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先切VS户萌切
万顷宏波棹舟远,千声丝竹入梦来。

【专业相关】【千文篇】象形字与象形文字02

声明:低产,文笔渣写东西质量参差不齐;关键,什么都发。没事喜欢推音乐。慎关。慎关。慎关。为了看文的话不建议关注,以免刷屏。写文会贴tag的。

 

昨天看到狗看到宏宏看到长大了一些优秀了一些的孩子们真是开心得不得了。心满意足并无所求。撑着赶出来。

航鑫篇见前。不会加链接= =

谢谢喜欢,晚安。

鞠躬。

 

 

 

 

大二上学期刘志宏的课变得很满。据说这是这个专业最忙碌课最满的一学期,往后都会很轻松。除去一些基本的公共课,专业课也是一堆:史记导读汉书孟子导读经学概论·······刘志宏每天抱着书步行十五分钟去一栋教学楼上1~3节课,上完又马不停蹄跑到对面楼接着上4~5节,赖个几分钟的床早饭就吃不成了。偶尔运气好能恰巧赶上一班校内班车,在充斥着各种复杂微妙的人类气息的车厢里举步维艰地被挤成沙丁鱼罐头。

N大的校车一向出名——车厢内号称是全世界最安全的地方。曾经跟一辆违规开进校内的小轿车相撞,pia一下就把人小轿车整个车头撞陷进去了而校车自己毫发无损启动照常。司机大叔面不改色把校车开得飞起——真的是飞起。四个轮子不沾地那种。即使在道路拐弯直角处也能凭着高超的技巧一个神龙摆尾擦着路边女生的裙摆完美过去。刘志宏有一次在前车门附近栏杆没抓稳,拐弯时bia叽一下整个人飞出去贴在了前车窗上,隐隐还能听到路上女生见到自己挤压变形的脸发出的惊呼。

罗庭信晕车晕的厉害,极少愿意跟着刘志宏上那辆魔鬼校车玩儿命就为讨几分钟的便宜,情愿早几分钟爬起来。宿舍里另外俩男生,一个眼镜男长得细眼薄唇,父亲是当地一家博物馆的馆长,每天早睡早起不见人,大概没课的时候都在图书馆一面学霸一面努力把妹;剩下一个微胖君,当初填志愿时是分数不够调剂进来的,整天对着这个专业颇多怨言,嚷嚷着要转专业却又毫无实质行动光混日子,搞得其余三个心甘情愿进来的心里颇是不爽。这一个宿舍就恰巧住了古典文献专业19个人里仅有的四个壮丁。

刘志宏也好奇过易烊千玺这个理科生每天都上什么课。不是没想过打着扩充知识面的幌子去商yi学yang院qian的xi课上旁听,但是又实在没有兴趣。数理化曾经三科不及格的刘志宏打从考上大学的那一天起就指着天发誓,这辈子要跟数学数字算数等等等等一切有关的东西断绝联系。

“老死不相往来!!!”刘志宏激情澎湃慷慨激昂一声大喊。

结果现在追着学金融的某人跑,每天打脸打得啪啪啪响。

 

“比打屌还疼。”罗庭信坐在上铺毫不客气地嗤笑他。

刘志宏恶狠狠地对着头顶的床板竖中指。

“诶刘二缺。”这会儿宿舍里没人,罗庭信从上边吊下来一只胳膊在刘志宏床前晃晃。

“信妃有何要事?”

“滚丫的。说正经。”罗庭信挪了挪身子扒着床沿把头垂下来看他。

“也没什么。当你是兄弟,听我一句话。不能说你喜欢的是男人,人家也一定就喜欢男人。易烊千玺的条件太好,什么样儿的找不着?我看他对你是挺好的,但你要是有心,也别一颗心全扑上去,万一回头人家抱着个媳妇儿乐呵了,别到时候要死要活往你心上捅刀子的是你自个儿。”

刘志宏原本低着头鼓捣被子边儿,听着听着就慢慢把头抬起来认真看罗庭信,眼睛黑溜溜的。等他说完,刘志宏想了一下,咧嘴认真回答道:“你说的我懂。放心吧。我就是觉得自己这辈子第一次难得喜欢上什么人,要是因为这么点儿矫情心思就不试着去努力一下子,往后也会后悔。我心里也有数,大家都是十几二十的男人了,万一真不得成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怎么也犯不着跟个姑娘似的要死要活不是?”

罗庭信一听这话也放心不少。易烊千玺那人是个好人,自己平日里留了个心眼儿,知道他对刘志宏真是有几分不一样的,而且这么久了也没个绯闻啥的,万一人家真是弯的呢?况且自己这儿还一堆事儿烦着呢,随他俩折腾吧。

刘志宏望着罗庭信又缩回上铺去了,仍是低头扯着被子被叠得褶皱的边缘。他当然晓得罗庭信帮自己担心什么,他虽然口拙话少,可心里明镜似的。这事儿他不是没问过。

上周六校会帮忙做一个N大毕业生纪念品周边的发布会,台上动感节奏的音乐放得震天响,罗庭信他们部门拼死拼活从校模特队借来的姑娘像走巴黎时装秀一样在做产品展示。刘志宏跟着易烊千玺在后台帮忙控场。刘志宏像个哈巴狗似的双手扒在易烊千玺肩头,不用歪头就能用眼角余光瞥到易烊千玺眼也不眨地盯着台上姑娘的样子。明知是工作,心里也平白有些添堵。遂有意无意地问起来。

“哎,挺漂亮的是吧?”手底轻轻推了一推。

“还行。”易烊千玺面无表情地歪头瞟了刘志宏一眼又转回去。

“你以后要找个女朋友,是不是也要像这样儿的?”

易烊千玺一听这话身子忽的一僵,旋即扭头似笑非笑。

“我要找的?”

“额嗯······”

“不腻歪。有默契。。棋逢对手——”易烊千玺突然收了嘴角的笑意看进刘志宏眼里。

“其乐无穷。”

此刻两人头挨得极近,呼吸都好像缠在一块儿。刘志宏恍恍惚惚盯着易烊千玺密密的睫毛心像是要跳出来。

“最好还是学古文的。”末了易烊千玺突然神色极不自然地又加上一句,飞快地转了头继续认真盯着台上。

刘志宏当下呼吸一窒,迫不及待地脱口而出。

“你你你······”你什么意思说清楚!

“兹兹——千玺?千玺你在后台吗?”冷不丁易烊千玺手上的对讲机响了起来,吓了两人一跳。易烊千玺连忙去回,两人的对话就这样不了了之。

 

大概······自己也不是单向······的来着。

可能?

刘志宏歪着脑袋望着被自己整得方方正正的被角,处女座强迫症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此刻距西区14栋前一栋的楼内某个宿舍里,易烊千玺副主席也有些苦恼。

“小凯。”

“嗯嗯?”坐在桌前听歌的人忙摘下耳机。

“你说学文的,是不是都特别······含蓄?我是说,他们应该都心思挺多也挺慢热的是吧?”

王俊凯一听这话不知怎么想起刚认识不久的某只大眼睛活蹦乱跳的兔子,当下笑得连连摇头。

“不一定吧,也有那种······好像有个开关一样,伸个指头戳一下就能蹦出个十米高的,一惊一乍身手敏捷得不得了的那种。”

易烊千玺自动忽视了王俊凯一系列奇怪的形容,只尝试着在脑内竭力想象了刘志宏被自己轻轻一戳蹦出十米高的样子。突然一巴掌捂住了脸。

妈呀太可爱了受不了。

 

 

每天在教学楼——宿舍——食堂——校会办公室几个点连轴转,日子过得快得很。一眨眼就是国庆假了。原本一个漫长的假期以刘志宏的性子是说什么也要回家的,况且这次黄宇航也是大学假期里第一次回去,刘志宏连票都买好了,结果学生会这边临时有个材料要赶在假期弄好交上去。学生会其他人谁愿意在假期为了这事儿留在学校,都推脱着走了。只好刘志宏这个“好好先生”把摊子给兜着。

“正好,程程跟我们老乡诶!他没抢着票,我把你票给他得了!宏哥假期开心啊~ ~”

刘志宏当时看着回复的短信真想穿过屏幕把黄宇航那小崽子吊起来打。

不就七天假么,留在学校也没啥啊。

话这么说,眼见着校园大道上一个两个三个拖着行李箱咕噜咕噜滚回家了,就连宿舍三个人也都走了,刘志宏心里还是很孤独很惆怅。

 

【N大校会瞎BB讨论群】

 

办公-宏:寒风吹彻啊······

办公-宏:孤苦伶仃啊······

办公-宏:人归落雁后,思发在花前啊······

学发-麟:双飞之雁【呵呵】

联络-信:并蒂之花【呵呵】

酱油-凯:春日淫思!【doge】

办公-宏:what the ghost!已经是秋天了冷静些你们这群发春狗!

办公-易:一般来说,狗每年在春季(3-5月)和秋季(9-11月)各发情一次。——来自百度百科。

酱油-凯:千玺你的群名片······【拜拜】

联络-信:N大校会副主席为求情侣群名毫无廉耻强行打入办公室内部

办公-宏:千玺你怎么择样子!居然拆我台1

学发-麟:N大校会副主席为求情侣群名毫无廉耻强行打入办公室内部

酱油-凯:N大校会副主席为求情侣群名毫无廉耻强行打入办公室内部

办公-易:手癌能不能好了你【拜拜】

办公-易:副主席严格上讲也算是做办公室工作的,而且群名片格式也不好改

酱油-凯: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学发-麟: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联络-信: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办公-宏:卧槽你们多大岁数了还老喜欢玩排排站?就欺负我一个没回家的!

 

刘志宏想想那个憋屈。要不是为了易烊千玺,自己也不至于一直以来在学生会干了这么多吃力不讨好的事儿。可人家一点儿都没反应,该乐呵乐呵该度假度假,没事还净拆自己台。

正一个人对着电脑念叨呢,那头消息提醒突然响了,居然是易烊千玺私过来的一条消息。

 

“一个人在宿舍?”

“嗯···= =”

“我也一个人。宿舍无聊闷得慌。你现在收拾一下,出去逛逛吧。”

“诶诶??”

“速度,一分钟楼下见。”

 

评论(14)
热度(149)
©浮沙丘陵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