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先切VS户萌切
万顷宏波棹舟远,千声丝竹入梦来。

【千文】寻人启事(上)

其实和双城腔调未消磨是双视角。时间双城在先,寻人启事在后。也可以分开单独看。

有妖气在写ing。考完试恢复更新。毕竟还有无数惊天玛丽苏羞耻脑洞

 

 

BGM:寻人启事 徐佳莹

 

 

 

 

你有没有见过刘志宏?

请问你知道刘志宏吗?

刘志宏......

刘志宏......

刘志宏。

 

让我看看 你的照片

究竟为什么 你消失不见

 

咳咳嗯。

刘志宏吗?

是一个男孩子。重庆南岸人。01年9月17日生。他比我小一岁。长得很好看,桃花眼,肉嘴唇,有一点点处女座的小洁癖但是会在身边的朋友口渴时毫不介意地把自己的水递过去。笑起来的时候有点傻呼呼的。说话说到激动的时候会一边“哎呀”一边轻轻地跺脚。爱吃火龙果却不怎么会挑。虽然不喜欢衬衫觉得穿着很拘束但是其实穿衬衫很好看。有点中二有点热血又有点慢热——大概像刚出笼的包子?圆圆白白很讨人喜欢看着很好捏的样子其实馅儿烫得你说不出话来。老给你揣着明白装糊涂,对别人的事积极勇敢得不得了到了自己这儿却小心翼翼固执得一步也不肯多迈,有时候叫你急得恨不得上去踹他两脚。

......对不起,每次一说起他我就有些停不下来。你知道,非常喜欢一个人的时候,总是很享受同别人谈论他的。刘志宏是个特别的人,特别......好。偶尔也有不好的时候,比如躲着我或者不让我摸他肚子的时候——对,我喜欢摸他的肚子。特别特别舒服。但他老是怕痒还会不好意思。

你要看他的照片?哦,当然有。看......诶?

不好意思啊,我身上就只有这一张合照。还是被遮了脸的。

 

是一张拍立得,大概常年放在钱包里又经常被取出来看的缘故,色彩磨得有些暗淡,但仍然是鲜亮清爽的色调。上边两个同样有些豁牙的小豆丁,坐在一张沙发上咧嘴笑着。应该是夏天,穿着短袖T,露出小男生特有的健康肤色的手臂。一个弯着眼举手机拍照,边上另一个整张脸被厚厚的小黄人眼罩遮了大半,只能看到软软的头毛和有些局促地抱着没了眼睛的小黄人玩偶的手。

 

那天录完一个家族综艺,我看到他一个人抱着小黄人窝在沙发上刷微博。我就上去。我说,“刘志宏。”

“啊?”

“我们合影吧。我来发个微博。”

“好啊,记得把我拍suai——气一点!”他好像有点不好意思,又故意装出无所谓的神色,在帅字上微微拖长了语气,下颔轻轻往外扬,在空中划了一个骄傲可爱的弧度。随着这个动作手底不小心一个用力,那个小黄人的眼罩就被扯得往下滑了一半。小黄人变成了斜眼海盗。

“等等!”

我干脆上前把那个夸张的大眼罩取了下来,不由分说从上往下套在了刘志宏头上。他哎哎哎地扑腾着叫唤,象征性地反抗了一下,最后还是由着我折腾。于是我跟这个大白天带着小黄人眼罩头毛有些乱的男生有了第一张手机合影。

卡擦。

我看看手机里有些紧张地傻笑着的我们,又转头看看身边的人。

照片没拍出他十分之一好看。真是够了。

休息室里很安静,我觉得自己听得见他轻轻的呼吸声——有可能是我自己的,我也不知道。

“好了吗?”

我看着他没回答,忍不住探身凑过去,在那个厚厚软软的棉布眼罩上轻轻亲了一下。我都能闻到他身上舒肤佳香皂的味儿——纯白色的那种。

 

“......千玺?”

 

“嗯。我在帮你把它拿下来。”

 

我不知道他有没有感觉。反正他脸红了。我?我当然没有......好吧脸有点烫当时。感觉好像自己在做什么坏事,哈哈哈哈。

 

刘志宏,他们说,经常亲吻爱人的眼睛,就能无论相隔多远都看得到对方。现在我找不到你了,是不是因为你已经不再爱我了啊。

 

 

而世界的粗糙

让我去到你身边 难一些

而缘分的细腻

又清楚地浮现 你的脸

 

哈哈哈,两个人在一起哪有那么容易的?

一开始,就是......小眼神小互动什么的......喜欢这种事,年轻人,藏不住也不愿藏的,你懂的。然后,我们俩的个人的粉丝就......炸了。唯饭?对,我知道这说法,但我觉得听着怪......总之不大喜欢。就叫粉丝吧。我们俩被叫去公司,还是那个休息室,还是那张沙发。我就叉着手这么,这么坐着,看着对面皱着眉的刘志宏一言不发。

我想知道刘志宏怎么看。

结果刘志宏他就语气特别冷淡地地向跟任姐说减少我们俩的互动。

“我知道了。微博上我也会尽量带着几个师弟露露脸。”

当时我一听脸色肯定就黑了。我自己晓得。任姐瞧我那眼神儿,嘿一清二楚,犀利得能把我砰砰砰打出十万八千个洞眼儿来。

我实在憋不住。

啊。其实怎么说。我大概也能明白。刘志宏那会儿吧。心里是喜欢我的——这我能确定。我又不傻,这点儿感觉都没有那真是木头桩子。但是这喜欢是不是有那么多,是不是足够他鼓起勇气站到人跟前去,理直气壮地什么也不怕?

    大概是没有的。

然后我又想啊,那什么……

他会不会......其实并不乐意同我牵扯到一起的呢。

那个时候,真的,不怕你笑话。我挺......慌的。

 

后来?后来挺长一段时间见不到的。你懂的。组合忙通告,公司也开始给刘志宏接一些片约。有一次,我前脚刚到重庆,他那班飞机下一分钟就飞北京了。特…..特邪门儿你知道不?几米的那个漫画,向左走向右走,哈哈哈。我那个心酸啊……后来我就忙着高考闭关了。我是想着。高考结束,我就给他说明白

 

然后高考结束我给他打电话,让他来接机。我谁都没给说,就给他打了电话。我说我要告白你爱来不来。真的!我真给他这么说的!骗你干嘛。

我记得那天接机处有好多垫着脚张望的人,他们眼里都是那种......那种等着什么人的,那种期待的光,你知道吧?文艺小说里老会出现那种形容,那种像耿耿星河中无声无息地等待迎接归旅人的,那种光。

我一个人背着包戴着口罩全副武装出来那会,呼吸都不敢呼吸,比考试那会还紧张,心脏砰砰砰差点狂跳出胸口。我小心翼翼地扫视了一圈。

没有。

我感觉自己的心跳都咯噔一声停止了。真的。

再仔仔细细地搜寻了一遍,连身边路过的推着行李的人都没有放过。

 

没有人等我。

如果刘志宏来了,一眼。一眼就够了。够我在茫茫人海中找到他。

刘志宏没有来。他大概是怕了。

他没有选择我。

我站在人来人往的机场,觉得自己就好像......站在一片什么都没有的旷野里。眼前的色彩啊灯光啊,一点一点跟电影似的变成灰白,什么声音也没有。机场里四下的风悄没声儿地刮,把我整个人整颗心刮得透凉透凉的。

 

我特别想哭。

我好多年没哭过了。

我眼泪就差那么一点儿就冒出来了。要被认出来明天头条保准没跑——当红少年偶像组合成员独自泪洒机场,是组合内讧还是情场失意?你看,我标题都出来了。

然后我手机忽然就响了。就是刘志宏打过来的。

他说。

“千玺?”

“我被堵在路上。”

“你等着。”

“我去接你。”

 

哈哈哈,跟你说,我那会儿觉得自己耳边放的好像不是手机,是好多花,呼啦啦一下整个开了。自带音效那种。

我拼了老命才抑制住自己快要绕着机场扭腰摆胯wave一圈的冲动,好久之后才强装冷静地回答了一个字。

“好。”

哎你别笑真不是我装逼。我那会儿真整个人都松了口气。

 

我知道咱俩成了。

 

疲惫的飞鸟找到归依的巢了。当时我像个矫情的女孩子一样忍不住想道。

评论(21)
热度(131)
©浮沙丘陵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