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先切VS户萌切
万顷宏波棹舟远,千声丝竹入梦来。

对不起,考核暂时没通过(12)

23.

去a市?

刘志宏想了想,这周六周日自己的确没什么事,就同意了。

易烊千玺收到回复毫不意外,心满意足地下了歪歪打了个电话给秘书。

“推掉这周六周日的其他安排,我要去趟a市。订两张上午的车票。”

“好的。需要预定酒店吗?”

易烊千玺点了点桌子沉吟了一下。

“一晚。两个单人间。靠T 大。”

 
 

正直还是要正直一点的。这种事,急不得。嗯。

 
 

这天晚上,刘志宏爬进了自己的个人小窝“一川烟草”。因为前两天Prpr反应鸿川在自己窝里的时间太少,导致自家妹子怨声载道——不能跟萌萌哒的鸿川近距离接触交流听他唱专场什么的简直不能太可惜!给点福利嘛!

于是刘志宏心虚地爬进窝给自家留守儿童送福利来了。

“咳咳嗯!哈喽大家晚上好……”

 
 

Prpr之前在几个群里发了通知,今天妹子们都早早就等在了频道里,一看鸿川来了纷纷欢天喜地。

 
 

【小川儿!!看得见我吗?!!!】

【晚上好!!!】

【小川儿晚上好🌷🌷🌷🌷】

【看我!!!!】

【挥手!!!】

【老公晚上好!!✌✌✌】

 
 

小窝里满满当当挤着近两百人,虽然人数不算特别多,但都是为了自己来的。大家似乎完全没有受之前事情的影响,还是用极高的热情迎接自己,刘志宏觉得心底热乎乎的。

 
 

鸿川:“哈哈哈,看到惹看到你们惹……好久不见啊……诶……今晚唱什么呢……这个!”

 
 

刘志宏早早准备了几首伴奏打算今晚唱,都是b站上大家耳熟能详的一些网络歌曲。

 
 

第一首《欠一个拥抱》,唱着唱着刘志宏总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对味儿。

 
 

“……我知道,你想要的只是个依靠……你要什么时候才会发现得到我也只有对你才那么好……藏了那么多、那么多年想说的话,就在此刻,就在此刻全部迸发,拉不上关闭的匣……”

 
 

总觉得怪怪的……?

……究竟是哪里不对呢……

一面纠结着一面唱完了,索性让伴奏接着自动放下去。

《东京不太热》。很好很好。难度一般。

 
 

“……叮叮当当QQ响起会是谁呢NaYo,会是他吗NaYo,什么事呢Ayo。假装正经帮他把问题都摆平NaYo,不多聊了NaYo,去吃饭了Ayo。明明心里很喜欢却保持着距离,Oh怕被伤害就伪装出高冷的表情,以为这样总有一天他会接近你,直到有天看见他和别人在一起……”

 
 

……

这歌词唱着总觉得有种诡异的熟悉啊……

刘志宏突然灵光一现——

 
 

妈哒!

为什么觉得歌词里这人听着这么像在唱自己跟易烊千玺啊?!!

真是心里想着谁唱什么都会往里带入!!!

这少女病一样的心态能不能好了?!!

 
 

刘志宏憋红着脸硬撑着唱完了整首歌,简直不敢再直视自己。

不行不行不能再按正常套路唱下去了。

现在的歌坛怎么回事!

低俗!幼稚!

毫无新意!逃不开情情爱爱!

世风日下!

道德沦丧!

刘志宏泪流满面飞快的跳了前几首伴奏,直接到了恶搞曲目。他不怎么想刻意卖萌,就唱了首rap版的《自挂东南枝》。

 
 

看。这个歌词就很正常很健康了嘛~都不会让人产生不好的联想!

 
 

“……快使用混天绫!讨厌啦~快使用乾坤圈!讨厌啦~李将军百分百被空手接白刃,夫人她怀胎三月还带球过人!快使用风火轮!讨厌啦~快使用火尖枪!……”

 
 

卧槽!

公屏妹子瞬间鼻血横流倒地不起!

这歌词!

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好想对着鸿川耍流氓!!!

 
 

【啊哟讨厌~(*/ω\*)!】

【6666666】

【妈呀自攻自受!!!!】

【讨厌啦~~~~\(≧▽≦)/~】

【撒娇好萌!!!】

【hhhhhhh666666】

【hhhhh讨厌啦!~】

【我滴妈哈哈哈哈】

 
 

刘志宏扬起下巴嘚瑟一笑。

拜倒在哥的魅力之下了吧!

 
 

”啊……你们有没有什么想听的歌?”

 
 

一片《青媚狐》《扇子舞》《威风堂堂》刷过去。

刘志宏假装什么都没看到。

不要污!要优雅好吗?!!!

 
 

一边问一边自己这头也在找,这时公屏突然刷出一句话。

 
 

【来首古风歌吧!】

 
 

下边立刻纷纷跟风刷屏表示古风歌好哇古风歌棒古风歌加一!还没听过鸿川唱古风歌呢!!!

 
 

古风歌啊……

 
 

想了想,自己好像还真没怎么试过古风类型的歌。以前嫌古风歌咿咿呀呀的节奏太慢,不喜欢。后来开始粉谦一才陡然发觉古风歌的动人之处。但是自己却一首都没正式唱过。

刘志宏摸了摸下巴,脑海里第一个想起的就很久以前谦一唱过的一首歌。

那首歌谦一是翻唱的,后来还被小鬼官方整理了一下放上了b站和5sing,在首页上飘了很久。刘志宏特地下载到了手机里单曲循环了好一阵子,自然也是会唱的。

嗯。那就这首好了。

 
 

“……绿了芭蕉,红了樱桃,流光转眼化蝶抛人于海岛;褪了暗潮,离散的候鸟啊,可还记得年少的歌谣。醉了喧嚣,哭不完索性笑。人恨我痴儿何足道哉……”

 
 

吃瓜群众从前奏响的那一秒开始就忍不住亢奋起来了。

 
 

【卧槽!😭】

【忘川!!!】

【好听!!谦大的歌!!!】

【好耳熟……】

【╭(°A°`)╮谦大的忘川吗?!?!】

【有味道!】

【喜欢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棒!👏👏👏】

……

 
 

和谦一的版本相比,少了一分书生气,却多了些无奈沧桑的味道。

这声音。

公屏纷纷表示……

彻底攻了谦大。

 
 

而此刻的刘志宏却独自沉浸在这首歌里,陷入了回忆。

谦一当时在古风唱这首歌时,自己才刚混小鬼没多久,对他的印象也仅限于,考核,人气高,神出鬼没,高冷。最重要的一点当然是,和学长的声音很像。那会儿他还在易烊千玺出国的打击中没恢复过来,就是这个毫不相关的人的歌声,这首浸满惆怅的歌,让自己无数次在午夜辗转反侧。

 
 

一曲嘲哳。

唱得好坏也罢。

人恨我痴儿便恨吧。

 
 

那个时候的自己,其实挺可笑的。甚至一度非常害怕,这辈子会不会再也爱不上别人。还觉着这样挺伟大。

 
 

“……痴人一梦横过万里黄沙,无牵挂,痴人一世流浪去那忘川。我一觉醒转,你一定就在彼岸沏一壶茶,等一树桃花;痴人一梦转过三千佛塔,参不化,痴人一路泛舟去那故乡。我一觉醒转,你一定就在河畔作一幅画, 等着我抵达……”

 
 

时过境迁,再唱这首歌时,那个以为再也看不见的人居然已经回来。还带着自己完全没有意料到的身份。

而自己似乎也已经可以坦然地面对曾经的感情了。

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

可喜可乐。可喜可乐。

 
 

“在彼岸牵著手,等一树桃花。我看见,那一树桃花……”

 
 

呼……

 
 

唱完一首歌,刘志宏觉得心头一阵通畅。殊不知此刻“一川烟草”里的两百号妹子已然粉色泡泡轰满脸。

 
 

妈呀!!!

一片深情地唱对方的歌什么的!!!

简直不能更基情满满!!!

果然谦一跟鸿川有一腿!!!

二话不说跳下坑!!!吃定鸿谦不动摇!!!!!

 
 

24.

 
 

今天天气很好。

虽然是深秋了,小太阳晒得人暖烘烘。小云飘得一小团一小团儿的,像一坨坨棉花糖。公司楼下的银杏树叶掉了一半剩了一半,金黄金黄,像欧洲中世纪油画。

易烊千玺坐在办公桌前,看着微博上录音组发的鸿川古风首唱,表面不动声色,内心无比愉悦。

《忘川》啊。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美滴很美滴很!!!

真是!令人愉悦!!!

这种愉悦从他转发了这条微博并附了个🎵表情开始,一直持续了快两个小时。以致接电话时都没有来得及像往常一样飞快地切换回冷漠语气,而是语调略微上扬地问道。

 
 

“喂?小凯?”

“……千玺你是不是刚跟人干了个爽……”

“……”

“开个玩笑~啦~~”

“……”

“……好了其实这次我就是想说月底去b市时间定了26号到时候记着恭迎圣驾另外这次我去b市还有个人一定要见。”

易烊千玺沉吟片刻。

“……声烟?”

“嗯哼。”

“我并不认为他会愿意出来跟你面基。”

“如果是打着小鬼线下聚会的旗号呢。”

“据我所知小鬼今年并没有线下聚会。”

“随便找个名目嘛~我,你,再把你家小川儿叫出来。我有办法让声烟出来。”

“……你确定?”

那人在电话另一头眯了眯眼。

“嗯哼。”

“好吧。祝你好运。我先挂了。”

“诶诶诶难得打个电话你居然这么不耐烦!是不是兄弟了!”

“明天去一趟a市。提前安排一点事。”

“诶?”

“和鸿川。”

“……妈卖批。”

被秀了一脸的苦逼狗愤怒地率先卡擦挂断了电话。

简直不是人!!!

我连声烟的脸都还没见着!!!

啊啊啊好嫉妒!!!

 
 

易烊千玺施施然放下手机感觉自己更愉悦了一点。

 
 

周六一大早两人就在车站碰了头。a市和b市离得很近,不过两个小时车程。到了之后先去了预定的宾馆。刘志宏在房间暂作休息。

易烊千玺的事办的很快,中午大概十二点半的时候就回来叫刘志宏去吃饭。刘志宏一边惊叹这人办事效率一边忍不住感慨——果然还是一点没变!吃饭比天大!耽误什么也不能耽误吃饭!要不大概就会黑脸!对方一定是被他到了饭点一脸冷漠不耐烦的样子吓尿了才这么快结束!

对!就是这样!

 
 

午饭在一家口碑不错的西餐厅解决了。刘志宏大学那会儿很喜欢这家的西冷牛排,但是毕竟是学生,消费水平有限,一学期吃不了几次。这次再回来,连连赞叹味道真是一点没变!

“在那之后!我路过无数家西餐厅,吃过无数的牛排,五分熟,六分熟,七分熟……可再也!找不回那熟悉的味道!……”刘志宏无比感慨。

“这句话难道不应该是形容学校的老母鸡汤吗?”

“啊,对!说到老母鸡汤!好怀念那个味道啊……哎……不知道还在不在啊……”

“怎么会不在。下午我们去学校。晚上去吃。”易烊千玺一脸泰然切了几块牛排放进刘志宏盘里,又从他那叉了颗西兰花过来慢慢嚼。

“不一定啊,”刘志宏完全没觉得哪里不对,咽下嘴里的牛排继续说道,“食堂的窗口一向更新换代很快的嘛!你记得不?一楼最左边那个,一开始卖粥的,后来两年内换了四五家,从什么杨姐米线到香扒饭再到石锅粉……一学期换一个都不带重样儿的!”

“嗯。记得。”

“哎!所以说,老母鸡汤饭不一定在了哇……”

刘志宏一声感慨,继续低头跟牛排奋斗。

“……会在的。”

这句话易烊千玺没说出口,只是看着对面的人鼓着腮帮子边吃边切,默默想着。

一定还在的。

 
 

……结果两人饭点一到就冲进了学校食堂二楼,发现老母鸡汤饭真的没有了。

 
 

原来卖老母鸡汤饭的窗口换成了一家木桶饭。大师傅也变成了一个染着黄发瘦瘦小小的中年女人。

 
 

易烊千玺:……

刘志宏:……噗!你看!我说吧!果然没了吧?!

 
 

直到两人端着石锅拌饭坐回当年的老位子,易烊千玺的脸还是黑的。

刘志宏对他充满了同情。

毕竟自打认识学长以来,他就是个会因为没饭吃而低气压到爆棚的吃货星人啊!

刘志宏带着这样的同情隔着桌子努力伸出胳膊拍拍对方的肩膀表示理解。

“没了就没了嘛!”

 
 

易烊千玺淡淡地“嗯”了一声,低头吃饭。

心里简直要抓狂了。

尼玛怎么能没了呢!?!

怎么可以没了呢!?!!

一起微笑着边喝老母鸡汤边回忆大学生活呢?!?!

大师傅你赔我你赔我赔我啊妈蛋!!!

 
 

“哎……不过话也说回来,才一两年,学校变化可真大啊……这会儿我都觉得自己老了。”

易烊千玺没说话。

 
 

饭后两人绕着学校大道散步消食,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

“你那会儿一声不吭就走了,嘿!不是我瞎说啊!全校好多妹子都哭瞎了!”

“你也哭瞎了?”

“去你妈的,我是女的吗?!”刘志宏翻了个白眼撞了他一下。“不过话说回来,你是去新加坡干嘛了啊?”

“因为要接手我爸的公司事务,到那去学点东西。”

而且我已经尽量在很快回来了。易烊千玺默默补充道。

“啧啧,富二代也有富二代不为人说的艰辛啊!”

易烊千玺笑笑。

“我记得你是c市人,家离b市挺远的。”

“是啊,一年回不了几趟家。工作了嘛!没办法。”

“那你住处是怎么安排的?跟人合租?”

“我住的地方就是公司安排的员工宿舍。离公司近又便宜。”刘志宏嘿嘿一笑,倒着走。

“说到这个……你跟声烟……是室友?”易烊千玺装作不经意地问出了自己一直以来非常在意的问题。

“卧槽你怎么知道你的?!”刘志宏瞬间惊呆了。

“……你忘了那天在岂铩窝里,声烟把你名字都喊出来了。”易烊千玺忍笑。

 
 

刘志宏脸蹭地涨红了。

自己怎么这么迟钝!

妈哒自己马甲其实那会儿就早掉了吧!

又忍不住感慨,怪不得易烊千玺在歪歪上调戏自己那么得心应手,感情一早就知道了是老熟人,所以才毫无压力吧?!

 
 

“对。其实我俩既是同事又是室友,要说起来,小鬼这坑还是他带我跳进去的。”

“跟他关系不错?”

“那必须!”刘志宏拍拍胸脯,“铁打的!”

“那是挺好的。出门在外,有朋友也是有个照应。”

易烊千玺笑道,看着那人提起室友一脸信赖的表情,心里暗暗有了打算。

 
 

王俊凯,这次老子就大发慈悲帮你一把。




 

评论(136)
热度(393)
©浮沙丘陵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