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先切VS户萌切
万顷宏波棹舟远,千声丝竹入梦来。

写手年度总结

出题者:  跪在厨房   点我的人:佩特先生

 

第一题 开头

摘取今年你最喜欢的一段开头

 

流光三月,杂花生树,草长莺飞。春色无多,正是桃蕊吐意时。一个佩剑的小小的身影突然悠闲地出现在城外的小径。 


草牵衣摆,露扯衣袖。小小少年好奇地睁大琥珀色的眼睛四处张望,忽地隐隐闻见清脆的歌吟之声,不禁循着声音而去。转过一丛野灌,蓦见一汪无皱溪水。他定睛一看,那水边草地上一身若竹色长衫,摇头晃脑翘腿躺着的可不就是唱歌之人?此刻耳边的歌声倒是骤然清晰了。 


“···被华文,吟都荔。搴兰芳,献嘉觞。遍观春色,极眺瑶堂。灵惠杳杳,经纬冥冥。今夕长歌,传世无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一个传世无疆!” 


“谁?!”那人撑起半个身子将嘴里的狗尾巴草扔在一边。原也是个跟自己一般大的孩童。圆圆的脸颊,圆圆的眼睛,再配那一身衣裳,倒像自己最喜欢吃的甜绿豆糕。 


“喂,你好大口气!”他被斥了也不恼,干干脆脆走过去往旁边一坐,佩剑放在一边朝“绿豆糕”笑道。 


“谁许你坐的?” 


“只许你临水当歌,不许我赏春踏青?”八岁孩童微微睁大双眼,面上一副无辜的表情真是完美无缺。 


小孩哼了一声,顺手重又揪了一根草躺下去不理他。 


“刚刚的歌是你作的?” 


“······便是又如何?” 


“真好。” 

 

——《与君歌

 

第二题 结尾

摘取今年你最喜欢的一段结尾

 

从此以后,小鬼再无考核谦一和歌手鸿川。 


只有谦鸿,陪你们一直一起唱下去。在魑魅魍魉这个家一样的地方,一起制造,更多更美好的回忆。 
  
陪伴你,一直到故事给说完。 
  
  
  
“恭喜一麦,今天的考核通过了。” 
 

 
欢迎回家。

 

——《对不起,考核暂时没通过

 

第三题 最喜欢的部分

摘取今年你最喜欢的某个部分

 

“大——大大熊!” 
小孩用力抱住熊先森,把小脸蹭在它的肚子上。 


熊先森受了惊吓似的一动不敢动。 


“哇!是熊玩偶!” 
又有小孩尖叫着扑上来,开始撕扯熊先森的手,捶打熊先森软绵绵的肚子,甚至用有力的小脚去踢熊先森肥肥的腿。熊先森看上去非常不知所措,摇晃着大大的脑袋求助似的左看右看,又将目光定格在易先生身上。 


啧,别看我啊。不会帮你的。 
易先生恍若未觉地站在一边,专心等红灯,眼神却不由自主地往熊先森那里飘去。

 
熊先森像是愣了一会儿,突然把熊掌伸进身侧一个暗兜里摸了摸,摸出了几颗水果糖。 
熊先森把水果糖摊在手里,孩子们一哄而抢。

 
熊先森笑得憨憨的。 
易先生看得呆呆的。 
易先生突然也有点想吃糖。 
虽然易先生其实是不吃糖的。 


一个小女孩临走前将手里粉粉色的气球缠在了熊先森手腕上。 
“大熊!送给你!”一蹦一跳地跟着妈妈走了。 
熊先森低头看了看熊腕上细细的白线,又抬头看看飘在半空中的粉粉色气球。 


绿灯了。 
易先生刚要迈开步子过马路,熊先森突然朝易先生走过来,固执地,不由分说地开始用厚厚软软的熊掌将气球的细线拴在易先生手腕上。 


“诶!……诶你做什么……我不要这个……啊……好丢脸……” 


最终易先生还是无奈地站在原地任由熊先森鼓捣。 
  
熊先森目送着易先生牵着一只粉粉色的气球快速穿过了马路,又头也不回地转弯闷头往前冲,愉悦地站在原地朝那个黑色的背影挥手。 


  后来那个粉粉色气球被易先生系在了卧室床头。

 

——《易先生的熊先森

 

第四题 最煽情的部分

摘取你觉得最煽情的部分

 

后来刘志宏睡着了。

 
音乐还在继续。厨房的电饭锅里还剩了一些饭。但是他没吃。因为太困了,眼下似乎睡觉变成了头等大事。 


刘志宏睡得很熟。 


他把双手搭在胸前,就像一个心怀企盼的虔诚的信徒。 


细碎的报纸屑安静地四散在周围,画面看上去同橙色的灯光一样温暖且充实。 


当夜刘志宏梦见了半个月不曾见的易烊千玺。迷蒙光雾中,他以一种慵懒熟悉的姿势紧紧挨住刘志宏的背坐着,在他耳边用低低哑哑的声音,说些彼此都觉得没有什么实际意义,但很乐意听的话。 


“我知道永逝降临,并不悲伤。松林中安放着我的愿望。下边有海,远看像水池。一点点跟我的是下午的阳光......” 


易烊千玺应该是在念一首诗。以前他很喜欢给刘志宏念一些情诗。一字一句,故意念得很婉转,试图表达出某些缠绵意境,自以为很浪漫很文艺的样子。其实一本正经的样子笨拙得可爱。刘志宏也不拆穿他,只像曾经千万次做的那样,慢慢摸索到易烊千玺撑在地上的手,覆上去,转头跟他交换了一个轻轻的吻。 


微凉的,久违的温度。 


真好。 


刘志宏心满意足地想,觉得这就是永远了。

 

人时已尽,人世很长。 
我们在中间应当休息。 
走过的人说树枝低了。 
走过的人说树枝在长。

 

——《墓床

 

第五题 人物描写

摘取你喜欢的人物描写部分

 

“大概是因为……” 
  
易烊千玺微微眯起眼睛专注地看过来。日光将他咖啡色的虹膜镀上了一层透明的光。氤氲着繁花倒影的瞳孔里像有墨绿色的水草牵缠缭绕。在那双深藏着重重迷境的眼睛深处,刘志宏看到了一个被妥帖安放的,仿佛从未被人察觉的自己。 


易烊千玺突然有些局促地移开了目光,低下头抿着嘴专心看手腕上那株缓缓浮动着的茑萝。 
  
“你和它们很像。”

 

——《花间梦事

 

他忽的又忍不住想起那个面上常着笑,却总给人一种不怒自威不能招惹的错觉的男人。那人自己不唱戏也不佐奏,却能教手底下一个班子的人心服口服。一双眼瞳色极淡,像一壶雅香淡溢的经年茶,含了温情地看着你心甘情愿喝下去,初苦又回甘,整颗心都能悠悠地沉静下来。可那人说话却又是极爽利率性的,好似陈年的酒,一口下肚烧的喉头火辣辣地爽利。刘志宏很喜欢同他说话的感觉。彼此仿佛熟稔多年,深谙对方的性情,三两句就能戳中心窝子。两人都对这现世种种看得明白通透,却又一直怀揣着一些男子汉热血心性甘愿做着些美梦。有时候除了一个相逢恨晚的眼神实在不知还能说什么——什么都是多余了。

 

——《离合戏·双失记

 

第六题 环境描写

摘取你最喜欢的环境描写部分

 

小镇郊外的某个路口有棵枯枯瘦瘦的老树。赤色长衣的小妖怪还是挑了根不上不下不高不低的粗树枝窝着。夕阳像块黄澄澄的蜜渍橘子,把小妖怪投在地下的影子拉了老长。小妖怪对着蜜渍橘子一动不动,背影远远望着像个沾满了惆怅气息的草莓大福。

 
一只乌鸦呱呱叫着从惆怅的草莓大福头顶飞了过去。 


分明是有些凄凉伶仃的场景,易烊千玺却不知为何,盯着那个瘦瘦的背影,有点心酸,又有点想笑。

 

【非常不擅长环境描写,印象里没什么特别深刻的部分,就这一段儿不知为什么老记着,哈哈哈】

 

 

第七题 接吻与H

摘取你最喜欢的的H部分,么有H就上吻戏,么有吻戏就空着吧……

 

【啊.....这个真的是......羞耻......就写过一次。】


狠狠顶入的那一刻他伸出手猛地抓紧我的头发逼迫我扬起头颅,随即俯下身毫不留情地咬在我的喉结上,将我所有的尖叫和喘息一并压制,将所有滚烫沸腾的情绪覆盖在他温柔的怀抱里。 


喷薄而出的那一刻我觉得自己的耳朵轰鸣不止,恍惚间我仿佛看到了自己很久以前梦到过的,我们老去后的某个场景。 


花架下边两张躺椅上躺着午后晒太阳的我们。和畅的风从某个不知名的地方飘过来。我们养的猫安静地窝在脚边。我睁开眼睛看千玺花白的头发和布满皱纹的脸,笑着告诉他自己刚刚做了一个梦,梦见年轻时一次濒临分手后我们在某个陌生的旅馆里做、爱。 


此刻我突然不能确定,自己现在是已经老了,梦到了年轻时一次难忘的做、爱经历,还是的的确确还在做着一场有关长相厮守的美梦。 


你知道,我总觉得自己似乎已经跟身边这个人过了一辈子了。这是一种不可言说的,毫无理由却真真切切的感觉。

 

——《活动小丑

 

第八题 槽点最高的部分

摘取你觉得槽点最高的部分

 

【啊这个就......有点多了......哈哈哈哈想起来了!这个!!】

 

“哇好酷炫啊。” 


原来不是包子是花卷。 


花卷千的表面是白白滑滑的,侧边有一圈一圈好看的晕晕。宏从中心那一点开始看,一边看一边用脑袋跟着画圈圈,画到最外边那一圈的时候就很晕很晕了。 


“你真是个迷人的花卷。”宏晕晕乎乎地总结道。 


花卷千被夸奖有点开心。 


“谢谢。你头上的褶也很有个性的。”像菊花一样好看。 


花卷千腆着大白肚子费力地往包子宏边上挪了挪,小心翼翼地嗅了一下。 


咦好像跟自己不大一样喔。 


“很香很甜······你的面粉里是不是有加特技?”

 

——《花卷说,豆沙包不给吃

 

第九题 那么,希望未来可以写出什么样的作品?

 

希望写出

让人一读就能够感受到自己对几个孩子的爱、可以真切地联想到孩子们的

那种非常纯粹温柔的文字。【啊但是怎么回事为什么画风总是很狂放逗比......】

 

对于自己而言,就是和所有的写手一样,想写出那种可以打动人心,给人共鸣,让人想要读第二遍的文字啦。希望能够对得起读者一直以来的关注和喜欢。

 

嘛,还差得远呐。会继续加油。(∩_∩)

 

能够收到佩佩 佩特先生 的点名,觉得非常意外又非常非常荣幸。

回头看自己写过的东西,真的是......还是需要不断练习啊。

爱他们的第四年。写文的第12个月。觉得可以一直爱很久。

16年快要来啦。和你们一起努力,成为更好的人。

不骄不躁,不喜不惧,诚敬勤朴。脚踏实地地活着,稳稳地踩着地面呼吸。

 

点名:   黎九清    川一     白茅纯束

 

 

 

 

 

 

 

 

 

 

评论(21)
热度(50)
©浮沙丘陵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