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先切VS户萌切
万顷宏波棹舟远,千声丝竹入梦来。

【1002】Massive Attack

古风画风抒情画风完了,来个流氓画风。

 

BGM   没有。 (反正我是听着GANGSTA的OP码出来的)

 

快乐。

 

 

 

天宇文笃定千智赫对自己有意思。

千智赫这小子平日里越是默不作声跟他对着干,越是显得他对自己图谋不轨。

虽然这笃定里有一小部分是出于青春期自信自恋自我好感度爆棚的小男生特有的臆想。

但是他确信。

这样的笃定让他在灌了一杯啤酒之后一拍大腿站起身意气风发信心满满地朝千智赫走了过去。

包厢挺大,一群人抢着话筒嘻里哈啦地唱《忐忑》,一群人撞着杯子大声说话,剩下一群人坐在沙发上嗑瓜子看他俩的好戏。

天宇文径直走到沙发那一头千智赫面前,伸出右手拽住他的衣领子弯下身子凑近,一双桃花眼一眨不眨逼着他正视,直到对方那双向来冷淡的双眸里充斥着一整个自己。

“喂千智赫。跟哥耍个朋友吧。”

没想到千智赫只淡淡看了他一眼就重新低下头去。

“你喝多了。”

“......啥玩意儿?”天宇文愣了一下。

“我还有事,先走了。下次再跟你们出来。”

他拍开天宇文拽着自己领子的手,转头跟旁边一堆人招呼了一声就起身走了。

天宇文看着那人头也不回地离开,脸上是热的,不知道是因为喝了酒还是其他。心底里却是一片哇凉。他装出一副整人失败的懊丧表情呵呵笑着,抬脚咣啷一声踹在大理石桌边上,又疼得嗷嗷叫。惹得身后弟兄们哈哈大笑。

 

 

天宇文在学校里挺有名。性子豪爽爱交朋友,高低年级都混得很开,校内校外也认识挺多人。校霸说不上,学痞差不多。打小不喜欢学习,成绩说好不好说差不差,成天吊儿郎当。打架倒是一把好手,估摸着是从小跟那帮弟兄打抱不平或者看谁谁不顺眼练出来的。

千智赫正好相反,乖乖仔学霸一个,学校广播站站长。上课认真听讲下课待座位上看书,话少性子冷,平日里大多独来独往。天宇文一个兄弟跟他打过交道,说这人大少爷心性眼比天高,天宇文就不高兴。他一向看不惯这种自以为是的,就跟着几个兄弟找了几次茬儿,锯凳子腿儿扎车胎气把姑娘给他的情书换成草稿纸啥的。一来二去千智赫当然不是吃素的,谁都没记住偏偏跟天宇文杠上了。一次广播直接在全校师生面前读了一首不知怎么搞来的天宇文写的打油诗,还用波澜不惊的语气睁眼说瞎话夸作者是三百年一遇的文学奇才,气得天宇文差点直接从四楼教室跳下去杀到广播室。

直到一次千智赫班上有个同学打篮球腿骨折了。学校不让外来车辆进,天宇文每天晚上放学都看到那男生的父亲背着他走到校门口。千智赫就在边上帮忙拎着包抱着俩拐杖一直送到校门口,然后再一个人回教室收拾东西回家。一个多月天天如此。天宇文心想,这小子其实心蛮好,蛮好。

久而久之,两人对对方的了解越来越深,不知不觉就有了点惺惺相惜相爱相杀的味道。

 

天宇文老是舔着小虎牙心想,这龟儿子。有点儿意思。

千智赫老是皱着眉毛尖心想,这人瞧着好看。可惜是个脑残。

 

 

天宇文这次的满腔自信和热血并不是空穴来风,两人走到今天这个暧昧不清心照不宣的地步,完全是因为前不久的一件事儿。

 

天宇文把千智赫给亲了。

要命的是,千智赫还回应了。

 

 

那天放学千智赫瞧见有个同校低年级的被几个人堵在了巷子里,推推搡搡像是要动手的样子。那几个人他听说过,老是趁着放学在这一带等着拦低年级的跟他们要钱。秉着三好青年能不动手尽量上交国家的原则,早就暗中想办法摸清了几个人的底细,就等着趁他们哪次再下手直接报案抓人。今天恰巧就被他碰着了,可是居然像是要动手伤人。千智赫没办法,只好先走过去想办法解围。谁知那小男生一看有人帮他,竟然怕得找机会一个人偷偷溜了。

 

其中一个绿毛大概是头头,掂着木棍子笑,说又来一个送钱的。

千智赫懒得跟他们啰嗦,直接拿了钱给他们只想脱身。

天宇文跟一帮兄弟刚打完篮球汗津津地回家,好巧不巧就看到了这一幕——几个混混围着那个老实巴交的千智赫让他乖乖掏钱。天色昏暗看不清表情,但天宇文忍不住想象着这小弱鸡此刻内心无比惶恐失措抖成了风中一朵小残菊还硬撑着瞪眼不肯服输的可怜模样,一瞬间就受不了了。

妈的老子欺负的人还轮得到你们。
车一扔就冲上去了。

 

天宇文刚刚打篮球运动过度,这会儿突然一使力,右小腿突然抽筋了,为了躲开混混的攻击身子一晃直接坐在了地上,再一抬头肩膀上就挨了一脚。

 

“嘶……我草你他妈……”

“妈的。”

 

旁边原本一声不吭的千智赫突然把包往地上一甩,一张脸冷成冰窖。

天宇文站到一半懵逼了。懵逼完就想发笑。

他认识千智赫这么久,第一次听他爆粗口。

爆就爆吧还尼玛表情这么冷静这么酷炫。

这个逼装的我给九十分!天宇文忍不住自个儿脑补着乐呵了一下。

下一秒天宇文就笑不出来了。

就在谁也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千智赫闪电一样两步冲到绿毛面前一拳砸下去,绿毛应声倒在地上半天没爬起来,嘴巴转眼肿了老高。后头立马冲上来一个举着棍子的混混,千智赫一个回旋踢把人直接踹飞了,又疾速转身左手曲起一个肘击重重捣在旁边混混心窝口上。趁着剩下两三个人还在愣神的当儿,一脚踹在地上的绿毛身上,弯下腰提鸡崽儿一样把人拎起来对着脸又是一拳。这拳下去那绿毛直接咳出血沫儿来了。

 

“你刚打谁呢。”

 

千智赫声音轻得像翻书页,面无表情地盯着绿毛半死不活仍极力挣扎的模样,又毫不留情补上一拳。那闷声响,实实在在。天宇文都替那绿毛脸疼。

 

“他也是你能打的么?”

 

 

前后不过几分钟。

一帮人来的时候是大爷。几分钟后变孙子。

 

“刚刚的钱就当医药费。以后别再让我看见你们。”

 

天宇文从头到尾站在边上眯着眼看好戏。见这边分分钟完事儿了,吹了声口哨刚走上来想做两句总结,被千智赫冷着脸抓着手腕就拽走了。

“诶诶诶轻点儿身上还有伤呢疼疼疼!......”

 

到了人少的地方停住,天宇文一下子没了吊儿郎当的模样,翻着白眼手一甩兜头骂过去。

“你他妈傻逼么?打得过还站在那儿让人家抢?”

“没那动手的必要。我调查过那个绿毛。刚原本打算直接去报案了。”

千智赫眼皮都没抬起来。言下之意就你他妈多事儿。

天宇文一愣,“我这不想着江湖救急呢么。都是一个学校的总不能眼睁睁看着你被人欺负吧?哎你还别说,我都不知道你个学霸看着书呆子文文弱弱的,打起架来这么牛逼?行啊你,看不出来也是练家子?”

千智赫对后头几句话明显受用,脸上有了些笑模样,很快又压下去。

“下次少帮我出头。”

天宇文一听这话不乐意了。自己出来混的时候这小兔崽子还不知道在哪看画册呢!

“嘿我这暴脾气!帮你还不好了是吧?得,您牛逼!以后您就是被抢得浑身上下衣服不剩一件老子都不带眨眼儿的!”

“不是这意思。”

“不是这意思那你什么意思?”

千智赫偏了偏头,神色有些不自然。

“我还能不知道你的厉害?你折腾我就够了。他们还不配你动手。”

千智赫明显有些局促。

他在有些局促的时候会下意识的抿抿嘴。两片淡红的唇珠贴上再快速地弹开。那双眼躲躲闪闪的还硬要装出一副不屑的样子。

完了。天宇文咽了口唾沫心想。小动作简直迷死个人。

大老爷们儿害羞起来咋啷个可爱。

盯着那张侧脸看了几秒,直看得那人耳朵尖儿烧红了,天宇文心里说不出的喜滋滋,眼睛一闭不管不顾就冲上去对着那人脸上啃了好几口。啃着啃着就被一把搂过去直接亲上了。

 

毫无疑问,那是一个让两人都难以忘怀的傍晚。

两个半大小伙儿糊里糊涂把自己的初吻就这么交代出去了。

 

 

艹。

糟心。

此刻天宇文单肩背着书包一手拿着钥匙在夕阳下的车棚里忍不住爆了粗口。亏自己还下课铃一响就急急忙忙跑下来准备回家吃饭了。

后车胎气不知道怎么被扎爆了。早上明明还好好儿的。

正捂着咕咕叫的肚子想着今晚得多花半个多小时走回去,眼角就瞥见一个熟悉的身影。

“喂!”

听见声音的千智赫推着车站在原地回过头。

天宇文撇撇嘴走过去:“我车坏了。咱俩回家不有一段同路么。载我一程。”

千智赫不置可否,转头往前走。天宇文嘿嘿一笑,颠颠儿地跟了上去。

校内不许骑车,这会儿刚放学,人还不多,三三两两地从身边穿过。两人推着车往前走,一面走一面有一搭没一搭地说话。

“你也太不给哥们儿面子了。”天宇文说道。指的当然是昨天下午KTV里那事儿。

“昨儿?呵。一看就是你跟人玩游戏输了吧。要搁做问那话的是我,你能答应么?”

“那肯定啊。游戏嘛,开个玩笑而已。”天宇文大大咧咧地回答。

千智赫抿抿嘴看了他一眼。那眼神,意味深长。

“什么玩笑不能开开这个?你觉得,跟我开这玩笑合适么?”

 

这话问得太刁钻。尤其是在这种两人都或多或少有些心照不宣的时候。重点是落在开玩笑的对象上,还是落在玩笑这件事上?天宇文不是个爱给自己找牛角尖儿的人,索性双手插兜吹了个口哨儿避过去。

“切。瞧你小气吧啦那样儿。”一抬头发现已经出了校门口了。

“喂我上来了!”

天宇文转过身就往千智赫后车座上跳。

千智赫没转头,盯着前方歪歪嘴微微一笑,屁股一抬飞快地使劲蹬了把单车。天宇文还没来得及坐上去,那车子就哧溜滑出去老远,害得他一屁股直接坐到了地上摔得全身疼。

 

“靠!千智赫你丫找抽是不是?!玩我?!”

 

天宇文狼狈地爬起来,四周指指点点的暗笑声一阵接着一阵。千智赫在几米远的地方单腿落地撑着车,转头冷冷地朝他看了一眼。

“自个儿回去吧您内。”白眼一翻脚底猛一蹬车说走就走。那背影干净利落的,屁都不带留一个。

 

“你他妈明天学校等着!”

哥就不信还办不了你了。

 

天宇文朝着那人离去的方向一动不动地瞧了一会儿,忽然舔着嘴唇笑了。

 

千智赫是真挺生气的。

他晓得天宇文没心没肺,但是一想到以那小子的性子,喜欢来喜欢去的,八成真能跟人开玩笑。他一想到也许哪天天宇文玩嗨了拎着另一个人的领子痞里痞气地说耍个朋友吧,心里就跟被人塞了团棉花似的堵得一梗一梗的。

    

 

快期中考了。这几天两人都非常安分,几乎没什么交流。不知道是专心备考的缘故,还是因为这阵子一连串儿的事。前几天倒是在男厕所碰着了,天宇文远远就哟了一声打招呼,千智赫当没听见直接走了过去。

 

课间千智赫旁边几个坐在一块儿的男生无聊瞎侃。

“我们千哥最近怎么不大说话?”

“你拉倒吧,他一直就那德行,什么时候话多过!”

“诶对了,说到宇文想起来个事儿!”

“啥事儿?”

“五班那个倒追宇文的妹子,知道吧?”

“怎么了?”

“昨天听说又去篮球场上送水了。宇文也是被烦的不行,又天生不好意思硬着拒绝小女生。就让她专心搞学习。你猜这妹子说啥?”

“说啥?”

“大概也真是被逼急了,直接问这次期中考要多少名他才愿意考虑。达不到目标她就放弃。然后宇文说了这个数字。”

男生伸出两手食指摆在一块儿。

“卧槽年级前十啊?”

这算是个精英学校,年级前一百都是全市的佼佼者。年级前十更是精英中的精英。

千智赫每次都在年级前十。

那女生成绩也不错,百八十名吊来吊去。可要在短短几天突然挤进前十目标,几乎是不可能的。但谁吃的准会不会这次真因为爱情的力量催生出奇迹呢?

千智赫一直在一边听着不做评论。他把桌上刚刚放冰雪碧留下的水渍拿面纸吸干净,面纸放进了垃圾袋,又抽了张面纸出来,展开,两手抓住两侧,撑在大腿上绷住,默不作声一下一下地发力往两边撕。纸柔韧性不错,不过再好也经不住他这么拽。纸质纤维随着用力的撕扯斯拉一声裂开来变成三片,碎裂的边缘有的部分还丝丝缕缕地连着,千智赫索性也一用力扯了个干脆,这下纸边看着就有点像搅碎机里搅出来的了。

千智赫又没忍住,把那丝丝缕缕的边缘一整条都撕了团成一团扔进垃圾袋。这下看着最后剩下的整整齐齐的中间部分,心里总算舒坦了些。

千智赫想,是应该干脆一点的。

撕就撕个干净痛快。

 

这个撕当然不是跟天宇文撕逼。

是要跟那妹子撕。

年级前十是吧……

 

其实有一件事还是教他挺高兴的。

这么久以来,在天宇文自己并没有完全意识到的时候,自己已经是天宇文的某种标准。而与此同时,不得不承认,天宇文也在成为自己的标准。

 

 

还是放学。

天宇文大道中间车一横把人拦着了。

                                                                         

“我这次考进年级前一百,你考虑考虑我呗?”

 

千智赫面不改色岿然不动恍若未闻。心里想着妈的怎么告白都让你给抢先了。说好的专心搞学习呢。

 

“这次我超认真的。”

 

“……你一大老爷们儿跟谁学的台湾腔。”

天宇文嘿嘿一笑。千智赫又发话了。

“给人家要求前十,到了自己这儿心够宽啊。”

“这不群众基础不一样么。”

“把别人的告白招数拿我这儿来用你也真会现学现卖,交学费了吗?”

“不敢交。交了学费估计人也得交代了。”

“不敢交但是想交呢是吧。”

“没有的事儿!”天宇文低头挠挠脑袋又抬头。

“你……你就说成不成吧。”

千智赫推着车绕过他就走。

天宇文一直盯着他看,直到千智赫拿背朝着他顾自往前走,脸一瞬间就灰了。

 

“愣着干嘛。还剩十几天了。今晚上我家补习去。”

 

 

成绩出来那天天宇文拿着年级89的单子兴高采烈把千智赫拽到教学楼后头的小树林。出来的时候两人就跟打了一架似的,衣服皱皱巴巴,一个笑得不见眼,一个冷得瘆人,可两人脸上的红晕倒是出奇的一致。

那个明恋天宇文的妹子最终考了年级21,哭了一场后倔着性子最后一次找到天宇文,说自己放弃了。眼泪巴巴地问天宇文有没有一瞬间为自己感动过的时候,千智赫就单肩拎着包倚着墙靠在教室门外。听到里面那人难得正经地低声说着抱歉的时候居然忍不住想笑。

对着妹子就温柔了是吧。

对这妹子就怂了是吧。

当初扛着凳子说要把我脑袋砸出个窟窿时候的精神头儿呢?

 

哦。忘了提。

千智赫这次考了年级第一。

这是个完全按照预定计划的成果——他本想拿着这成绩去威胁天宇文来着。只可惜迟了那么一步,计划这辈子派不上用场了。

 

评论(78)
热度(411)
©浮沙丘陵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