲得飞起:“有生之年啊!卧槽你不激动吗?!!”

 

刘志宏原本想让浮沙冷静一点,这时回头想了想今天在LD的事儿,诚实地回答:“激动。”

 

“我真的是……”浮沙手舞足蹈刷了半天,突然停了一会儿,然后发过来一段字。

 

“你看,我活到三十多了,居然还能看到十年前萌的cp同框的那一天,可见这个世界上,活着就是有希望有惊喜的!梦想也他妈是指不定哪天就可以实现的!”

“你之前过年那阵子给我说的事儿吧,放之前,我可能会很现实得劝你酌情。现在……我觉得你可以试试。”

评论(47)
热度(281)
©浮沙丘陵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