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先切VS户萌切
万顷宏波棹舟远,千声丝竹入梦来。

有妖气(七)

518。现充狗冒上来短短的渣一更@( ̄- ̄)@。

昨晚居然因为不更文被一个108岁的女人禁言了。禁言了。言了。了。没。有。爱。

我对老干妈多年的爱在今日得到了回应。抱头笑。

站在世界的中心呼唤大大们更文撒糖。


   咚!

     清晨天刚蒙蒙亮,一团红色的不明物体破窗而入,一路滚到屋子中央摆着早餐的红木桌前稳稳刹住。

    “睡饱了就吃?”易烊千玺正坐在桌前慢条斯理地吃早茶,听到这么大的动静头也没抬,眼底却分明染上了笑意。

     小妖怪蓬着乱乱的头发迷迷糊糊地坐下,捧着一个包子不理会他的调侃。

啊。好一个热乎乎香喷喷面软馅儿又足的三鲜包子。

     “慢些吃,不同你抢。吃完了带你出镇子。要去个地方。”

     又去哪。

     不要每次都带我去奇怪又危险的地方啊。

     小妖怪瞬间清醒了几分,无奈嘴巴很忙只能拿眼神默默控诉。三两口干掉三鲜包,又抓起一个包子愤愤地一口咬下去......

     天!肉包子!好感动好想哭!

    “吱......成、成吧。”

     看在有肉包子的份上勉强由着你胡闹一次。哼。


     出了镇子一路向南,人烟渐绝。离了人群的小妖怪明显自在了许多,不再扒住易烊千玺不放,东跑西看高兴得很。

     易烊千玺跟在后头不紧不慢,心里却在想着心思。

     这小妖怪看来真的是什么都吃的了。同第一日相比,言语也顺畅了许多,是受了镇子里生活的影响也好,离了妖树的原因也好,总归是个好变化。不出几日,应当交流就没什么问题了。爱黏着自己的毛病却仍是改不了,人前人后都像只猫儿似的不顾旁人脸色,不是要自己背着就是揪着衣袖不放,只自己舒适开心就好。

     不过这倒不算什么坏事。

     易烊千玺想着那小妖怪得意地眯着眼摇头晃脑的蠢样,忍不住想笑。

     穿过了一片竹林,遥遥望见一个土包,在这荒山野岭显得有些突兀又莫名凄凉。小妖怪冷不丁打了一个哆嗦,却见身边的人带着自己直直朝着那个小土包走过去。

转过土包,前边居然有一个小小的石碑。碑上隐隐刻了字,却看不分明。

     原来是一座坟。

     “到了。”

     易烊千玺在坟前站定,朝小妖怪淡淡地笑了一下,低下头用长袖拂了拂石碑上的尘土,随后弯下腰扣手在碑侧敲了敲,极随意的样子。

     “好久不见啊,元承。”

     碑前蓬草无风自动,回应似的摇摇摆摆。

     “这是谁?”

     “一位故人。”易烊千玺久久望着碑上几个被风沙磨得早已看不出朱红的字迹,面上看不出悲喜。

     “元承是我的第一个凡人之交。”

     当真是一个难得君子。初见时的一局棋足以识一人。率意畅达,有文人气骨;才识兼备,却谦恭有礼。杯酒下肚便能畅所欲言。明知自己不是凡人,却能不卑不亢坦荡交之。可惜一腔抱负却为世人不容,为奸人所害。痛苦在于,就算自己什么都知道,也还是什么都不能改变。天神尚不能随意改变人的命格,何况自己一个自天而坠自身难保的半神。易烊千玺知道,这也是那些人给自己的一个警告。永远只能站在局外,静观生死。

     易烊千玺一时陷入回忆,神色不明。


     “你是不是、在伤心?”良久,小妖怪小心翼翼地问。

     “你知道什么是伤心?”易烊千玺闻言,似笑非笑地回头看了小妖怪一眼。

     “见过,哭。一个女人,小孩,被罗浮的老虎、嗷呜吃掉。在树下哭。”

     “后来呢?你是不是吃掉了那个女人?”

     小妖怪一愣。

     没错。那个伤心的女人,被自己吃掉了。

     小妖怪藏在高高的树上一动不动,偷偷看那个女人哭了很久。女人哭的太伤心了。哭得小妖怪心口都在一绞一绞的,不疼,但是很酸很胀,非常奇怪。小妖怪大概知道女人为什么哭。因为小孩没有了,被老虎叼走了。那只老虎只是普通的老虎,自己可是个妖怪。如果自己吃掉她的话,应该就不会难过了吧?

     小妖怪朝女人扔了一颗很大的红果子。他挑的,大一些的果子甜。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这么做。明明自己要吃掉她的。

     但是小妖怪吃过很多人,这个女人只是隐隐约约让他知道了人类的伤心是什么样子。并不能对他产生更多其他影响。

     现在杏仁酥,好像也是难过的。杏仁酥的眼睛和那天的女人一样悲伤。可是杏仁酥没有哭。

    “伤心、为什么不、不哭?”

     易烊千玺几不可闻地叹了一口气。

     “朋友之墓,有宿草而不哭焉。(朋友的墓上有了隔年的草,就不该再哭了)”他的目光极随意地落着,像在看墓碑,又像是透过小小的墓碑在看一个很遥远很遥远的地方。

     不要文绉绉啊......小妖怪似懂非懂又懒得问个究竟,呆呆地看了一会,突然问。

     “宏、宏宏死了,杏仁酥哭,会吗?”

     易烊千玺眼底闪过一丝诧异,像是没想到他会突然问这个问题,沉吟了一下,认真地回答道。

     “不会。”

     小妖怪像是松了一口气的样子,晃了一下脑袋。

     “吱、也不会。”

     默默站了一会,小妖怪忽的被风吹得打了个冷颤。易烊千玺像是忽的自回忆里惊醒,最后看了那石碑一眼,转身揉了揉小妖怪的头。

     “走吧。”


      远处青山黛绿闲云悠悠,天地间那小小一座孤坟如同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土包。再过几年,那碑会倒吧?土包会被吹平吗?还会有谁记得这里葬了一个人吗?

      小小的坟墓在身后渐远渐消,小妖怪一面走一面回头看,直到再也看不见了,才急急忙忙地向前头的人追去。


     “再不赶上来,今晚就不给你吃的了。”

     “吱呀!”

      怎!怎么这样!烦!


评论(33)
热度(110)
©浮沙丘陵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