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先切VS户萌切
万顷宏波棹舟远,千声丝竹入梦来。

瓜路芳菲

 @-TOBEORTOHE       诶嘿嘿我写完啦~坐等你的

偷瓜千*看瓜宏   

短渣。

以及,小明同学生日快乐哦。

——————————————————————————————————————————————————

“大西瓜呀大西瓜,一根藤上结了仨。西瓜熟透落了地,噼里啪啦碎开了花!”

 

哼哧哼哧……

这是一个宁静美好的乡村之夜。

哼哧哼哧……

夏夜的小微风热烘烘,吹过村口的老槐树,吹过飘散着淡淡屎腥味儿的鸡窝,吹过懒洋洋缠着竹篱笆眯着眼睡觉的牵牛花,又吹过小村每家每户半开着的窗前,吹得忙了一天的庄稼人梦里也忍不住心神荡漾。

哼哧哼哧哼哧哼哧……

黄色大月亮下头一块瓜地。瓜地边儿上一个小棚子。小棚子里一盏灯摇摇晃晃地在头顶悬着,蚊虫密密麻麻绕着撞,嗡嗡嗡,咚咚咚。灯下头易烊千玺盘腿坐在一张凳子上,抱着半拉红瓤青皮的大西瓜啃得满脸汁,瓜屁股上的藤儿猪尾巴似的打了几个卷儿,。

对面的人坐在一张小马扎上,双手托着下巴笑眯眯地看着自己。

傻。

二。

易烊千玺抬头看看刘志宏,忍不住翻了个大大的白眼,继续埋头吃瓜。哼哧哼哧哼哧。

 

说铜锣村村东有个易家小子,三岁上树偷桃五岁下河摸鱼,进得了猪圈鸡窝,闯得了恶犬包围圈,偶尔使个坏,带着后头一帮熊孩子在地里头如蝗虫过境,被他爹老易提起来对着屁股就是一顿抽。

说村西头前两年刚来了户人家,姓刘,听说是个种瓜大户。种出来的西瓜个个皮薄纹路清,脐小瓜瓤甜,真真又大又好。刘家有个小儿子。

 

“千哥,刘家那小子恁乖咯,没趣!”

“先生交代的书都背完了?管人家那么多?”大太阳晒得晕人。易烊千玺眯着眼盘腿坐在矮墙上,嘴里叼了根苇草,两手底下也不闲着,不消片刻那几片长叶就被编出了半只蟋蟀的模样,栩栩如生。

刘家那小子,自己是早就见过的。

那日天上飘着蒙蒙的雨,田野里都是静悄悄的。堤岸上雪白的槐花打着旋儿落进小河里,不远处的泡桐像一团团紫色的雾云。易烊千玺一个人专心致志蹲在路边田埂上盯着草丛发呆,顶着一头湿淋淋的软头毛。

“喂,你在干嘛呢?”

“看蜗牛。”易烊千玺头都没抬下意识地就回答,说完了发现不对,一抬眼,望见一个同自己一般大的男生,穿着黄色布衫子打着伞。

“看蜗牛?”

“对。看蜗牛……拉屎……”易烊千玺觉得自己有些结巴。为什么自己要结巴?格老子的。

“啥?”那人笑着瞪大眼睛,干干脆脆地将伞放到一边儿,也挨着易烊千玺蹲下来看。易烊千玺装作不经意地上下一打量。两眼睛玻璃弹珠似的黑亮亮,肉嘟嘟的双颊嵌了两个酒窝。像自个家屋后头那只呜呜叫的小狗崽儿似的。

这人长得怪傻的。

易烊千玺想。

小雨噼噼啪啪地打在草丛里,发出微小的声响。青绿青绿的草叶草茎上,果然四散着许多只大大小小的蜗牛。这些半透明的软体动物有的一动不动,有的伸着软软的触角小心翼翼四处探看,还有一只恰在一片垂在他们眼前的长叶上缓缓地向下爬着,一面爬一面自身后拖着的尾巴下边儿.....

“真的在拉屎!”他轻轻地叫道,仿佛这是什么少见且了不起的事情。这样的语气令易烊千玺凭空生出一种骄傲感——毕竟这一惊天奇观是自己发现的。

“阿宏——”

远处有什么人拖长了声音在叫。

“我走了,我爹唤我回家去!”那孩子闻声忙站起来将手往裤子上拍了拍,弯腰把伞捡起来递过去。“这雨得下一会儿,你把伞留着吧,我家就在前边儿村西头!有空过来玩儿,给你尝尝我娘做的臊子面!”

易烊千玺没接。

“不要。我用不着这个。我也回去了。”

随后也直起身子跺了跺快麻的脚,头也没回地踏上小路往东走了。一边走一边想,先生布置的作业给忘做了,得赶紧回去,要不明儿一顿板子又逃不掉的。那人是谁?学堂里怎的没见过的?

 

“千哥儿!看!”跟自己一样不紧不慢落在游荡队伍后头的豆子拿手里的弹弓戳了戳易烊千玺,示意他抬眼往土坡上看。

“怎么?”易烊千玺一抬头,就望见绿油油的坡上一个人影藏在一棵树后边,露出一个脑袋来,一直朝着他们的方向瞧。

居然是那日下雨天碰见的傻小子。

“诶!那是刘志宏!村西头那个,种瓜的那个!”

树后的小脑袋似乎意识到自己被发现了,干脆整个人走了出来,站在坡上朝易烊千玺笑,眼睛弯弯的。还是小狗模样。

“发什么愣!走啦!打鸟儿去!”豆子见易烊千玺魔怔似的杵着不动,不耐烦地上去扯着人往前走。易烊千玺一步三回头,那人还在原地。

那人叫刘志宏啊。

刘志宏。舌尖翻着卷儿打上颚轻轻滑过,两片嘴唇跟要吹哨子似的微微撅起再往下。轻声念了两遍,易烊千玺像找着什么乐子似的几不可见地抿了抿嘴角,反手拉着豆子往前跑,冲进前头一堆男孩子里打打闹闹。

 

“怎样,今晚?”

“今晚就今晚!”

一年头最热的时辰到了。地里的瓜也熟了。每每放学回家的路上,那藏在地里露头露脑青碧青碧的大西瓜都一点一点勾着汗流浃背的少年们胃里的馋虫。相视一笑,蠢蠢欲动。

“去偷个刘叔家的!大!还甜!”

“成!千哥儿?”

“……去!”

黑漆漆的瓜地里一片悉悉索索。豆子他们几个已经抱着瓜往回赶了,易烊千玺不知怎么忍不住回身朝不远处亮着灯的小棚子里看了一眼又一眼。直到……

月光下一个亮闪闪的钢叉伴着中气十足的一声“你谁干嘛呢?!”在耳边炸开。

易烊千玺回头。

那几个小子抱着到手的瓜,早不知跑哪儿去了。

“……月色好,来瓜地里乘个凉。”

 

所以说,这人多半是真傻。

易烊千玺一边慢条斯理捧着瓜啃一边想。

明明抓到自己在偷瓜,反倒请自己吃瓜了。

这刘志宏脑袋里装的肯定都是秋天地里头一大坨一大坨的那种白棉花。白糟蹋了这么一张好看的脸。

格老子的。我并不是在夸他好看。

然而现实走向异常奇怪。

……

“其实我娘是个公主,不想嫁给国王安排的王子跟着一个穷困潦倒的小伙子也就是我爸跑了,才有了我。”易烊千玺咽下一口西瓜,噗地将黑籽儿吐在地上,头也不抬张口就来。

“真的啊!.......”

“这你也信。”

驴脑子。易烊千玺白了他一眼。

“那我再告诉你个事儿!听我家茅屋后头那座小土坡上蹲着的乞丐帮帮主说我打小就会飞,还喜欢跟肉包子抢狗。”

“真的啊?!”

“你又信?”

易烊千玺的白眼简直快翻到天上去。

“嘿嘿嘿……万一是真的呢。”刘志宏像是毫不介意,脸上笑意不减,依旧认真地瞅着他。瞅得久了,易烊千玺脸上不知怎么一阵一阵地发燥。

“你瞅啥?”

“啊?没、没。”刘志宏像是突然意识过来,挠着脑袋笑了一下,低下头抠着红色的褂子角儿不说话。

这会儿风住了,四下一片乌漆墨黑,旷寂寂的没声儿。热。热得鬓角透湿还有汗珠子往下滚。光着的膀子却又微微有些凉意。棚子里的灯光黄悠悠,而棚外白月光却通通透透地照着。田地里有夏虫在鸣叫。瓜地下头隐隐有悉悉索索的动静,像老鼠抱着棒头啃似的。大概那就是书里说的猹?

易烊千玺依旧低头认认真真啃西瓜。这瓜果然好,又水又甜,薄薄一层淡青的皮纹路清晰,上边还带着新鲜的泥。映着红艳艳的沙瓤别提多好看。一口咬下去,凉哇哇的汁水噗地溢满口腔,生生减去了心头七分燥热。半拉西瓜啃了大半,又忍不住偷偷抬眼瞧了瞧对面的人。

之前没注意细瞧,这会儿四下无人,两人的距离近了,易烊千玺才发现刘志宏微微垂着的眼睛是很好看的,眉毛又粗又浓,下头的眼角却不经意地向上挑着,无端教人想起白日里在河边扑的那只金黄色凤尾蝶,轻巧好看。嘴唇有点儿肉肉的,红的倒像自己正在啃的西瓜瓤——不知道咬一下是不是也会渗甜汁儿?

呸呸呸!格老子的。

易烊千玺连忙埋头又狠狠啃了一大口西瓜,汁水淌下来,只觉手上臂上都黏糊得很。

对面的刘志宏也时不时抬起头看他,笑眯眯地不说什么话。

易烊千玺想了想,随口问道。

“你家养狗不养?”

刘志宏摇摇头。“没养。倒是养了两只鹅。”

“鹅?”

“对!鹅!怎么?”

“哈哈哈,我小时候还被一群鹅追过!”

“真的假的?”

“这回是真的!那会小,往鹅群里扔石头子儿,扔完就跑哇!那鹅一见我往回跑,哗地一大群!呵!追着我跑!嘎嘎嘎的!就差啄上我屁股!追了快有四五里!”

“真的?”

“骗你做什么!”易烊千玺摇头晃脑,“可见,畜生也是同人一样,欺软怕硬的!”

易烊千玺张大嘴把手上最后一角薄薄的红瓜瓤啃了,这下就只剩光秃秃干净净的西瓜皮了。他一扬手,嘿的一声将瓜皮丢进不远处黑漆漆的瓜地里。

“诶,你家这西瓜真甜!”易烊千玺转过头摸了摸肚子,满足地叹了口气,毫不吝啬地夸奖道。“我有一次打孔叔家地里摘了一个瓜吃,瞧着滚溜圆怪诱人的,末了一敲开——嗨!居然是生的!”

“看花纹长开了,就熟了;拍拍西瓜,嗡嗡的振手,也熟了;看瓜藤上的须子干枯了,就是熟的!”刘志宏得了夸奖,就像是那人在夸自己似的高兴。

“你还吃不吃?我再去地里给你挑一个?”

“诶不用了不用了,撑得很!”

易烊千玺跳下凳子活动活动手脚,伸头往棚外的天上看了一眼。

“哎!不早了,我得回去,否则我爹又得急了!谢谢你的瓜!”

他急急往外走,走不了两步又回过身,有些支支吾吾,眼睛亮亮的。

“明儿下午,你来村口老树墩儿前边儿,我带你跟大伙儿一起去河里摸虾!”

“好!”刘志宏咧嘴笑着应下,白白一排小牙齿晃得易烊千玺也不自觉地跟着笑起来。

 

目送着那人越走越远直到融进夜色里再看不见了,刘志宏拍拍手站起身,抬头望了一眼深蓝色的天,也收拾收拾东西准备回家了。他一面低头忙活着,一面愉快地哼着小调儿,嘴角边挂着弯弯的笑。

“村头有个小伙儿呀人人夸,谁知道半夜来偷瓜。梨涡好比天坑大,刘海中分还豁牙。拗着性子哟真可爱,待我想法儿逗逗他!逗完一把搂起来——嘿!扛到我宏哥屋檐下!”

评论(37)
热度(90)
©浮沙丘陵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