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先切VS户萌切
万顷宏波棹舟远,千声丝竹入梦来。

有妖气(六)

明明今早的结局真的真的很不错

你们太暴力了

我觉得这样很不好

QAQ

低产,渣。看看就行慎关啊小天使们。

 ——————————————————————————————————————————

 

易烊千玺,是天神。

 

小妖怪因着这惊人的消息痴痴地张大嘴巴半天没说话。

 

易烊千玺以为小妖怪被自己吓着了,习惯性地抬手揉了一下他的头。

 

“放心,不会欺负你的。”

 

易烊千玺抬头随手从边上摘了片树叶在手里,就着昏暗天色细细地看它的脉络。

 

“那一战我几乎丧命,多亏了常连为我四处求治,聚回魂魄。这几百年来我就在人间游游荡荡,做个无事一身轻的半神。说是半神,其实同凡人也没什么区别了……”

 

小妖怪听一句漏一句。他的心思已经不在这个故事上了。

 

杏仁酥是天神。

 

吃掉一个杏仁酥,抵得上在红树上吃掉一百个人——可能还有更多。

 

小妖怪对修为这种东西到底还是天生有些模模糊糊的概念,一个小妖,无非就是想通过各种方式使自己变得强大,没人敢欺负。天神也许是非常厉害的,可他刚刚也说了,自己因为那一战丢了半条命,天上也回不去了,现在已经跟普通人没什么差别,一个小妖怪,还怕打不过一个人类?直觉告诉他,吃掉杏仁酥,稳赚不赔。

 

等等,他刚刚听到了谁的名字?那个狐狸男?

 

小妖怪撅起嘴巴鼻子里嗤了一声。

 

“为什么、是他救你?”那些神仙干什么去了?

 

像是被戳中了某个深藏已久不可说的秘密,易烊千玺忽然眸色一沉,指甲一点一点轻轻掐进厚实的叶肉,有墨绿色汁水顺着指甲盖缓缓浸染。

 

“因为有的人,是想救却救不得。有的人,是不愿救。”

 

小妖怪察觉到身边的人明显低落下去的情绪,一时不知如何是好。虽然对他讲的事不是很明白,但不知怎么忽然觉得心里有些酸酸的。好像这个天神……挺可怜的。

 

 

 

“……哼。我不吃你了。”许久之后,小妖怪像是在下什么大赦一般叹了口气,晃晃腿说道。

 

“……什么?” 易烊千玺有些迷茫,不知道话题为什么转变的如此之快。

 

“我不吃你。但是、要杏仁酥。还要蒸…….蒸酥酪!酒酿元宵!”

 

易烊千玺惊讶地看着小妖怪突然之间自带迷之自信微微扬起的下巴,耀武扬威的样子要多蠢有多蠢。

 

敢情之前还想着要吃掉我。

 

怎么这么可爱。

 

易烊千玺看着小妖怪圆溜溜的大眼睛直想笑,觉得自己原本因为往事而有些抑郁的心情都像是被一条毛茸茸的大尾巴轻轻一扫,扫了个干净。他轻轻扶着树干站起身,将手中被揉成一团的叶片丢下。

 

“......好。在那之前,我们得先去一个地方。”易烊千玺抬头看看天色,掐指算了算,微微一笑。

 

“什......么地方?”

 

“妖镜藏身的地方。”

 

 

 

亥时已过,钟鼓迟迟长夜初临,家家户户已经紧闭屋门,空荡荡的街道只剩寒风呼叫。转过街角一丛簌簌作响的凤尾竹,就是墨池。易烊千玺拍拍身上紧紧巴著自己不放的小妖怪,催他下来。

 

“吱!”小妖怪扯着身边的人长长的衣袍探出半个脑袋。

 

小只听说过罗浮山下有这么个池子,又知道店小二昨夜就是在这里溺死的。此番真正见到,却处处透着一番诡异森冷气息。

 

每夜子时,正是妖气大盛之时。同为妖怪,他敏锐地察觉到空气里浮动的非人类的气息。墨池不大,幅员不足百尺,池边怪石嶙峋,竹影斑驳投于石上。明明今夜云墨厚重,星月时现时消,池面却无风自动,反射着银色的冷冷粼光。池水深不见底,仿佛一个孕育了无数邪恶的巨大洞穴,张开黑漆漆的大口窥伺着下一个落网者。

 

易烊千玺绕着池子走了半圈,若有所思。

 

小妖怪方才一直远远看着,忽的一瞬间想起昨夜那个脑海中的声音,不知受了什么蛊惑,情不自禁地慢慢走到池边,倾身朝水面看去。

 

叮!——

 

说时迟那时快,一束白光刹那间直直刺穿水面朝小妖怪袭来,将他整个身子拢进其中。

 

“宏宏!”易烊千玺一抬头,大惊失色。

 

小妖怪躲闪不及,正待要叫,就觉得全身被一股力量托拽着吸附着往水下拉去。

 

“哗!——”

 

救……救命……

 

小妖怪瞪大了眼睛想要呼救,却像是被谁勒住了喉咙,反而呛了好大一口水。

 

冰冷的池水像是有生命一般从四面八方涌过来,将他牢牢缠住。有什么东西在朝自己靠近,绝望的恐惧和无从挣脱的恍惚穿透了他的四肢百骸。

 

“回来……宏宏……来我这里……”

 

那熟悉的声音又出现了。

 

尖锐的,绵长的,无孔不入的。像是浮在半空中的鬼魂的低吟,又像是自己曾在罗浮山上偶然听过的一首童谣。

 

“回来……回来……”

 

不受控制地一点一点下沉,每一寸肌肤都像是被死死掐住动弹不得。小妖怪甚至快要听见自己的魂魄逐渐抽离的声音。

 

我要死了吗……

 

要死掉了吗……

 

恍惚间看到水面上有金光闪过,那光亮带着太阳一样的温暖,穿过藤蔓一般冰凉的池水直直朝自己而来,越来越近,越来越大。小妖怪觉得自己仿佛落入了一个怀抱,有一股力量抗过了缠绕周身的森冷潮湿的妖气,带着自己朝水面游去。

 

昏昏沉沉间,小妖怪失去了意识。

 

 

 

“宏宏?”

 

“宏宏?”

 

“宏宏!”

 

再次睁开眼的一瞬间,就是杏仁酥那张放大的脸,眼底带着明显的焦灼。

 

“嗷呜!——”

 

小妖怪被吓得一瞬间蹦起来,咣的一声撞到了床柱,疼得泪花闪闪。

 

 

 

太太太太近了!

 

好好好好危险!

 

 

 

一只手抚上刚刚撞得不轻的额角,轻轻的揉了揉。

 

“没事吧?”

 

“妖……妖怪呢?!”四处看了看,原来已经回客栈了。身上的时衣服也换了干净的。小妖怪想起刚刚差点丧命的情景,抱着被子索索抖成一棵风中的狗尾巴草。

 

易烊千玺笑着指指腰间挂着的乾坤袋。

 

“在这里。”

 

那的确是堰镜的一块碎片,但是极小,并没有太大的攻击性,只擅以妖力诱惑人落入水中摄其魂魄。小妖怪怕是修为太浅又没有防备,冷不丁就被拖下了水。他是附木为生的妖,不识水性,妖力怕也敌不过那千年堰镜的十分之一。易烊千玺以符术镇了那妖镜,自己也不知怎么回事,不假思索就跳进了墨池去将小妖怪拖了出来。

 

“……下次跟在我后头,不要乱跑。”易烊千玺想想还是有些后怕,皱着眉拿指头戳了一下小妖怪的额头。

 

“吱吱吱吱!!!……”

 

疼啊啊啊啊啊!

 

打开那只手窝到床角,小妖怪捂着头又开始放空。

 

原来天神就算变成了人,也是很厉害的。刚刚那不过是一小块镜子就差点把自己害死,杏仁酥动动手指头居然就把那么厉害的妖给收了!

 

小妖怪可怜兮兮地抖抖嘴唇,突然无比庆幸自己方才在树上没有卡擦一声把杏仁酥的脖子咬断。

 

否则被收进袋袋里的就是自己啦!

 

 

 

不过好歹还是收集到了一块碎片。虽然这只是个开始,易烊千玺还是忍不住松了口气。

 

有第一块,就会找到第二块。

 

正想着,一阵困意袭来,这才发觉折腾了大半夜,抬眼看看天色,应当是丑时了。

 

“……小妖怪,你……要不要就在床上睡?”易烊千玺犹豫了一下,问道。

 

“吱!——”小妖怪连连摇头,掀开被子嗖的逃出房间窜上了树。

 

只留易烊千玺还对着空空的床铺发呆。

 

 

 

果然。对他而言,树更安全。

 

 

 

什么时候能让这小妖怪来床上睡,就好了。

 

 

 

易烊千玺看着小妖怪在树间爬上爬下做睡前运动,微微笑了一下。

 

 

 

小兽什么的,即便收了獠牙许你乐乎乎地蹭蹭揉揉,真要养在身边同自己亲近,还是需要一番功夫啊………

 

评论(41)
热度(133)
©浮沙丘陵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