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先切VS户萌切
万顷宏波棹舟远,千声丝竹入梦来。

有妖气(五)

lo一刷新,盯着某个通知愣了半晌,以为自己在做梦(ノω<。)ノ))☆.。

换名字怎么了    我是个  沧桑霸气的    人   

看完本章你会发现,这篇的   脑洞  有  多大   根本不知道   写到哪天灰坑掉

——————————————————————————————————

 

人生地不熟,小妖怪能去哪儿呢?

那小妖怪性情似乎并不稳定,若激起了他的杀念就完了。

易烊千玺跑出赌坊却早已遍寻不着那个赤红色的身影,不由得心急如焚。若是从前的自己,或许还能追上。现在这副身躯也同普通人无甚大异,连负着妖怪走上一段山路都吃力,又怎么追得上一心想要逃走的小妖怪。

一想到也许会发生的种种最坏后果,易烊千玺的心凉了一大半。

稍稍冷静了一下,易烊千玺低头想了想,转身朝长街走去。他决定从自己带着小妖怪去过的那些地方找起。

易烊千玺的设想很快就得到了证实。

小妖怪把昨天逛过的店铺统统故地重游了一番,连吃带拿不付钱。

易烊千玺每走进一家店就一面迎着那些鄙夷的目光沉声道歉一面从乾坤袋里掏出银两付钱。他觉得自己的心情和他的乾坤袋一样凄凄凉凉四面来风。

 

最终找到小妖怪的时候,易烊千玺竟然不觉得特别意外。

小镇郊外的某个路口有棵枯枯瘦瘦的老树。赤色长衣的小妖怪还是挑了根不上不下不高不低的粗树枝窝着。夕阳像块黄澄澄的蜜渍橘子,把小妖怪投在地下的影子拉了老长。小妖怪对着蜜渍橘子一动不动,背影远远望着像个沾满了惆怅气息的草莓大福。

一只乌鸦呱呱叫着从惆怅的草莓大福头顶飞了过去。

分明是有些凄凉伶仃的场景,易烊千玺却不知为何,盯着那个瘦瘦的背影,有点心酸,又有点想笑。

易烊千玺知道,小妖怪一直在等自己。

因为这棵树所在的路口,正通向罗浮山上。

 

小妖怪对着鸭蛋黄一样的太阳看了好一会儿了。方才过来的路上赌气吃了一路。山下不好玩。人类都很奇怪,还不能吃,狐狸一样的男人又看自己不顺眼,杏仁酥还不相信他。他真的没有吃掉店小二。

那天晚上他看着店小二一个人在前头走,不得不承认,自己的确一瞬间起了杀心——那是多么熟悉的场景啊!只有自己,和一个人类,全身的细胞都在叫嚣着,吃掉他!吃掉他!吃掉他!就连刚刚那个喊自己回来的声音也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脑海里不断冲击回荡的另一个声音——吃掉他!绝好的时机!鲜活的人类!就在小妖怪晕晕乎乎快要忍不住亮出利爪獠牙冲上去那一瞬,脑袋后头有一股力量狠狠扯了他一把。

那力度太大,将他的头都扯的疼,生生害他清醒了过来。小妖怪将身后的长发拢到肩头来,发现杏仁酥给自己编的草绳连同上边的果子都在一闪一闪发着幽幽的光,烫得吓人。小妖怪一个激灵,心头突然涌上一股惊惶不安,掉头拔腿就跑,一口气跑回了客栈里的树上,胸口砰砰直跳。

小妖怪没有做坏事。什么都没有做。但是大家都不相信,还都很怕自己。

现在小妖怪决定要回罗浮山了。

“吱……杏仁酥……坏蛋!嗝……”小妖怪一路飞一路碎碎念,打了个饱嗝一抬头,发现已经到山脚下了。

怎么还没追上来。

不是都一路吃吃喝喝停了那么久了吗。

烦。

小妖怪想回山了。又舍不得小镇子里各种好吃的。还舍不得杏仁酥。

不是那个杏仁酥,是能吃的那个杏仁酥。

虽然糖葫芦很甜很甜,豆糕很软很香,蜜饯也好好吃,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小妖怪总觉得,那天在树上第一次吃到的杏仁酥,才是人间极品。一想到回去了就再也吃不到了,小妖怪很犹豫。

那就再等一会儿好了。

小妖怪爬上树安安静静窝着。这一窝就窝到了天色渐晚。小妖怪非常非常失望。他眼含热泪望着蜜渍橘子一样的夕阳,觉得自己要跟好吃的杏仁酥永别了。

正想着,冷不丁屁股下边的树枝猛地一晃。

杏仁酥居然飞上来贴着树干挤啊挤坐到了自己旁边。

“……哼。”小妖怪不动声色往树枝外侧挪了挪。

易烊千玺又坐过去一点。

嘎吱。树枝在尖叫。

小妖怪翻了个白眼当做没看见,又挪了挪。

易烊千玺又坐过去一点点。

嘎——吱——树枝颤颤抖抖。

“吱!……”小妖怪终于憋不住,恶狠狠地冲易烊千玺龇牙。

别再靠过来啊已经到边边啦!再往外树枝就要断啦!

 

易烊千玺笑笑,往回挪了挪,伸手摸了一下小妖怪炸起来的头毛。

“小妖怪。”

没得到回答,易烊千玺也不生气,继续说道。

“小妖怪。你在山上多少年?”

小妖怪不说话,心里却默默扳着指头数。十年、五十年、一百年、两百年……

“小妖怪。你知不知道有一种妖,名为吼,形如兔,两耳尖长,触之即腐,虎狮皆畏。还有一种妖,叫鬼车,又被称为九头鸟,羽毛就同你这身衣服一样是赤色,翼广丈许,专爱摄人魂气。昆仑山上有神兽名白泽,通万物之情,有圣人治理天下时则奉书而至……这些妖魔鬼兽,我都见过。”

小妖怪不吭声。他在罗浮山上只见过柚子精,桃妖,山神……最惊讶的一次是西王母的青鸟为捎信,在自己的那棵树上栖息过片刻。

“小妖怪,我曾经一个人,看过很多,很多。很多东西,也去过很多,很多,很多地方。既然我说过,让你跟着我,那你便放心跟着我就好。倘若哪天你想走了,我绝不拦你。但是我绝不会有主动赶你走的一天……你可明白?”

小妖怪有些明白,又不是很明白。大概杏仁酥的意思是,相信自己没有吃人?

“不是、我……”许久,小妖怪忽然抬起头,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易烊千玺,再次认真的说。

“我知道。”

易烊千玺笑了笑,琥珀色的眼眸温柔明亮。

“但是我也知道,你昨晚见到了店小二,是不是?”

“……是。”小妖怪低下头。

“告诉我,你当时看到的,是什么情景?”

小妖怪磕磕巴巴地将昨晚的事情说了个大概。

易烊千玺皱皱好看的眉毛,看着懵懵的小妖怪,半晌没动静。

“小妖怪,我给你讲个故事。”

易烊千玺忽然将头别过去。远处太阳已经沉落西山,天际幽幽的青紫色余光也在一点一点被黑暗吃尽。

数百年前,南海生凶兽化蛇,人面豺身,有翼,声如叱呼,能招大水。是时百姓震衍,三界奈之无何。有神战于南海半月余,斩之。神亦身灭,自天而坠。南海有石名青丘,上嵌堰镜,映天地万物之象。于战中误为天神击碎,零落于人间各处。

“那堰镜因着纳摄世间万物,本就自带了些灵气,几百年里流落人间太久,灵气为凡人所污,已转为妖气开始作恶了。这罗浮山,应当就有堰镜的其中某片碎片。而我的任务,就是收集堰镜的所有碎片,并将它毁掉。”

小妖怪自始至终屏息凝神生怕漏掉一个细节,此刻听得瞪大了眼睛,许久之后突然问道:“为……什么、是你来收、收集……?”

易烊千玺听完,眼底温柔不减,嘴角的弧度更大了些,却带着不为人知的苦涩。

 

“因为,我就是那个在与化蛇一战中,毁了修为自天而坠的神啊。”

评论(27)
热度(128)
©浮沙丘陵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