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先切VS户萌切
万顷宏波棹舟远,千声丝竹入梦来。

【1002】一劫成双(上)

没错。很......久以前的坑。填完默默放出来。大概1w5

麻辣鸡全篇放不下。只能分上下ORZ......

 

 外冷内蠢寨主千*腹黑痴情公子宏  

 

1· 我们都是······

 夏至刚过,百花争灿,黄鸟啼鸣。城外山道两旁一片绿意。却鲜有人知晓这深山里藏了一处山寨。

“占山为王。劫富济贫。不求名利富贵,只愿青史留名。”

 

以上出自山寨大当家易烊千玺。

 

寨子傍着一块巨大山石建在高处,凭栏远眺时可见远处京城景色。绕过背后一条小路就是一条清凉甘冽的河流。寨前花花草草交相掩映,寨后为防万一开了两亩田,养了些家畜。当家的立下规矩,事前须得打探清楚,只劫富人奸人大恶之人,结交好汉,接济困苦良民。此寨多年在这条道上也是积了些声望,各路上的人自然也得罪了好些。好在寨子平日里高高隐在了层红叠翠之间,寻常人进寨定要绕过几片繁密竹林,攀石扶壁,十天半月也不定能见着真容。

“呵,见着的,都活不了。”

以上出自山寨大当家易烊千玺。

此刻易大当家高坐正厅,面无表情地看着手下小马第128次涕泗横流站在一帮兄弟中间朝着自己愤愤控诉。

“当家的!这不能忍!真的不能再忍!”

“有什么不能忍?” 易大当家面无表情。

“这直接影响到我们打劫时的效率以及质量!”

“如何影响?”易大当家面无表情。

“每次带着兄弟们都杀到眼前了!对面一让我们报上名号,就·······”

“就怎的?”易大当家面无表情。

“就·······”小马眼泪汪汪地掉头向身后兄弟发出求助视线。

“你们对我起的这寨子名号似乎很不满不屑不能接受?”易大当家面无表情缓缓扶额,眼里似乎多了一抹显而易见的受伤神色,教人看来委屈异常。

“没有的事!寨名如此非同凡响全靠大当家威武大当家英明!”众人整齐划一正视前方气势震天。

小马哥看看众人又看看寨主,“呜哇“一声跺脚飞奔而去

众人面色凝重向窗外投去忧伤的目光。

窗外,一方大红三角旌旗迎风招展,上书三个大字(据说是大当家亲自挥毫)——“易家人”。

·······

众人目光回转,想到每每拦路报上名号时一张口那句“我们是易家人!”都得强压下那股掩面狂奔而去的冲动。

“王源又去哪了?”易大当家面无表情冷冷发问。

“回大当家,寨里养的母猪前阵子生了,今儿早上二当家带着王俊凯去寨子后头逮猪崽儿玩去了。“

易大当家低头敛眉,对寨子的未来忧心忡忡。

·······猪崽儿当然是拿来养大了吃的啊不是给你抱着玩的啊王大源儿!哪天寨子物资紧缺了我把你炖了给兄弟们下酒啊王大源儿!

 

2·家贼难防······?

 

“啪!”原本静谧的山间兀的传出一声脆响。

 

此刻以一个极其猥琐的姿势窝在山坡上一丛灌木中的易大当家又一次面无表情地看着手掌心鲜艳的一坨黑黑红红,既觉生无可恋又觉罪孽深重。

昨天打听到消息,今日约辰时,会有一队车马经过山下小道。据说是京城大户刘家的纨绔大少爷。仗着家中权势吃喝嫖赌不说,前阵子失手打死了人,打点了行李细软出来躲避风头。正巧寨子近日开销吃紧,易烊千玺细细商讨布置了一番,本准备自己出马,谁知王二当家许久不曾下山,窝在寨里憋屈得紧,这次主动请缨,卯时未至就率着一众弟兄悄悄在山道两旁打了埋伏。

王源虽性子贪玩,但一向脑袋灵光,琉璃珠似的一双灵气大眼转一转就是一堆鬼点子,更何况倘若手里没些真功夫服人,这二当家的位子也断不会稳稳坐了这些年。再加上手底下有个厉害角色王俊凯粘糖一样时时跟着,易烊千玺也就放手交给他了。但是想来想去还是有些担心这个亲弟弟一般的二当家会出什么岔子,就带了两个人暗暗躲在高处瞧着。

······只是这地方选得貌似不大好······

易大当家“啧”了一声,身子稍微动了动,突然朝着正前方“咚”地一声跪了下去。

身后两人目瞪口呆。

“······大······大当家的······?”

······

“蹲太久。腿麻了。”易大当家面不改色搓碎脚边一丛青草。

“当家的!快看!”

易烊千玺立刻稳了身子敛好气息朝手下所指的方向看去。

拐角处一队人缓缓出现,当先两人骑着高头大马,身后一辆车夫驾着的马车看上去甚是·······民脂民膏。

“小马,记着我跟你说的。没我手势就在这好好藏着。老黄,叫弟兄们准备好!”王源伏在草丛中暗暗握紧了手中长刀,等待时机。

易大当家紧盯着那辆马车。

快要接近时,车帘忽地被一双修长的手自内掀开,露出一张公子模样的清秀俊脸来。

易大当家觉得昨日王源追着跑的那只猪崽好像忽然奔到了自己心口里。

车上那人似欣赏风景一般抬眼朝山上四处看了看,目光掠过易家人的的藏身之处,有那么一瞬甚至似和易烊千玺的目光对上一般,复又低下头去,向着车夫说了一句什么,面上忽然欢喜地笑出来,一双桃花眼弯成白月牙。

这王源也是看着一愣,不对啊老黄这跟你打探好的不一样啊老黄!这人看着既不拈花惹草也不酒池肉林啊这丫满脸上就差写了四个大字“我是良民”啊!!!

算了!不管了,先劫了再说!

易大当家自那若有若无的一眼便傻了似的呆着,乍一看那人笑脸,竟觉得整个山头的花都噼里啪啦地开了。心头那只猪崽疯魔似的砰砰砰往胸口上撞,撞得他快要措手不及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正愣神间,只听一声“上!”便见王源带着一帮弟兄冲下山坡围住了那一行人。

车内一个小厮模样的跳下来怒目叫道“什么人?敢拦刘公子的马车?!”

手下A默默把竖着名号的旗子往身后缩了缩······

王源嘴角抽了抽,摇了摇手中明晃晃的大刀:“有点眼力劲儿就给你王大爷爷留下买路财,否则······呵!休想活着从这条道上走过去!”

“要钱没有!也不打听打听,我们堂堂京城刘公子的身份也是你这等山野小贼惹得起的?!识相的早早滚开!”

“山······山野小贼?!”王源目瞪口呆,憋得满脸通红转头朝王俊凯跺脚大叫:“老王他骂我!他居然骂我山野小贼!做了他!算我的!!!!”

王俊凯哭笑不得,双目一沉,率先带人向前头骑马两人砍去。

易大当家在上头看着那刘姓公子始终不发一言,这时见王俊凯带着杀意直直奔来,霎时眼露慌乱无助之色。

易大当家在完全没有反应过来自己在做什么时,身体已然做出反应。

他提起一口气冲向山下,在手下B到达刘公子面前的前一秒朝他毫不留情飞起一脚,随后将那人腰身一揽,扛在肩上,用尽毕生轻功所习撒腿就跑。

身后尘土飞扬遮天蔽日。

事发突然。

山上灌木丛中两人目瞪口呆。

山道上易家人目瞪口呆。

怀抱细软翻滚在地的小厮目瞪口呆。

被踹飞的手下B一脸不可置信同样目瞪口呆。

那人腰上系着貌似和姓王的同款大刀·······?

 此刻风一样的美当家易烊千玺面无表情扛着刘大米·······深觉胸口那只猪崽······也是管不住了·······

众人仍在原地缓缓回不过神来,良久,王源咣当一声把手里的大刀丢进身旁小弟怀里,噗通一声坐在地上,扯着嗓子哭嚎了一句:“没良心的大当家揣着薪水带着他家小情人跑啦!·······”跑啦!·······跑啦!·····啦!······

余音绕林。

如泣如诉。

三日不绝。

 

3·易大当家说这章太讨厌了没标题哼唧

 

易烊千玺正全神贯注跑得两耳边呼呼生风,乍觉肩上那人在他腰间戳戳戳戳,脑内慌忙组织一下语言低声清了清嗓子安抚道:“公子莫怕,我没有恶意,定当护你······”

“咳······颠得我······想吐······呕······”

易大当家一慌神低头去看,全然没注意前头一棵大树当头迎来,待反应过来只能堪堪一侧身于是······

“砰!”

“啊!······呕······”

······

艳阳高照日,生无可恋天。刘志宏觉得整个世界都黑了。

刘志宏扶着树衣衫凌乱脸颊通红泪流满面右半边臀部已然失去知觉,全然不见之前清俊出尘的样子。刚刚那实实在在的一下撞得他疼痛至死不说胃里一翻终于当场吐了出来,现下忍不住沉痛反思自己今日是否当真不该出门。这人也真是······脑子是木头做的么?!怎么能扛着人就把人屁股往树上撞呢!不过自己好像也已经小小泄愤一下了······想到这里,他抬头看了一眼前面不远处以一个极其猥琐的姿势蹲在小河边洗裤子的始作俑者。

蹲姿永远极其猥琐的易大当家此刻愧疚后悔嫌弃慌乱无措五味杂陈地搓着满是呕吐物的裤子思绪乱飞。

啊······我刚刚到底干了什么啊······易大当家面无表情。

回去王源儿得让王俊凯刀削我吧······易大当家认真思考反复计算两人对手自己的胜率。。

我居然劫了我下令让他们去劫的人·······咦!现在胸口好像也没有猪崽在跑了呢好生奇怪·····易大当家惊诧万分百思不得其解。

 

搓着搓着······突然忆起自己刚刚对着手下屁股那一脚······怕是有点重。

······回去命人单独给他缝一件“易家人”珍藏款文化衫当做赔礼好了······(手下B躺在床上泪流满面:谁稀罕那个啊寨主!!!我要吃肉啊寨主!!!要不给我跟后头大花说个亲也行啊寨主!!!)

只是这刘公子刚刚那一下怕也是很疼,毕竟人家是个京城里娇生惯养的,刚刚又被自己颠得半条命快没得······

这样想着连忙挤了挤衣物跑回树下那人跟前。

“你······没事吧?”

“这点小事还没什么。”刘志宏扯着嘴角僵硬地笑。

在山上时距离远,并不能看得十分清楚,方才扛着时也不能见脸,只觉腰身有些细却又不似女子柔弱之感(“我并未揽过女子。“易大当家场外严肃脸声明道。)此刻近身清晰地瞧见面前那刘公子面容——一双桃花眼分外流神,长身玉立,丰神俊朗,似有凤表龙姿之貌,振玉临川之才,竟非寻常男子可以比得。

易烊千玺虽看似山野草莽,实则经父亲托寨中长老管教已久,自幼熟读诗书,兵法棋画也习得几分。结识的英雄好汉很多,见过的文人嘉士也不少,竟少有几人能及得上这少年风采。

不对啊老黄这跟你打探好的不一样啊老黄!!!这人看着既不拈花惹草也不酒池肉林啊这丫满脸上就差写了四个大字“我是良民”啊!!!

等等!!!所以现在是打劫错人了吗?!!!一世英名今朝翻船啊啊啊啊!!!!!

易大当家面无表情内心翻滚咆哮生不如死而且······

好像现在有一窝猪崽在胸膛上撒蹄子狂奔了······

易大当家内牛满面。

“那个······在下易烊千玺。”

“刘志宏。”公子整好衣着抬眸看他一眼,似笑非笑。

“所以易公子现下······是打算等到手下将我的人一网打尽再扛我回去么? “

“!”万年面瘫似没想到自己居然这么快就暴露身份了,表情有一丝破裂。怎么办怎么办!刚刚还在想怎么英雄救帅不留名把人护送回去顺便留个联系方式现在这是什么情况他是怎么知道我身份的眼下我该说点什么好呢还是装不懂呢急!!!

此刻面无表情纠结半天吐不出一个字来的易大当家在刘志宏眼里看来异常地······

蠢萌。

“······你的屁股后头挂的那刀和刚刚那群劫额······那群人是同款。”刘志宏好心提醒道。

······果然我们“易家人”在服饰配件武器等方面都需要改革一下。

“你一脚踹飞我面前那人扛起我跑了之后,那个白白净净的头头朝着我们方向嚎了一嗓子。叫的是大当家的。出了四五里路我还听得见。嗓门不错音域很广依我看来可能练过。”刘志宏一脸耿直称赞道。

······下次王源儿再扯着嗓子唱歌我就把他养的兔子吊起来打。

“另外······公子刚刚介绍自己时自称姓易。”

······所以呢·······

“城外龙踞山,名号易家人。占山扎寨,声扬京城。劫富济贫,广交好汉。大寨主莫非不知自己······很有名?”背童谣似的念完这一串,刘志宏扬着眉毛意味深长地笑了。

 

4. 这章主角是猪崽(可能···?)

 

王二当家抱着猪崽坐在寨子后头一堆干草堆上发呆。

边上手下B捂着屁股拉着王二当家的胳膊肘泣不成声。

“······呜呜呜我三岁起就跟着易大当家走南闯北偷鸡摸狗!!!”(易烊千玺场外= =这人是谁他在说什么我听不懂。)

“······印象里你去过最远的地方就是几里外的高集村。村口李家那只老母鸡几年前为啥失踪的我也不想说。”王源眼皮都不想抬。

“我当时有没有偷偷分二当家你一只鸡腿?!”手下B愤愤质问。

······好吧当我没说。

猪崽:“哼唧。”

“······呜呜呜我对易大当家忠心耿耿!!全寨子都看在眼里!!!易大当家叫我吃肉!我绝不敢刨半碗稀饭!!!”

······

王二当家抬头望天。不过是让王俊凯去安置那几个刘家的手下,都这半天了怎么还不回来真是寂寞。

“呜呜呜二当家你要给我做主!!!明明是易大当家下口令让我们劫人,这算怎么回事?!!!”大当家是不是脑子坏了居然丝毫不顾兄弟多年情分对自己下如此狠手!真真教人纳闷又心寒!

“我会让千玺对你(的屁股)负责。”王源目光沉重信誓旦旦腾出一只手拍了拍手下B的肩膀。

“呜·······呜呜好······哇!·······”手下B一声怨天长嚎胸口一恸往后一翻晕了过去。

迅速有人默默上前飞快拖走。

王源呆坐原地纹丝不动。

细细一想不难反应,这绝对是探听的消息出了漏子。那人不是刘家少爷也就罢,即便是了,看那闲逸样子哪有半分劣行难改杀人逃命之象,到底是自家犯错。再说千玺那厢分明是看上了人,一时脑热把人扛走了。却害自己得给一帮兄弟做交代不说,还白白挨了刘家那小混账的骂。想想真是·······

简!

直!

不!

能!

忍!

呵呵·······

易烊千玺·······

王源面上不动声色嘴角勾起,手里抱着猪崽却越抓越紧。

猪崽:“哼唧!!!~~~~~”(我要被掐死了········)

 

日头渐盛,即便山中荫蔽也逐渐热意蒸腾。

“刘公子可是那京城刘府的少爷?”易大当家抖了抖手里快干了的裤子

“如果你问的是那家靠着一间不起眼的绣帕铺子发家最后几乎垄断整个京城半边刺绣商道的刘府•••·····是的。”

······看来易家人的消息路子果然还是不够完备可靠啊回头让小马去寨子口蹲三天马步不想好解决对策不给他吃饭哼······易大当家神游天外。

“易寨主方才为何救我?”刘志宏见他半晌无话,突然面色认真问道,“莫非······”

“!”易大当家面无表情。

敌不动我不动敌不动我不动敌不动我不动······

“是所谓的擒贼先擒王?”

“······”

“可是也大可不必向自己手下出手啊······还将我扛到了这么远的地方·······莫非易大当家想将我······”刘志宏大惑不解。

“! !”易大当家仍旧面无表情。

沉住气沉住气沉住气死不承认死不承认诶我要承认什么?

“抓来好一人独吞赎金?”

“······”心好累我要回寨虐小马······

“抱歉。可能之前手下并未打探清楚,如今一见公子真人,方知那流言蜚语到底信不得。这里先给你道个不是了。”易大当家猪崽滚于胸而面不改色。“至于劫人······也是在下当时已猜到其中有所误会,又见手下几对刘公子不敬,一时情急,只得出手。”

“无碍,想来也是缘分。志宏向来久闻易寨之名,如今也算借此结识。”

“既然现下解了误会,刘公子还是请先跟我回寨再作打算吧。”

“相识即缘,叫我志宏便好。”刘志宏大手一挥不计前嫌。

······

“······志宏。”

易大当家面不改色微微颔首人五人六从善如流内心······

······(*/ω\*)·······

 

5·酒池肉林啊酒池肉林

易家寨一片死寂。

正厅的房梁上挂满了猪肉,走几步一只猪蹄就能咣叽一下拍到脸上。

屋角堆着易家寨酒窖里半数以上的酒坛子,此刻陈年酒酿散着香,却无人敢醉。

屋子中央一张长桌。

易烊千玺和王源隔着桌子遥遥站着,两人手边各一坛老酒。

寨子里的兄弟们都在边儿上一竖溜站着大气也不敢出。

“这一次,是赌上尊严的决斗了。”

“恩。”

“过去念你尚且年幼,为兄才一忍再忍。这一次,我不会手下留情了。”

“哈。可惜你的仁慈一开始就用错了地方。”

“······开始吧。”

“开始吧。”

······

·····

······

“五魁首啊六六六啊!”

咣啷一拍桌子:“你输了!喝!”

“再来!哥俩好啊、全来到啊;七个巧啊、八个鸟啊······”

······

一旁的刘志宏认真的反思了起来:这跟我之前想的不大一样啊易烊千玺你这样让我很惆怅啊。。。。。

一个时辰前,易烊千玺正带着刘志宏往回走,路上忽然远远听见山寨方向传来喜气洋洋的鼓瑟唢呐喧腾之声。

(“那时我就知道大事不好。”易大当家画外音。)

易烊千玺面色一黑抓起刘志宏就往前飞奔。冲至半山腰了忽听山顶传来惊天动地那一嗓子:“扯——起一件红肚兜哟给我玺子穿!起!!来!!!”易大当家瞬间一口气没提上来咣一下脸朝下就摔地上了。刘志宏一边暗自庆幸幸好自己这次躲得快,一边自顾自往上爬,不经意头一抬,半响不语,最终幽幽转过头,朝一瘸一拐跟上来的易烊千玺说道:“早闻易家寨久负盛名独具一格,未曾想这整体装饰布局也如此的······额······浮夸。”

易大当家有些莫名其妙,随着他的目光抬头。

然后突然很想回到母亲的怀里撒个娇说母亲我做了一个好奇怪的梦。

很多年以后,易烊千玺回想起当年的场景,还是觉得非常惆怅。

整个山寨都像被染成了血一般的红(并不),那高高悬挂的大红灯笼,那花花绿绿的剪纸窗花······卧槽老子房间窗户上还踏马贴了个“囍“字又是什么鬼?!老子媳妇儿就在旁边我还没追上呢!寨子前边竖着的几年前王源当生辰礼物送给自己的那个提着大刀的巨型猴人石像是谁又给搬出来的你站出来我保证不打你!踏马谁在我亲手写的”易家寨“匾额下边儿挂了一排门牙风骚得跟王源儿有一拼的兔儿灯?!!!

  老子辛辛苦苦经营多年的易家寨······

 “王源儿!”易烊千玺大吼一声刚踏进大堂就被眼前悬挂着的大大小小健硕雄壮的猪肉给吓得生生倒退半步,随即又恶狠狠地上前,在一堆击鼓传花的和一堆吹唢呐的以及一堆划拳的人中一眼找出了抱着绝望流泪的猪崽正在声嘶力竭地唱“山寨买卖”的王二当家。

“你他妈这是在干吗?!”

“哦,千玺你拖家带口回来啦~这才多大一会,我这儿酒池肉林呢。”╮(╯▽╰)╭王源随手一抛就把猪崽扔在地上,可怜的猪崽哼哼唧唧在一众同伴的尸体下流着泪夺路而逃。

“谁告诉你在屋里吊一堆肥肉捧着老子藏了多少年的好酒当尿撒就是酒池肉林了?!”

“老王说的╮(╯▽╰)╭。呵哟踹了自己手下一脚带着小情人撒腿就跑老子晓得你撒时候还回来喔?”

“······”易大当家自知理亏,眼角一瞥看到绑着花头绳喝得满脸通红的小马躲在人堆里努力减少存在感,一个眼刀就pia过去。“本王不在!你们就到处作乱!让你们平时好好看着二当家居然现在跟着他胡闹!”

“还他妈不是你做的死!打劫打得好好的,人呢?!自个儿跑了!打劫不让打,全寨一起开心一下也不成了是吧?”王源翻了个大白眼,瞧见跟着易烊千玺回来,一直站在一边似笑非笑的刘志宏,大眼睛骨碌一转,忽然朝易烊千玺一眨。

“得,老规矩!划拳喝酒,我先倒了,我就给你认错,你倒了呢·····老王带回来的刘家的下人都归我处置!咋样?”话问的是千玺,看着的却是一边儿没事人一样的刘志宏。

易烊千玺内心波澜壮阔:你小子皮痒了是吧要不是刘志宏在这看着我早拿把菜刀跟你大战三百回合了卧槽不行不能丢份子已经给人家留下这么个印象了我要正经我要拿出一寨之主的风范·····

“好。成交!”

此刻寨中众人齐齐翻了个白眼。

还老规矩······你俩这么多年踏马哪一次不是一个不爽拔刀就冲上去打恨不得把寨子都拆了······

刘志宏想了想,还是全程保持沉默。一寨之主想必酒量也不会差到哪去······

于是出现了开头那一幕······

于是几轮过后,易大当家喝挂了。

刘志宏:······呵呵。

 

评论(12)
热度(153)
©浮沙丘陵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