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先切VS户萌切
万顷宏波棹舟远,千声丝竹入梦来。

Almost lover 【千文渣短】

  这个BGM链接不知道有没有用。。。

http://play.baidu.com/?__methodName=mboxCtrl.playSong&__argsValue=20734879&fm=altg4&__o=aladin#loaded  

 

 

 

     从教学楼三楼到二楼的楼梯是18阶。二楼到一楼有20阶。

     教学楼到大门口是一百五十米。

    出了校门左拐向前五十米会看到一条摊位商铺密集的小巷子。巷口往里第三家是奶茶店。有好喝的红豆抹茶。

   右拐一百二十米,眼前就横着一条东西走向的,两边每隔五米都有一棵梧桐树的马路。

    刘志宏刚刚走过了踏上这条路之后经过的第七棵梧桐树。

    他低着头,走得很慢,默默数地上掠过的被路灯投射下来的树影。长长的围巾绕得有点松,稍不注意就会从左肩上滑下来。手里刚买的红豆抹茶温温凉。

    “走路别老是低着头啊。捡钱吗?”

    仿佛下一秒那个人就会从后边追上来给自己脑门儿一下。

    “哈······”呵气成霜。

    现在是一月二十一日晚九点五十四分.还有六分钟晚自习结束。那时这条街会被夸张的大呼小叫和又熬过一天的叹息淹没。像一筐鱼被仁慈地重新投进河水。争先恐后地扑腾。

    手机断断续续地震动了十几次。大概知道是什么事。

    录音文字的整理几点才能交过来。年终总结完成了没有。什么时候回来了怎么没有第一时间联系。

    以及。

    为什么婚礼没有来。

    刘志宏并不觉得有多难过。他看过的小说电视剧里成千上万种虐恋情深生离死别让自己的这么一段不起眼的过去显得如同一部抄袭创意的作品,毫无新意也不够动人。没有误会猜忌。没有强制。更谈不上有什么阻力。两个人都是冷静地抱着无比清明的态度对待这段关系。在一起是因为性格相似感觉舒服,没有矫情,没有承诺,也没什么多余的话,顺其自然。青春里承诺就像包装华丽的垃圾。连保质期这种东西都无需存在。两个人心照不宣。

    他在第十二棵树下面停了下来,背靠着树干发呆。右手有意无意地去抠坑坑洼洼的树皮。不知怎么突然想起那人曾经无数次站在这棵树下边等过自己。

 

    “你怎么每次都这么慢。”平淡的调子。也听不出是不是生气。

 

    刘志宏其实从来都没有迟到过。他是一个喜欢掐着时间做事的人。有点拖延症的嫌疑,却总有本事在最后关头之前把事情做完。但是那人不同。那人的时间永远调快十分钟。

    这样说起来,好像那人一直都是被追逐的存在。国中时就是个学霸。拿着奖学金带着自己出去浪。低头认真写字的样子就像一只黑天鹅曲颈探向水面一样优雅。站在舞台上跳舞的一瞬间又像炫目迅疾的闪电。

    刘志宏性子慢,那会儿总也不说话。好在同学之间也算好相处,时不时开自己玩笑了,也笑笑就那么过去。看上去是个乖学生,但其实性子里却是只要想什么都敢做的大胆。一天晚上知道班主任不在,收拾了书包就去车棚那段儿翻墙,刚要从墙上跳下来的一瞬间不知哪里窜出一只猫叫了一声吓了自己一跳,不小心就把脚给崴了。坐在地上龇牙咧嘴半天。就是在那时易烊千玺走到了旁边。

    “我在后边看你好一会儿了。”

    刘志宏望着那人语气平淡一脸平静就像看了一出毫无笑点的喜剧心情有点复杂,正要说话,发现对方已经转过身拿出一个罐头开始喂角落里的猫。

    那只刚刚吓自己一跳的猫。

    “······靠。”刘志宏说了进这所中学以来第一句脏话。

    

    后来还是被扶去了医院擦药。

    那之后理所当然地熟悉起来。刘志宏知道了这个学霸平时总是喜欢瘫着一张脸,爱逃课,喜欢放学后去学校拐角巷子买奶茶——在自己成功地安利红豆抹茶之后他也开始只买这个。

    是怎么在一起的?啊。大概两个人都是话不多却意外受欢迎的类型。易烊千玺是男神不错,自己这样的性格居然也有很多女生觉得非常可爱。于是开始不断收到告白甚至有到对方面前拜托转交信物的人。直到有一天,刘志宏收到了一个男生的告白。

    “哟。”待人被拒绝走后,等着一块放学的易烊千玺倚着教室门似笑非笑地冲自己喊了一句。

    “恩。”

    收拾好书包走出校门,易烊千玺去买了两杯红豆抹茶,递了一杯过来。

  “干脆咱俩在一起试试吧。”易烊千玺挑了挑眉毛,语气一如既往的平淡,好像在说今晚我们吃抄手吧。

    刘志宏认真地低头想了一下觉得这个提议还不错的样子。

    ”成啊。“

    ······现在想想怎样都觉得非常草率且不靠谱啊。

 

    “你啊······”易烊千玺有一次站在天台上对自己说。“看上去温吞腼腆好欺负,其实哪是什么省灯的油。一群被表象欺骗的蠢货。”

    “······是省油的灯。”

    易烊千玺的另一个特征,语死早。

    刘志宏很多次都觉得其实这才是他话少的真正原因。

 

    校庆那天易烊千玺跳了段舞,甩头扭胯一举一动都把刘志宏在后台看得一愣一愣的,那么一瞬间第一次认真觉得,啊,这个人现在是在跟自己在一起。庆幸又满足的心情让他意识到有些不好。这场游戏一样的爱情里,谁动心,谁就输了。

    刘志宏唱了一首歌。A Fine Frenzy的《Almost Lover》。明明一张软萌的苹果脸,嗓子却是低低哑哑。意外地迷人。易烊千玺在台下看着他低着眼皱着眉唱。“Goodbye my almost lover ,Goodbye my hopeless dream, I'm trying not to think about you,Can't you just let me be?”忽然不能确定台上这个看似温柔寡言的人究竟什么时候是认真的。他以为自己一直以来都能的。清清楚楚,完完全全地掌握着,了解着这个人的每一个表情是否真实,每一句话是否表里如一。

    唱完刚下台刘志宏就被易烊千玺偷偷拉走了。那晚在空无一人的操场看台上,他们握着手交换了人生中第一个吻。刘志宏老记着那晚易烊千玺的眼睛。就在自己眼前,就望着自己一个人。

    刘志宏特别喜欢盯着易烊千玺的眼睛。

    不同于整个人散发出的淡漠气场。那双琥珀色的眼睛里有温柔的藤蔓和湿润的水汽。看得久了易烊千玺常常会难得的露出窘迫的表情,甚至红个耳朵边儿,痞子一样恶狠狠地冲自己:“再看打到你住院!”

    “One on one!打不死我你就等着进局子吧你!”刘志宏学过散打,洋洋得意地看着他笑。

    “呵!老子怕你?脑袋大了碗掉个疤!”

    “······”

    想到这刘志宏又忍不住把头埋进围巾里笑了。

    多大事儿呢。大家都是成年人了。脑袋大了碗掉个疤。

    

    并非不辞而别的。

    自己当年的时候还去找了他。还是没多少话。没说去多久。没问什么时候回来。当初在一起,不也是以不给对方造成任何压力好聚好散为前提。一声再见就能把一切拖回正轨。从此你谈你的恋爱我过我的人生。这样挺好的。以为你只是漫长生涯里的一段插曲,有过一段回忆也就足够。

    所以昨天刚回来就收到你今天结婚的消息,而我却一声不吭没去,也不肯接电话回短信,是几个意思呢。

    刘志宏闭了闭眼,深吸一口气又吐出来。

    大概是长途跋涉刚刚回来,太累了。嗯。

    晚自习的铃声远远响起。身后原本静谧的街道隐隐传来笑语喧哗。

    身后突然有一个小男生放肆地笑着从身边跑过,紧跟着又有一个大叫着男生追上来,不小心撞了刘志宏一下,连连道歉。

    “没事。”刘志宏直起身笑了一下,看着那两个身影你追我打地跑远了,不知怎么突然有些想笑。于是就笑出来了。

    这个点是不是都得闹洞房了。

    顺手把还剩一小半凉透的红豆抹茶扔进垃圾桶,刘志宏穿过短时间内在这条马路上熙熙攘攘的人群,大步往前走,踏过地上参差错乱的树影和光线。

    我终于失去你了。真好。

    再见。My almost lover.

 

  “呼······呼······刘志宏!”

    ·······

  “刘志宏你他妈敢再往前走一步你就要我好看!”

    刘志宏瞪大眼睛有些犹豫地转过身,发现刚刚还在自己回忆中最后被自己果断同红豆抹茶一起扔进垃圾桶里的那人站在路口,双手撑在膝盖上喘着气。

  “你······你今晚不是结婚吗?!”刘志宏瞪大眼睛看着易烊千玺朝自己走过来。灯光明明灭灭在他的脸上跳舞。没有变高。也没有变帅。还是瘫着的一张脸。刘海长了点。好在没盖住那双熟悉的眼睛。

  “谁说的?”易烊千玺不耐烦地皱皱眉。

  “王······王源······”

  “他说你也信?这么多年没长脑子吗?”

  “······啊······?”

  “今晚是兄弟几个给你的接风宴而已。你回来都没跟我······们说一声。他逗你玩儿呢。”谁知道挂了电话你就不肯联系了。易烊千玺想到这,几不可察地抿了抿嘴角。

     “······”

    “没结婚。”易烊千玺突然在刘志宏开口前打断他。

    “······”

    “没女朋友。”

    “······”

    “当初不是说好了。一方找到更合适的才结束这种关系。我还是没找到。”恐怕这辈子都再也找不到。

    “······那你怎么就知道我没找到呢?说不定我在外地都是仨孩子的爹了。”刘志宏眯着桃花眼微微笑着问。

    “那没可能。”易烊千玺不屑地上下瞥了刘志宏一眼,上前牵起他的手往前走。

    刘志宏挣出手与他十指相扣。
         

  “我今晚才发现一件事儿。”

  “说。”

 “你很有当偶像剧男主的潜质啊易烊千玺。”

 

    原来不是almost lover,是fated lover啊。

评论(20)
热度(120)
©浮沙丘陵
Powered by LOFTER