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先切VS户萌切
万顷宏波棹舟远,千声丝竹入梦来。

有妖气(十)

眼前是一片蓊郁草木环绕的僻静之地。上游的水流顺着山势瀑布一样下了不大不小三级阶,一路叮叮咚咚淌到此处,恰不急不缓地汪了月牙形的一片溪水。清溪潺潺,时见鱼影倏忽游动。适逢孟夏,杜鹃、兰花、虞美人……叫得出名儿的叫不出名儿的,满山里斑斓错落开遍。春深飞野鹤,石崛揽鸣禽。在这般天地间张开双臂深吸一口气,你会发现自鼻翼间至整个胸腔,都会充盈着一阵阵惬意自然的…….

肉香。

水边一块大石上燃着两个火堆。大一些的火堆上架了一口锅,锅里奶白色的汤咕嘟咕嘟冒着泡,汤面翻滚间隐约可见嫩白鱼肉和新鲜的蘑菇芽儿。一旁的小火堆上则烤着两条鲫鱼。那鱼被抹了油,此刻两面被翻烤得微微焦,并着下头偶尔的火星迸溅刺啦作响。

小妖怪手里拿了一个木质长勺,撸了袖子蹲坐在汤锅前,伸长了手时不时地在锅里搅一下,一双眼却紧紧盯着前头那两条兹兹作响散发着焦香快好的烤鱼。

易烊千玺一袭鸠羽色的长衫随意地盘腿坐着,一手撑在膝上抵着头,另一手握了那两串烤鱼漫不经心地翻。忽地手底下一停,并不抬眼,只嘴边勾了一个笑。

“小妖怪,专心看着汤。口水快流进锅里。”

诶诶诶?

小妖怪忙回过神去擦嘴,发现又是那人在唬他。

根本没有口水好吗?!

易烊千玺对怨念的目光视若无睹,转身从地上的乾坤袋里又摸出一个纸包打开,里边是盐巴。轻轻撒了些在烤鱼身上,又将剩下的递过去。

“小妖怪。过来。把这个倒进汤里。贴着锅边搅一搅莫黏在锅底便好,这鱼新鲜嫩滑,你下手没个轻重,注意些别搅烂了。”

哼!就知道使唤我!

小妖怪一边不情愿地使劲儿撒盐一边怨念。

抓鱼的也是我!

杀鱼的也是我!

采蘑菇的还是我!

这个站在一边指手画脚“那朵蘑菇比较肥且慢这是鬼笔鹅膏还想活着吃杏仁酥就别去碰这里还有”的人简直应该被吊在树上塞一嘴的红果果!

吱呀呀的!

……可是杏仁酥有锅,还会烤鱼……一想到方才杏仁酥一脸淡然地将那样一口大锅从小小的乾坤袋里取出来,小妖怪就忍不住又是羡慕又是嫉妒。

啊啊啊…..

好委屈啊……

小妖怪没钱没本事,只能将自己的愤怒充分体现在进食过程中。

呼噜呼噜……

嗯!汤真鲜啊!!!

 

易烊千玺看着小妖怪一手捧着木碗一手举着烤鱼左一口右一口吃得一脸满足,不禁有些发笑。

“好吃吗?”

小妖怪扭了扭,哼哼唧唧有些不情愿地吱了一声儿。不得不承认,这个杏仁酥还是很有两下子的。以后特许你做本妖的专属大厨了!除了给本妖做饭,就给本妖补衣服!当保镖!说!荣不荣幸?!荣幸!

小妖怪被自己的幻想大大满足了一番,咧开嘴嘿嘿嘿地笑了。

方才下水捕鱼湿了衣裳,此刻那一身红衣裳还未干透,显得有些皱皱巴巴的。小妖怪不怕鱼刺,只贪着鱼肉鲜美,一边鼓着腮帮子一边嚼烤鱼,忙活得很。即便山下寒气重,小妖怪的额上也热出了细细的汗,那一双桃花眼惬意地微微眯着,里边儿盛满了欢喜与餍足。

倒是和那人很不一样。

易烊千玺禁不住想。

这地方,自己曾经同元承来过。

易烊千玺原是不会这些民间食法的。那人笑自己不懂得享受这山水间的鲜肴佳味,若不一试,实在是人生一大憾事。如何做鱼汤,什么样的鱼好,什么样的蘑菇能吃,那枝上的鱼拷到几分便是恰到好处不生不焦,不知不觉自己竟学了个遍。元承拍着自己的肩膀毫不吝啬地大加赞赏。“这鱼肉烤得倒比我更胜一筹!”

字字句句犹在耳畔

两人常于这山间行吟踏歌,涉水比剑。输了的人便去负责食材。到了傍晚夕阳将尽未尽,烟霞灿若画卷,两人就围着一锅鲜美鱼汤相对而坐。谈及尽兴处,总是放纵抚掌大笑,声震山谷,惊得归巢的鸟儿也扑棱棱飞起。

思及往事,易烊千玺忍不住弯了嘴角。

即便那人同自己已是阴阳相隔,可那些鲜活的回忆,依然跳动在自己的脑海深处,如同这千百年来的生生死死,俱是虚妄,却刻入骨血,成为了漫长生命的一部分,再难割弃。

 

“你,你是半仙,还、还带着我杀生……”

太坏了。

小妖怪的鱼汤分分钟喝完了。他将碗放在地上,一手仍举着烤鱼,空出一只手去拿木勺子盛汤。他摇头晃脑低低念叨着,像是抓住了这个半仙什么了不起的大把柄,颇洋洋得意的样子。

易烊千玺听着这话也不作甚么反应,只眼底带了些揶揄,漫不经心喝了口汤问道。

“小妖怪,你跟了我这些时日了,现在我问你,你知不知道什么该吃,什么不该吃?”

小妖怪蓦地像是有些心虚,舔了舔嘴唇眼神飘忽。

“吱……人……人不能吃。果、果子,肉,可以吃。”

说完赶紧又埋头呼噜噜喝了一大口汤。

“其实,你可知道,并非只有妖才吃人。”易烊千玺轻轻转着手中的木碗,专心看那暗暗的花纹。

“人,也吃人。”

人吃人?

小妖怪像是没听清,又像是没听懂,有些愣愣的看着对面的人,张嘴将右手枝上最后一块烤鱼咬下来。

原本停在身后草丛中的一只黄喙的鸟儿忽的啾鸣一声朝天空飞去,带着一片翠绿新叶打着旋儿悄无声息落在肩上,易烊千玺轻轻抬手拈了,扔在溪水里。

“楚地曾有一人遍求长生之术,后得异书,按其记载,掠婴童生饮其血,并以药煮之,日食数年。”

“小妖怪,我问你,你觉得这人,当杀不当杀?”

“…..”

小妖怪不说话,口里还剩一块鱼肉,突然怎么也咽不下去。他觉得自己的胸腔里好像有一股莫名的热血在流动,在沸腾,灼得他五脏六腑坐立难安。

在罗浮山上时,小妖怪闻过婴孩的味道。芳香的,甜美的,咿咿呀呀的,同树上的红果一样诱人,可他从未吃过。人类竟然也是做得出这种事来的。他突然觉得残忍,且恶心。但这又让他莫名其妙——自己也在吃人,那么自己也应当是令人厌恶,令人觉得残忍的了?

“当…..当杀。”

寂静山谷间,他听见自己的声音这样回答。

易烊千玺微微笑了笑,抬手饮了一口鱼汤,复又说道。

“后事发,楚人既斩,烹尸于朝市,百姓食之至于肉尽啮骨,传首城内,悬于都街,人尽唾之。小妖怪,你再看,这楚地百姓所为,对也不对?”

小妖怪两手捧着小木碗,歪着脑袋懵懵懂懂。

“楚人不知此法是为妖术,为其蛊惑而吃人。百姓恨其所为,明知吃人是不对的,可仍然争相啮之。究竟谁比谁更愚昧?最无辜的,唯有那些未谙世事的婴孩罢了。”

 

小妖怪捧着碗不说话。

这些事有些费脑子,他并不能完全明白。谁是对的?谁是错的?

总之,吃人是不对的,就是了!

 

像是知晓小妖怪一时半会儿是想不明白的,易烊千玺眉间一动,转瞬又换上了不羁神色,冲着快把碗盯出个洞来的小妖怪招招手。

 

“来来来,小妖怪,再给我盛一碗这天上人间皆难得的绝世好鱼汤!”

“吱……吱呀……怎么、这样懒!”

虽然不情愿,小妖怪还是乖乖爬起身,给易烊千玺连蘑菇带鱼肉盛了满满一碗鱼汤。

评论(29)
热度(90)
©浮沙丘陵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