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先切VS户萌切
万顷宏波棹舟远,千声丝竹入梦来。

他喝完那杯酒就走了

他以为别处还有更加醇美的佳酿


他灭了最后的烛火仰面躺在地上

像归旅人躺进一具温暖的棺椁


他是他的苦海

他却把他当作渡舟


评论
热度(12)
©浮沙丘陵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