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先切VS户萌切
万顷宏波棹舟远,千声丝竹入梦来。

【千文】寻人启事(下)



多数时间 你在哪边 

会不会疲倦 你思念着谁


 

在一起那几年,反而没什么太过明显的回忆。每天都挺开心的。哪怕不在一块儿,也莫名觉得很知足。如果非要说的话,大概......每天都感觉在充实地活着。因为有那样一个人时时刻刻用力抵着你的肩膀,温柔地攥着你的心小心翼翼护着,一句话不说只回头甩个笑你就能元气满满地大步朝前走。什么也不怕。

 

刘志宏走的时候特别干脆。

 
 

他一直是个干脆利落的人。我知道的。

 
 

前一天傍晚他还捂着被玻璃烟灰缸砸肿的脑袋龇牙咧嘴地跟我嚷嚷着疼。那是我爸怒急攻心朝我砸的,被他挡下来了。我当时真他妈吓得差点背过气去,生怕他脑残了或者失忆了,忙蹭地冲上去看刘志宏流没流血,楠楠被吓着了我都没来得及管,完了之后拉着刘志宏就往外走。

 
 

你说刘志宏本来就不聪明,这些年全靠我在边儿上看着。万一再砸出毛病来可不就完了。

 
 

他还倚着家门口旁边那堵生了爬山虎的墙咧着嘴安慰我说没事儿,叫我别担心。

 
 

结果第二天刘志宏就走了。

 
 

我知道这事儿闹这么大不能全怪赵可——对。就是一开始是我粉丝,一个开站子的,对。后来干了媒记那行那姑娘。

 
 

其实出柜有什么呢?跟刘志宏这些年都过来了哪一样我没想到过。我从来都没怕过公开出柜这事儿。一阵浪掀起来了总归会再平复下去,到时候依旧我们过我们的日子,他们看他们的八卦。双方父母那儿也能慢慢来。只要刘志宏在我身边儿,一切都没什么的。

 
 

可我万万没想到毒唯里出了这么个事儿,差点连人命都闹出来。更没想到这个节骨眼儿上公司方面恰巧也出了些问题,舆论压不下去,众说纷纭,长久以来潜藏的一把把带恶意的刀子毫不留情一下一下往我们身上捅。

 
 

更糟糕的是,我们父母也知道了。

 
 

刘志宏叫我别担心。然后他自己转身走了。

 
 

他觉得揽了一身的黑锅走了这事儿就能一了百了。觉得这样儿也能给我爸我妈他爸他妈一个交代。可他忘了给我个交代啊。

 
 

你说这是什么事儿呢。

 
 

出了这么个事儿,他可能觉得自己整这么一出特别潇洒利落特别大义凛然连背影都是帅的。

 
 

你说他这样儿是装给谁看呢。除了我还有谁关心他是不是帅的?除了我还有谁看得出他是真开心洒脱还是装出来的?

 
 

个傻逼。

 
 

很多人喜欢刘志宏。我知道的。很多人。喜欢他对着外人展示出来的那一部分。

 
 

可是只有我是喜欢刘志宏的全部。

因为只有我了解刘志宏的全部。

你别不服。我讲实话。

就像我了解他一旦想跑想躲着我,他就一定们让我找不着。

就像我看得清刘志宏的每一个动作每一个想法。刘志宏也了解我的全部。

 
 

比大源儿小凯还了解。真的。

 
 

啊?你说什么?

 
 

哈哈哈,这个我还真没注意过......对。我叫刘志宏老喜欢叫全名。叫王源儿就.......大源儿,二源儿这样。你看真搞笑大源儿二源儿都是他三源儿在哪呢哈哈哈哈哈.......小凯.......就这么叫,偶尔开玩笑叫叫大哥他还挺嘚瑟。刘志宏......就.......刘志宏。

 
 

对。就叫刘志宏一般。

 
 

光叫后俩字儿那多不好意思啊......

 
 

我就喜欢叫刘志宏。

 
 

有时候想抱着他撒撒娇的话可能会叫的那啥一点儿。嘿嘿。

 
 

但是我喜欢叫他刘志宏。

觉得三个字一起叫比较......用力?说不上来。

唉。刘志宏啊刘志宏。

 
 

我弄丢刘志宏已经两个月零三天了。

 
 

刘志宏给大源儿和小凯打过一次电话。我知道。

刘志宏没给我打过电话。

也没问过我过得好不好。

他大概是过得挺好的。

他过得好我才什么都不知道。如果他过得不好,我肯定是第一个发现的人。

你还别不信。你不懂。

 
 

不知道刘志宏想过我没有。

 
 

......唉。

 
 

有些时候我也疲倦

停止了思念 却不肯松懈

就算世界 挡在我前面

猖狂地说 别再奢侈浪费


 
 

啊?

 
 

现在想要对刘志宏说的话啊......

 
 

嗯......

 
 

你之前来北京拍戏,我带你去吃过几次的那小冰咖店,年轻的夫妻一起开的,还记得吗?我前阵子又抽空去了一次才知道,老板娘怀孕了。现在每天笑眯眯地坐在店里,扶着肚子看老板忙前忙后,告诉他芒椰芒果爽最上边的那层奶泡怎么打。胖胖的小老板老是系着你之前说很可爱的小熊围裙一边抹汗一边低低地嘟囔放多少奶打多久。

 
 

老板娘还记得你,说你是“啊,那个上次嫌我调的跳舞拿铁苦的小伙子”,问你是不是因为被苦味吓得把他们家拉进黑名单了。我说你是很怕苦的,喝不惯咖啡,就喜欢甜的。老板娘让你下次再过来,她给你调焦糖玛奇朵,或者给你做花式冰淇淋。

 
 

嗯......

 
 

我这两天总是做梦。

 
 

梦里边你在前边走得很快。我跟在你后头一直追,但老是隔着那么三两步的距离。你走过了一条街,又在下一个路口毫无预料地转弯继续向前。你的背影坚决又从容。但我知道那只是看起来。

 
 

我不知道你要去哪里。但是如果你现在就跑到马路中间一辆疾驰的汽车前头被撞死的话,我也会的。如果你要去跳楼,我也跟你一起。虽然这只是梦,但是现实里我也是无论什么地方都愿意跟你一起去的。

 
 

可我最怕的不是不知道你要去哪里。

我怕你最终要到达的目的地,根本没有我。

 
 

哈哈哈哈哈......这个......是不是有点儿矫情了?我都觉得听着有点像青春期小男生傻了吧唧殉情那套。真要这么写出来万一他真看见了呢?估计恶心都恶心得不愿搭理我了。那这段还是撤了吧撤了吧不要了。

 
 

对,刘志宏他老嫌我恶心。哈哈哈。

有一次我给他念我看到的一句话,说“如果有一天我要对永恒宣战, 那你一定是我的军旗。”我当时念得可深情了,真的!搁别人分分钟噗通一声跪倒在地上给我求婚信不。但刘志宏那小畜生他就一脸嫌弃地,摸着膀子上压根没有的鸡皮疙瘩哗地上来直接给我踹了一脚。啧!丫个不懂情趣的!不跟他玩儿!

 
 

他要真回来了。我天天这么恶心他。被踹残了我也恶心他。用我的......一腔热情!腻歪死他。

 
 

回来吧刘志宏。

你想说啥我听。你想听啥我给你念。我给你剥火龙果。头发也随你揉。什么偶像做不做无所谓的。这没什么要紧。无论到哪我都是易烊千玺,就咱俩还能饿死?

 
 

你不在,我波板糖剥好了都不知道朝谁嘴里塞。

 
 

我多想找到你 轻捧你的脸

我会张开我双手 抚摸你的背

请让我拥有你 失去的时间

在你流泪之前 保管你的泪


 
 

你有没有见过刘志宏?

请问你知道刘志宏吗?

我把刘志宏弄丢了。可不可以请你们帮帮我,帮我找到他。告诉他,我在找他。

 
 

告诉他,我很想他。

 

评论(24)
热度(106)
©浮沙丘陵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