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先切VS户萌切
万顷宏波棹舟远,千声丝竹入梦来。

无妄(一)

未来现实向。时间设定:2025

 

平淡。慢热。炖糖。
 

 

1.

 

刘志宏从被窝里爬起来的时候整个人都打了个哆嗦。

太冷了。

今天好像是大寒。

穿好衣服拉开窗帘的时候顺便往楼下瞥了一眼,枯黄的草坪上落了一层白,是一夜过去结的霜。刘志宏叹了口气。想了想还是转身又找了件更厚的毛衣换上。

这种即使裹上再厚的衣服也抵挡不了、无孔不入的寒冷,直到他拎着两个包子和一袋豆浆挤上公交之后才好一些。

大概是因为天太冷,公交上的人都比平时少了一些,但还是被挤到了车厢中部。刘志宏一边用一只手抓着吊环在溜得飞起的车上摇摇晃晃艰难地保持平衡,一边腾出另一只手吃包子,心想今天的辣白菜粉丝包里辣椒放得有些多了,幸好自己能吃辣。包子味儿有点大,旁边坐着的小姑娘皱着眉脸色不太好地循着味儿往他这看了一眼,瞧见刘志宏那张脸的一瞬间呆了一下,刘志宏不好意思地弯弯眼冲那姑娘笑了笑,姑娘赶忙收回目光,眼神往窗外飘。刘志宏加快速度三两口把包子吃完了,觉得有些噎着,连忙打开豆浆喝了两口。恰巧司机一个急刹车停站,把刘志宏呛了一口,眼泪汪汪地咳嗽了半天。

最后一个要下车的刚离脚后车门啪嗒一声就合上了。刘志宏一边小声咳嗽一边不经意地抬头往刚刚这一站的站台看了一眼。

 

站台上的大幅广告最近在京城见得不少。广告上采用的是最简单的运动元素,一个家喻户晓的运动饮料,刘志宏老喝,是国际知名三人偶像团体做的代言。车开得太快,刘志宏只来得及瞥见三人里最右边那人黑色紧身背心勾勒出的肌肉形状,一捧清水从高处哗地打在劲瘦的肩膀上,水花四溅,充满成熟男人独有的荷尔蒙气息和运动张力。

过了这站再有一站路就到了。刘志宏心想。

 

刘志宏今年刚被调来北京。大学毕业后被留在了实习公司,直属上司恰巧是同校的学长,打基层开始兢兢业业干了两年后被提拔到了北京的分公司。第一天上班的时候负责带他熟悉公司的沈姐就盯着他看了好半天,最后有些不敢相信地小声问了句:“你…..是不是重庆人?”

刘志宏一愣,笑着说是啊。沈姐突然神色里有些激动起来了:“你以前是不是在时代峰峻待过?”

这些年时不时就会被认出来,刘志宏也习惯了,还是笑着点点头说都是小时候的事了。

 

时代峰峻当年是国内第一家采用日韩艺人培养模式运作的公司,招募十几岁的男孩做练习生进行培训并把他们培养成合格的艺人。时代峰峻旗下最当红的艺人TFBOYS,从12年前出道前期就广受关注,一直到今天褪去青涩成长为国际巨星,组合里的三人虽然各自有自己的发展领域,却一直没有解散,大部分时间一直通过组合的形式在大众面前出现。时代峰峻从当初从一个无人问津的小公司一跃而为今日娱乐圈的半壁江山,几乎全都是靠着这个三人组合飞速累积的人气。

刘志宏当年就是和TFBOYS同时期的练习生之一。那会儿他才十三四岁,跟他们一起做过家族综艺,有过一段时间的小名气,收获过不少粉丝,之后也在几部剧里露过脸。后来人气渐渐就被消费光了。公司上有三人组合,下有一堆初露头角的新练习生,公司原本打算让刘志宏走演艺路线,但是总也没什么好资源好机会,刘志宏自己渐渐就把重心放到了生活上来。当年合约到期了之后也没有续签,干干脆脆地走了。

沈姐当年追过TF家族,后来渐渐心思淡了,但是时不时也会刷刷他们的消息。当初知道刘志宏退出的时候还遗憾了好一阵子。

 

“之前还在想总部调过来的会是什么样的人,居然是你。没想到我现在这把年纪了居然还能看到少女时期追过的小偶像。”午间休息的间隙沈姐笑着说道,“你当年退出家族我还难过了好一阵子。没想到会是在这种情况下再见到你。”说完上下打量了刘志宏一眼,“当年的小孩儿一转眼都变帅小伙子了……现在这样儿,也挺好的。”

刘志宏笑笑:“对。挺好的。至少比那会儿自在多了。要不一直留在那,指不定现在也变成大明星了,可就碰不上沈姐这样好的领导了。”

“你小子少给我拍马屁了啊。”半晌又说道:“只要挑适合自己的路走就行,”沈姐拍拍刘志宏的肩膀,“好好干。”

“知道了沈姐。”

沈姐在工作上以严谨苛刻著称,是个实打实的干练女强人,曾经为了给公司拿下一个大客户前前后后上门找了十七次,也曾经毫不留情地把来公司实习的女大学生批得躲进洗手间哭了半个多小时。刘志宏很敬佩这个女人。虽然下边的职员谈起沈姐都有些色变,但是从上到下没有一个人对沈姐的工作能力表示怀疑。工作起来一丝不苟,平时对自己也很是照顾。一个真正靠自己能力吃饭的女人。有了这个劳模在一边带着,刘志宏自然也干得更加卖力。

 

最近年终,全公司上下几乎都忙得脚不沾地。冬天天又黑得早,刘志宏敲完最后一个数字,收拾好东西裹着围巾从公司大门出来的时候已经快八点了。

晚饭还没吃。

站在公交站台边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肚子,又抬头看了看远处驶来的公交,刘志宏想了想,还是忍着饥饿踏上了100路。

 

坐100路回住处不是直达,还需要换乘。比早上来时的917路多出快半个小时的路程。来北京快半年了,每天下午下班刘志宏都是坐100路转2路车。刘志宏晚上没吃饭,再加上自己本身胃子就不太好,这会儿就有些犯恶心,靠着车窗试图把注意力集中到耳机里的歌上来。

窗外墙上黑白涂鸦的巨大logo“LEADER”从眼前飘过的同时,公交逐渐减速。刹车。

刘志宏下了车,抬头望了一眼面前的舞蹈工作室大楼,紧了紧围巾转身过马路,走到公交站台下等2路车。一边等一边时不时抬头看一眼对面。

LEADER舞蹈工作室的练舞场地似乎在16楼。

嗯。16楼全黑了。

又把视线转回对面那面涂着巨大白色LOGO的黑色潮流背景墙,旁边有一个反扣着棒球帽在一圈音符中尽情舞动的少年剪影。

 

刘志宏突然想起自己小时候在时代峰峻也练舞。当时好像跳过的一段hiphop,就是反扣着一顶棒球帽。僵硬好笑的舞姿,还被公司放上了网。刘志宏一边双手插在口袋里微微用力地捂着肚子,一边忍不住把脸往下埋进围巾里弯了弯嘴角。

远处有公交车驶近的声音。刘志宏站直了身体上车,在车厢后半截找了个靠窗的位子坐下,闭上眼听耳机里多少年前的老歌,有一搭没一搭地想着家里还有没有面条,不然就在附近随便吃点儿什么也好。

 

刘志宏没有注意到,就在刚刚自己在站台等车低头的当口,对面大楼前悄无声息地停了一辆黑色轿车。与此同时楼里走出一个穿着黑色大衣戴着渔夫帽,墨镜口罩捂得严严实实的男人。这么冷的天气,男人的牛仔裤却卷起了一小段,露出了脚踝。

男人朝空荡荡的大街前后望了望,径直上了车。

男人上了车第一件事就是把墨镜口罩摘了。

 

“呼……”

 

司机朝后视镜里望了一眼,“回家吗?”

“不。去万豪酒店找他们俩。”

易烊千玺微微皱着眉说完,抿着嘴朝窗外看去。

 

易烊千玺十五岁那年曾经在舞台上说过自己将来要开一家舞蹈工作室,如今十年过去,他的私人舞蹈工作室LEADER不仅成为了现实,还在重庆开了分店。今天自己难得得空,就过来看了看。想想当初还是半大小子的三个人战战兢兢地守着出道时立下的十年之约,一路磕磕绊绊居然就这么走过来了。出道12年,想做的能做的差不多都做了,凭着努力想得到的也都收获了,易烊千玺却总觉得差了些什么。也不知道自己还在追求什么。

感觉维持现状就已然足够完美。

易烊千玺这些年长开了,身高堪堪到180,会在演唱会上滴着汗咬着下唇秀一把常年练舞健身得来的腹肌,也会在采访里适时地给两个队友补刀吐槽,生活里却愈发话少,一张脸平日里都是淡漠。除了两个兄弟和熟人敢跟他勾肩搭背说笑,旁人总觉得这人带些礼貌的疏离。就连跟了易烊千玺多年的的司机都觉得,他在跟你笑,也在像个好友般闲聊,但似乎对什么事都很无所谓。

 

夜色如墨,涂鸦墙上的白炽灯投射出一片冰冷白光。车子发动的一瞬间易烊千玺转头瞥到车窗外的公交站台上有个人裹着大围巾。大概是因为冷的缘故身形微微弯着,孤孤单单地站在那里等车。

易烊千玺一瞬间有些说不上的感觉。下一秒公交就把那人的身影挡住了,他就没心思再看,闭上眼睛休息。心里想着待会儿到了酒店该怎么跟迪哥把那事情给推了。

 

评论(69)
热度(388)
©浮沙丘陵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