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先切VS户萌切
万顷宏波棹舟远,千声丝竹入梦来。

无妄(三)

【这篇新坑我真的是拿命在更。。。放的感情有点多了。如果觉得开头这几章有点沉重就先别看,等我多更几章。其他的(例如炖糖),只要你有耐心,放心交给我。】

3.

 

“那是刘志宏啊!真是刘志宏那小子!”王源瞪大了眼睛,精神一下子提起来不少。王俊凯这会儿也认出了七八分,又盯着看了几眼。

 

易烊千玺没说话。他看到药店门口那人一边接电话一边从大衣兜里拿了包面纸出来,别着手艰难地抽了一张抹鼻子。

这人变了不少,但还是隐隐能看出当初少年时期的影子。个头拔高了,两颊也褪去了连着肉嘟嘟的婴儿肥,整个人变得清瘦了不少。头发剪短了,刘海也没了,露出两道浓黑的眉毛来。他记得刘志宏小时候一休息不好脸就会有点水肿,眼睛也会肿。现在倒是没有,只眼睛下边两个卧蚕依旧明显。天冷,那人大概也是感冒,鼻头有些红,讲着电话嘴里头就不断哈出白气来。

看着看着他觉得有些不大确定。自己是不是认错了。

这真是当年那个苹果脸的小男孩儿?

 

刘志宏那通电话讲了没几句就挂了,准备离开的时候,小陈也提着一袋药出来了。

王源有些激动,下意识地就扑到车窗边打算下窗子喊他。

                                                        

王源认识刘志宏比认识易烊千玺还早一些。那会儿不过十来岁的年纪,家族里玩得最好的除了王俊凯,就是刘志宏。后来刘志宏退出家族的时候自己的组合正如日中天,自己每天除了忙通告就要忙学习,一来二去联系就少了。等到有一天突然想联系,发觉居然不知从何说起。

再后来联系就断了。不说刘志宏,他们仨名气越来越大,自己的联系方式这些年少说也换了五六回。公私用的手机都是分开,什么小学同学初中同学的,关系都早就淡了。

一晃眼十几年过去,王源是真没想到还能再碰着他。即便在娱乐圈里摸爬滚打了这么多年,自己早就不是当初那个单纯直愣的马班长了,他心里却一直记着曾经有个男生学院自习室,自习室里有个天宇文。

这会儿王源脑子里什么都没想,单纯就想下个窗,喊一句,刘志宏,你抓子咧?

 

“源儿?!”王俊凯一看他要下车窗,反应飞快地揽住了他的手。

迪哥在前头吓得快要跳起来:“Roy你干什么?!”

一车人被迪哥这一声吼吓了一跳,王源也愣了一下,又赶忙说道:“迪哥迪哥!那是我们老熟人!去去去打个招呼!”

迪哥甩给他一个白眼: “你疯了吗我的大明星?哪个熟人我怎么不认识,还是在马路牙子上碰着的?”迪哥是在刘志宏走后才被请来的,几乎没听说过刘志宏这号人物。

 

易烊千玺没说话,还是透过车窗盯着那人看。

刘志宏已经背对着他们走到了十字路口,恰巧是绿灯,他左右看了看打算过马路。

 

王源有点急了:“那真是我老朋友,好多年没见过了!你把车掉个头!让我们给打个招呼啊!”

“下一个通告要来不及了。”小陈小跑着上了车砰地一声关上车门,迪哥回头看了王源一眼,“别忘了自己现在是什么身份。”

“可是……”

 

“行了。”易烊千玺突然开口,“就剩半个小时了。下次碰见再说吧。”

 

王源张张嘴想说哪还有下次,最后还是闭上了嘴,任凭车重新开动了。

 

其实哪能真下去打招呼呢?通告赶时间暂且不提,按他们仨现在的人气,要是真当街跟刘志宏打招呼,不出半个小时刘志宏可能就得连身份证号码都给被人扒出来。何况就算真认出来了,能说什么呢?

你是不是刘志宏?我王源啊我王俊凯啊我易烊千玺啊!家喻户晓的大明星啊!没想到还能碰着?留个联系方式?能留吗?哪能随便留呢?谁也不知道对方现在成了哪样人。说什么呢?

王源就是觉得可惜。

他还挺想再跟刘志宏说句话的。王源觉得这些年来自己变了挺多。王源想知道二文是不是一样。哪怕随便聊聊也好。比如问问刘志宏当初怎么那么轻易就没了联系。

 

王源舔了舔嘴唇重新慢慢地趴回了王俊凯腿上,小陈递药过来他也摆摆手没吃,脑子里突然闪过很多年前还玩儿QQ的时候见过的一句文艺逼的签名。

记得当时年纪小。你爱谈天我爱笑。

王俊凯垂着头看他软趴趴的发顶,也没说话。

 

车开出快一百米,易烊千玺忽然又回了个头。他遥遥望见那个驼色的身影穿过大马路,走进了斜对面一幢写字楼。

易烊千玺缓缓眨了眨眼,重新转过头慢慢闭上眼睛。还剩二十几分钟,够自己休息一会儿了。

 

“阿嚏!”

刘志宏坐在办公桌前又忍不住打了个喷嚏,惺惺抽了张面纸。同事从旁边经过,忍不住打趣:“哟,谁念叨了?”

“快过年了,爸妈在老家想的。”刘志宏笑笑,又喝了一大口茶。这话倒是真的,爸妈前两天就左一个电话右一个短信地催着问几号能回来。

同事一听他鼻音挺重,关心道:“这大冷天的,还是得注意着点儿身体。年终忙,也别太拼命了。”

刘志宏笑着应了。

昨晚为了照例去那人工作室楼下看一眼,路上吹了好一阵冷风。忍着恶心下了公交之后就在住处附近吃了碗不正宗的重庆小面,胃疼才好一些。走到家楼下了突然想起来家里胃药没了,又找了家药店买了些。

来回一折腾,好了。光荣感冒。

“早知道昨晚买胃药的时候就应该顺便把感冒药也给买了。”刘志宏心想,害的中午还得多跑一趟。

 

今天工作结得早,刘志宏出了大楼照旧上了100路。

其实他也不知道自己这样儿有什么意思。

大概就是还想着能再亲眼见那人一次。说相见吧,好像欲望也不算多强烈。更像是一种可有可无的,纯粹自己不想去改变的普通习惯罢了。就像他喝奶茶喜欢加红豆的,去水果店买水果老忍不住带个火龙果回来,每个月要去逛一次书店差不多。

只是习惯而已。

 

在楼下小饭馆解决了晚饭,刘志宏回到家先洗了个澡,然后就抱着电脑上了床。一边开机一边把手机拿出来登了微信。这些年微信更新换代了无数次,倒是还没被淘汰。刘志宏点开朋友圈就看到浮沙发了条状态,配图是自己的电脑桌面,一个只打了两行,连题目都没有的文档。

“哎……”

 

刘志宏知道她想说的是什么意思,无非就是想重操旧业再写点东西却发现已经写不出来了,想了想就随手点了个赞。

刘志宏当初玩博客,会在一个叫LOFTER的地方刷文。那儿萌自己跟易烊千玺这对cp的喵特多,刘志宏突然觉得找到了组织,就一面满心羞耻一面隐隐激动地开了个号潜藏在一堆小透明里。浮沙当年就是LOFTER上一个叫浮沙丘陵的lo主。如今在刘志宏的微信好友列表里躺了近十年,已经三十几带着娃的家庭妇女了。十年前这个lo主是个千文喵,在撸否上写千文。文笔实在一般,情节还挺狗血,但是老写连载,更得也挺勤,所以推的人还挺多。刘志宏老在首页看见,时不时会点进去看看,发现那些梗其实都挺老套,而且很多地方他这个正主看着实在不舒服,老把自己心理活动写的跟个女人似的,刘志宏就懒得再看了。

 

后来随着刘志宏退出家族,不少千文妹子失望退圈。浮沙没说什么,继续更着她的狗血连载。

又后来写1002的人越来越少,浮沙还在更连载。

再后来1002这个tag几乎没有人会再点进去,千文喵也基本都爬出了坑,浮沙还是在更着自己的狗血连载。

 

有一天刘志宏一点进千文tag,发现一个多月来tag下边儿一顺溜除了这个lo主的连载外加几条孤零零的充满无奈遗憾的退圈宣言外,居然已经几乎是零产出了。

 

刘志宏一下就乐了。这人还真有毅力。不知怎么他突然觉得这个lo主也挺可怜的,于是就点了关注。没想到当晚这个lo主就发了条私信过来。

“?!”

刘志宏想了想回了个笑脸过去。

浮沙又回了一条,先是一个哭脸,后头又跟着一个笑脸。

 

两人隔着网络就这么阴差阳错地认识了。后来浮沙终于也不再追这对cp,最后一篇连载都没更完,千文tag下边儿也再没冒过更新。刘志宏倒是和浮沙互加了微信——在对方不知道自己是谁的情况下。

浮沙比刘志宏大了过一个巴掌的岁数,当初考大学选专业、工作什么的刘志宏都会跟她聊聊。浮沙结婚时的照片,孩子的模样儿刘志宏都知道。但是两人平日里几乎完全没有沟通。他们仅有的联系,似乎就只有曾经同是千文喵这个特点。浮沙这么多年也只晓得刘志宏是个男饭,还是个gay。

 

刘志宏有一次跟她说过自己的情感问题。浮沙晓得自己有喜欢的人,问那人是个什么样儿的人。

刘志宏想了一下,回答:“挺帅的一男人。”

“……”

浮沙又问喜欢怎么不追,刘志宏老老实实地告诉她:“之前是因为他在我前面走的太快了。后来是因为我们俩不在一条路上了。”

“连试都没试过不觉得可惜么?”

“方向不一样,再怎么追也追不上啊。”

浮沙在那头隔了一会儿,安慰他:“是你的人,最后终归还会回到一条道儿上的。以后再碰着真爱了,记得勇敢追啊。”

 

刘志宏隔着屏幕笑了笑。“有机会的话一定。”

 

 

 ">http://

评论(89)
热度(282)
©浮沙丘陵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