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先切VS户萌切
万顷宏波棹舟远,千声丝竹入梦来。

【专业相关】【航鑫篇完】饱暖思淫欲

请结合千文篇食用
元宵节快乐。

我不想说自己没发《象形字》是因为下午直接用手机码的时候不小心手残把辛辛苦苦写出来的全删了我这个猪。。。。。

短短短。渣渣渣。

 

 

 

丁程鑫起先不知道那个叫黄宇航的大长腿想干嘛。

当然那只是起先。

 

第一次见到黄宇航是在报名那天。负责接待自己的刘志宏学长刚帮着自己把行李拖到新生报到处签名拿材料,身后就有一个人突然冲上来扑到学长身上,撞得自己笔下一抖,程字最后一划拖了老长。

“诶黄宇航你丫慢点儿!撞着人了!”刘志宏抓住对方的领子拽过来。

黄宇航一听连忙从刘志宏身上滚下来道歉,刚一抬眼就笑了。

“诶,是你啊。我们一班车来的。”

是我啊先生你谁啊没见过啊······道歉啊······丁程鑫直觉对方是个非常自来熟且很······跳······的······逗比。

“我叫黄宇航,大一新闻传播专业的,是你学长的朋友~ ~ ~”

“呵呵给我叫哥。”

“哦是你学长的哥~ ~~诶我错了我错了······宏哥宏哥······”

“我叫丁程鑫。”

 

黄宇航表示自己真不是蓄意搭讪。

N大有专程的校车去汽车站和火车站接新生,他刚刚在车上就注意到丁程鑫了。

白白的皮肤,套一件蓝色圆领衫子,望着窗外,一面努力地抱住怀里一个黑色大旅行包,一面掏出纸巾来擦汗。车里的空调开着,但少年大抵是怕热的体质,仍有汗水不断地滑下来。黄宇航坐在侧前方看着少年舔了一下嘴唇微微地喘气,觉得自己汗湿的后背也好像麻酥酥痒歪歪的。

他是哪个专业的?叫什么名字?

黄宇航只是想想,却没想过开口去问,直到脖颈儿一直往后掉得酸了,才又小心翼翼地转了回去。下了车取了行李,发现人已经消失在了乱哄哄的新生群中不见身影。

谁知道这么巧,又见着了。

这是老天爷要教我认识你啊。

黄宇航心情愉悦地想,并不知道丁程鑫已经给自己的第一印象分打了差评。

 

新生军训期间两人居然也非常巧地恰好在一个场地。

黄宇航那个高兴劲儿,休息期间没事就跑到文院这块儿来找自己侃大山。丁程鑫表示非常无语。

“诶丁程鑫你是哪儿人?”

“丁程鑫你是怎么选古典文献这个专业的啊?”

“丁程鑫你刚刚踢那个正步真好笑啊哈哈哈对了我告诉你我们那一列排头他口令一响就同手同脚哈哈哈哈······”

“丁程鑫教练老喜欢拉我出来喊口号我嗓子要哑了······”

“诶丁程鑫你是不是特别特别怕热?”

“程程我饿死了走快吃饭去······”

 

就这样,从丁程鑫飞速进步到到程程。拉着自己一块儿吃饭,买水也会给自己带上一瓶。

不仅跟自己熟,拉着自己队列附近的几个汉子也侃得神采飞扬汗流浃背激情四射。

“宏哥的学弟,就是我的学弟!”黄宇航大言不惭地揉丁程鑫汗得湿漉漉的脑袋。

 

“诶这家伙好像对你······有点儿······那什么,啊?”

“无稽之言勿听,无稽之事勿谈。”丁程鑫白了身边的室友一眼,心里却放了个心思。

因为长得清秀,丁程鑫在国中就曾经被男生告白过。坦白而言自己并不抗拒鄙弃同性之间的这种关系。万物皆有其存在之理。但他没有想过这件事是否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更何况还是这家伙······

丁程鑫抬头望了望隔了一个方阵口号喊得震天响的黄宇航。他是那个方阵的排头,一段时间的军训下来皮肤晒得黝黑,迷彩服的袖口草草卷着,露出一小截手臂。黄宇航比自己高一点儿,大长腿站军姿时挺得笔直。

一脸严肃认真的时候······也还是很帅的嘛。

 

 

红灯刚过,路上的车辆仿佛也被暑气蒸走了耐性,烦躁地按着喇叭不断催促。黄宇航倒是心情惬意得很的样子,一边走一边时不时踩一踩树缝间泻下的斑驳光影。

“程程,诶程程,你报了什么学生组织没有?校学生会前阵子不是招新了吗?你去没去?” 

“我没报校会。”丁程鑫有意无意地落后两步,望着黄宇航衣服背后因汗湿而深色的一小块心不在焉地回答。这形状,很像哥斯拉啊哈哈哈。不,像小鸡。

“诶?你刘志宏学长不是在校会吗?要进校会他肯定罩着你啊。”黄宇航有些奇怪。照理说有直系学长在校会里,面试成功的几率非常大。更何况刘志宏也跟自己表示过很欣赏这个谦逊乖巧的学弟。

“就是志宏学长建议我不要进校会的。他建议我加院会。”丁程鑫看了看明晃晃的大太阳,抬手抹了把汗拧开矿泉水,咕嘟咕嘟喝了好几口。他打小怕热的很,要不是被这家伙死乞白赖地说着“阳光明媚大学里不能虚度光阴啊”硬拉出来去逛博物馆,打死他也不会在周末放弃宿舍空调钻进一股汗腥味儿的人堆里受罪。

 

丁程鑫对学生组织什么的没什么太大的想法,也不指望能混到什么位子,主要还是想在大学里多干干事儿锻炼锻炼能力。前两天晚上丁程鑫在QQ上跟刘志宏学长咨询了学生组织的一些事情,学长给自己介绍了一下学生会、团委等等一些简要情况,又说了一下校会里的各个部门和职责,但是末了却向自己推荐了文学院的学生会。

“学长给你的建议是加入院会。院会与校会是平行的两个组织,但是氛围有很大的不同。以你的性格,也许在院会里会得到更好的发展。校会······老实说,并不一定就是最好的。每一届也有很多人退出。院学生会的主席我认识,是一个非常优秀而且有意思的学长,汉语言班的,叫王源。刚上大二就担任了主席职位,如果你能进院会,想必学到的东西会更多,得到的机会也应该会多一点。”

“这样啊······”

“你是不是想问为什么我选择了校会?”

“啊哈哈,其实不瞒你说······我是因为某个人才会拼了老命留在这里的啦······”

 

能被刘志宏学长喜欢的人,大概优秀得不得了吧。丁程鑫想。

 

“啊?宏哥这么说的?那肯定有他的道理。”

“嗯。所以我去面试了院学生会。估计这两天结果就出了。”丁程鑫赶了两步追上黄宇航的节奏。“你呢?你应该校团委院团委校学生会院学生会加了一堆唯恐天下不乱吧?”

“我?我啊,我没加啊。”黄宇航把手背到了脖子后边倒退着走

“一个都没加?”

“加了这些以后哪来的时间去找你?”黄宇航笑嘻嘻地说。

“······你一个新传院的没事老跑来找我干吗?”

“诶······这不是过两天还有百团大战嘛!”黄宇航笑了笑并不回答。“我打算进街舞社。上周末我路过街舞社看到社长跳舞,啧啧!比我还帅!”

“你会跳街舞?”丁程鑫有些惊讶,故意夸张地上下扫了对方一眼。

“怎么?想看了吧?以后我专门跳给你看,怎么样?”

“并不想看。”丁程鑫扭过头把黄宇航往边上推了推。

黄宇航的目光从丁程鑫鼻翼偶尔闪耀的细小汗珠不动声色地移至泛红的耳朵边。

真是不诚实。切。

······嘿嘿嘿······

 

 

“周南召南,邶鄘卫王,郑齐魏唐,秦陈桧曹豳······”丁程鑫趴在床上背十五国风,背着背着想起昨天傍晚的事儿。

“喂丁程鑫。《诗经·郑风·子衿》这一篇,青青子衿啊悠悠我心~讲的是不是两个男人的爱情?”黄宇航勾住丁程鑫的肩膀一副“我在跟你讨论学术问题真的只是讨论学术哦”的表情。

“······尔竖子,不足与论!”

黄宇航一听这话,当下差点要笑厥了。

自己本来借着玩笑话探探他,以为这小孩儿能说出什么,或是骂自己不知羞耻没文化一边儿去,谁知那人憋了半天居然冒出这么几个字,真是逗死了。

丁程鑫也没想到自己脑回路怎么转的,居然蹦出这么一句不文不白的话,搞得好像自己瞎想了什么一样,当下脸窘得通红,感觉在太阳底下快要烧起来了。想说点什么又不知道怎么补救,半晌只好拖着包冲笑得不见眼的黄宇航恶狠狠翻了个白眼,转身就走。

“诶诶诶程程!等等我!我错了我不笑了!不笑了啊喂!······”

 

所以《子衿》到底是不是讲两个男子互相爱慕的事情呢?

程廷祚认为这一章就是描述两名男子相互爱恋的诗,是不是因为他自己爱的就是男人,故此作如是解呢?

 

“啊······饱暖思淫欲······”黄宇航率先从食堂大门走出来,在夕阳下伸了个懒腰长叹一声,回过头去等丁程鑫慢悠悠地出来。丁程鑫不知怎么回事,从刚刚下课被自己死皮赖脸拉过来一起吃饭开始到现在一直没几句话,也没什么好脸色,打饭——进食——进食完毕,完全把叽叽喳喳的黄宇航晾在一边,倒像仍是一个人来吃的。让黄宇航心里一阵受挫。

“我觉得你想通过这句话表达的意思一定跟这句话本身的意思截然不同。”意料之外地,丁程鑫居然接话了。

“啊啊?”程程你刚刚说了什么我完全只关注了你说话没注意内容我错了。

“我认为这里的‘淫’不是‘淫邪’的‘淫’,而是‘过多,过甚’的意思,和中学课本里范仲淹那句‘淫雨霏霏’取的是一个意思。”

“······程程你只有在这种时候跟我说话才会超过十个字。”

“文献人对待文字表达的态度很重要。犯这种模棱两可的错误是要贻笑大方的。”丁程鑫望着黄宇航一副被唬住的样子心下想笑,好不容易才忍住了。

 

其实自己是瞎诌的。

就是想看看你吃瘪的样子。

 

丁程鑫不知道自己装模作样一本正经的样子,在黄宇航眼里也一样很好玩儿。

年纪轻轻非要装出一副老气横秋的样子,像个小孩儿。真是可爱。

 

“喂,丁程鑫。”走到一片草地上,四下昏淡无人。黄宇航想了又想,咬咬牙拉住了丁程鑫的胳膊。

“干嘛。”丁程鑫转过头,还是那副没什么表情的样子。

“你今天心情不好啊?”

“没,就是有一个问题不能得到解答心里堵得慌。”丁程鑫顿了一下回答。

“喂,丁程鑫啊。”

“干嘛。”

“那什么······丁程鑫······”

“有话快说你再磨叽我把你踹湖里去你信不信。”

“那什么。我刚刚特地用手机查了。食饱衣暖之时,则生淫欲之心。饱暖思淫欲,这里的淫欲,就是指邪念喔。”

“然后。”瞎诌居然绉错了好丢脸。

“我觉得,自己对你应该有邪念。”

“······”

“······”

“······”

“······你太直白了。文献人讲求蕴蓄之美。”

“难道我要纳采问名纳吉纳征请期最后再亲迎······?”

“······不、不用了。我们一切从简。从简就好。”

“卧槽你这就答应我了啊?!”

“······”

“不不不我没别的意思就是······就是······你真愿意跟我在一块儿?”

“你咋这么话多还能不能谈了!”

“谈!谈谈谈!”黄宇航高兴地一把拉起丁程鑫的手往前走。没走两步突然无比哀伤地叹了口气。

“怎么了?”

“没,有点遗憾。我为了准备告白,把你上的那本《孙子兵法》从头到尾翻了三遍背了四五十首诗词几十句文言文呢······”

“······”

评论(25)
热度(119)
©浮沙丘陵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