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先切VS户萌切
万顷宏波棹舟远,千声丝竹入梦来。

【专业相关】【千文篇】象形字与象形文字04

五章完。

01

02

03

航鑫篇 饱暖思淫欲

晚安。

 

刘志宏在N大的新校区,虽然比起老校区的古色古香少了几分人文味道,占地倒是大得很,基本每个学院的学生上课都有那么几栋固定的教学楼。譬如文学院的大本营在学涯楼,也有一些课在学思楼,学行楼;商学院通常是在格物楼那块儿,跟这里隔着些距离。

因此易烊千玺在课前两分钟背着包推开门走进来的时候,整个教室二十来号人气氛突然微妙地沉寂了一下,又一阵悉悉索索的低语。连讲台上的老师也抬头望了几眼这个面生的学生。刘志宏掉头一看先愣了一秒,旋即急吼吼地低声催他:“走错了走错教室了你千玺!!”易烊千玺就当没听见一样径直走到他身边的空位子坐下。

窗外头王俊凯居然也背着包走过去,还转头挥了挥手跟教室里的罗庭信刘志宏打招呼。

“千玺你们这是干嘛来了?”

易烊千玺拿了本子和笔放到桌上,又展开一张纸。

N大商学院旁听课程签到表。

“院里搞了这么个制度,旁听满十次期末综测可以加学分。我正好没课,查了一下这课好像挺有意思的就来了。小凯去了汉语言那个班的课,正好在你们班隔壁上吧好像。”易烊千玺不动声色地解释着,心里默默给院办的老师们每人深深鞠了个躬。

“哦哦。欢迎蹭课。”

刘志宏这节课上的恰巧是马又的古代文学作品选——一晃快期末了想想自己的研究综述还差个尾没收刘志宏突然觉得心里很苦。这节课从大一到大三一直都有,马又这老师除了话唠了点儿布置作业还有点坑之外,上课还是很认真的,没事老喜欢讲一些野史趣闻,兴致一上来放下课本基本就是想到哪讲到哪,不拘束于形式。学生们也乐得听那些个小知识打打岔。

易烊千玺来旁听这门课,除了一点私心以外,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他自己对古代文学这块儿挺感兴趣。他左右看了看,发现是有教材的,理所当然地往刘志宏边上凑了凑。“我没书,跟我一起看呗。”

今天的课讲初唐诗,马又一个人在台上指点江山激扬文字,语速一如既往地快,讲到动情处突然冲下台来互动。

“初唐四杰都知道吗?都知道是吧,王杨卢骆!说道这个王这个姓啊,想起来一个对联,一个猜姓氏的对联!四杰人才杨以上,六朝人物谢之先······”马又走到左边过道指着一个女生问,“知道什么姓吗?”

“王啊。”

“对啊!王啊!王谢之家嘛!王杨嘛!不是杨以上吗?但是其实这个排名并不完全是以四杰的成就来排的,这考虑到一个读起来是否连贯的问题啊!杨炯还自称,耻在王后,愧在卢前啊,就是对这个排名有所不满啊!”

易烊千玺看着马又指手画脚噼里啪啦地讲,有些想笑:“诶你们这老师,挺逗的啊。”

“说到猜姓氏,再给你们来一个!”马又蹭蹭蹭踱回讲台在黑板上写了八个字,又转身霸气无比地举起右手食指扫过全班。“烹天子父,为圣人师!知道是哪个吗?哪个姓?”

全班面面相觑。

马又看着一帮愣神的小崽子们嘿嘿一笑,食指突然点到刘志宏:“你,你说说看?”

“额······是······项吗······烹天子父是项羽吧但是······圣人孔子,孔子的老师······老聃姓李啊······又不是······”刘志宏犹犹豫豫地回答,一边转头睁大眼睛向罗庭信跟易烊千玺求助,两人也摇摇头。

“谁知道?”马又扫了一眼全班,“就是项啊!孔子的老师还有一个,项槖嘛!”

“哦哦······”

一片恍然之声。易烊千玺看看刘志宏露出醍醐灌顶大彻大悟一样夸张的表情忍不住笑了。

“再出最后一个,出一个难的,出完我们接着讲下边的。”马又转身在黑板上嗒嗒嗒写了两行字。

紫石街前绵世泽,翠屏山上衍宗风 。

“这个知道吗?这个估计对你们太难了!不知道留着回去慢慢想!接着看书!”

“······是不是······潘?”

马又突然停下来眯眯眼:“刚刚是谁说的?你说的?说这个姓是什么?”

刘志宏转头,看见易烊千玺眼睛亮亮的,声音不大却坚定。“潘吧。”

“对了!就是潘!不知道的感兴趣下课自己查查啊!你不是我们班上的吧?叫什么名字?”

“我叫易烊千玺,商院的。”

刘志宏觉得自己对易烊千玺的崇拜又上升了一个等级。忍不住凑上去问:“诶,那个对联,为什么是潘?”

“自己想。”易烊千玺含着笑看了他一眼不告诉他。

“切(=  。 =) 。”

后头的课刘志宏基本没怎么听,旁边的人托着下巴一脸认真严肃的样子叫自己看着看着就心猿意马,又赶忙把头低下去看书。看着看着又研究起易烊千玺压住半边书页的左手——自己研究了千百遍都没腻的手。从前远看只觉得骨节分明手指修长,今天近距离看了,发现手背上的青筋会随着细微的动作而微微突起,指甲也修剪得干净,但是指甲上没什么月牙——这似乎是身体不是很好的标志。大概是要兼顾学生会工作还要当学霸,每天都很辛苦的缘故。这样想着刘志宏原本的心慌意乱又慢慢转变为有些心疼······

后来刘志宏表示觉得那节大课的时间都像加了特技一样,duang地就飞过去了。

那之后每周的古代文学作品课,易烊千玺基本都以“很有趣且长见识”为借口,按时按点报到,比公鸡打鸣更有规律。固定位置。固定同桌。

“我觉得,你这课,相当的有意思啊······”

 

嘛,其实关键还是要看跟谁一起上。

 

 

校园里道路两侧的梧桐叶子大抵落光了,只剩些乌黑的果子孤零零地挂着。刘志宏总觉得上了大学之后时间过得异常快,四季转换不过须臾。

周五晚上黄宇航一个电话把刘志宏叫出来一起吃饭,吃完饭两人晃悠到食堂后头的湖边情人坡上侃大山。说是坡,其实是块凹下去的草坪。深秋里坐在柔软泛黄的草地上,对着夕阳下头波光粼粼的湖面伤春悲秋,真是一件让装逼青年们非常非常身心愉悦的事。

此情此景煞是迷人,不坐下来谈谈感情实在可惜。于是······

“哥,我跟程程成了。”黄宇航突然说。

刘志宏惊讶地看了黄宇航一眼。他知道黄宇航一直在追,只是没想到这么快就成了——自己追着易烊千玺温水似的慢吞吞煮了快两年了,黄宇航这小子才追几个月?

“哥你也别说我哈,你知道我这人。而且我是真喜欢程程。”

刘志宏怎么会说黄宇航。

刘志宏记得黄宇航小时候真是一个特别高冷的孩子,因为长得帅又学跳舞,却偏偏不怎么擅长跟人交流,周围的孩子都用一种艳羡的眼光自动自发将他隔离在外远远观望。刘志宏那会儿恰恰相反是个孩子王,当初见了站在小区角落里一个人玩草的黄宇航,上去一巴掌拍在了头顶,摁下去使劲儿揉了揉,大大咧咧毫不生分地打招呼:“嘿!以后跟着你宏哥混呗?”

这一跟就跟到了大学了。光阴是个变戏法儿的,把黄宇航变成了如今话多健谈的那个,但刘志宏心里明白,无论再怎么用话唠掩饰,他骨子里其实还是那个小心翼翼不善表达需要人主动靠近的孩子。

“我一开始,真的就是觉得那小子长得特乖,就想把他收在手底下保护那种。后来谁知道他居然敢摸我的头。”黄宇航揪着手边的一小把黄草,拔了半天拔不出来。

军训某天黄宇航又去主动犯蠢套近乎,丁程鑫憋着半天笑实在没忍住,伸出手踮起脚尖往黄宇航头上摸了两把,“你丫是不是真蠢?”黄宇航当时一愣,立马红了脸转过身子。丁程鑫一看那人表情都没了以为生了气,又急慌慌凑上去扒着看。

“就是那么一下,我就知道,哪儿不一样。”跟宏哥的揉毛不一样。跟爸妈的也不一样。

丁程鑫呢,他也说不出来。一个大老爷们儿,他说不出来。

    就是不一样。

就是眼睛很好看。嘴巴也好看。努力踮脚跟摸宠物一样摸自己头的时候特别违和,却莫名其妙地可爱。教人心痒,害自己一时居然完全无法掌控自己的情绪和表情。

    换别人谁敢摸老子头。

   老子头只给程程摸。

“我都多少年没这么失控过啦······”黄宇航自嘲地叹笑,大刺刺躺倒在草坪上头,心里却是高兴的。

刘志宏望着前方半天没说话。

摸头啊······

 怎么办好想摸摸易烊千玺的头······不成被易烊千玺摸个头也行啊······

“所以你嘞?宏哥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把你家男神拿下啊?”黄宇航突然迎着夕阳邪魅一笑,恢复了往常的调侃语气,话锋一转问道。

“······Mind your own business!”刘志宏往他胸上毫不客气擂了一拳。

 

刘志宏一向自诩对自己的情感控制得极好,无论是日常交流还是身体接触。如果要让自己说,应该是隐藏技能满分。

当然后来所有人都表示那只是他自己觉得。

刘志宏看似温吞,其实是个占有欲很强的人。他既有耐心,又有欲望。因为想让易烊千玺离不开自己,所以在校会里什么事都努力去做,亦步亦趋地在身后跟着,这又何尝不是一种吸引他注意的方式呢?自己甚至私下自作主张替他挡过不少情书——以各种合理借口。他很清楚,要是现在易烊千玺真表露出对哪个女生产生好感了,自己也应该会毫不犹豫地采取措施努力一把,至少也会让对方知道自己的心意,

好在易烊千玺大学以来一直守身如玉。让自己能有充分的时间下这局缓缓图之的棋。

但最近的种种迹象叫刘志宏总有些说不上来的感觉······

好像自己不知不觉······处在被动了?

是自己被动了没错吧?刘志宏再有自信,也不至于如此自作多情,只是易烊千玺最近的言行实在让明眼人都看出不对劲。

不行。刘志宏想。男男关系里主动权掌握在谁手里很重要。

他觉得自己有必要开始改变策略了。

刘志宏风风火火踢开宿舍大门嚎了一声:“罗庭信!你宏哥我要变身了!”

罗庭信正打游戏呢,闻言头都没抬。

“你那哪是变身。你是要变态。”

 

 

(嘿嘿谁知道为什么那条对联谜底是“潘”?答对了给你寄明信片好不【其实就是想写明信片又不知道寄给谁= =】)

评论(14)
热度(117)
©浮沙丘陵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