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先切VS户萌切
万顷宏波棹舟远,千声丝竹入梦来。

《考核》番外一:无奸不千

北京时间201*年*月*号星期六晚九点半。YY小窝62530460 ,一川烟草。
几百号人热热闹闹地挤在频道里听谦一和鸿川侃大山。

谦一和鸿川是谁?
小鬼第一对也是唯一一对三次元真人cp!
两人拥护者手拉手连起来可绕长城十圈!

自从前一阵子两人公开在一起的事之后,谦一在歪歪上基本就没去过自己原本的小窝。要么跟鸿川一起出现在小鬼爬麦,要么就挂在一川烟草里晃悠。

有时候小川儿不在,妹子们也能看到谦一的橙马安安静静蹲在鸿川的窝里。不开麦,谁打招呼也不理,只挂经验。谦一高冷惯了,大家也不介意,反而大受感动地陪着他默默挂频道,时不时地在公屏嚎上两嗓子。

小川儿!!!
快回来!!!
你老公一个人在你窝里等你!!!
几个小时了快!!!
一句话也不说可凄凉!!!
看着简直心疼!!!

吃瓜群众纷纷表示就跟帮蠢儿子追男人似的!一个那么老实蠢萌没心眼儿,一个冰山高冷还是坐拥无数粉丝的万人迷,不好好做助攻可还行?!!
简直分分钟为这两人揉碎了一颗心!

还有嗑糖嗑嗨了的妹子对着鸿川的小窝名脑洞大开——“一川烟草”,一川一川,不就是各取了谦一和鸿川的两个字吗?!果然两人基情早就潜伏地下,只是缺少了一双发现的眼睛!所以其实根本完全不用担心这两个人好吗!

有不服的吗?当然有。

谦家的妹子们快哭瞎了,自家主子的窝都快长草了也不见人回来瞧一眼。简直比留守儿童还凄惨!

于是一个两个哭天抢地气势汹汹地举着大砍刀杀到鸿川小窝千里寻主。

然而最后都无一例外地顶着一张屈辱的高潮脸,默默穿上鸿家妹子热情无比迅速下发的红马甲,深深蹲在了粉红的谦鸿坑底。

拔都拔不出来。

虽然两人在小鬼以歌手身份唱歌时是共用一个谦鸿麦序,私下的个人ID也改成了单字“谦”“鸿”,但是大多数人还是叫惯了谦一和鸿川。此刻公屏的吃瓜群众们就一边呼喊着两人的名字一边听着他们日常虐狗。

鸿:“诶一转眼频道里都这么多人了啊……”

易烊千玺麦序前面的小绿点儿亮了一下,吐出一个单音节。

谦:“嗯。”

刘志宏这头听着声音有点儿不对,那一声嗯得含含糊糊。

鸿:“……你是不是又这个点才吃晚饭。”
谦:“晚上有点事儿,忘了。”
鸿:“你傻逼啊晚饭能忘上歪歪倒忘不了?”
谦:“嗯?”

刘志宏话一说完才突然想起来。两人工作忙,这周基本没见到面,今晚上歪歪还是之前自己在电话里提出来的。大概易烊千玺是因为要赶回来上歪歪才没来得及吃饭。

鸿:“……好好好。我唱首歌,你赶紧先去好好吃饭。边吃还边上网不怕辐射进了晚饭里头基因突变。”

易烊千玺忍不住笑了:“你脑洞怎么老这么大。”关了麦一边三口两口抓紧吃饭一边专心听刘志宏唱歌。


刘志宏挑了一首薛之谦的《丑八怪》。副歌部分难度有点大,转音处理不好就会让人听着难受。刘志宏唱得还行,真假音转换缺了点技巧,但整首歌发挥还算稳定。甫一唱完,易烊千玺立刻开麦给予了充分肯定。

谦:“嗯。不错。啪啪啪。”
鸿:“啪你个头啊啪……”
谦:“这只是单纯的。拟声词。”

公屏。

……

我们也知道这是拟声词!拟什么声我们就不知道了!!!

鸿:“嘿嘿嘿我这儿唱完了。该到你了。来给大爷表演个节目~”
谦:“大爷你要看什么节目?”
鸿:“要不你开个视频直播跳艳舞吧。脱衣舞钢管舞随你挑!”
谦:“……你确定?”
鸿:“……当我没说。”
谦:“嗯。”
鸿:“……那啥。还是想说。”
谦:“嗯?”
鸿:“其实我一直很想听你唱一首歌。”
谦:“说。”
鸿:“《请不要挑逗我》。”
谦:“……”

公屏:……

卧槽小川儿你港真吗?!

那首歌……歌词……调子……
谦大来唱……
艾玛不行了想想就要流鼻血……

但是显然不可能的嘛!
吃瓜群众都非常有自觉地摆摆手一笑而过,完全没有抱希望。这种事只能靠自己YY满足一下精神需求啦……
要知道,易烊千玺顶着谦一的ID在小鬼混了这么些年头。


从。来。没。有。唱。过。色。气。向。的。歌。


谦一在小鬼向来是性冷淡的代名词。又红又专,正直坦荡,两袖清风。无论小鬼歌手并吃瓜群众如何诱惑或是哀求,都如同一把坚硬冰冷的贞操锁。


刀枪不入。水火不侵。


然后下一秒。

谦:“不是太会唱……你想听?”

谦:“等我找下伴奏。”

公屏:……

 

卧槽?!!!!

公屏瞬间泪流满面。
果然后宫佳丽三千人三千宠爱在一身!谦大居然对小川儿这么宠溺!

 

有求必应到连一直以来的原则都可以不要吗?!

说好的小鬼第一正直呢?!

众人纷纷忍不住含泪握拳控诉!

易烊千玺扫了眼公屏微微一笑。

谦:“喂。我当初是为谁才有的这个原则。”
谦:“正主都已经在这儿了……我……适当……在他面前浪一下……嗯。也是可以的。反正鸿鸿想听。”

可怜的公屏狗们一下子被粉红的少女心和飙升顶峰的男友力打击得一败涂地,一边羡慕嫉妒恨一边被大把大把的糖齁得心口疼。

痛。并快乐着。

刘志宏很得意,点了录音就翘着二郎腿坐在电脑前边儿等自家爷们儿挑战自我上演羞耻play。

下一秒,刘志宏就后悔了。

“……酒馆的角落坐着一个我,我抽着香烟我又喝着闷酒。突然之间惊叹声变很多,有个男人出现在酒馆中……”

……

慵懒的。颓靡的。不经意的。带着叹息的嗓音。

属于一个斯文成熟的男人不加刻意就泄露出的致命吸引力。

是香烟。是红酒。是迷幻。是毒药。


刘志宏隔着屏幕都能感觉到公屏妹子们被咬破的鸡汁汤包一样“噗呲噗呲”往外汹涌奔流的鼻血。

“……请不要挑逗我,我会热情如火,不知道你有什么念头。可是你的美丽让我无福消受,一直在你面前手足无措……”

吃瓜群众纷纷跪地不起捂着鼻血找面纸!
番茄你个炒鸡蛋嘞!!!!
这正直的诱惑!!!
一边面瘫一边娇喘着唱歌什么的!!!
极品诱受啊这是!!!
根本把持不住!!!
求正面上我!!!

公屏:

【啊啊啊啊啊啊啊我要疯了大半夜的!!】
【石……更……我有罪……】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的妈呀!!!!!!】
【疯了!!!】
【……上我……】
【这娇喘!!!!!把持不住!!!!】
【nkxjcjvoixzutchxjskigy】
【但求一睡谦小受!!!!】
【小川儿来决斗吧!!!!!】
【救救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开着外放的我!!!!】


……

易烊千玺丝毫没有受到影响,一本正经地继续浪。

“……请不要挑逗我,我会发烧头痛,难道你只想牵我的手?可是你的身躯让我浑身欲火,我很想怎样,但是我不敢怎样……啊……”

一开始的画风还是很正常的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直到后来……公屏齐刷刷变成了……

 

【小川儿你还好吗……】
【小川儿你还好吗……】
【小川儿你还好吗……】
【小川儿你还好吗……】
【小川儿你还好吗……】
【小川儿把持住!!!】
【小川儿把持住!!!】
【小川儿把持住!!!】
【小川儿把持住!!!】

 

……

刘志宏不好。
刘志宏觉得自己这会儿肾上腺激素飚增,浑身燥热双颊滚烫呼吸困难手足无措难以思考,下一秒就要抓狂。

刘志宏此时此刻想杀到易烊千玺家把人就地办了的心都有了。

草你大爷的易烊千玺你他妈勾引谁呢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公屏都给我滚出频道不许听了这男人是我的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这情敌数量!铁定分分钟以百为单位飞涨啊!!!

谦:“咳……嗯。好了。”
鸿:“……”
谦:“就……第一次唱这种歌。”
鸿:“……”
谦:“……人呢?怎么不说话?”
鸿:“……”

公屏一片哈哈哈——

【小川儿懵逼了哈哈哈哈哈哈】
【小川儿你还好吗??】
【(≧▽≦) /━┳━!!!】
【哈哈哈哈小川儿醒醒!!!】
【空集里积极!!!】
【醒醒啊哈哈哈哈哈】

刘志宏好半天才悠悠开麦。

鸿:“别人唱歌要钱……你唱歌要命啊……”

刘志宏在电脑这头感慨万分老泪纵横。下次再也不让他唱这种歌了……

要唱也只能唱给自己听!!!

可是……真尼玛诱人啊……

 

刘志宏暗戳戳地把学长的色气初唱down进手机,睡前开启了单曲循环。


周日上午十点半,刘志宏顶着俩黑眼圈,面色憔悴精神萎靡,一声不吭提了个袋子坐上了去易烊千玺公司的公交车。

“行了别忙了。先吃饭。”

 

易烊千玺正低头看文件,闻声一抬头,办公桌上多出一个保温饭盒。再往上看就是一张生无可恋索命无常似的脸。

“怎么黑眼圈这么重。昨晚没睡好?”

易烊千玺看着那人熊猫似的有点儿心疼。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有点失眠!每个月都有那么一两天嘛没事儿!”

你大爷的还好意思问。刘志宏在心里狠狠竖了个中指。

易烊千玺是谁,略一想便恍然大悟状欲言又止。沉默着接过保温饭盒,打开之前又实在没忍住似的,抬头朝刘志宏语重心长地说道。

“……年轻人身体好,但是也需要节制。”

“……节制你大爷吃饭吧别说话!”

易烊千玺见好就收乖乖吃饭。

 

糖醋里脊,番茄炒蛋,清炒西兰花。刘志宏在一边看着,觉得自己像多了个儿子似的,霎时成就感暴增,慈父上身一样开始叨逼叨。

“多吃点儿……诶你老不按时吃饭是想慢性自杀吗。工作再忙也不能不吃饭啊我记得你以前那会儿吃饭大过天来着,别人一打扰你吃饭就一脸苦大仇深。现在怎么回事儿……我跟你说啊别指望哪天真住院了老子会颠颠儿地跑过去照顾你!到时候老子看着你死。”

“不会。”

“不会个屁……学长我跟你说,我住那小区隔壁栋,就上次跟你说过那李婶儿,记得吧?她老伴儿前年因为胃癌去的。别的不说,王源儿那小子也是,一日三餐吃成一日十餐,还专挑垃圾食品往嘴里塞,胃子也不好!说他多少次不听,胃疼起来就知道怂了!”

易烊千玺夹了块西兰花,却不急着送进嘴里,而是微微一笑,看似不经意地提出了自己这些天来图谋已久的计划。

“这么担心我不如搬到我家来住吧。”

“……啥?”
刘志宏一时没反应过来。

“搬过来跟我一起住。”
易烊千玺一脸斯文正直,字正腔圆地再次提议道。

“搬去你那?”
“对。”
“搬过去干嘛。我有什么好处。”
刘志宏大少爷似的白眼一翻,心里其实早就噗噗跳了好几下。

妈呀同同同同居!!!

易烊千玺晓之以理:“搬过来你就可以随时都能看我唱歌的现场版。你让我唱什么歌我就唱什么歌。撩妹你也能第一时间发现。”

刘志宏心动不已。

现场版啊……好想看他眯着眼睛娇喘什么的……
但表面仍旧极力抗争。

“老子是心眼儿那么小的人吗你这什么话我又不是要去监视你!”

易烊千玺动之以情:“我会做的不止老母鸡汤。一个人懒得一日三餐按时做,工作忙起来一整天不吃也是常事。你来了状况肯定会不一样。”

我多了给你做饭的动力,忙的话你也不会让我饿着。多好!

刘志宏无比挣扎。

国以民为本民以食为天人是铁饭是钢吃饭的确是件大事。

易烊千玺云淡风轻扔下最后一炮:“搬过来的话还可以考虑给你跳艳舞。钢管舞脱衣舞随便挑。”

“成交!”

刘志宏瞬间缴械投降。

易烊千玺心满意足地点了点头,从未如此感谢自己老爹从小教导的无奸不商和一系列谈判技巧。

他不动声色地端起便当盒继续吃得欢,心头一个小人一边啊哈哈哈地撒丫子狂奔一边把脱下来的上衣举过头顶疯狂甩圈圈——你爸爸我一件心头大患终于解决了!老子看声烟不爽很久了!!

啊……

下次就不是网上连麦,而是真的共用一个麦了。

想想就觉得人生真美好!世界充满了希望!

“诶但是王源儿那头不好说啊……”
两人住一块儿挺久了,房租一起摊生活上也老互相照应,自己突然一搬走那小子咋办?
刘志宏又有些犹豫。

易烊千玺笑了笑。

“没事,正好我这儿有个朋友要来b市落脚,托我给找个地方住,人品什么的都信得过。我跟你一起去找他说说。”

“啊,这样儿啊……成吧!”



“那……搬过去的话给嘿嘿嘿吗?”

半晌,刘志宏突然顶着一张怎么看怎么猥琐的兴奋脸凑过来小小声问道,双眼咻咻发光。

易烊千玺一愣,随即无比冷静地回凑过去,对着那人明显害羞的耳朵同样小小声地说了一句。


“随时欢迎。”∩__∩






抽空码了个番外     继续现充🐶

━┳━ * ※ * 菊花大床  * ※ * ━┳━

 

 

 

评论(182)
热度(492)
©浮沙丘陵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