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先切VS户萌切
万顷宏波棹舟远,千声丝竹入梦来。


茶底世界     

 @慢七拍    请收上海卷作文(差点逾期ORZ......)  

当时选题时匆匆忙忙随便挑了个看似好写的。  后来发现......它真的只是看!上!去!好写......

想来想去,最后有了这么一篇一直以来都想写的,无关CP的东西。写的时候......怎么看怎么觉得......嗯......偏题了吧!是偏题了吧?!哦那就偏题吧:)
总之。希望能表达出哪怕千分之一我想要表达的心情。
以上。

———————————————————————————————————————
 
距离那个企盼已久的,无数次在梦中出现的舞台,只剩一步之遥。

此刻这个容纳了万人的巨大场馆鸦雀无声。所有人都在屏息等待。一片黑暗中唯有眼前大片星星点点的橙色荧光棒摇晃闪动,如同巨大神秘的橙色海洋,温柔翻涌。

从台侧到舞台上。

四级台阶。

三个大男孩儿。只要一步,就可以轻松跨上去。

昏沉不定的光。

疯狂跳动的心脏。

被汗水浸湿紧攥成拳的手掌。

三双同样坚定的眼睛。

“......王源儿。”

“准备好了。”

“......千玺。”

“嗯。”

三。

二。

一。

 

啪!斑斓的灯光刹那闪耀。尖叫和呼喊如潮水般肆意奔涌而来。

王者登临。

 

记忆里总有人坐在身旁

抚摸着我枯萎的肩膀

 

几首暖场的三人合唱结束。到了单人solo的时间。

“呼......啊......人好~多、人真的好~多好多......"

饶是已经有了这么多次演出经历,一首唱跳下来,还是有点气喘吁吁。大大的杏眼带着一如既往的天真笑意,王源儿语气里带着情不自禁的激动和开心。仿佛还是那个当年日月光广场羞涩又不谙世事的少年。

“嗨~源哥来啦,你们好哇!”

一浪又一浪的森林之绿同用力到极致的呼喊一起,回应着调皮上扬语调的招呼。

“哇......我是第一个!我居然是第一个!有点紧张啊......你们都知道,第一个上肯定会紧张对不对,然后,他们俩就推推推推到我头上了!太——不够义气了!“

”不要紧张!!王源儿!!......”“你是最棒的!......”

“谢谢谢谢......”他调皮地眨了眨眼,鼓起腮帮子呼了一口气,继续说道。

”在最......就是、偶尔挺辛苦的时候吧,其实,我有忍不住后悔。”少年的眼里忽然泛了碧水,嘴角却是弯弯月牙。他咧着嘴笑,“什么狗屁十年之约,为什么当初会定下这么个十年之约?十年啊!十年你们知道吗?!十年,我都老了!真的,而且我看到台下好多当年的姐姐现在都已经是孩子的妈了!啊那个阿姨居然真的是带着宝宝来的你们看到没有!啊......好可爱。宝宝好可爱。”

台上的少年笑着朝小宝宝招手,台下也是笑声一片。

 十年啊。

我真的退缩过。

真的。

 

王源站在公司训练室呆呆地朝楼下大马路上看。他知道另一个人正拿着两瓶水在他身后,和自己一样,一言不发。

车水马龙。每天都是这样。世界一刻不停地自顾自向前奔走。

嘀嘀嘀。嘟嘟嘟。真热闹。

那些人是谁?在公司楼下站了好久了。叽叽喳喳。一样热闹。

王源扒着窗户向下看了一会,又有些厌恶地扭转目光,抬头看天看云。曾经小小的少年已经褪去了一些青涩,年轻的脸庞多了些棱角,也多了这个年纪不该有的疲惫。他丢了一些东西。例如发自内心的笑。例如生动自然的表情。例如在大马路上大摇大摆蹦蹦跳跳地走。

他突然说话了。他叫身后的那个人。

“小凯。我好久没去吃过重庆小面了。”

“小凯。昨天我打电话约文哥他们看电影,结果刚出门就被堵在路上。我又失约了。我自己都不好意思去想这是第几次......”

“......没事。这不是你的错。别瞎想。他们会理解的。”

“小凯。我老觉得,他们骂我们,是因为不了解我们。他们黑我们,是因为他们不知道我们的努力,

“可是小凯。我有时候会觉得,自己好像做什么都不对。什么都做不好。”

“小凯。接了这个单人通告之后,我好久没睡好觉了。”

“小凯。我不行了。”没有办法再往前走了。一步也动不了。

“......源源。”

“去他妈的十年之约。”

“源源!”王俊凯像是不敢相信眼前的人居然用如此冷漠淡然的语气说出了这样一句话,就好像在说大蒜味儿真他妈大。

大片大片的压抑。

大片大片的,漆黑浓重的沉默。

谁关死了门窗?没法呼吸了。快要没法呼吸了。

云翳把阳光都遮住了啊。重庆这该死的天气。好暗。开灯好吗?开开灯啊。

 

“......你要放弃吗?”

像是过了很久很久。久到窗外淅淅沥沥下起了雨。透明的雨点打在落地窗上,一串一串断断续续。王俊凯的声音,就在这隐隐的雨声中响起来。

“那么现在,你要放弃吗?”

你要放弃吗?走了这么远,现在,你要放弃了吗?

 王源有些茫然地抬起眼看他,像是不明白对方在说什么。

我是怎么了。

放弃?

怎么能放弃呢。

怎么能就这么放弃呢?

 

“不要。”

 

不要。

虽然很辛苦。虽然这个世界的恶意,远比自己当初下定决心做好准备去承受的,要多得多得多。这条路上的荆棘,也远比三个人当初在被窝里小小声探讨出来的,要可怕得多得多得多。

可是。

跟你们一起站在舞台上,多开心啊。

我们还要开,很大很大的演唱会啊。

 

不要放弃。我还不能放弃。

 

“当年公司第一次说的时候我其实还跟小凯千玺在想,哇好长。十年。好像很好玩的样子。”将自己从回忆里抽出来,王源看着台下真真切切的灯光人海,顿了顿。

“可是,真的好长啊。哈哈哈。十年,我们居然就这么一步一步走过来了。这中间......不止一次,真的想过放弃的。不瞒你们。”

“但是现在,我挺庆幸的。真的。”王源突然很认真地,一字一句说道。“我很感谢当年什么都还不懂的自己,跟你们定下了这个十年之约。很感谢坚持走下来的我们,也很感谢你们,陪我们走到了今天。”他上前一步,郑重地向台下鞠了一躬。

“你们好,这是,2023年,现在23岁的,TFBOYS里最帅最可爱的王源。我的愿望,还是,做一个,额,暖男!”

这是一起走过了十年之后的,已经长大,却还是那个眼睛里有星星的小王子,王源。

“接下来这首单曲,送给一直陪伴着我们,陪伴着我的的,你们每一个人。”

 

对我说红色不该遗忘

温度不迷茫方向不倔强

 

一首唱罢,薄荷音的少年轻轻睁开眼,再次向台下鞠了一躬,转头一个微微的眼神示意,舞台右边有人轻轻往前走了几步举起话筒。

“接下来!没错!让我们把舞台交给小千千——千总!——”

”啊啊啊啊啊千玺!......"

"千玺!千千!......"

“千总!千玺啊!......"

"嘘。嘘。”台上的人还是一如既往腼腆地笑着,低着眼可爱地将一根手指放在嘴前。

待台下渐渐安静了,他才开始说话。

 “咳嗯......哈喽大家好。我是TFBOYS易烊千玺。”那人正正经经地打完招呼,突然双目一定,将一手手搭在额前,曲起一条腿,做了个孙悟空探路的造型。千猴儿的调皮模样被LED屏幕成倍放大,还给了个面部特写,惹得台下观众又是一阵沸腾。

“嗯......刚刚那个,王源儿,话挺多,哈?嗯。对,我跟小凯都习惯了~回去晚上不给他吃宵夜。”

“哈哈哈哈......"

 “那个,我也不知道要说点什么,就......给大家跳舞吧!”

彩虹灯亮起的瞬间,那个身影伴着前奏自后方缓缓走出,起舞的瞬间,金伴银喷泉烟花刹那点燃了舞台。台下原本的绿海此刻为他一人变成烈焰灼烧的汪洋,他在尖叫声中尽情起舞,如同王者般掌控着舞台。炫目迷离的灯光在眼前闪烁,恍惚如同那天夜里头顶的灿烂星辰。

 

“我出去一会,待会儿就回来。你们先洗澡吧。”结束了一天的通告,易烊千玺被那些记者的刁钻问题弄得头疼。难得能四个人一起接个活动......他脱了外套随手扔在了沙发上,转身出了门。刘志宏有些不放心,坐了片刻,借口出去买水也跟了出去。

“诶刘......"王俊凯拉住担心地想要跟上去的王源。

”让刘志宏去吧。有些话,也许对着我俩,他反而是说不出来的。“

 

刘志宏找了一圈儿,最后在天台角落发现了闷头喝啤酒的易烊千玺。他看了一会儿,从口袋里掏出手机。

咔擦。

那人被拍照声惊得瞬间朝这边看过来,待发现是他,才松了一口气。

“啧,一个人买醉呢这是。我给小马哥告状去了啊。”

“你歇会吧。刚差点儿吓死老子了。”

刘志宏挨着他一屁股坐下来,接过了易烊千玺递过来的一听啤酒。

“你还知道怕。还有得救。”

易烊千玺不做声,刘志宏也知道他心里压着事儿,不再多话,闷头陪他喝酒看天。

天已经不早了。快凌晨。远处城市里的灯火却仍旧流动着明亮。

星子在头顶高高的地方,一闪一闪。

不知过了多久,易烊千玺开始不着边际地自说自话起来。

“星星真多啊。”

“我记得好久以前,刚出道那会我们都没什么粉丝。真的一点也不红啊。有一次活动,我记得那天小凯他们先走了,我航班延迟呆机场等着。真的都好晚好晚了。那天晚上也是,机场外边星星都爬上来了。微微弱弱的。都那个点儿了,居然有几个姐姐还在给我送机。就几个人。一看到我原本哗一下都冲上来笑啊叫我啊想拍照,后来一看我,我那天真的挺累的。估计面上特明显。然后她们几个就,什么都不说就都把大炮什么的收起来了,也不吵吵,就不远不近地在我边上坐着,问我累不累饿不饿。还小心翼翼给我递一个颈枕。特别......特别温柔。”

他笑了笑,继续说。

“而且我跟你讲,那中间还有个姐姐还是个源苏其实,手上绑着绿丝带还。但是她给我买了杯咖啡也坐在我边上陪我等。我走的时候那个姐姐跟我说,你让王源多吃点儿啊!你们仨都要好好吃饭啊!最后隔着通道栏杆超大声在那儿喊,叫我一路顺风路上小心。”

“那会儿大家都是很好的。”

“大家一直都是很好的。”

“我嘉禾都没什么时间去了最近。前两天老师给我打电话,说那个放礼物的房间又差不多堆满了。问我什么时候有空去取一趟,正好嘉禾的哥哥姐姐也挺想我的。”

“其实那天又有好几个粉丝去嘉禾。但是老师没给我说。他就说,叫我不要太累了。”

“我也知道,那些声音,都这么久了,不该再去放在心上。膈应谁呢?膈应的不还是只有自己。”

“可是今天采访的时候,我真的......”

“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去跟小凯源源他们几个去抢什么资源。”

“我......我......”

易烊千玺突然急促地想开口说话,却什么也说不出来。手里的易拉罐空了,被挤压捏扁,发出痛苦的尖锐的声音。喀拉喀拉。

“对不起我只是......太累了。我太累了刘志宏。我们都太累了。”

易烊千玺抿了抿唇又下意识地分开,舌头在口腔里绕了一圈,上下牙齿缓缓用力地磨着,发出艰涩的摩擦声。终于又像是忍不住似的伸出右手掌盖住了自己的脸。

咣啷——易拉罐掉在地上,滚了一圈后堪堪在天台边缘停住。

粗重压抑的喘息夹杂着哽咽从他用力绷紧到泛青的指关节缝隙中断断续续地溢出来。在一片寂静的天台显得无比突兀。

 “千玺啊。”刘志宏一手撑在地上,灌了一大口啤酒,看着头顶上那颗星星笑道。

“我很羡慕你们。”

“出道不久就开始有了那么多粉丝。可以站上那么大的舞台,跟那么多名人合作。”

“这些都是我们当初做练习生时,梦寐以求的东西。”

“可是我呢。最羡慕的,是你们有三个人。”

“我记得有一次,微博上千家和凯源家因为公司的一条微博发得不够严谨,撕得......我靠,我真他妈大开眼界。都上了热门了。我小号正急吼吼刷着微博呢,你们仨就推门走进来了。你在那追着打大源儿的屁股,小凯举着个长长的气球,在后头笑得跟朵大菊花似的往你俩身上拍。”

“那会我就觉得,只要你们仨在一块儿,网上那些东西,就是个屁。”

刘志宏又絮絮叨叨地说了很多。

直到他说着说着打了个满是啤酒味儿的嗝。

易烊千玺忍不住笑了。

“天真高啊。”他用力吸吸鼻子,将原本盖住脸的手掌缓缓下移,像口罩似的捂住自己的下半边脸,拼命仰起头朝漆黑的夜空看。

 “是啊。天真高。”

 

 一个造型定格在舞台中央。

山呼雷动。

天很高。我还要,跟他们一起去到,更远的地方。

他深深鞠躬。

 “谢谢你们。”

 

对我说永远永远 再次围绕着我

对我说永远永远 是不一样的生活

 

 舞台黑暗又重新亮起。

是他。

曾经的吉他少年依旧低垂着眼眸,安静坐在水蓝色灯光照耀的舞台中央。满天的彩色泡泡无风自动,如同童话里的梦境。万千星光汇聚在他身上,歌声如同巨大洁白的羽翼轻扬起尘埃,指尖拨出天籁,荣耀作氅。

最后一个单人solo,来自王俊凯。

表演完毕,他放下吉他取了话筒,只微笑着往前走了几步,台下热情的呼喊就已经为一个共同的名字而汇聚。

“那个.......大家安静,安静一下。”他遛着小小的虎牙,耐心等到全场安静之后,才继续说道。

“那个......说点什么呢。刚刚想说的差不多也都被他俩说完了啊。啧......其实吧......我是一个......挺失败的队长。”

“说什么呢你!”冷不防台侧王源的声音毫不客气地从话筒里漏出来,惹得台下尖叫连连。隐隐能看到一边站着的易烊千玺见惯不惊地摇着头笑。

"可是我碰着了两个特别相信我,一路撑着我的兄弟。虽然一个特别......蠢,"话音刚落台下又是一片喧嚣,王源作势要冲上台用话筒敲他的脑袋。

"诶我还没说蠢的那个是你呢你急什么......”王俊凯再次遛着虎牙笑成了叉烧包。“还有一个呢,又特别.....特别皮特别逗你们知道吧?然后这两个人每次凑在一块儿.......诶哟我的天——呐。要不是一直有大哥我跟这儿看着,像今天这么大的会场他俩都能整个给掀翻咯!你们信不信?”

“信!!!——”底下笑声一片。

“好啦开个玩笑开个玩笑。”

“这两个人啊......"

 

 王源接到消息那天,几乎是不管不顾地冲了进来,眼神捕捉到那人的一秒就忍不住破口大骂。

“你他妈搞什么?!”

王俊凯低着头不吭声。眼里第一次带着如此疏离冷漠的刺。

“王俊凯你怎么了你?多大事儿!你他妈哪怕跟我说你要单飞也比这个强啊!”

“玩了几年也差不多了。走到现在这个地方,再往下走也没意思。我也受够这个圈子了。”

不是的。

不是这样的。可是当那些我想保护的人,反而全都因为我而受到攻击,背负骂名。当纯粹的喜欢变成狂热,理性和善意全部消失,人身攻击,网络暴力,隐私被侵犯,公司承受各方面压力,甚至出现了最直接的伤害和恐吓。我以为自己可以成为你们的盾为你们抵挡恶毒的利箭,却被迫成为了伤害你们的冠冕堂皇的借口。这样走下去,还有什么意义呢?

就在王源瞠目结舌不知该说些什么的时候,一边一直沉默的易烊千玺突然冲上来,在王源的惊呼中毫无防备地对着王俊凯的嘴角就是重重一拳。

“我他妈为了能跟你们俩在一起这些年满世界飞,重庆北京往返机票摞起来有人高!中考前十几天还跟你们飞通告可我他妈的高兴!跟着你俩一块儿我他妈高兴啊王俊凯!两年前要不是我买票迟了一步,那一班失事航班上差点儿就他妈多了个老子!想着咱们仨这么些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也都一块儿过来了!现在一句不玩儿了你吓唬谁啊你逗谁玩儿呢?!老子一拳打死你得了!”

“轧舞还是打一架,选吧!”

 

 那是第一次。

你一拳我一脚。毫不留情地冲着对方身上招呼。

最亲密的兄弟。

无数次人潮中彼此抓紧不想走散。

在那些质疑和嘲笑声中咬紧牙关彼此加油打气。

承诺要一起站上最顶端。

此刻却像两只绝望的小兽互相撕扯直到精疲力尽。

 

“行了!够了别打了!”

“我说都他妈别打了!”

王源眼眶通红,愣是憋着没落一滴泪,牙口咬得死死。

“不是你的责任。”

“王俊凯。不要什么事都往你自己身上揽。”

“你他妈有没有拿我们当兄弟?”

“我们没你想的那么怂!我认识的王俊凯,也绝对没这么怂!”

不要后退。

我们也可以,成为你的盾啊。

 

易烊千玺啐了一口,从地上爬起来盯着他看了一会儿,走到他面前,伸出一只手去。

 

 “你是我们的队长。”

王源说。

“你是我们的队长。”

易烊千玺说。

你是队长。我们是队员。

三个人,少一个,算什么事儿。

说好唱给全世界听呢。

我们还要走好多个十年呢。

他垂着头在原地瘫坐着,看不清表情,只有肩膀在微微抽动。像黑夜里振翅欲飞的蝴蝶。看上去如此单薄。

可他们知道。他是王俊凯。王俊凯的翅膀,能掀起飓风骇浪。

许久之后,那个身影一只手撑在墙上,一只手牢牢抓住易烊千玺递过来的手掌,默默地用力站了起来。

 

“屁。老子是你们大哥。”

 

他俩忍不住切了一声笑了。

“嗯。亲哥。”

 

生命中最善良的时光

就象是水一样明亮

 

TTFBOYS十年演唱会,感谢每一个如期赴约的人。”

“今天的最后一首歌。

Heart。

 

睁开眼乌云都为我散开,
没有什么阻碍 ,我冲向你的爱。

别害怕别去逃, 跟我奔跑,
你的呼吸我都能听到。

想牵着你的手, 陪我再往下走

有你陪我不会累, 还有梦一起去追......

 

 

是棱角分明的石子挤嵌进肉体却只能沉默咬牙无人知晓的伤。

是碧绿柔软的厚掌却在浩瀚荒漠中以尖锐刺穿皮肤自我保护并借此汲取营养。

是一颗莲子自淤泥中探头绽放,静静打磨一把镜花水月的刀。

是遍体鳞伤却依旧心怀梦想。

你是哭呢笑呢悲呢喜呢。

你嚎啕。你颓丧。你柔软的心脏包裹微弱却坚定的声响。

你蜕变。你成长。你坚硬的臂膀砸碎所谓规则构筑的墙。

过去那些和你们并肩走过的时光。

疼痛。砥砺。欢喜。无措。迷惘。绝望。感动。

水一样明亮。

全部都是,我小心翼翼藏在心底的,最美好的时光。

 

 

 

 

 

 

 

 

 

 

 

 

 

评论(10)
热度(72)
©浮沙丘陵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