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先切VS户萌切
万顷宏波棹舟远,千声丝竹入梦来。

【专业相关】【千文篇】象形字与象形文字(一)

午后的余温还未散尽,空气里蒸腾着夏日的燥热因子。刘志宏刚刚结束今天最后一节专业课,收拾了东西,拿起桌上那本塞不下包的砖块书和同学打了声招呼,急匆匆往校会活动中心赶。

刚走到楼下,冷不防身后有人拽住了胳膊,“咚”的一声将自己按到墙上。

“喂。学长。”黄宇航右脚踩在墙上,一手插兜,一手抓住刘志宏的胳膊,挑眉笑着将刘志宏控在一小片空间里,把脸慢慢凑上前去。

“我们谈谈。”

“谈什么。”刘志宏神色淡漠地扫了他一眼,不耐烦地开口。

“谈情······说爱······”

 

刘志宏深吸一口气翻了个白眼,空着的那只手抡起厚厚的《汉书》毫不留情砸在腰侧的大长腿上。

“嗷!——”黄宇航嚎了一嗓子松开手弯下腰去。

“Duang!”又是一下子,结结实实砸在脑袋上。

“都告诉过你了壁咚不要用胯下咚也不要用!老掉牙就算了还都是用来调戏软妹子的!程程肯睬你那才是活见了鬼!怎么就不长出息呢?!”

“哥!诶哥!别砸了疼!”黄宇航抱着脑袋龇牙咧嘴地吱哇乱叫。“你这专业随手一抓教科书就是凶器啊这!”

刘志宏的专业生僻冷门——古典文献学,随便一本专业书都是老古董大部头,全国也就六所大学开设了这么个专业。每天从版本校勘研究到音韵训诂,从出土文献再研究到孔孟老庄。当初自己填志愿的时候父母也有些意见,毕竟研究这方面的太少了,压根听都没听说过,学习方向又枯燥冷门,就业什么的也没个准。刘志宏倒是一心喜欢,觉着和自己不善言辞又孤僻的性子相配得很,若是有心一路念下去,指不定将来进了哪个研究所或者出版社,可以一辈子安安心心窝在一堆古籍里加加标注修复修复古书,也省得同外边日新月异的纷纷扰扰打交道。一晃到了大二,父母眼见着刘志宏是一条心走到底了,也不再旁敲侧击地劝他转专业。

黄宇航比自己小一岁,打小在老家时跟在自己屁股后边玩到大,今年也考上了自己这所大学,不过学的是新闻传播。新生报到那天屁颠屁颠拎着箱子跑到文学院迎新这块儿来找自己,恰巧刘志宏这儿正接待一个清秀的直系学弟,黄宇航一见着就转不开眼珠子了。

“诶宏哥宏哥!刚刚那一下我练了好久呢我觉得挺帅的啊,你咋就晓得程程一定不吃这套呢?”黄宇航涎着一张脸凑过来十二万分的热切。

“德行!八竿子还没打着呢就叫得那么热乎你问过人家丁程鑫的意见了吗?人孩子一看就是正正经经讨厌这一套的。”

“刘志宏。”

“诶?!千······千千玺······”

“哟,易学长好。”黄宇航眯着眼笑嘻嘻地打了个招呼。

校会副主席易烊千玺从身后走过了淡淡地扫了黄宇航一眼,没有理睬。

“这一届的校会成员总名单弄好了没有?”

“好了好了······喏!刚就打算去给你的。”刘志宏从厚厚的汉书里挑出夹着的一张纸递过去。

易烊千玺拿过来扫了一眼,转身又迈开步子。“缺联系方式和一些其他的详细信息。跟我去办公室拿资料U盘,整理好打印,一个部门两份。”

“哦······好。”刘志宏刚要抬脚,又突然回头朝黄宇航狠狠踹了一脚:“进了大学了也不能贪玩!回去好好上课!听见没?”说完没等黄宇航反应就跟在易烊千玺后头走了。

“诶宏哥!我是来找你吃饭的啊!你这么抛弃我对得起咱俩这么多年的感情吗?!······”黄宇航悲悲切切装模作样嚎了半天,把手插回兜里朝两人的背影做了个鬼脸。不吃饭也就算了重点是你给我留个程程的号码啊!

嘁,易学长你再瞟我就要怀疑你暗恋我了。

 

 

所以自己这么腼腆又慢热、人际关系处理能力基本为零的性子,当初到底是为什么会心甘情愿进校学生会这种卧虎藏龙的地方?

刘志宏坐到桌上的电脑前开了文档和表格,等候的间隙忍不住抬眼望向对面坐在桌前看文件的人。

易烊千玺。

那人从办公室书架上取了一本不知道什么书,一面翻一面踱到木质沙发前坐下。是夏日里少年特有的健康肤色,额角的刘海有些汗湿,套了一件带Logo的烟灰色T恤,黑色牛仔七分裤,长手长脚随意地舒展着,捧着书脊的右手骨节分明。

他还记得自己大一刚入学那天,一个人满头大汗地拖着大包小包在一片宿舍楼区团团转,那时易烊千玺也是穿了一件差不多的灰色T恤,拎着瓶百岁山慢悠悠地在前边走。刘志宏上前拍了拍问:“学长请问西区16栋在哪儿啊?”

易烊千玺回过头上下看了他一眼。

“这里是东区。”

“东区?!······”

“正好我也回西区,你跟着我吧。”说完帮自己提过一个大些的包径自向前走。

刘志宏觉着这个学长看着挺帅,但是话好像不多挺高冷的样子,自己又是个不怎么会说话的人。本打算问问学校的一些事情,想想又作罢。只一路顶着烈日拖着行李箱吭哧吭哧地跟着。

直到易烊千玺帮着把行李提上三楼,临走时朝气喘吁吁的刘志宏说道。

“哦,我也是新生。上午刚到的。我叫易烊千玺,住你前边一栋。”说完指了指前边一栋楼上的单元牌“15”。

“啊?”刘志宏一个不留神行李“咣”一下掉在了地上。

“我说,我叫易烊千玺。”

“刘······刘志宏·······”

易烊千玺突然笑了。梨涡明晃晃的,教刘志宏一瞬间觉得“啊大地一片白茫茫真干净”。

 

之后晓得了易烊千玺学的是金融,又打听到他交了校会入会申请,十几年来做过的最大的官是小学收作业小组长的刘志宏毅然拖着室友罗庭信报了名,居然也通过了面试。大学的校学生会不同于中学,更像一个小社会。大一一年因为各种原因招的人走了一半有余,刘志宏却凭着不争不抢的安稳性子在办公室一路默默做事,再加上罗庭信天生八面玲珑的社交性格帮着自己四处照应,到了大二刘志宏成功升了部门主任。易烊千玺也当上了校会副主席——虽说大二是副主席,但是大三升任校会主席基本上是铁板钉钉的事。

刘志宏虽然是办公室的主任,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总觉得主席那块直接下达给自己的命令很少,大多是经由易烊千玺之口,自己的日常工作也基本都是汇报给易烊千玺——也许是锻炼千玺的能力呢?这样看来下一届主席的人选更是不言而喻了啊······直到后来换届主席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拉着自己的手哭诉自己的副主席身为学弟明目张胆抢人的流氓行径,刘志宏才知道那个一向冷着脸的易烊千玺为了争取到一些跟自己单独相处的时间,毫不犹豫地一口答应主席吃人不吐骨头的一系列不合理条约。

办公室的空调有些老旧,此刻机箱发出沉闷的嗡嗡响声。好在运作还行,不消片刻室内就凉快下来。刚刚拎着书包抱着专业书赶得急,后背汗湿了一片,黏在皮肤上的感觉并不好,让自己总不自主地想左右扭动尽量不挨着那片湿透的布料。但刘志宏又顾忌着对面的人,不敢有太大动作。

“刘志宏。”

冷不丁被点名,刘志宏停止了别扭的动作茫茫然地啊了一声。

“刚刚那个学弟是新传院的新生吧?你们很熟?”

“哦黄宇航吗?嗯,算是我弟。打小一起玩儿到大的,总角之交吧。千玺你怎么认识?”

“小凯的街舞社见过。”易烊千玺这话半真半假。王俊凯的社团招新名单里的确有他,但是记着这张脸却是因为迎新报到那天肆无忌惮地勾了刘志宏的脖子。炎炎夏日,自己印象中向来温吞淡然喜怒不形于色的刘志宏被这样亲热的勾肩搭背弄得也不恼,居然高兴地去摸对方的头。

教人心烦。

总角之交是什么?跟青梅竹马差不多吗?很熟是多熟?打小一起玩到大是打多小?感情是有多好才能搂搂抱抱还摸头?

烦。

 

 

 

【N大校会瞎BB讨论群】

 

刘志宏:高宗圆梦三年夏,江宁府文献营统制马又身被数蚊蛰咬,薨!薨!薨!

 

马又是刘志宏他们专业教古代文学作品选的老师,最近布置了一篇论文,要求挑一本春秋、战国、秦汉期间的著作,写一篇研究综述。随后又强调了一句,这篇论文还跟学业成绩直接挂钩,给足时间,两个月,要求只有一个,认真做好。“我教了这么多学生了,图书馆里的馆藏论文你们要摘抄可以,给我把出处都标明喽。!百度文库里那些狗屁不通的条条段段?你们自己看着办,啊。哈哈。”

哈你妹啊哈。

接到题目的一刹那刘志宏整个人都满地黄花堆积了。

研究综述是什么?!春秋战国秦汉这范围有多大?!诸子百家一人一部都够砸死我!老师我选择恐惧症啊!

脑细胞惨死一大片的刘志宏掉头问班上一个学霸妹子:“诶你研究综述打算写谁?”

“哦我打算写慎子。”

“······哦慎子啊慎子是不错一般人应该想不到去写。”

 

·····慎子踏马是谁?!我不配学古文献啊摔!

 

遭受连环致命击的刘志宏默默爬上了QQ。这个群是罗庭信大二刚建的。罗庭信跟刘志宏是同班同寝,大一被刘志宏拖来一起申请进校会,如今也是联络中心的主任了。他们几个校会里混的熟的主任加上易烊千玺,有什么事也方便私下商量,平日没事就在群里水水。后来群里又拉进了一个易烊千玺的室友,不是校会的,但是校里一个社团的社长,人脉广又好相处,一次迎新晚会帮了不少忙,后来就被拉进来打打酱油。

 

联络-信:【呵呵】组织司刘君志宏篡权,带刀侍卫刺之,刘君卒。

办公-宏:后宫信妃旋即乱政。

联络-信:卧槽刘志宏!你他妈胆儿肥了你?!

办公-宏:信妃居后宫,嗜睡。无奈统御女官扰,禁久睡,遂仇恨之,致心智不平。乃进谗于麟帝,曰前朝大臣慵懒,惰于朝政,麟帝遂下令清晨召群臣于学正殿,群臣多怨言。悉此乃信妃谗言所致,怒,杀之。

学发-麟:关我屁事儿【挥】 

学发-麟:学古文的了不起是吧?

大王-易:谁给我改的群名片······

联络-信:哈哈哈哈哈报告组织楼上这个人跟我们画风不对。

大王-易:刘志宏,收集统计各部门下个月的工作计划和财务预计花销。

办公-宏:!等等!不是我干的!!!

酱油-凯:嘿嘿千玺~猴王~我来帮你巡个山~ ~

大王-易:我知道不是你。你不敢。

大王-易:就是看你闲得慌。下周直接交给我。

办公-宏:哦······回头我就让部门小孩去办

大王-易:你部门小孩主席那边另有任务。

办公-宏:······

学发-麟:啧啧

联络-信:啧啧

酱油-凯:啧啧

 

其实左看右看······怎么看,都只是个专属于校会副主席的打杂跑腿的吧。

 

“这里要注意的是,象形文字和象形字严格上讲并不相同······”

刘志宏面前摊着一本《文字学概要》,一手托着下巴一手把自己那只黑色碳素笔旋得风生水起,偏偏面上还得装出一副“啊原来是这样啊”的表情。学涯楼这间宽敞的中等教室对于一共只有19人的古典文献班来说显得大材小用,不过余音绕梁催眠效果倒是相当好。刘志宏坐在第三排努力对着那个中长发穿着红色羽绒服和卡其色休闲裤的教授传达出自己在认真听讲的信息,冷不丁被罗庭信捣了一下。

“诶,我觉得这老师看着不像研究文字学的。像搞艺术的。”

“我看着像搞摄影的啊......”刘志宏保持着认真的表情微微侧过头去小声回答。

“象形文字指称原始文字,是与现在的拼音文字相对而言。而象形字,大家知道的,就是六书中的一种,与其他五书相对······”

后边说了什么刘志宏没听清,自顾自开始神游。

象形文字和象形字只差了一个字。可是他们不一样。甚至完全是两个概念······嗯······

那么,“我喜欢你”,和“我喜欢和你在一起”也是两个概念吧。

相差还不止一个字。

但是,我的话,两者是没有区别的。

因为一直以来,我既喜欢你,又喜欢跟你在一起。

象形字和象形文字是否一样,对我而言,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

 

话是这么说。

“千玺,你知道象形字和象形文字的区别吗?”刘志宏交财务预计花销的时候,还是不由自主地假装不经意问道。

易烊千玺抿抿嘴:“我觉得自己大概只知道个别劳动时间和社会必要劳动时间的差别······”

“哦······”

“怎么了?”

“没啥,就是我跟你讲哦,我今天才晓得这两个词不是一个意思!”

“所以呢?”

“所以以后一定要多学多注意啊,日常交流啊拉赞助啊表白啊什么的······也要表达清楚才行,万一一个句子里有歧义被人误会了多不好。”呵呵我真是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岔到哪里去了——刘志宏想。

“表白?”易烊千玺的理科头脑显然非常擅长直抓关键字。“你要表白?跟谁?”

“谁谁说我要表白?千玺你逗我呢我可是连暗恋对象都没有我跟谁表白去!”对没错就是这样。

“哦。”易烊千玺听完又抿抿嘴抛了一个音节。

刘志宏敏锐地察觉到了易烊千玺的情绪变化。虽然抿嘴是千玺的习惯,但是仔细观察就会发现这个习惯同时也是千玺的心情标志。如果暗暗开心,嘴唇会下意识抿得很深,深出颊上两个愉快的梨涡;严肃认真的时候则是飞快地紧抿成一条线又松开;日常会不经意地轻抿一下,这是他要开口说话的标志。

这一次抿嘴的弧度僵硬,连着下颔线也有些许压抑的不自然。不开心的标志。

不开心·····?因为自己的那句话吗?

怎么可能。

“那行,我等会儿还有课先走了哈。”

刘志宏转身离开。

心里小小的期待以及微弱加速的心跳却不容忽视。

“刘志宏!”

“诶?”

“象形字和象形文字的差别······我回去会查的。”你说的那些,我都会努力尝试去了解。诗词韵律和古文,我最近也有在看。

“好。”刘志宏愣了愣,笑着回答。

“查到了,记着告诉我。”

评论(19)
热度(219)
©浮沙丘陵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