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先切VS户萌切
万顷宏波棹舟远,千声丝竹入梦来。

【专业相关】【千文篇】象形字与象形文字05完

声明:低产,文笔渣写东西质量参差不齐;关键,什么都发。没事喜欢推音乐。慎关。慎关。慎关。为了看文的话不建议关注,以免刷屏。写文会贴tag的。

01

02

03

04

航鑫篇 饱暖思淫欲

 

刘志宏风风火火踢开宿舍大门嚎了一声:“罗庭信!你宏哥我要变身了!”

罗庭信正打游戏呢,闻言头都没抬。

“你那哪是变身。你是要变态。”

“别他妈打击我!”刘志宏拉开凳子开始鼓捣电脑,一边等开机一边从书架上翻翻找找抽下来一本《孙子兵法》。

“诶你干嘛呢?大一的时候苏老师课就没见你认真听过两次,这会儿装哪门子逼格?”

刘志宏停下手上的动作,掉头一板一眼地回答:“我怀疑自己的战略有被敌方识破的嫌疑。趁还没被对方一举拿下溃不成军,我需要及时采取措施了。”

“什么乱七八糟的······你昨晚是不是窝床上看亮剑了。”罗庭信笑着从桌上袋子里拿了个橘子丢在刘志宏怀里。

“不看抗战剧谢谢!”刘志宏一边剥橘子一边随手一翻,恰巧翻到作战第二。

“其用战也,胜久则钝兵挫锐,攻城则力屈(如果作战是靠持久而取胜,那么就会消耗兵力,挫伤锐气,攻城就会感到力量不足)······故兵闻拙速,未睹巧之久也(所以军事上只听说过简单的速决,没有见过巧妙的持久)······故兵贵胜,不贵久······你听见没有?!兵贵胜不贵久!”

“你都拖了一年多了还说啥不贵久。”罗庭信看着通关记录满意地锁了手机,也挑了一个橘子细细地剥。“其实······不是我说,感觉全世界早都知道你俩是一对儿的了。”

“瞎瞎瞎说啥呢?!”

“我部门姑娘天天在我眼皮底下对着你们俩的互动犯花痴,追着我要360度无死角粉红日常细节。都出到50块了。”

“怎么回事儿?”

“你之前生日那会儿就开始了啊,你不知道?”

刘志宏橘子塞到一半,突然心情很复杂。

 

刘志宏一直记着九月份自己生日那天,易烊千玺给自己送的生日礼物。

那天恰巧两人白天都是一天课,晚上六点半学生会有个大例会要开。刘志宏跟罗庭信早早到了教室,坐下没多久就听见外头忽然有些嘈杂,调笑声起哄声口哨声热闹得很。刚要起身也去凑个热闹,就看见易烊千玺左手抱一只海绵宝宝右手抱一只派大星,风度翩翩不急不缓地进来了。

“卧槽千玺你这是要给哪个妹子告白啊?”正在讲台上摆弄PPT的校会主席又惊又喜,禁欲系学弟终于开窍了,妈呀自己现在这心情怎么跟嫁儿子似的。

男生们吹着口哨起哄,女生们也大抵窃窃私语脸红心跳。都知道校会副主席易烊千玺在男女关系问题上就是阿拉斯加吹来的一股强劲冷风,自带速冻粉碎功能。见过追着他送情书的,却没见过他给谁示个好。这下谁都忍不住期待那个受到垂青的姑娘有多大魅力,居然能让高冷如易烊千玺在学生会大例会这种场合抱着玩偶上演浪漫戏码。

向来严肃的校会一时间居然真搞得跟求婚现场一般气氛微妙。

易烊千玺似乎不以为意地笑了一下,四下看了看,然后果断面不改色地朝刘志宏坐的位置走过去。

卧槽。

刘志宏坐在原地有些发愣。

他看到易烊千玺朝自己走过来的时候就大概猜想到这很可能是易烊千玺给自己的礼物,但是······

男生送男生玩偶。

怎么感觉怪怪的。

还很恐慌啊怎么回事······

能不能跑?

过道太窄,玩偶又很大,清瘦如易烊千玺也不得不艰难地侧着身尽量举高玩偶,一步一步挪。那人抱着这么两个玩意儿也不知多久了,居然还是一本正经的面瘫脸。玩偶的身体不断被两边的桌子挤成搞笑的形状,看上去就很痛苦的样子,塑料包装袋哗啦哗啦地响。

刘志宏看着看着居然有点想笑。

太傻了。

“喏。生日快乐。”

刘志宏在一片惊讶的唏嘘声中有些哭笑不得,想了想还是学着易烊千玺一本正经的样子费力地抱过来。

“谢谢里啊千玺······”啊凑近看看好大好软好可爱。

“你喜欢就好。”易烊千玺看刘志宏是真高兴,两个眼睛亮闪闪的酒窝都出来了,心满意足得不行,也抿着嘴笑出了梨涡。

罗庭信在旁边听着一众腐女鼻血喷涌的声音,觉得一颗纯洁的赤子之心受到了伤害。

刘二缺,易烊千玺他妈要是对你没意思我就把刘一麟给掰弯咯!

 

“为啥送我玩偶啊?额我就是很好奇······我还以为你会请我吃顿饭······什么的······”

“我上次看到你在值班的时候用手机看海绵宝宝。”

“······我错了······可是为什么还买了两个?”

“······因为海绵宝宝和派大星是要永远在一块儿的。离开彼此会很伤心。”

“······千玺你怎么了······”

“两个一起买老板娘给我打折。”

“······哦这样啊。”

 

那之后其实也没什么特别的互动(刘志宏觉得),两人都只是把这当做一次非常平常的生日礼物赠送事件(刘志宏觉得)······

等等。

似乎就从这件事之后,易烊千玺开始单方面地缩短两人之间的距离,时不时利用一切不容忽视的小动作让自己脸红心跳,害自己一边疯狂默念孔子老子庄子孙子墨子我要控制我自己,一边纠结易烊千玺到底存的是什么心。

像是牵牛一节一节看似优雅地慢慢攀附,不知不觉早已攻城略地。

自己这儿恋爱还没成功呢,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居然就已经早早得出“易烊千玺校会例会玩偶告白成功脱单”这样的结论了······吗?!

 

刘志宏特别想跑到大马路上撕心裂肺大喊一句不是这样的。

      至少也是自己先告白才对啊!

 

 

刘志宏回回神把最后一瓣橘子机械地塞进嘴里,顺便扫了一眼电脑桌面上的日历。

11月了啊······

心里暗暗有了想法。

 接下来一阵子易烊千玺都没怎么看见刘志宏。装作不在意地问了问罗庭信,听说在老师那学技能,有些疑惑。

转眼到了月末易烊千玺生日那天,主席借此机会在中午请部长们聚了个餐。年轻人一起吃饭,学着大人推杯换盏,从老师八卦谈到食堂大妈,叽叽喳喳热闹得很。吃完饭有人提议一起去唱歌,刘志宏在后头拽拽易烊千玺的衣角,两人借故先走了。

 刘一麟看罗庭信一脸的意味深长,走过去撞撞他的胳膊。

“诶那俩人什么情况?”

“你管人家那么多?”罗庭信白了他一眼径直走了。

各怀心事提前逃走的两人一路无话走了一段,挑了个路边公园的长椅坐下休息。午后公园没什么人,秋阳杲杲,松柏苍翠搭着香樟黄叶,又糅合着枫树烈烈的红,像是油画上的风景,煞是惹眼。

刘志宏坐下之后就开始眼神飘忽,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易烊千玺估摸着这人要给自己什么惊喜,也不说话,暗暗瞅着他。过了一会刘志宏开始翻背包。

 “这是什么?”易烊千玺从刘志宏手上接过一个四四方方的小盒子。

“咳。生、生日礼物噻。”

盒里静静躺着一小盒印泥和一块系着红绳,带赭色花纹的玉石。易烊千玺把玉石取出来,发现底部凹凹凸凸用小篆方方正正地刻着自己的名字。边角还有两小道划痕。

“印章?”

“对。”

易烊千玺对着太阳光,把小小一块石章拿在手里细细地看。这玉石温温润润的一小块,握在掌心里像掬了一捧泉水般沁凉。深深浅浅的赭色纹路自底部一层一层蜿蜒蔓延而上,色泽绮错幽润,不俗不艳,别有一番味道,倒是跟易烊千玺相配得很。底部小篆刻的是阴文,似乎刻的人还有些手生,横竖都有些僵硬,有一划还刻得偏长了。“易烊千玺”这四个字又本就复杂繁琐,想必花了不少功夫。

“这块石头是我在古董市场淘的!还不错吧?”刘志宏笑嘻嘻地问。

“很漂亮。字······你刻的?”

“对!······手还是抖了,刻的有点歪,边上还不小心弄上几道划痕······不好意思啊。”刘志宏伸手挠了挠头,咧着嘴小声说道。

这块章子他刻了很久。

跟文字学老师借了刻刀印床印矩棕刷一堆东西回来,事先找了很多块石头练手,一开始居然还蠢到把字原封不动地刻上去。刻了一堆次品之后手上磨了两个泡。直到最后才小心翼翼地把这块石头拿出来刻,结果还是有些瑕疵。

“我手笨,你不要嫌弃。”

“我非常······”

“你等等别说话!”

刘志宏突然涨红了脸放大音量,把易烊千玺吓了一跳。

深呼吸。

“那个······有一件事。我也不知道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我是为你进校会的你别说话!”刘志宏瞪大眼睛打断再次想要插嘴的易烊千玺,不顾对面人捧着盒子一脸委屈的表情,继续往下说。

“那个······我······我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就是,我从大一······你应该也不是没感觉吧······”

刘志宏干脆咬了咬嘴唇抬起头直视对面的人。

嗯,表情不是太夸张可以继续。

 

“喜欢一个人,跟喜欢和一个人在一起,可能有区别的。但是、我一直分得很清楚!”

 

“那······你呢?”

 

你是因为喜欢跟我在一起时的感觉,还是因为喜欢我?

 

那些点点滴滴的小事。

那些欲语还休。

那些默契和心跳。

总不是我一个人自作多情。

 

戳破吧。

让一切真相大白吧。

我有百分之八十五的自信。来面对剩下百分之十五的恐惧。

 

刘志宏看着易烊千玺默不作声地把印章放回盒子里收好。

然后随意地张开双臂搭在长椅上,慢慢后仰直至贴上椅背,甚至悠闲地翘起了二郎腿。

缓缓开口。

“我以为,一直没有搞清楚的人,是你。”

 

刘志宏看着那人嘴角原本不可察觉的弧度逐渐放大,心里咕嘟咕嘟翻腾起微妙的气泡。

 

“所以······?”

 

呼——一小片微风吹过来,香樟的黄叶安安静静地凋。

 

“还所以什么所以。我都等你这句慢吞吞的话等了快两年了直接礼成吧。”易烊千玺转过头冲刘志宏指指自己的脸,眼里星星点点都是笑。

 

我不会念太过美丽的诗,也不是很明白象形字与象形文字的区别。

只是我喜欢你,所以才这么喜欢跟你在一起。

评论(9)
热度(129)
©浮沙丘陵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