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先切VS户萌切
万顷宏波棹舟远,千声丝竹入梦来。

无妄(二)

2.

 

易烊千玺快到中午的时候才匆匆忙忙赶到公司。背上的书包压得他有些喘——东西是有点儿多了。一堆复习卷子,几本书,一些换洗衣物。这次去重庆录个live,完了就要马不停蹄跟另两个兄弟飞第三个城市录节目。一张大口罩遮了大半边脸,捂得人气闷,他甚至可以清晰地听见自己粗重的呼吸声。

很奇怪。转了半天公司里一个人都没有。整栋楼只听见自己嗒嗒的脚步声。

哦。他突然想起来,大家今天都去出外景拍新mv了。自己也应该在那里的。

易烊千玺动动手,发现自己右手握着什么东西。

一根细细硬硬的棍子。

做什么用的?牙签?不对。棉签吗?他低下头去看,眼前一片模糊。潜意识告诉自己这样东西要给一个人。

给谁?

刚想要用力睁大眼睛的时候听到身后有人叫自己。

“千玺。”

 

易烊千玺一转身,发现有人等在电梯门口。

 

“你来啦!”他说。

 

“嗡——嗡——”

 

易烊千玺从被窝里伸出一只手按掉了电话,翻过身打算继续睡。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梦。

 

手机又锲而不舍地响起来,易烊千玺看也不看一眼地按了接听之后把手机远远扔到床边,重新把自己裹好。整个房间就响起王源炸吧炸吧喊自己出来吃饭的声音。几分钟后王源在那头反应过来这人大概又把手机丢一边继续睡了,只好掉头朝王俊凯说道:“还是直接去砸门吧。”

易烊千玺迷迷糊糊想了想还是不行,眉毛拧成一块儿认命地爬起来穿好衣服理了理床铺。又过了两分钟,果然房间门就咣咣地响起来了。易烊千玺抓了个枕头趿拉着拖鞋走到门口,打开房门就把枕头使劲儿糊了戴着墨镜口罩的王源一脸。

“叫什么叫这是酒店。生怕别人不知道咱们在这是吧?”说归说,还是侧身放那两人进来了。

王源一进屋就往床上坐,顺手丢给易烊千玺一根棒棒糖:“赏你的。”

易烊千玺接过来捏住细棍子的一瞬间突然感觉有点熟悉,低头看了看,就想起早上没做完的那个梦来。

王俊凯往他胳膊上撞了一下,拉开桌前的椅子一屁股坐下。“发什么呆呢没吃过糖?昨晚迪哥找你是不是为了卜珂那事儿?”

易烊千玺也坐到床边,随手把糖扔在了边上。

“嗯。”

 

昨晚原本找过迪哥之后还打算去王俊凯王源他俩房里聊两句的,后来也没心情了,就直接回了房。迪哥是公司给他们仨找的王牌经纪人,比他们大几岁,当年手把手带着他们从深入人心的邻家男孩成功转型成男艺人,个中手段自然不用多说。他们三人也对迪哥很是感谢敬佩。

昨晚迪哥找易烊千玺不是为别的,是想让易烊千玺去邀请合作过同一部剧的女艺人卜珂吃顿饭。两人担纲主角的古装剧最近正在热播,好评如潮。卜珂长得属于清纯型,人不错,也有些后台,所属的公司有意捧她,受到的关注也不少。再加上易烊千玺这个人气保障,这剧从前期宣传开始就已经饱受关注。之前合作这部古装剧的时候易烊千玺就看出来这人对自己有些好感,他觉得妹子虽然人不错,却没那种感觉,所以也不想在这方面有什么说不清的事儿。但是这次迪哥却有些强硬。

“只是配合着吃一顿饭而已。圈子里交个朋友没有坏事。这部戏反响好了,我就有把握帮你把麦尔森导演那部电影里的角色给你拿下来。”

易烊千玺现在是什么身价,想攀上他这个高枝的人能从长城头跪到长城尾。偏偏公司高层居然出动迪哥来劝他卜珂这事儿,可见这姑娘后台不小。越是这样儿,易烊千玺反而越有些烦躁。

“剧拍出来反响怎么样说到底还是凭演技说话。”

迪哥知道这人脾气又来了,皱着眉头站起来,深吸一口气把手撑在桌上:“千玺。你不是第一天在圈子里混的人。我知道你们想凭自己本事走。这些年我也是一步一步看着你们仨走过来的。你们付出的努力你们取得的进步我当然看得见。但是这个圈子里,谁都在努力。有真本事的人不是只有你们。能站到今天这个位置,靠的究竟是什么?”

“你再好好考虑一下。”迪哥直起身走到了酒店的落地窗边。

 

 

“呵,你小子真是娱乐圈里一朵奇葩。”王源乐了,“朋友名义吃个饭又不是真让你去炒绯闻,搞得跟贞洁烈女似的,难怪迪哥每隔个三五天就要拍着桌子骂你那脾气是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

易烊千玺白了他一眼。“你俩在那站着说话不腰疼。有本事让小凯给卜珂写首歌儿去。”

王源翻了个白眼,王俊凯在一边儿咧着虎牙幸灾乐祸。

 

这些年王俊凯在音乐这块儿已经开始走唱作俱佳的全能型歌手路线,组合新歌的词曲创作基本上就是他跟王源两人承包了,一开始难免落入窠臼,时间一久就摸索出了自己的风格,得到了不少专业音乐人的肯定。

但是炒作这种事,迪哥已经不会找王俊凯或者王源了。

同性恋在几年前终于在中国合法化,王俊凯跟王源两人颠颠儿地就去公开出柜了。原本这些年两人cp粉就多,这下支持者更是充了鸡血一样疯狂拥护,几乎是一边倒地祝福。但是公不公开对易烊千玺而言倒是没什么差别,人前人后两人反正都那样儿,两人的事儿一直以来对自己也没怎么藏着匿着,还专爱当着他的面秀,秀完了就开始八卦他的私生活。易烊千玺每次都跟看狗仔队似的扔给他俩一个鄙弃的眼神。

人人都知道娱乐圈是个大染缸,谁下去游一圈儿都得沾一身色儿回来。易烊千玺坦言自己已经25了还是个处的时候王俊凯跟王源都不相信,他也懒得再多说什么,左右是自己的事。当然也有一心奔着他这么个黄金单身汉来的。十六七的嫩模,百花奖的影后,娱乐公司高层的侄女,港台的当红女艺人,明里暗里不少都给他透过些意思。但是到了易烊千玺这儿就全当你是合作伙伴圈内好友,四两拨千斤给挡了回去。圈里的女明星在他看来化完妆都长着差不多的一张脸,圈外没什么机会也没那心思主动去认识女人。易烊千玺交过两个女朋友,后来都不了了之。说不上来,只是没有再进一步的欲望,牵手都像例行公事。男的他也不反对,娱乐圈儿里同性恋人这两年还真冒出不少,不过是真是假就不知道了。易烊千玺看得多了,自己也觉得完全能接受。只是还是找不着合心意的人。

倒也不是贞操观念强想着做什么,只是那档子事儿,他还是觉得找个看着舒爽你情我愿的要更美好一些。好歹也守身如玉这么些年了,要随便找个人跟玩儿似的交代了,自己这儿都说不过去。

 

“反正这事儿你自己看着办。实在不想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我帮你去迪哥那儿说两句。”王俊凯说了一句,突然手机响了,低头掏出来一看:“行了出去吧,迪哥和助理他们就在外边儿等着呢。”

王源生无可恋地张开双臂仰面朝床上一趟:“唉——机器人1108号又要开始高速运作咯——”

 

上午给一家时尚杂志拍完封面和宣传海报,三人就近吃了顿饭,饭后又得上车转战下一个通告。北京最近天冷的得一出门就得被冻成速冻饺子。王源昨天飞过来的时候就觉得有些鼻塞,上午有几张照片是在室外拍的,这样一会儿空调房一会儿吹冷风的,感冒就有些严重了,在车上打了好几个喷嚏。昨晚匆匆忙忙飞过来也没睡好,这会儿整个人就有些蔫蔫的,坐在商务车后排倒在王俊凯腿上睡觉。迪哥不放心,连问了几句王源都说没事,王俊凯却不敢马虎,问前面的助理小陈要了保温杯给灌了几口热水。

“我记得前边好像有药店,要不等会儿靠边停一下买点药吧。”小陈说道。迪哥想了想也同意了。

车停在马路边儿上一个拐角,小陈下去买药,其他人就在车上等着。王俊凯一边搂着腿上趴着的人一边朝窗外看小陈进了药店。

过了一会儿,药店里走出来一个穿着驼色大衣,拎着一袋药的年轻男人,刚走到门口先捂着嘴巴打了个喷嚏,然后吸了吸鼻子掏出手机站在药店边上接电话。

“诶!诶。”王俊凯不敢叫王源,只能伸长了胳膊拍拍坐在前面一排的易烊千玺,“你有没有觉得马路对面,驼色大衣那男的。有点眼熟?”

易烊千玺正盯着车窗外的天空发呆,想着这么阴的天怕是要下大雪。闻言抬头看了一眼。

 

“是有点眼熟。”那感觉不大说得上来。说眼熟,又好像不认识。

“啧……像谁来着……”

趴在王俊凯腿上的王源哼了哼,迷迷瞪瞪撑着他的大腿支楞起半个身子:“你俩说什么呢?谁眼熟?”

王俊凯揉了一把他的脑袋往窗外药店指了指,王源抬头一定睛看,愣住了。

 

“那人不是……”

 

“刘志宏。”

 

王源话音未落,易烊千玺突然叫出了那人的名字。

 那人是刘志宏。

评论(57)
热度(289)
©浮沙丘陵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