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先切VS户萌切
万顷宏波棹舟远,千声丝竹入梦来。

有妖气(2)

今天一天我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这个崩溃在今晚十点达到了顶峰😃😃😃

认真等后续你会后悔的

小妖怪从未离过树下过山。

此刻他长手长脚藤蔓似的牢牢缠在易烊千玺身上,一声不吭睁大了眼东张西望。

好奇怪的歪脖子树!没见过的!

好好看的花!没见过的!

这个是石头吗居然立起来了好生奇特!没见过的!

好大水啊我的红果果!从高高的地方“哗——”一下冲下来,白花花的还轰轰叫!也没见过的!

这......莫非......

都是妖气作乱!

“吱!”小妖怪吓得一缩脖子把脸埋在易烊千玺脑袋后头。看不见我看不见我看不见我......

易烊千玺驮着背上那只妖怪走了大半日,突然悠悠停了下来。

“吱?”小妖怪把头往前凑凑疑惑地瞧他。

“......小妖怪。”易烊千玺温温柔柔地出声。

“吱呀!”

“......你该会走路的吧?能自己下来走么?”易烊千玺淡淡地笑着偏头问道。

“不!”红衣妖怪倏地缩回脑袋,手脚拼了老命缠啊缠,缠得死紧死紧。

“......”易烊千玺叹了口气伸手往后拍了拍小妖怪的脑袋,“乖。别乱动。”说完抬头看了看天色,认命地继续迈开步子往山下走。

再不趁着天光未尽赶紧下山找地方落脚,夜里就麻烦了。

可是......

易烊千玺顿了顿脚喘口气。

真的好重。

璋阙楼的两盏红灯笼在夜色里晕着幽幽的光。店小二在账房噼里啪啦的算盘声儿里一边打着呵欠一边懒懒地收拾桌子。这桌客人刚走,没给什么小钱,酒菜倒是吃得干净。想想这个点儿怕是不会再有人来了,正准备收拾打烊,忽的门外传来脚步声。

店小二头一抬,于夜色里隐隐望见一个气质不凡公子模样的人朝店里走来,忙撂了抹布迎上去。

“客官您来得不巧,本店快打烊了,您是打尖儿还是住......妈呀!”店小二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灯笼的光柔柔映在来人的脸上,尔雅清俊如水墨丹青,薄唇微抿出微笑的弧度,那双琥珀色的眸子带了长途奔波显而易见的疲惫神色,却依旧温柔。可这样一个气质非凡的公子,背上......背上......

一头黑发胡乱遮了大半边脸,一身血色红衣在夜色里显得愈发阴森诡谲如同厉鬼。从赤红衣袖里伸出的两只手细瘦青白,以一种极尽强硬的姿势紧紧环抓住面前人的两肩。那双黑的发亮的眼泛着冰冷杀意,此刻正死死盯着自己。

“客客客客客客......”客官您背上有妖啊!!!!!!!!

面前公子忽的笑了,带着安定人心的味道。他带着歉意进门朝店小二伸出手。

“莫怕。背上这是舍弟,因幼时大病落下病根,神智有些不清。此番便是带他一路求医来了。”

“吱......傻!”背上的小妖怪毫不留情地嘲笑道。

易烊千玺出了山时已是傍晚。山脚下恰有个镇子,便前去找地方落脚。他知道自己本就引人注目,此刻背上又多了这么个小妖怪,难免有些麻烦。好在一路天色渐晚,光线模糊人也不多,没引起太大的动静,只一路收了不少各色眼光。易烊千玺对那些或惊恐或好奇的微妙目光倒是没什么感觉,就是有些怕吓着背上没见过世面的小妖怪。没想到小妖怪除了起初突然见着那么多人类有些惶惶,到后来大概觉察出这些人类都是没什么危险的,渐渐就放松了下来。只在有人盯着自己看时呲起牙恶狠狠地吓唬回去。

倒是蠢得很。

上楼进了房,吩咐小二还剩些什么吃食随意拿着进来,小二便颤巍巍地关上门出去了。易烊千玺还没好好喘口气,忽觉身上猛的一轻,紧接着红影一闪,从开着的窗子口一跃而出。

“不好!”易烊千玺心下大惊。差点忘了这红衣妖怪是吃人的,此番莫不是饿了,要去下杀手!易烊千玺三步并作两步冲到窗前一望。

噗......

窗外楼下恰巧是后院。院里有棵一人怀抱粗的大树,枝叶繁茂。小妖怪正抱着树干冲自己瞧呢。

“吱......树!”

“......”自己可能高估他了。

易烊千玺笑了笑松了口气随他去,径自走回桌前坐下。喝了一杯茶,从乾坤袋里摸出几个带茎红果,几片树叶并数根草茎。树叶和红果是方才临走时自小妖怪寄居那棵妖树上采的。青色草茎则是路边随手拔的。他低头将草茎细细编成长绳,又把红果错落编进绳间。末了将那树叶揉碎了捻出青绿汁水滴在草绳上。精致草绳隐隐泛着青光,几难察觉,衬着诱红树果,小巧可爱。

“客官,您要的饭食来了。”

“进来吧。”

易烊千玺放下编绳,含着笑朝小二道谢。小二眼神在房里转了一圈,没见着那红衣怪人,心下有些生疑。

“舍弟身体不适已先进床卧着,有事我会叫你的。”易烊千玺仍是礼貌疏离地笑着,眼底却已透出几分令人胆寒的不快。

他听着下楼的脚步声渐渐消失,走到窗前。

“小妖怪。来吃饭了。”

“吱!宏!吃!饭!”

一眨眼红衣妖怪已两眼放光飞身至桌前,抓起盘里片好的盐水鸭往嘴里塞。

易烊千玺笑着看他狼吞虎咽,慢悠悠倒了一杯酒,这才举箸吃饭。他很久没有同旁人一桌吃过饭,此刻心下充斥了某些奇特的感觉。

那感觉并不坏。

小妖怪从没吃过这些菜,即便是普通的家常菜也觉得口味新奇美好,这一口那一口吃的正欢,抬头瞥见易烊千玺用着筷子,也伸出右手有样学样,小心翼翼用这两根细长棍子去夹菜。

噗啾。

肉丸子滚下去了。

再夹。夹起来夹起来。好好好!

噗啾。

肉丸子掉进汤里溅了一脸水。

“......烦。”

易烊千玺看着这小妖怪苦恼的样子简直乐得不行,索性放下筷子边喝酒边看他吃。小妖怪一抬头看见酒杯,舔舔嘴唇巴巴地望。

“好香......”

易烊千玺笑着晃晃酒杯勾引他。

“想喝?”

点头点头。

“不行。”

“吱呀!”小妖怪扔了筷子直勾勾盯着易烊千玺看。

哟,生气了。

“过来。”易烊千玺笑着勾勾手。小妖怪撇撇嘴低头继续夹肉丸子。

“没......吃饱。别烦。”

噗......

易烊千玺也有耐心,坐在一边自斟自饮,待着那小妖怪吃得嘴角流油打了个嗝,方笑着放下酒盏,绕到了他身后,将三千青丝用手指细细拢好根根理顺,取了刚刚的编绳,给他束了发。

“你在那树上寄居太久,大半的气都靠着那妖树养着。这绳带上有你那棵妖树的红果和叶汁,能助你稳定形态,我又加了咒镇你的妖气。山下不比树上,凡事小心跟着我。其他的,日后我慢慢教你。”

小妖怪似懂非懂地转过头,朝易烊千玺看了又看,晃晃脑袋感受了一下脑后垂着的发辫,不以为然地自喉咙里咕噜了两声,张嘴打了个呵欠。

“困了?”

“吱!睡......”

“去床上歇......”

嗖——

话音未落,小妖怪又一个纵身跳回了树上,挑了个粗壮结实的树叉,背靠树干伸了个懒腰咂咂嘴,闭上眼自睡了。

“真是......”没良心不识好歹的小妖怪。易烊千玺又气又笑,定定地往树上瞧了好一会儿,才回身洗漱上了床。

那日在树下算出自己与这小妖怪有一段瞧不分明的纠葛,究竟是劫是缘呢?

易烊千玺向来是不纠结于命数的。虽跟着师傅修习多年,能轻易掐指算出吉灾祸福,但极少去在意。该来的,让它自来便是。

明日还要带着小妖怪出门呢。

睡吧。


评论(20)
热度(155)
©浮沙丘陵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