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先切VS户萌切
万顷宏波棹舟远,千声丝竹入梦来。

有妖气(3)

   在一个奇怪的时间点写出了3。

那什么。

宏宏。。。。不是猴子。真的。

我这是要写成长长长长长篇啊天。

———————————————————————


    自东面升起的日头赫赤赤,一点一点将清晨清冷的湿漉寒雾吃尽。罗浮山下的小镇子上熙熙攘攘热闹得很,小妖怪等易烊千玺等得无聊,叼了根草摇头晃脑蹲在巷子岔口那棵老榆树上朝下看。

    人来人往人来人往人来人往。

    左手边有个婆婆慢悠悠挑着担子在叫卖啥啊好香,豆……豆腐脑?那是什么?看着白花花的像人脑......好想尝尝。其实这满街乱逛的人类,随便抓一个都是能吃的,但是他没有动。脑海里有一个声音告诉他,这些人跟自己吃的人不一样。不能吃。吃了,自己就完了。从前在红树上吃掉的人,小妖怪不知道是从哪来,但是他知道自己得吃掉他们。没有理由,必须这么做。况且不吃人,要饿死。

    小妖怪面前是一条长长的街,刚刚那杏仁酥就是背着自己从这条街上来的——小妖怪记不住易烊千玺的名字,四个字,太长了。烦。他只记着那日树上的杏仁酥,味道香,口感好,名字读来也很好吃的样子。这人好大方,总给自己吃好吃的,勉强叫他杏仁酥好了。

    街两旁各色铺子琳琅满目,沿途尽是煎饼摊子米行客栈绣坊茶楼......招呼声,叫卖声,谈论声不绝于耳,新奇得很。来的路上小妖怪这边瞧瞧那边望望,眼睛都忙不过来,挣挣腿用力顶了一下杏仁酥的腰侧示意自己想跳下来。易烊千玺也不恼,只反手将小妖怪的屁股往回托了托。

    “先去个地方,回去的路上再带你四处看看,尝尝百味香的点心,可好?”

    “吱……准、准了。”

    行至街道尽头岔口处,易烊千玺停住了脚。抬头望了望那块题字龙飞凤舞的匾额,想了想还是觉得让小妖怪别进的好。

    “宏宏,你去那棵树下......树上也成,等着我,一会儿就出来。别乱跑。”

    “吱。”

    小妖怪想说你快点,又觉得没什么必要,蹦下来窜到了树上。易烊千玺站在树下不放心地看了两眼,转身进了琅琊赌坊。

      琅琊赌坊自外人看来不过是一间远近闻名赌客日日不绝的赌坊,可据说这坊主不仅风姿绝伦手段狠厉,还神通广大,不知使了什么法子,手底下暗探无数线人密布,掌握着无数消息机密,真实身份一向不为外人道,生生将这间赌坊笼上了一层神秘色彩。易烊千玺径自绕过乌烟瘴气人声鼎沸,熟门熟路地走到角落掀起帘子,慢慢踱上了楼。

    “千玺,你还知道回来。”甫一推开门,就有人笑着迎了上来,腰间环佩叮当,一双狭长凤眼带着千丝万缕的哀怨,媚波流转。说话间一团白绒绒的球滚到了脚边。易烊千玺见惯不惊弯腰拎起这只兔子抱在怀里抚了抚毛,才抬头冲对面的人笑了。

    “常连,好久不见。”


    “说吧,这次又是来问什么?”常连把玩着易烊千玺给他带的玉骨扇,神色淡淡地说。

    “凭常连你的本事,何必要我再开口问。”

    常连笑了,“好歹我也算是救过你一命的人,你一声不吭便走,这些年半分音讯也无,这会儿有求于我了,便好声好语地前来瞧我一眼,还指望我告诉你那破镜子的下落?一句话——不知道!”

    易烊千玺也不着急,他知道这人的脾气。“别说罗浮山,就连这三界的事都被你摸了个七八分,若连你都不知道,我可真不知该找谁帮忙才好了。”

    “若我说,镜子碎片的下落我的确知道,可是有条件.....”常连“啪”地一声打开扇子,嘴角莞尔风情无限。

    “你说。”

    “我要你以身相许,你答不答应?”

    “......若我没记错,这话你也同王源说过。”

    常连听到这个名字,一瞬间眼角有些抽,不自然地笑了笑。“王源那小子,当初我是喜他长得白净,但不过是一时趣话。可常连对千玺你,可是一片真心啊......”

    “这个要求,恕易某实难从命。”

    常连看着易烊千玺那永远带着温润笑意的眸子,心中悠悠叹了口气。

    若自己刚刚这句话是玩笑,那么对面人也只当调笑,云淡风轻就翻过了。若自己带了十分的真意去问,那对方眸子里的认真也早已回答了这个问题。

     常连看过很多人,却从未再找到第二个易烊千玺。

    他一节一节将扇子重新合上,收拢了自己的片刻失意,仍旧笑得明媚。

    “不行?那好,最后一条路。”

    “我要此刻赌坊外榆树上蹲着的,你从罗浮山上带下来的人。”


    小妖怪在树上撅着嘴左等右等。

    他曾经一个人待在红树上很多很多年。

    只有他自己,和满树红艳艳的毒果子。他以前从不知道等待一个人是什么感觉,因为他没等过。那些被果子诱惑而来的,作为食物的人,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出现。来了人,他就悄悄向他们扔果子,毒死,再把尸体拖上树吃掉。他不怕红树果子的毒。

    无所谓生无所谓死,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蹲在树上看太阳升起又落下去,月亮升起又落下去,星星亮起来再消失。有的时候在一片死寂的夜里突然惊醒,眼前一片漆黑,耳边连风声和野兽的嚎叫也听不到,让小妖怪觉得自己其实也已经死了。

    这让小妖怪体会到,大概死掉,也就是那么一回事。没有什么可怕。

    可现在真奇怪。孤独的,吃人的小妖怪,坐在全是人的小镇子里,等着一个不知道是人还是其他什么鬼东西的杏仁酥。

    小妖怪噘嘴再噘嘴。

    好慢好慢好慢啊。

    原来等待是这样一回事。

    烦。

    小妖怪胡乱想着,忽然下意识地一低头,发现杏仁酥从那间楼里出来了。身后跟了个一身松青色长袍,男不男女不女的漂亮人。两个人说了几句,杏仁酥就往自己的方向走过来了。

    “吱!”小妖怪四肢并用往下爬,扑上去扒住易烊千玺不放。

    “吱!好、长。慢!烦。”

     易烊千玺看上去很高兴,揉了揉小妖怪因为爬树乱了一撮的头毛。

    “饿了吗?带你去吃好吃的。”

    “呀呼!——”

     小妖怪一听有吃的,霎时眉开眼笑,将方才莫名其妙的不快忘了个干净。

    转身的一瞬间,小妖怪目光无意识地扫过琅琊赌坊,发现刚刚那个狐狸一样的人抱了只兔子在朝自己看,见被发现了,露出了一抹意味深长的笑。

     小妖怪很不喜欢这笑,觉得全身毛毛的。

    “吱——!”

     小妖怪紧紧搂着杏仁酥的脖子,恶狠狠的扭着头朝楼上的人龇出尖溜溜明晃晃的牙。


评论(33)
热度(138)
©浮沙丘陵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