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先切VS户萌切
万顷宏波棹舟远,千声丝竹入梦来。

易先生的熊先森

@_Koala喵喵喵喵喵喵喵喵_   的梗

被我写成了   有点奇怪的故事。

 希望喜欢。

 

OP:  CLOSER       

 

傍晚的时候,易先生再次走进了这家门口挂着风铃的小餐厅。

“先生,请问要点什么?”店员小姐微微红着脸,每句话的尾音都用一根看不见的细红绳儿轻轻柔柔地吊着。

 “广式煲仔饭牛肉豆腐汤。”

易先生在角落熟悉的位子坐下,一面细细观察桌上那束薰衣草,一面习惯性地屏息等待着。

果然,不出一会儿,一只巨大的熊本熊伴随着一阵躁动出现在门口。在摇摇晃晃地穿过了店里对它而言异常狭小的座位间的空隙后,黑胖黑胖的熊本先生嘎吱一声坐在了易先生的对面,一屁股占了差不多两个位子。

 

“啊…….果然。”易先生在心里大大地叹了一口气。

 

这种奇怪的约会始于大概半个月前。

在那之前,易先生的晚餐永远是一个人的晚餐。

确切地说,易先生永远是一个人。

易先生刚毕业不久,在一家公司做职员。租了一间离公司不远的公寓,每天上下班徒步回家的路上都会经过一间小餐厅——是一间装修别致,菜式也很齐全的餐厅,以港式料理为主。最重要的是,这家店参考了网上一间特色餐厅用玩偶陪伴落单的客人吃饭的经营理念。呆呆的河马,蠢蠢的棕熊,咧着牙的海绵宝宝……他们在椅子上安静地坐着,等待着有人能和他们共进晚餐。

在第不知道多少次一个人回到家里,一个人食不知味地吃完蛋炒饭后,易先生叹了一口气。如果是坐在热闹的店里吃饭,就不会总是被夸张地暗地里形容为社交恐惧了吧。易先生这样认为。

即便那些喧嚣的气氛和自己没什么关系,也没有想过要刻意融入什么的。至少证明了,自己已经为此作出努力了。而且对面坐了一只安静的玩偶,就算蠢了点,也总归显得不那么孤单吧。

于是易先生的晚餐不知不觉就固定在这家小餐厅解决了。

 

突然有一天,易先生在就餐的路上远远看到小餐厅的门口多了一只奇奇怪怪的东西。

走近了之后才发现是有人穿着笨重的玩偶服在店门口摇摇摆摆,东张西望着。顶着两个圆圆的小耳朵。红红火火的两坨腮红。弯眉毛,黑豆眼,傻气的咧嘴笑。

无比滑稽呆滞的表情。

原来是最近非常流行的,日本的熊本熊啊。

易先生是知道的,微博上经常刷到这家伙,没想到已经有人以此为噱头吸引注意了。

现在的宣传手段真是越来越幼稚啊。也只有单细胞的小女生会喜欢这种又蠢又呆的人形玩偶了吧。难道是店里要推出新品吗?易先生这样想着,绕过跟自己一般高的熊本熊推开了店门。

诶?等等,为什么跟着我进来了!

 

直到熊本熊在一片窃窃私语中挪着屁股艰难地挤到易先生所在的角落,弯腰将对面那只丑萌丑萌的小恐龙抱到隔壁桌的空椅上,一屁股坐到了易先生的对面时,易先生终于忍不住了。他在一众或好奇或惊讶的目光中直起身子坐好,冷冷说道。

“如果是搞推销的话,我不需要,谢谢。”

对面的熊本熊呆呆地了摇头。

难道是谁的恶作剧吗?某个角落藏了什么摄像机在偷拍我的反应吧?这样想着,易先生反而冷静下来,装作不经意地四处观察着可能存在的摄像头。

没有。

将目光落在店内椅子上零零落落放着的玩偶身上时,易先生大概明白了。

应该和这些陪伴一个人来吃饭的顾客的玩偶一样,是新的招揽顾客的方式吧。

易先生点的餐上来了。他一边取筷子一边漫不经心地问道。

“是陪伴客人吃饭的玩偶吗?”

熊本熊先生晃了晃身子,傻乎乎有点局促的样子,却看不出是点头还是摇头。

“……好吧。”

这种尴尬沉默的气氛一直持续到易先生快速吃完全部的晚餐——期间易先生还是忍不住一直非常小心翼翼,生怕对面的熊本熊为了某个节目效果突然将牛肉豆腐汤泼到自己身上,或是抢过自己的勺子一边扭屁股一边疯狂扒拉煲仔饭。

 

吃完饭的易先生双手插兜沉默而快速地穿过人群在前边走着。

身后几步远紧紧跟着脚步笨拙吃力的,巨大的,胖胖的,沉默的熊本熊。

路上的行人投来惊异的目光,这让易先生非常不适且不安。

走到十字路口时恰巧是绿灯。

“啊。过了马路如果这家伙还跟着我的话,我就不客气了。”易先生这样想着,飞快地穿过了马路。却发现身后已经没有了那只熊本熊。

他有些惊异地抬头张望,发现熊本熊停在了马路对面的红绿灯前,没有再跟上来。

熊本熊见他看了过来,笨拙地挥了挥手。

 

“……什么啊。切。”

易先生对着马路对面沉默的熊本熊看了一会儿,转身走上了右边那条路径直回家了。

 

第二天,易先生照常在下班后走进那家餐厅,却惊讶地发现原本属于自己的角落,居然已经被昨天的熊本熊给占领了。熊本熊抬起憨笑的傻脸,从那双小黑豆似的眼珠眶里定定地看着他。

易先生点完餐后,默默地放弃了自己的老位置而选择了对角线的另一个角落,对着一只兔八哥飞快地解决完晚餐,匆匆离开了。

第三天。易先生的老座位上没有人。

易先生松了一口气,愉快地埋头吃饭。

啪!

眼前忽然一黑。

熊本熊先生又出现在了对面。

熊本熊趴在桌上捧着一张设定好的痴汉大脸,一言不发地注视着易先生,看上去和所有的玩偶一样,又蠢又呆。

“……究竟是谁?有什么事吗?”

熊本熊呆呆地傻笑着。教人看不出任何的恶意。

熊本熊先生照例安静地陪易先生吃完了一顿晚餐,又送易先生到路口,乖乖停下目送易先生离开。

第四天。

第五天。

第六天。

……

就像是约定似的,每天的晚饭时间,易先生都会遇到奇怪的熊先森。熊先森不说话,只是陪自己吃晚饭,有时盯着自己看,有时低头把两个熊掌对起来一下一下地拍手玩打发时间,等自己吃完后一起出店门,然后在七分钟之后的红绿灯路口停下,目送易先生走过马路。

啊。

什么都不做。

只是陪自己吃晚饭?

真是奇怪啊。

但是无所谓。随他去好了。

易先生这样想着,久而久之,还会偶尔主动同熊先森说两句话。

例如“你要不要吃?”“不是店员吗?”“啊……今天晚上加班,来得迟了点,你居然也在。”

......

当然基本得到所有的回应就是那张憨憨的痴汉笑脸。以及害羞不自在似的扭扭。

 

为什么叫熊先森呢?

熊本熊从来没有说过话,这让易先生非常受不了。于是在数不清第多少次共进晚餐(其实只是易先生一个人在吃)后……

“你是谁?”

熊本熊微笑不语。

“再不说的话我会报警哦。”

熊本熊微笑不语。

“好吧,总得有个称呼吧。嗯?”

仍是习惯性的沉默。就在易先生以为同往常的每次晚餐一样一定不会收到任何回复,重新埋下头吃饭时,一个闷闷的,沙哑的声音从那个笨重的头套里低低地传进了易先生的耳朵。

“熊……熊先森。”

“什么?”

“熊先森。”

“熊先森?”

熊本熊先生又不说话了。无论如何也不肯再说话了。

好吧。

易先生想。

至少确定了,这个熊本熊真的是个人——不,它里面的确藏着一个人,而不是其他什么未知的可怕生物。

于是从此它就叫熊先森了。

 

“大熊!”

易先生在等红灯。熊先森在陪易先生等红灯。

身后有小孩清脆的声音传来。

“大——大大熊!”

小孩用力抱住熊先森,把小脸蹭在它的肚子上。

熊先森受了惊吓似的一动不敢动。

“哇!是熊玩偶!”

又有小孩尖叫着扑上来,开始撕扯熊先森的手,捶打熊先森软绵绵的肚子,甚至用有力的小脚去踢熊先森肥肥的腿。熊先森看上去非常不知所措,摇晃着大大的脑袋求助似的左看右看,又将目光定格在易先生身上。

啧,别看我啊。不会帮你的。

易先生恍若未觉地站在一边,专心等红灯,眼神却不由自主地往熊先森那里飘去。

熊先森像是愣了一会儿,突然把熊掌伸进身侧一个暗兜里摸了摸,摸出了几颗水果糖。

熊先森把水果糖摊在手里,孩子们一哄而抢。

熊先森笑得憨憨的。

易先生看得呆呆的。

易先生突然也有点想吃糖。

虽然易先生其实是不吃糖的。

一个小女孩临走前将手里粉粉色的气球缠在了熊先森手腕上。

“大熊!送给你!”一蹦一跳地跟着妈妈走了。

熊先森低头看了看熊腕上细细的白线,又抬头看看飘在半空中的粉粉色气球。

绿灯了。

易先生刚要迈开步子过马路,熊先森突然朝易先生走过来,固执地,不由分说地开始用厚厚软软的熊掌将气球的细线拴在易先生手腕上。

“诶!……诶你做什么……我不要这个……啊……好丢脸……”

最终易先生还是无奈地站在原地任由熊先森鼓捣。

 

熊先森目送着易先生牵着一只粉粉色的气球快速穿过了马路,又头也不回地转弯闷头往前冲,愉悦地站在原地朝那个黑色的背影挥手。

 

后来那个粉粉色气球被易先生系在了卧室床头。

 

今天易先生吃饭有点心不在焉。

对面的椅子是空的。

饭吃到一半,熊先森终于出现在门口。

不知怎么,易先生突然心情愉悦了起来。他叉起一大块面条送进嘴里。

熊先森蹭蹭蹭过来坐下,大大的头套里传来明显的粗重的喘息。

易先生顿了顿。

“喂,拿下来吧?”

熊先森摆摆熊掌,好像在说没关系。

“是从什么地方赶过来的吗?”

熊先森放下熊掌,微微点了点头。

“那个……如果有事的话,其实可以不用每天都来的。”

熊先森偏头像是用力地理解了一下,又用力地坚定地摇头。

易先生看着熊先森红艳艳的腮红,忍不住笑了。

于是在熊先森安静的陪伴下,易先生把面汤也呼哧呼哧地喝了个干净。

 

依旧是七分钟的长路,易先生脚步轻快地走在前边,熊先森脚步笨拙地跟在后边。

不远处突然冲过来两个人,骂骂咧咧地拖着熊先森就走。

易先生惊呆了。

熊先森摆动着巨大的玩偶脑袋茫然地左看看尤看看,懵懵地被架着走。

其中一个男人忽然毫不客气地伸手重重拍了一下熊先森的脑袋。熊先森一个不稳,啪叽一下摔在了地上,笨拙无措地护住自己的玩偶头,扭来扭去无论如何都站不起来。两个男人弯腰拉扯起熊先森来。

易先生忍无可忍,挥着拳头冲了上去。

“喂你们,不要……动我的……熊先森啊!”

 

“对不起,真的是对不起……”

“穿玩偶服打工的店员偷懒跑出去玩,以为是这只熊本熊……”

“结果认错了,非常抱歉……”

                                                               

“啊……真是受不了。”

“就算是员工,这样也很粗暴啊。”

“喂,你没事吧?”

天色越来越暗,街边公园里已经没什么人,长椅边黑色的仿古路灯安静地散发着橙色的光芒。熊先森低着头,艰难地晃了晃毛茸茸的脑袋,有点懊丧的样子。

 

易先生对着毛茸茸的熊先森看了一会儿,转过头大大地吐了一口气,将双臂摊开搭在长椅椅背上。

“我啊......一直都是一个人。”

诶?!等等!

“国中时一个人上学,一个人放学。”

我是在做什么啊?

居然在对着一只跟踪癖玩偶熊开始认真地交心起来了......

“工作了之后还是这样。”

“因为不知道要如何跟别人去交流。”

“从小太过优秀......哈哈哈不是自恋哦。从小就是全能。无论什么,只要尝试过都会像天赋一样很擅长。只有一样永远学不会,就是和其他孩子一起玩一起交谈。”

“一开始是因为优秀但是话少,所以被孤立。”

“后来越来越觉得,和人交往是非常累人非常麻烦的事情。遇到的人越来越多,却总是担心找不到共同的话题也好;交谈时永远抓不住对方的重点也好;学不会投其所好左右逢源也好……总之,一直到现在也没能有一个,可以一起吃一顿饭喝杯酒的朋友。”

“于是想着,索性就放弃努力吧。放弃算了。”

“但是也还是偶尔会不习惯一下吧。总是一个人什么的……”

“这样一想,还真是很感谢你。我还是第一次,这样每天跟别人一起吃饭……”

“而且,也不用担心纠结,要跟对方说些什么,怎样才不会冷场……”

“真是奇怪的放松又自在呀……”

 

一个人喋喋不休地说了很久,像是把这么多年的话一股脑儿全都倒了个干净。

易先生长叹一口气,恍有所失却又心满意足地抬起头,却无语地发现长椅那边的熊先森正一动不动呆呆地凝视着前方。

……真是的……

“喂,你有没有在听啊。”

熊先森缓缓地把那张面无表情的呆滞脸转过来,歪头看着易先生,一派天真懵懂。

“啊……真是的……要疯了。”

易先生觉得自己大概是疯了才会对着熊先森唠唠叨叨自言自语了这么久。根本是对牛弹琴吧?

正懊恼间,熊先森忽然用肥肥厚厚的熊掌在身侧掏掏摸摸了一阵子,然后朝易先生摊开了熊掌。

易先生低头一看,是一条橙子味的熊博士软糖。

“……给我的吗?”

熊先森点点头。

易先生揉了揉鼻子接了过来。

“喂。我说。”

熊先森抬起头,呆呆地看着易先生。

“要不要把头套取下来呢?”

“……”

“我很好奇啊,不管你是什么样子。”

“至少可以一起坐下来,真真正正地吃一顿饭吧?”

“如果是你的话,可能就没问题哦。”

熊先森还是呆呆地看着易先生不说话。

 

这天易先生和熊先森的分别地点,破天荒地没有在红绿灯路口。

熊先森也破天荒地没有用力招手,看上去有点心事重重。

 

第二天下班前,易先生收拾东西正准备走,摸到了口袋里熊先森给的熊博士软糖。

易先生其实是不吃糖的。

易先生想了一下,转头叫住旁边的同事。

“喂……你要吃糖吗?”

“啊?”

 

叮铃铃。

店门口的风铃响了。

“先生,请问要点什么?”店员小姐仍旧红着脸,每句话的尾音都用一根看不见的细红绳儿轻轻柔柔地吊着。

易先生点完餐走到角落坐下。

今天桌上的花换了,是一小束新鲜带露水的雏菊。

“啊。熊先森呢。”他念叨着。

刚刚的一条糖果被几个同事一起分掉了。像是有些受宠若惊的样子。甚至邀请自己周末一同出来聚餐。

易先生很意外,又有点期待。易先生很想跟熊先森聊一聊。

 

五分钟过去了。熊先森没有来。

“啊。熊先森呢。”他念叨着。

十分钟过去了。熊先森还是没有来。

易先生一个人坐在角落的座上,一根一根的吸面条。

“啊。熊先森呢。”他念叨着。

三十分钟过去了。熊先森依旧没有出现。

易先生最后一根面条也吸完了。对面的椅子还是空荡荡。

易先生又起身点了一份榴莲班戟,一边戳一边等。

“啊。熊先森呢。”他念叨着。

现在好了,连榴莲班戟也吃完了。

易先生想,要不要再点一杯西瓜汁呢。

可是易先生已经吃不下也喝不下了。

他很久没有一个人吃这么多了。

易先生低头对着空餐盘边的雏菊发了一会儿呆,还是起身又点了一杯西瓜汁。

“啊。熊先森呢。”他念叨着。

身边那桌已经不知不觉间换了五批人了。

 

天色黑尽了。熊先森还是没有来。

 

 “以后再也不要来了。”

易先生摸着圆鼓鼓的肚皮,不抱任何感情地这样想着,决定起身离开。

“啊……打扰……”

略微沙哑却好听的声音在头顶响起,易先生有些惊讶地抬起头。

面前的男生有些局促地站着,像是好不容易鼓足了勇气的样子。熊先森一样毛茸茸的头发黑黑亮亮,熊先森一样圆圆软软的脸上有熊先森一样可疑的红晕。

熊先森一样的少年又说话了。

 

“我,我叫刘志宏。”

 

“熊先森说他回熊本了……”

 

“请问……介意以后一起吃饭吗?”

 

 

 

ED :A thousand miles     

 

OP的歌词算是千视角  ED的歌词算是宏视角

 

那个  非常感谢妹子认真地翻完了文还留下评论!

评论(111)
热度(475)
©浮沙丘陵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