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先切VS户萌切
万顷宏波棹舟远,千声丝竹入梦来。

有妖气(十二)

记住了上一条评论里每一张热sang切xin可bing爱kuang的脸

以及一大波有毒的截图党水军

你们这群无法脱离低级趣味的万恶地球人!

 (ಥ_ಥ) 

【PS:关注之前请先移步 文档整理 视奸属性    严肃脸】

———————————————————————————————————————

 

那张脸模模糊糊看不清,遥遥唤他时却是一如既往的大声,仿佛生怕他听不见似的用尽了气力。

“陶寅修!”

那抹纤瘦的身影转瞬便至眼前,语气霸道不饶人。

“陶寅修,你病,是因为你身体不好。我病,却是因为遇上了你呀。”

那双大胆无畏的眼睛缓缓凑近,满满倒映着自己的身影。

退无可退。

“陶寅修,我是为你病的呀!”

 

“哈!哈…….”

自床榻惊醒时,外头天已经大亮。他下意识伸手一抹额头,薄薄一层汗。一阵阵心悸像千丝万线死死扯着他出不了那个梦境。

“少爷又做噩梦了?”纠兰恰自门外打了水进来准备给他洗漱更衣,闻声连忙担忧地上前查看。

“无事。”他闭眼平复一会,复又睁开眼睛,淡淡地笑了笑,换了衣裳洗脸。

“少爷,外头有客人来了,大少爷让您起了就去会会。”

“是什么人?”

“不知道,说是老爷生前的什么故交……什么的……”

“好,我知道了。”

 

草草吃了早饭赶到会客厅,远远看见厅内除了自家哥哥陶显并一些下人外,另坐了两个人,一人玉冠白裳,薄唇轻抿,风姿俊逸,衣上点点墨竹暗纹若隐若现,望去便知气度不凡,怀里一只毛茸茸的白兔安静窝着,更添了一分出尘之气;另一个一身红衣看上去像是少年模样,那双黑亮的眼睛溜溜地转悠,只举止有些怪异随便,与那白衣男子又是不同。

“寅修。”陶府大少爷见弟弟来了,忙给他引见。

“这位是自罗浮来的易烊千玺公子同他的弟弟,家中世代做药材生意。两人俱是父亲故交之后,此番前来为小公子看病寻医,顺路到府上拜访。易公子,这是舍弟陶寅修。”

陶寅修含笑施了礼,心下却忍不住生疑。记忆中,并不见父亲生前与易姓人家有什么交情往来。陶府算是蛉蜈镇数一数二的大户人家,平日里就不乏妄想攀亲结交之辈,这般说法无凭无据,不由人不多些防备。

像是看破他心中所想,易烊千玺自怀中取出一封信递了过去。

“令尊外出时路过罗浮,曾出手解易家燃眉之急,对易家有恩。这是令尊曾经同家父的书信往来,信中令尊曾邀家父前往做客,只是生意繁忙,一直抽不开身,此番特意嘱我兄弟二人一访,未曾想……”陶府的老爷,在几年前就因病故去了。

信上字迹确确实实是生父的,一眼便知。陶寅修这下才放宽了心。几人笑着坐下闲谈了几句,陶显又将话题引回了之前的生意上。

“传闻罗浮生百草,棵棵有奇效,易公子一望便是精通药草医学之人,想必易家的药材生意也是做得不错。”

“只是在罗浮小有名气罢了。”易烊千玺举起茶盏呷了一口,见小妖怪有些笨拙地捧着茶盏学自己的样子抿,低声说道:“你用自己的方式喝就好,不用太过拘束。小心别烫着嘴。”

一旁陶显见易烊千玺对那“傻”弟弟关爱有加,不禁又多了些好感。

“易公子同令弟不妨在府上多住些时日,一来可求医之余赏赏蛉蜈镇的风光,二来陶某……也想同易公子交流交流这经商管理之道。”

“如此,便恭敬不如从命了。”易烊千玺从善如流。

“咳……咳咳……”

一阵急促的咳嗽打断了对话。陶显闻声不禁皱眉。

“寅修,今早饭后的药吃了没有?”

“咳咳……方才听说有客人,来得急了些,无碍,等会回房再吃不迟。”陶寅修原本消瘦苍白的脸上因剧烈的喘息而泛上了红,更显出些病态。

“身子是自己的,这样大事怎么能忘!回房去歇息吧。纠兰。”

“哎。”

“让下人热了药端去二少爷房里,顺便给两位客人安排住处。”

“是。”

陶显转而朝两人施了一礼,“二位,我还要去店里瞧瞧,就先行告退了。有什么事,可尽管吩咐下人去做。”

易烊千玺原本正细细观察这几人,闻言含笑回礼。

“两位公子,请这边来。”

怀中那只兔子闻声忽然睁了睁原本眯着的眼,随即翕动着鼻翼朝易烊千玺手心里拱了拱。易烊千玺恍若不觉,手底抚了抚那双雪白兔耳,抱起兔子跟了上去。身后的小妖怪看得分明,盯着臂弯里露出那双长耳朵,不知为何,怎么看怎么不高兴。

一团毛上黏了两条细棉花。

又不是没有腿!

腿短能成为不走路的理由吗!

“再不跟上,小心待会儿被府上的小厮给扔出去。”易烊千玺头也不回地抛来一句。

“吱……吱呀!”

 

“这便是了。两位的房间是紧挨着的,绕过前边的院子再穿一条回廊,尽头便是用膳的地方。”纠兰带着他们穿过假山花园,来到一排厢房前停住。

“有劳了。对了,有件事想请问姑娘,这蛉蜈镇可有哪家裁缝店做得衣裳?”

“城南那条街上挨着凝脂坊的云裳阁,在我们镇上是小有名气的。布匹式样都极美极新鲜,裁缝的手艺也是一等一的好。”

“多谢,我们休息一会儿就出门去逛逛。”

“哎——哟——……”

听着脚步声远了,王源蹦到地上变回人形,伸了个大大的懒腰,急慌慌地到桌边倒茶喝。

“渴死小爷了!”

嗤。小妖怪一屁股坐到了窗棱上啃杏仁酥,不理他。

方才过来的一路上这人就好生话痨,抓着自己和杏仁酥不放,还动手动脚……

 

“你叫什么?跟着小千千多久了?为什么跟着他的?”

“吱。”

“你既是从罗浮来的,定见过常连了!怎么样?”

“吱。”见过。不怎样。

“他那只兔子,是不是很可爱?那可是个兔儿妹妹呢!”

“吱。”

“你妖气真真算弱的,会法术吗?不会罢?要不要哥哥教你?”

“吱。”

“你看我同小千千比,是不是我更帅一点?小千千那个成日里端着架子装正经的腹黑有什么好!你跟着我怎么样,跟我回哀牢可好?”

“吱。”对端着架子装正经的腹黑这一点表示同意。跟你走就算了。

“……王源。”易烊千玺忽然叫道。

“诶诶在呢在呢。”

“你离开哀牢想必也有些日子了,何时启程回去?”

 “啧,你是不知道!我哪里不想回去!原本小爷我在那哀牢待得好好的,没事就到处跑跑找条龙来开开杀戒涨涨修为,谁知道惹上了一个不好惹的角色!”想到那条烛龙就来气!打又打不过,眼一闭给他吃他又不吃,动不动就跑来哀牢找自己的麻烦,害自己不能同花妖姐姐们把臂同游,也不能带着兔妹妹看月亮数星星,真是好烦!

原本兴致勃勃的王源也因了那条龙愤愤地嘟起了嘴,头上两颗白毛球一抖一抖。

“哦?”易烊千玺语调微微上扬,转头问小妖怪。

“小妖怪,我考考你。他现在这样儿,叫什么?”

“恶……恶人自有恶人磨!”

“真聪明。”易烊千玺笑了,不顾王源的气急败坏,打袋里取了块杏仁酥扔给了小妖怪。

“啊是百味香的杏仁酥!八百年没吃过了给我一块儿!小爷我也要吃啊喂!”

“这是给宏宏留的。没你的份。”

“啊啊啊啊啊易烊千玺!!!”

 

 

啧。

要不是见过王源的真身,小妖怪说什么也不信眼前这么个文弱话唠书生会是那样强大的异兽。

“小千千呀小千千。”王源咕嘟咕嘟地灌了茶,笑嘻嘻地叫道,“你同你家小妖怪都在这儿了,你府上那莫须有的药材生意,谁来管?”

易烊千玺神色自若:“罗浮当地的药材大商,哪个不是经某人的手底打点流通,才将生意做到了各地?”

“嘿哟……你倒是会捡现成便宜!也只有你能让那一毛不拔的铁公鸡将身家性命都恨不得奉上来了。”

小妖怪看看王源看看易烊千玺,两人的对话仿佛始终离不开远在罗浮的那只狐狸男。

不喜欢啊不喜欢!

好烦啊好烦!

他心下不爽,又不知如何发作,只得噘着嘴闷闷地窝在窗上,一口一口地咬杏仁酥。

不防易烊千玺忽然走上前来摸了摸小妖怪的头。

“可吃饱了?”

“吱……?”

“吃饱了就走吧。”

“吱……去、去哪?”

“带你去云裳阁瞧瞧。身上这件衣服之前不是被扯破了,即便修补了一番也还是有些旧了。做几件备着吧。”

“咦?!”原本黯淡的双眼刷的亮了起来,小星星在那瞳仁里一闪一闪。新衣服!要做新衣服啊!给宏宏做新衣服吗?!

小妖怪三两口将最后一点杏仁酥塞进嘴里,嚯啦一声跳到易烊千玺背上催他走。

“新衣服!新衣服!哇……宏宏做新衣裳!”

未曾想到小妖怪会这样开心,易烊千玺也不禁笑了。“走吧。”

“诶?诶等等啊!我也缺衣裳啊怎么不给我也做一件?!喂!喂!易烊千玺——!!!”

评论(31)
热度(84)
©浮沙丘陵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