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先切VS户萌切
万顷宏波棹舟远,千声丝竹入梦来。

无妄(七)

今天一醒来,就被生日祝福砸到几乎开心得要得晕倒。

你们真好啊。

谢谢。❤ 

 

 

7.

    

  刘志宏回到家的时候大哥一家三口已经到了,一家人都在老家等着他回来吃饭。走在楼道里就能听见客厅里的电视嘈嘈杂杂,厨房油烟机也开着。刘志宏拎着大包小包敲开门,迎面就笑着喊:“嫂子!”“哎,回来啦?快进来!你哥出去买点儿东西等会儿就回来。”他嫂子素面朝天,把手往围裙上擦了擦,一边接过他手里的东西一边笑着招呼他进来。刘爸刘妈连忙从客厅里迎出来,最前头是一蹦一跳的小堇。

“小叔叔!”“哎!啧啧,又重了点儿……爸,妈。”刘志宏笑着弯下腰一把将小姑娘搂起来,转头跟爸妈打招呼。

老两口许久没见到儿子,这会儿笑呵呵的,少不得坐在房间里拉着手一通说。说完了话又赶着他去客厅休息,刘妈非要给他收拾行李。刘志宏没法子,就回客厅陪小堇看电视。

小堇脱了拖鞋正趴在沙发上翻刘志宏给她带的那些小玩意儿,嫂子在厨房喊了句别吃零食等会儿饭又吃不下,也不知听没听进去。刘志宏走过来坐到她边上,小堇抬起头又笑眯眯脆生生地喊了句小叔叔,刘志宏应了一声,问她光着脚冷不冷,小孩儿摇了摇头。

刘志宏看着她捣腾了一会儿就转过头看电视。电视一直没换台,这会儿刘志宏才发现里头正在放的是易烊千玺主演的那部古装剧。镜头前提剑转身的一刹那长绶飘飘,长袖盈风,眉目飒然肖爽,当真如翠竹玉立,却又带着一丝慑人心魄的清冷味道。刘志宏不觉有些看呆了。又想这人古装虽好看,但还是近日见到的现代装更适合他一些。易烊千玺打小在搭衣服这件事上就有些自己的独特眼光,日常随便一穿就是个时尚潮人。刘志宏还曾经偷偷收集过他的机场图。

小堇原本低着头,这会儿不知怎么跟雷达感应似的瞬间抬起了头,睁大眼睛笑眯眯地指着电视里的人冲刘志宏道:“千玺!”

刘志宏一愣,然后就笑得停不下来了,问她:“小堇喜欢电视上这人啊。”

小堇双眼闪闪发亮:“嗯哒!小叔叔!千玺特别帅!”

“有我帅吗?”

“跟你一样帅!”

“啧,怎么办,”刘志宏起了逗弄她的心思,故作严肃道,“小堇喜欢这个人,可是小叔叔也喜欢他,那你怎么办?”

小堇愣住了,不知所措地眨巴着眼睛艰难地纠结了一会儿,抬起头坚定地回答:“让给小叔叔!”

刘志宏有些意外,笑道:“为什么让给我?”

“因为小叔叔到现在还没有老婆,太可怜了。我就不跟你抢了。”

小姑娘毫不犹豫地大声回答,一把脆甜的嗓音传遍了家,刘志宏大哥恰巧也开门回来听见了,一屋子人就哄地一声笑开来,刘志宏哭笑不得,摸摸小孩儿的头说谢谢你啦。

 

过年对于刘志宏这个年纪的人来说已经只是下形式。跨过那一天,就离而立更近一步。除夕夜刘志宏陪着一家子人坐在客厅说说笑笑地看春晚,外头烟花爆竹响成一片,银花绚烂火树飞空,小堇举着一个她妈妈给剥好的芦柑挨个送一瓣儿塞进大人们嘴里。

零点的一瞬间一屋子人的手机都嗡嗡震了起来,刘志宏摸出手机发现短信社交工具的提示音一直响个不停,他知道大多数都是定时发送,自己也事先搞了下祝福——虽然这事儿其实做着挺无聊的。群发有什么意思呢?但是总归还是要去做。

TFboys组合的表演是零点跨年过后的第一个。饶是看过了这么多次,他们三人上场时刘志宏还是忍不住屏住了呼吸。易烊千玺今年穿了件带红色祥云图腾的外套,气场十足,举手投足间已经越发地英俊逼人。

刘妈偏过头笑道:“这仨娃儿真是出息了啊。现在年年都能在电视上看到这几个小伙儿。你当初要是没走,现在指不定也在台上呢。”刘志宏笑着正要说话,小侄女原本已经在一边快撑不住地打瞌睡了,听了这话突然支起身子一本正经喊道:“小叔叔比他们帅!”

刘志宏就乐了:“下午不还说我跟那个易烊千玺一样帅呢吗?”

 

三人的节目没几分钟就结束了。刘志宏觉得没什么意思了,正纠结要不要直接回房睡觉,突然又收到一条短信。

 

“新年快乐”

 

就简简单单四个字。

是易烊千玺发来的。

 

那天中午接了电话之后,刘志宏就小心翼翼地存了号码。他知道一般艺人不会只有一个号,日常用来联系的基本都是工作号,私人号只有关系最亲密的人才知道,因此也没对这号码抱多大希望,但是总归是两人难得的联系,刘志宏又怕直接标注易烊千玺的名字会生事,纠结了好半天给他弄个什么备注。

最后突然想起男自二那会儿的文弱学弟千智赫以及自己没忍住悄悄吐槽这个角色给起的外号。

就给备注了“傻弱鸡”。

这会儿傻弱鸡发了新年祝福过来,刘志宏就有点蒙了。

他不是刚表演结束吗……

难道这是易烊千玺的私人号定时发送的短信……

刘志宏想了想,也回了一模一样的四个字过去,但是出于处女座的强迫症,加了个句号。

 

“新年快乐。”

 

刘志宏退了短信,抬眼看看电视节目实在有些无聊,索性窝到一边侧着身子打开了微信。发现一堆消息中间浮沙果然也给自己发了一条新年祝福。刘志宏回了一条过去,出神想了想,手底不知怎么就打出了一行字过去。

 

“还记得我跟你说过那人吗?他走的还是挺快的,但是我现在有个能追逐他的机会。你说我要不要抓?”

 

刘志宏发送出去之后没等回复,直接退出了界面。

 

年后有朋友约刘志宏出去玩,几个人都已经是男生往男人过渡的年纪,今年还有一个兄弟把女朋友带回了家,一帮人吃完饭先去打了会儿桌球,为了这对小情侣考虑就去看了电影。选电影的时候一个朋友指着漫威新出的一部片子偏过头问了句,嘿我记得你是不是喜欢看这种来着?

刘志宏笑着摆摆手:“早就不看这种了。”最后还是那个女生指指边上一个贺岁喜剧片说看这个吧。

大过年无论是好片烂片,影院里永远座无虚席。刘志宏其实对荧幕上的电影已经不感兴趣,光坐着不动,大部分时间都在愣神发呆。爆米花的香气里居然还夹杂着炸鸡之类食物的味道,身边不时传来低声交谈的声音。刘志宏就在一片黑暗里神游天外。

刘志宏小时候是个电影迷,一出新片就会去影院贡献票房。后来年岁渐长,逐渐就看得少了。工作之后更是没什么时间,也没那个兴致。一周一共就两天双休日,上午补个觉下午拾掇拾掇,一下子就过了。

要说什么时候开始突然对英雄电影失去兴趣的呢?

记不清哪一年哪一场电影。电影结束后他一个人坐在座位上想了很久。电影里的英雄结局总是千篇一律。即使硬性条件不如反派,最后也永远有办法绝地反击,哪怕主角抱着同归于尽的信念和大boss放手一搏,最后却总能留着一口气侥幸存活下来。但是生活却往往是截然相反的。最后关头没有人会突然从背后给你个武力加持让你瞬间战斗力翻倍,也不会存有侥幸。

人真正所能抓住的,只有在尽了最大努力的情况下,自己能力范围内的东西。超出了的,就只能是妄想。

刘志宏不是一个轻易服输的人。但他看得清现实。他只想抓住所有自己能够紧紧抓牢的东西。

 

他又想起上次一时冲动给浮沙发了那句没头没尾的话之后,浮沙隔了老半天才给他回过来的答复。

 

“一直追着一个人真的是件挺辛苦的事儿。抓住这个机会,哪怕受到伤害并且最后很可能没得到你想要的结局,和放弃这个人,不去抓住这个机会,哪个更让你难以接受。这就要看你自己了。”

 

影片结尾的画面倒是很小清新:一段列车朝着一望无际的原野头也不回地缓缓驶去。那种列车还是老式的模样。跟刘志宏大学时期往返家与学校之间时常坐的那班列车很像。

刘志宏曾经在列车上倚着车窗看外边飞驰而过的风景,耳机里一个列表反复循环那个人唱过的歌。大多是民谣,或是舒缓的情歌。

那个时候他想,无数班开往春天的列车。可再没有哪一班列车能开往他心里。

无论坐上哪一节车厢,前方的目的地,都不会再有一个他。

每思及此,心如刀绞。

 

 

春晚的表演结束,这一年的工作才算真正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易烊千玺回了老家几乎睡了整整两天才觉得自己仿佛活过来了。这天一大早上易烊千玺迷迷糊糊半梦半醒之间,枕头下边儿的手机突然震动了一下。这手机不是工作手机,是他私人的,上边只有几个人,于是他眯着眼伸出胳膊捞过了手机,打开一看,发现前不久刚存进去的一个手机号又给自己发了一条短信。

    

 “最近倒是想把舞蹈再捡起来,但今年也就周末有空。易老师亲自教么?”

评论(71)
热度(294)
©浮沙丘陵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